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五章 奔赴太湖

作者:司马紫烟

黄菊英低声道:“原来是要纵火,楚大哥,这可不行,我们把燃火的竹竿投进去人家就会注意了。”

楚无情笑道:“我有我的办法,你看着多学学吧!”

他在怀中取出一堆红色的枣子大小的圆丸,他在每枝火矛的前端塞进一颗,刚好嵌在竹管里,道:“这是硝火弹,碎裂了就会起火燃烧,现在我们爬到那棵树上去。”

那棵大树高出后墙,可以虑瞭望整个院子,楚无情将火矛都带了上去,拿起一根,看准一栋大楼,掷了进去。

两地相距有三四十丈,他的劲力贯足,矛出无声钉在窗楼时,发出轰然一声巨响,顿时起火燃了起来。

隔墙院中一阵惊呼,人影幢幢,每个人都是手执长剑,有数十人之多拥向发火之处。

这时,楼上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回去回去,各守岗位,这是敌人的狡计,故意要引起我们的混乱。”

黄菊英道:“这老儿就是席永丰,他说话的语调中带着秦腔,我一听就知道,他们果然有了防备。”

楚无情微微一笑,那边楼上尽力在扑火,可是火苗燃着了细杨木的穿格,已经烧了起来,那是因为油汁四溅,而硝火弹中的磷硝发火很猛,爆炸时燃烧力很强。

好不容易把火扑熄了,楚无情已看准了各人埋伏的方向,火矛连发,完全钉中在那栋木楼上,而且是在不同的方向,连声轻爆中,那栋木楼立刻成了一片火海,火势惊动四邻,这边的更夫也跑了过来,扒在墙头观望。

楚无情轻轻飘落下来,伸手点住了两个人的穴道,招呼黄菊英道:“快换上他们的衣服。”

黄菊英动作很快,扒下了一人的外衣披上,楚无情也披上了另一件外衣,拿起更锣绕到前面,看见外面的门还是紧闭着,他噔地一脚,将门踢倒了。黄菊英直接冲进去,楚无情将她一把拉住,反而往街上跑去,同时敲起更锣,大声喊道:“集成号失火了!快来救火啊!”

黄菊英这才知道楚无情的用意,配合了他的行动,将顺手牵来的梆子敲得震天价响,把整条街都惊动了。

那一条街上全是店铺,铺子里自然有不少伙计,听到了火警,又看见集成号大门洞开,站在邻居理应相助的本分上,纷纷提了水桶,拥了进去,帮忙救火。

楚无情与黄菊英喊了一阵,看见集成号中拥满了人,才朝黄菊英一笑:“行了,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注意,悄悄摸近那个姓席的老儿,抽冷子就给他一剑。”

黄菊英点头会意。跟着人群拥了进去,但见到处都是人,就是看不见那个席老儿在什么地方。

火势蔓延得很快,许多伙计帮着抢救货物,抱着一匹匹的绸缎往外搬。这时人越来越多,忽然有人叫道:“咱们的账房先生烧死了,东家又不在,大家先保住命吧!”

于是有人抱了绸绢,有的抱了箱子,纷纷从门里跑了出来,这一有人开了头,那些救火的人都抢着往货仓里奔,只顾抢东西了。

楚无情见引起了这样的事故,倒是为之一怔,抓住一个伙计叱道:“你们怎么趁火打劫呢?”

那汉子道:“朋友,这一定是他们自己店里的人,勾结了外面的强盗,里应外合,放火抢劫,朋友何必多管闲事呢?你也趁这机会捞点外快吧!”

楚无情一怔道:“这是真的?”

那汉子道:“怎么不真,我认识这里面的李小四,是他先起的头,捞了一口箱子早溜了,现在集成号成了块没主的肥肉,光棍不挡财路,朋友,你也捞几文吧!”

说着抱了一匹绸子,挣脱跑了。

楚无情跺足叹道:“席永丰不愧老谋深算,棋高一着,被他溜掉了,我们快设法追上去。”

黄菊英犹自不解地道:“怎么他们自己先抢起来了呢?”

楚无情道:“这根本就是席永丰指示的,他见目标已露,无法藏身,知道我们想趁机暗算他,干脆来上这一手,钱财损失他们不在乎,这一乱,他们正好脱身。”

两人挤了出来,但见人潮纷杂,连城中的混混儿和无赖乞儿之流都闻风赶至,想趁乱捞一笔,根本分不出谁是谁了。

黄菊英道:“人这么多,上哪儿去找呢?”

