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四章 智脱魔穴

作者:司马紫烟

不一会,上来了三个人,都是便衣轻装,年纪都在六十上下,当先的一人拱手道:“公子召见……”

楚无情摆手道:“别客气,随便一点,这两位……”

另两个老者忙上前拱手道:“老汉钱文忠,毛子清。”

黄菊英站在身后,手指轻敲了五下,这是暗示只有王富贵一人是天剑四老之一,其余两人都不是的。

楚无情笑道:“我就是喜欢玩玩,所以邀三位做陪。王大人,你大概也听说我的脾气了,我玩的时候很认真,可不玩假的。”

王富贵道:“我等怎敢欺骗公子。”

楚无情笑道:“我是说不准你们故意输钱,钱财对我毫无意义,我要赌的是个趣味。”

王富贵赔笑道:“是,我等断不敢扫了公子的兴。”

楚无情笑道:“这样才痛快,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更痛快一点,咱们推两张的牌九,我做庄。”

说着就在主位坐下,其余三人在另三席坐下,钱文忠道:“我等可不敢与公子较高低,我那一家粮号,总共不过值四五万两银子,还不够公子吃几副的。”

楚无情笑道:“钱掌柜别客气,我已经向嫣红姑娘打听清楚了,知道你们都是腰缠万贯的大财主,开粮号、绸庄只是消遣,所以才找你们来玩。来,来,来!别客气,我推一万两一庄。”

这时钱文忠坐上手,毛子清坐天门,王富贵坐下手,第一注钱文忠押了二千两,毛子清也押二千两,剩下来的六千两就是王富贵的了。楚无情丢出骰子,派了牌,王富贵不动声色,其余二人不免有点紧张,小心翼翼地抓起牌,四只手都微微颤抖。

楚无情一副无所谓的神态,先翻开自己的牌,却是梅花配斧头一点,钱毛二人神色都为之一松,但等他们看清自己的牌后,几乎一下子瘫了下去,原来两家分别是长七配长三,小娥配二四,两个别十,一个一点,花色比楚无情小,而王富贵却抓了把地罡。

楚无情吃两家赔一家,自己贴了两千两,含笑继续派出第二副牌,情形仍是如此,一连五副,楚无情吃了上家与天门各一万两,赔了王富贵三万两,自己贴出了一万两,到第六副牌时,钱文忠与毛子清已经汗流如雨,脸色苍白,目光望着王富贵,显出哀恳之色。

王富贵笑道:“你们两家手气太坏,还是少下一点吧!”

二人一听,每人只押了一百两,而且是万分不舍地推了出去。

楚无情看在眼里,心底雪亮,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嫣红口中所说的钱文忠与毛子清,而是王富贵抓来顶名的。

可能事前王富贵每人给了他们一万两的银票,告诉他们胜了算赚的,输了到此为止,以后必须自理,所以对胜负看得这么重。

因此他也一笑道:“二位可不像是干大买卖的,据嫣红说,二位的身家丰厚,经常跟府台大人私下来往,出手很大方,才输了万把银子,就心痛了,不像平素的作风呀?”

钱文忠讷讷地道:“没有这事,老朽从未如此挥霍过。”

楚无情道:“那就是嫣红认错人了,嫣红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上次那位钱老爷?”

嫣红站在旁边,张口慾言,忽然王富贵将手一碰,肘弯撞着茶杯,噼啪一响,茶碗落地粉碎,王富贵忙道:“该死!该死!嫣红,快拿扫把来。”

嫣红知道王富贵的意思是阻止她开口,连忙转身慾出,楚无情目注黄菊英,她会意道:“让我来。”

说着,弯腰拾起地下的碎瓷,嫣红仍道:“奴家给王老爷去泡碗茶,小兄弟,让下人来收拾好了。”

楚无情道:“不要紧,他就是下人,我们在这玩,为王大人的官声着想,还是别让闲人进来的好。”

嫣红慌慌张张地退了出去,楚无情笑着道:“来,别耽搁了咱们的兴致,继续玩。王大人,这下你的注子可得下九千八百两了,万一输了,不会心痛吗?”

王富贵道:“好在已经赢了三万两,尚不致心痛,如果一开始就押这么大的注,确实有点舍不得,我每年的俸禄,也不过二万两。”

楚无情笑道:“这三万两可都是你的,我的一万两是你给嫣红转交的,这二位的二万两是你刚塞给他们的对吗?”

