《情侠》

第五十三章 隐身妓院

作者:司马紫烟

三匹马,他们卖了一匹,所得银两留作盘缠。

靠着那两匹千里驹,他们终于在第七天赶到了姑苏,楚无情医术精奇,黄菊英腿部的磨伤也全好了。

只是经过长时间的赶路,她瘦多了,也黑多了,既黑且瘦,使她娇小的体态更显得楚楚可怜,但她的精神反而显得更为亢奋,脸上透着一种异常的光彩。

在恋爱中的少女总是特别动人,楚无情看着他在黄菊英身上所创造的奇迹,曾经不止一次怦然心动,但总是被理智压抑住了。到达姑苏时,正是午后,楚无情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时间,所以找了一间客栈先住下。

为了掩藏行踪,他买了一身男童的衣服,叫黄菊英换上,自己则穿上了一袭儒衣,在黄昏时,带了黄菊英出门上街,好像是一个赴考的举子,带了个书童。

观前街是姑苏城中的热闹地方,入夜后,依然摩肩接踵。他们转了一下,确定没人在身后跟踪,证明他们的行踪还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才折向目的地。

天一当铺的门面很大,高高的柜台长达数丈,用木栅隔成十几个窗口。楚无情选了一个靠墙的窗子,解下腰间的佩剑,放在柜台上。

这支剑是李秋鸿送给他的,也算得上是一口古剑,剑鞘上镶着两排宝石,剑的锋口也很利。

一个年轻的伙计拿起剑来看了一眼,又抽出剑来看看锋口,含笑问道:“相公这口剑要押多少?”

楚无情淡淡地道:“你识不识货?”

那伙计道:“小的在本号干了五六年,差不多的古玩珍品也都识得一点,相公的这口剑自然是属于珍品。”

楚无情道:“那你就不必问,看它值多少就给多少。”

那伙计点点头,捧了剑进去,不一会就开了一张当票与一纸银票过来,楚无情一看银两,赫然正是五千两,这太出意外了。

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泄露了吗?难道刘五已经把这消息传到这儿了吗?他想了半天,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郝思文是个很干练的老手,绝不会让刘五脱出监视而对外传递任何讯息。

那伙计见他发怔,笑着问道:“相公对这价钱满意吗?”

楚无情不动声色地道:“满意,完全与我心里所想的数目一样,因此敝人倒觉得有点奇怪了!”

伙计一笑道:“相公奇怪什么?”

“那支剑所值并没有这么高。”

“可是相公是准备押五千两的。”

“不错,那是因为我另有理由。但这理由贵号并不知道!”

“小号出价五千两,也是有理由的。”

“贵号的理由是什么呢?”

“相公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楚无情见他以问作答,乃冷笑道:“我的理由很简单,但不能告诉你,要见到贵号的胡朝奉才能说。”

“小的就姓胡,也是小号的朝奉之一。”

楚无情不禁一怔,没想到刘五所说的胡朝奉会这样年轻。他身旁的黄菊英扯了他一下道:“公子,我们要找的胡朝奉不是这一个,他的年纪不会这么年轻。”

楚无情闻言会意道:“贵号有几位姓胡的朝奉?”

“剩下只有一个,就是小可。”

黄菊英又碰碰楚无情,他心中会意道:“那就不对了,我要找的一位胡朝奉年纪比阁下大得多。”

那伙计哦了一声才道:“那是家叔,他老人家这两天身子不舒服,在后面休息,相公有话告诉小可也行。”

楚无情看了他一眼道:“可以,但阁下必须先把我那支剑何以能值五千两银子的理由说明一下。”

伙计微微一笑道:“那支剑本身最多只能值一百两,可是它的主人曾经用它在泰山剑会上大逞雄风,夺得天下第一剑的尊荣,因此大大地提高了它的价值。”

楚无情心中又是一动,因为这是事实。

李秋鸿使用这支剑参加泰山剑会,夺魁后才赠给自己的,但对方怎会知道呢?那伙计笑道:“小可对武林中的盛事非常倾慕,泰山剑会时,小可也随家叔去瞻仰过,因此识得此剑。”

楚无情道:“那阁下也认得我了?”