楚无情道:“往远处追吧,我相信集成号的人都急着离去,一定不会逗留在城中,我们出城去。”

这儿本就离城门不远,二人来到城前,却无人看管,大概守城军卒也去发横财了。

有几个混混儿可能抢到了一票财货,居然爬上城墙,把东西先往外丢,然后人也跟着跳下去。

楚无情一使眼色,两人也跳上了城墙,飞身飘落,但是官道上已有不少人在往前飞奔,两人追上去,把一个个都仔细看过,发现都不是席永丰。

黄菊英道:“这怎么办呢?谁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楚无情道:“再往前去,追远一点,集成号中埋伏的那批人都是好手,轻功一定也很好,看有武功底子的就抓住一个,问问他席永丰躲到哪儿去了。”

二人拔足飞奔,一直追下去,前面黑压压的一片山影,是姑苏城郊的胜地灵岩山,这儿人踪稀少,黄菊英道:“不对,再往前也追不到什么人了。”

楚无情却站住身子,细心探索了一下,拔步就往山上奔,及到半山,连黄菊英也闻到一股触鼻的血腥味。

再往上走数十丈,但见地下横了十几具尸体,有的是胸前中了利箭,有的是中了暗器,还有人是被杀死的。

楚无情摸摸尸体,犹有余温,可见是刚死不久,诧然道:“奇怪,他们是中了伏击,谁下的手呢?”

黄菊英也在审查尸体,忽而一叹道:“我们白忙了。”

楚无情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黄菊英手指一具尸体道:“这人是九华山的,分明是我爹来了,我们等于替他忙了一场。”

楚无情神色一变道:“是真的吗?”

黄菊英道:“一点不假,这人叫牛而化,是我爹手下最亲信的十二剑士之一,居然也横尸此地,可见我爹的人也来了,一直跟在我们后面捡便宜。”

楚无情不禁黯然长叹道:“菊英,你父亲实在是个厉害人物,他恐怕早就摸准了我们的行踪,尽率高手跟在我们的后面。不必再去追席永丰了,他若不是被杀,就一定落入你父亲的手里了。”

二人不禁相顾黯然,慢慢往回走去,跳上城墙,只看见集成号的火焰还在熊熊烧着,而城中又有两处火起,计算一下方向,一处是天一当铺,另一处则是东荣粮庄。

楚无情叹道:“你父亲办事很彻底,但愿天剑盟活着的两个人没落到他手中,否则天剑盟的势力就整个移交给他了。”

二人来到城里,为了观察情况,还是到天一当铺附近去看了一下,却见嫣红穿了一身破旧的衣服来到他们身边,轻轻一扯黄菊英的衣服道:“二位跟我来,王富贵的尸体已经被发现了,你们还得谢谢我,把钱文忠与毛子清两张口也给封住了,否则杀死朝廷命官,那罪名可是不轻。”

黄菊英神色一变,手按剑柄道:“你是谁?”

嫣红笑道:“小姐,我是嫣红呀!”

黄菊英沉声道:“我知道你是嫣红,我问的是你的真实身份,你到底是哪一条路上的?”

嫣红笑道:“自然是尊大人手下的,他早就怀疑三个老儿落脚在姑苏,所以派我到这儿摸摸底。可笑的是我跟王老儿混了几年,仍然无法证实他们的身份,倒是你们一来,全部都摸清楚了,真要好好地谢谢你们。”

黄菊英脸色大变,伸手想去反捉她的脉门,但嫣红的反应很快,手腕一翻,竟反扣住黄菊英的脉门,另一只手则抵住黄菊英的腰眼,让楚无情看见她露在袖底的匕首道:“楚相公,你见多识广,虽然光线不太亮,但你可以看出我这支匕首是淬过剧毒的,划破一点皮就会没命,你最好别乱动,免得我一紧张,害死了这位小妹妹。”

黄菊英怒道:“你敢杀我?”