王富贵脸色微变道:“公子这话是从何说起?”

楚无情笑道:“要从根上说起。”

这是一句暗示,蹲在桌下的黄菊英知道是要她发作了,将手中的碎瓷脱手掷出,袭向王富贵几处大穴。

王富贵骤觉劲风袭体,总算功力深厚,连忙运气一震,内劲充足,将那几片碎瓷完全弹了开去。

但楚无情早已准备妥善,同时配合动作,一手疾出,指风如刀,点向他的喉结穴。王富贵应变迅速,居然一手托开,不料楚无情另一手挟着的两粒骰子也用指劲弹了出去,劲力无比。

两颗骰子击中王富贵的双目,他眼皮虽然闭了起来,仍然敌不过楚无情指上神力,透皮而入,变成两个血洞。

王富贵痛呼一声,身子猛往后仰,双足踢起桌子,击向楚无情,跟着就想往窗外纵去。

楚无情为桌面所阻,无法追击,但黄菊英却狡猾得紧,她已把匕首摸在手中,悄然扑上,一下子扎进他的腰部。

这一匕首扎得很厉害,直透肾脏,王富贵正待翻身脱出,黄菊英却沉声道:“王老爷,您清楚得很,如果匕首拔了出来,您就活不过三口气了。”

王富贵闻言果然忍痛停住身子,双手抚住双目道:“你是谁?老夫怎么听来很耳熟?”

黄菊英笑道:“王老爷,才几年了,您应该听出我的声音才对。”

王富贵怔了一怔才道:“你是菊英那小妖精。”

黄菊英笑道:“您总算猜对了,不过我可不是小妖精。”

王富贵忍痛道:“跟你一起的小伙子是谁?是你哥哥?”

黄菊英道:“我哥哥哪有这么高的本事,他是楚无情。遗憾的是泰山剑会您没去,不认识他。”

王富贵怔了一怔道:“你们两人怎么混到一堆去的?”

黄菊英道:“是我把楚大哥邀来的。”

楚无情接着道:“胡天方告诉我在这儿可以找到你,又说你热衷富贵,可以找个显赫的身份蒙蔽你的警觉。我游览京师时,顺手牵羊摸了一颗玉印,放在身上只是好玩,想不到竟唬住你这位府台大人了。”

王富贵闻言一声低吼,纵身跳窗而出,直坠楼下。楚无情正待去追,黄菊英笑道:“不必去了,匕首上淬了毒,见血封喉,见风闭穴,他走不了的。”

果然王富贵身子到了楼下,双足一软,就倒了下来。黄菊英笑笑道:“天剑四老去掉一个了。”

嫣红听见喧哗之声,忙进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王大人呢?桌子怎么翻了?”

楚无情笑了笑道:“王大人赌品太差,输急了,跳窗子走了,桌子也是他踢翻的。别理他,地上三万两银票就算是赏你的,不过有一件事,你得说实话,这两人是谁?”

嫣红道:“他们不是钱掌柜与毛掌柜吗?”

楚无情冷笑道:“红姑娘,你放明白一点,王富贵已经完了,他再也不会要你了,你用不着再为他掩蔽。”

嫣红顿了顿,终于道:“奴家不认识他们。”

楚无情点点头,示意黄菊英站到门口去,封住退路,然后锵然出剑,在地下那张桌子上轻轻一挥,四条桌腿顿时短了半截,两位冒牌掌柜吓得变了色。楚无情冷冷地道:“二位看得很清楚,连王富贵我们都敢杀,别说你们这两个蔑片子,快说你们是谁?”

两人都跪了下来,钱文忠道:“公子饶命,老汉是府中的文案,另一个掌刑名的师爷,不关我们的事。”

楚无情道:“王富贵为什么要你们来冒名?”

钱文忠道:“不是老汉们冒名,是另两个人顶我们的名,他们用我们的名字开了粮庄与布行,东翁说这是为我们将来打算,他调任的时候,两处营业就归我们。”

楚无情道:“那两个人是谁?”

钱文忠道:“不知道,小老儿从没有见过他们,他们来到府衙时,东翁总是叫我们躲起来,让别人以为是我们在与东翁商量案子。对东翁的作为,我们一点都不清楚。”

楚无情哦了一声道:“奇怪了,粮号与布店是谁在主持?”