那伙计笑道:“当然认识,相公不是秋鸿大侠的惟一传人楚无情英雄吗?”

楚无情道:“这就是你将剑价提高十倍的理由?”

那伙计道:“是的,相信楚相公也是这个理由。”

楚无情摇头道:“不是的,阁下识得我,自然也知道我还不致落魄到典当恩师所赐佩剑的地步。”

那伙计笑道:“当然,本号常与一般武林朋友来往,楚相公一定是听谁说了,才光临敝号。”

楚无情这时已有个腹案,知道这伙计虽然认出了自己,却还没有接到任何通报,现在只是试探而已,乃笑笑道:“我来的目的,是有人告诉我,只要找到胡朝奉,用一支剑就可以在宝号当五千两银子。”

伙汁笑道:

“那位朋友并没有说错,其实以楚相公的盛名,

就是不用抵押品小号也乐于如数奉上。”

楚无情道:“那个朋友说,贵号对江湖朋友十分抬爱,不一定要楚某亲来,任何人拿了一口剑,都可以借一千两银子,不知是否有这回事?”

那伙计脸色微变道:

“有这回事,但也不是每个人都如此,本号只对几个认识的人才有这种优待。”

楚无情道:“那个朋友就是具有优待资格的人。”

伙计道:“他也该知道必须自己来。”

楚无情道:

“他有不能来的苦衷,但也有非来不可的理由,所以才央告楚某代为前来!”

伙计忙道:“有这个必要吗?”

楚无情沉声道:“无此必要,我来干吗?不过这件事一定要见到令叔才能谈,你做不了主。”

那伙计沉吟片刻才道:“相公的那个朋友是谁?”

“他叫刘五,是家师门上的一名弟兄。”

“他不是死了吗?”

楚无情道:“没有死,是我把他救下了,秋鸿山庄死了很多人,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

楚无情道:“外面传说我杀了很多人,我不加辩白,但刘五要我来说一声,人不是我杀的,他说必须要让令叔知道人不是我杀的,也要我来转告令叔真正的凶手是谁。”

那伙计忙问道:“是谁呢?”

楚无情冷笑道:“对不起,必须要令叔出面我才能说,因为我不知道你究竟是不是胡朝奉的侄子。”

那伙计道:“相公认识家叔吗?”

“不认识,但刘五告诉我一个办法辨识胡朝奉。”

那伙计打开了柜台边的木门道:“相公请进来吧,家叔也认识相公,因为不知道相公的来意,为了慎重起见,才命我先予接待。既然相公另有要事,还是由家叔出面吧!”

“把剑还给我。”

那伙计道:“相公要剑干吗?”

楚无情冷笑道:“我以一片诚意而来,要提供的消息对贵号有利,对我却无关紧要,贵号如此见疑,我觉得不必再见令叔了,反正我也捞不到好处。”

那伙计忙赔笑道:“楚相公言重了,相公既与刘五谈过,自然也知道小号的底细,外传秋鸿山庄杀死了不少人,都是敝号的伙计,敝号对相公怎能不慎重一点?”

楚无情冷冷地道:“废话少说,杀死的那些人有一部分也是我下的手,因为我不想被人利用,才来解释一下,其实贵号的伙计在秋鸿山庄的作为,楚某杀了他们也不为过,你们有戒心,楚某又何尝信得过你们?把剑还我,我才进去见令叔一谈,否则楚某回头就走。”

那伙计笑道:“楚相公并不需要剑来防身吧?”

楚无情道:“不错,但那支剑是家师所赠,我不能遗失,典剑只是题目,你我心里都有数。”

那伙计沉吟片刻,才捧出剑来,还给楚无情,请他进去。黄菊英要跟着走,那伙计一伸手道:“这位小兄弟不必进去了,我招待你到外面喝茶去。”

楚无情冷冷地道:“这是我的随班小厮,我也看得像我自己一样重要。”

那伙计还是犹豫,里面传出一声苍老的声音道:“子林,让他进来好了,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关系。”

伙计闻言后,恭敬地道:“是,叔叔。”

然后朝楚无情道:“刚才说话的就是家叔胡天方,在下叫胡子林,请问这位小兄弟贵姓大名?”