嫣红微笑道:“你在秋鸿山庄,悄悄地摆脱了带去的人,跟楚无情跑到这儿来,就是存心跟尊大人作对了,以社主的脾气,你该知道我杀了你也没多大关系的。”

黄菊英愤极还想挣扎,倒是楚无情道:“菊英,算了吧,我们都看走了眼,没想到她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嫣红笑道:“那可怪不得你们,连王老儿都不知道我会武功。楚相公,你可够狠心的,居然把我跟个死人放在一起,幸亏我胆子大,否则早被你给吓死了。”

楚无情恨声道:“早知道我就点你的死穴了。”

嫣红微笑道:“只要你不拿剑砍我,任何穴道都制不住我。也幸亏你没拿剑砍我,否则动起手来,还不定是谁死谁活呢!有机会的话,我倒想找你较量一下。”

楚无情沉声道:“少说废话,你在这儿等我们,一定是有目的,你要干什么?”

嫣红笑道:“不错,有几件事要转告你们,第一是谢谢你们,替社主剪除了两个心腹大患。”

黄菊英忙问道:“席永丰呢?他落在你们手里了?”

嫣红道:“没有,我们故意放他一马,因为还要在他身上找出另一个老儿在哪里。你们放心好了,他走到哪里,社主的眼线就跟到哪里,随时都可以抓到他的。”

楚无情道:“天剑盟的底细呢?”

嫣红道:“王富贵与席永丰主管的案子都转到我们手里了,只可惜周老头子把他的档案资料都毁了,那是控制各大门派的枢纽。不过也没关系,社主此刻掌握的实力己足可雄视天下,不怕任何人来捣蛋。”

楚无情与黄菊英怔然对视,嫣红微笑道:“小姐,第二件事是社主托我转告你的,他对你这次违命擅自行动很不以为然,但是他原谅你年幼无知,何况你也间接地替他完成了任务,故而不再追究了。只是警告你以后再也不得如此,从这一次行动上你已经得到了教训,社主处事周密,你任何行动都瞒不过他,要你好好地回去帮他筹划九华论剑盛举,千万别自做聪明了。”

黄菊英脸色一变道:“你也转告我爹一声,暂时我不想回去,他如果在九华剑会上能以真正的剑技,公平地争取天下第一剑的名誉,我自当以他为荣,如果他想以各种近乎卑劣的手段来称尊武林,就请他原谅我的不孝了。”

嫣红微怔道:“小姐,你要我这样告诉令尊?”

黄菊英道:“是的,一字未漏,就这样转禀。”

嫣红叹了口气道:“小姐,我真不明白你,上次泰山论剑,社主是因未能摆脱那四个老家伙的束缚,不愿为人做嫁,才退而求其次。其实他的剑技已可稳居天下魁首,这一次他没有了顾忌,不仅在剑技上或者是在声势上,他都是天下第一人,他对你期望既殷,说你是他未来的继承人,你为何要放弃呢?”

黄菊英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天下第一人并不是只靠剑法能获得的,也不是靠声势壮大能获取的,当一个人的行为品德受到天下武林普遍尊敬时,这种荣誉自然而然会加到他头上,而且也没人能夺去。”

嫣红道:“李秋鸿已经荣获天下第一剑,他的人品道德有什么可令人特别推崇的地方呢?”

楚无情道:“姑娘说得不错,所以家师并没有以天下第一剑自居,那天下第一剑的旗子他没有接受。”

嫣红道:“好吧,我不跟你们抬杠,社主说了,九华剑会时希望他能到场,否则将是很遗憾的事。”

楚无情道:“将如何遗憾呢?”

嫣红道:“社主没有说,但我想他不会愿意遗憾的事情发生在那次剑会上。”

楚无情沉声道:“我听见了,请转告黄先生,我已经尽量去找寻家师,能否找到却很难说,家师赴不赴会没多大关系,秋鸿门下到时一定会有个明确交代。”

嫣红笑笑道:“但愿如此,我最后有一件事要告诉楚侠士的是:王富贵虽然别具身份,他总是苏州府台,无端暴毙在妓馆中,又加上三家大店号失火,事情一定会闹得很大,你们还是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的好。”

楚无情道:“楚某立即赶返秋鸿山庄,静候黄山剑会之期来临,但希望在这段时间内不再有麻烦的事发生。”

嫣红笑道:“天剑盟的势力已有一半转入社主手中,天剑四老却只除去二人,这可很难说。社主对秋鸿山庄一直很友善,绝不会有不礼貌的行动发生,但那两个老儿恐怕不会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五章 奔赴太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