钱文忠道:“表面上是我们,但我只是偶尔去坐坐,给人看看而已,实际如何,我们从不过问,东翁说,那将来都是我们的。”

楚无情道:“店里的营业如何?”

钱文忠道:“小老儿的粮庄生意很大,收入支出,每月总在百万两上下,但盈余有限,每月最多可以剩个三四百两,布庄是毛兄主持的,却不知如何?”

毛子清道:“差不多,账目记载上的数额大得惊人,布行中好像也经常存有近百万两的银子,但小老儿只能看到一些账目,真正的银钱都不经我们的手。”

楚无情想想又问道:“店里用的伙计知道你们是东家吗?”

钱文忠道:“知道,每个人都对我们十分恭敬,稍微有重大一点的买卖,还去向我们请示。但只是本城的生意而已,比起店里暗中的交易,数目小得多了。”

“奇怪了,既然要你们出头做生意,又何必要找两个人来顶你们的名字呢?”

黄菊英道:“我认为那常到这儿来聚会的两个人,才是真正的主持人,也是天剑盟的主脑,但为了怕此间的人知道,所以才顶着别人的身份,因为他们是不能公开出头的。楚大哥,恐怕这儿还有他们真正的心腹。”

楚无情道:“不会的,天剑四老的身份十分隐秘,连最亲近的人也未必得知,所以他们才要在此地聚首商量。嫣红姑娘,常来的两个人是什么长相?”

嫣红想想道:“钱老爷是个瘦高个子,山羊胡子尖下巴,戴墨晶眼镜。毛老爷五短身材,胖乎乎的脸红光满面,一直带着笑,左手有六个手指头。”

黄菊英神色一动道:“就是这两个?”

楚无情问道:“二位店中有这样的人吗?”

钱文忠与毛子清摇摇头,楚无情道:“再想想看,他们常在这儿聚首,一定是住在本城,既然顶用了二位的名字,必然在你们的店中栖身,我相信一定有的。”

钱文忠想了一下道:“红姑娘说的那姓毛的,倒像是我粮号里的门房老周,但他怎会在布庄里呢?”

毛子清道:“我也想起来了,那顶钱兄名字的,就是布行里的管账席先生,怎么两家颠倒过来了?”

楚无情一拍手道:“妙!他们互相顶不同处所的名字,就是偶尔被人看见了,也不会注意到这上面去的。天剑盟设局之精妙,可谓无与伦比,我若不是为了观察天一号的行动,碰巧上这儿来,怎么样也无法发现他们。”

黄菊英也道:“这真是太巧了,大概是天意要惩治他们,否则怎会这么凑巧,就给我们碰上了。”

楚无情想想道:“不算凑巧,王富贵利用这个地方作为聚首会商的所在,一来是为了掩蔽行踪,再者也是为了便于监视那天一当铺,那是他们发号施令的中心,以胡家叔侄二人为骨干,由胡子林居间联络,但我想他们最多也只知道王富贵一人而已,其他两个人的身份一直没暴露,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谁也不会知道的。”

黄菊英道:“那也不然,两处买卖交易动辄千万,分明是各处的活动基金,一定另有人知道他们。”

楚无情笑道:“不错,每个人都管一个地区,自己直接指挥,我们从刘五口中得知的种种,只是属于王富贵指挥的这一部分,他们互不过问,才能维持不泄秘密。”

黄菊英笑道:“只是百密总有一疏,我们误打误撞,居然一下子摸到他们的中心来,连续摸出三处根底。王富贵这一部分算完了,其余两处来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急攻,可能也不会有错的,只是不知道还有一个躲在什么地方,好像这儿没他的份。”

楚无情道:“胡天方说,那一个在令尊身边。”

黄菊英摇摇头道:“绝不可能,我是惟一能辨认天剑四老的人,如果在爹的身边,我一定知道。”

楚无情沉思片刻才道:“胡天方所知有限,惟一的办法是把另外两个人生擒一问。”

黄菊英忙道:“不可能,楚大哥,王富贵的武功你亲眼看见了,如果不是突袭,很难制住他们。王富贵是把你当作了微服出游的贵公子,未作戒备,才侥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四章 智脱魔穴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