黄菊英道:“我是个下人,哪儿有什么名姓?我姓殷,公子叫我小殷,别人也叫我小殷。”

胡子林哦了一声道:“殷兄弟是什么时候跟随楚相公的?”

黄菊英道:“我一直在秋鸿山庄上,这次才跟着出来。”

胡子林道:“我们怎么没听说过殷兄弟呢?”

楚无情道:“秋鸿山庄的每一个人你都认识吗?”

胡子林道:“虽然不认识,但差不多全知道。”

楚无情冷笑道:“总有一些是你们不知道的,否则贵号安插在秋鸿山庄的人,也不会在一日之间被人拔光了。”

胡子林的脸色变得很尴尬,黄菊英却笑道:“我只是个小孩子,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贵号的管事大爷未必会把我看在眼里,所以才没向贵号报备。”

胡子林只得讪然地道:“这位小兄弟真会说笑话,强将手下无弱兵,你年纪虽小,但能够追随楚相公出来办事,必然是一把好手,敝号的那些伙计居然放过了,可见他们糊涂,死得一点都不冤枉。”

黄菊英听得心中一动,她不但换了服装,脸上也易了容,完全没有引人注意之处,而这胡子林却能看出自己的武功程度,难道是哪儿露了破绽吗?心中固然吃惊,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道:“这位大哥能在当铺得意,眼光果然厉害,你从哪一点看出我是个好手呢?”

胡子林哈哈一笑道:“你们能找到这儿,可见对本号已相当清楚,天剑盟对隐藏本相的功夫下过不少心血,自然有点心得,小兄弟虽然藏晦的功夫做得不错,但那一双眼却锋芒毕露,瞒不过我这个当朝奉的。”

黄菊英也只有哈哈一笑道:“佩服!佩服!你大哥这套本事该多教教那些伙计们,假如他们也有你这么精明,就不会把我从秋鸿山庄的好手中漏列了。”

胡子林也微微一笑道:“秋鸿山庄上除了李大侠伉俪外,只有楚相公与火娘子李娇娇姑娘能算好手,此外连那位郝思文大总管都算不上一号人物。”

黄菊英一笑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我跟公子进去呢?”

胡子林道:“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秋鸿山庄上的。”

黄菊英又是一怔道:“你认为我是哪里的?”

胡子林笑道:“这倒说不上。不过来到敝号,你小兄弟是哪儿的都没有关系,不让你进去是为你好,对本号知道得太多,小兄弟以后行动就没那么方便了。”

黄菊英道:“不是猛龙不过江,我家公子敢来的地方,我就敢来,你们还能吃了我不成?”

楚无情低斥道:“小殷,少说两句,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黄菊英这才耸耸肩,闷声不响了。来到里面,一个老者身穿黄色细麻外氅,头顶峨冠,一揖道:“老朽胡天方,因为偶染微恙,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楚无情也还了一礼道:“吵闹老丈了!”

黄菊英站在楚无情身后,胡天方抬起眼睛,打量她一阵道:

“这位小哥也请坐。”

黄菊英道:“不敢,有公子在,小可不敢放肆。”

胡天方笑了一下问道:“楚相公有何指教?”

楚无情道:“为了秋鸿山庄与贵号的误会,特来解释。”

胡天方哦了一声道:“没什么,他们是该死!”

楚无情道:“但人不是敝庄杀的,敝庄不愿背黑锅,再加上得到刘五的恳托,所以前来解释一下。”

“哦,是刘五请相公来的吗?”

“不错,否则楚某怎么找得到贵号?”

“他自己为什么不来呢?敝号是内外分开的,只有长期的主顾,才能在里面洽谈,别的生意都在台上交易。”

楚无情一笑道:“目前只有一两个人知道刘五还没死,因此他不敢离开藏身之处。秋鸿山庄现在还受人严密监视,贵号的伙计尤为受人注意。”

胡天方怔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三章 隐身妓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