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七章 比武招亲

作者:司马紫烟

只见一名年约三十的壮汉,迫不及待地抢先飞身上了擂台,似要故意炫耀一下他的轻功身法。

一名丐帮弟子立时迎出,双手一抱拳:“请!”

壮汉毫不客气,出手就攻。

丐帮弟子从容迎战,施展出丐帮的招牌武功“沾衣十八跌”,身子果然十分矫健敏捷。

壮汉的攻势虽猛,却无法应付对方的怪异打法,未及十个照面,丐帮弟子飞起一脚,将壮汉踹跌下台去。四周响起一片嘘声,使那壮汉窘得狼狈而逃。

接着又一名年轻小伙子掠上擂台,霍地拔剑出鞘,丐帮弟子换了一人出场,从兵器架上取了双节棍应战。这一场较有看头,双方各显身手,力拼近三十回合,小伙子突使绝招,一剑将对方的双节棍击落。锣声一响,丐帮弟子抱拳而退,四下爆起一片掌声,另一弟子立时接替,用的是打狗捧。

小伙子过了一关,精神为之大振,剑招使得更是凌厉无比。但打狗捧也是丐帮弟子的独门兵器,等于是必练的武功,只是火候各有深浅而已。

这弟子既被选出把关,自然有那么两下看家绝活,否则绝不会让他上台当众丢人现眼。

一支打狗捧不过三尺来长,又非钢铁打造,只是一段老藤枝而已。但在他手中,却舞得随心所慾,得心应手。任凭小伙子全力以赴,连连抡剑挥斩,均无法将它削断。

战到近三十招,丐帮弟子巧使沾衣十八跌,避开对方势猛力沉的一剑,霍地挺身跳起,手起捧落,击中小伙子执剑的右腕。

“啊……”

小伙子惊呼一声,剑已脱手。

丐帮弟子收棒一抱拳道:“承让!”

小伙子满面羞愧,拾起剑,在一片嘘嚷声中跳下擂台。接着又有人掠身而上,不到半个时辰,上上下下已多达二十多人,竟然未见一人能连过三关。换句话说,擂台主始终尚未露面,四周观众颇觉失望,为不能一睹徐巧云的风采而鼓噪起来。

就在一个使钢刀的汉子刚被把守第三关的丐帮弟子踹跌下去时,一名年轻剑手飞身射上了擂台。战了多时的三名弟子鞠躬下台,换上另三人。

年轻剑手竟然口出狂言道:“不必一个个来,太麻烦了,干脆你们一起上吧!”

三名弟子一怔,相顾愕然,似乎不敢擅自做主接受对方的挑战。

陈怀元忙挺身而出,趋前道:“抱歉,这不合比赛规定,而且阁下太吃亏。我们胜了也胜之不武,阁下输了也难心服口服。”

年轻剑手淡然一笑道:“不用担心,我既要他们一起上,自有这个把握。”

陈怀元不禁面有难色道:“这……”

四周已有人对年轻剑手的狂态不满,立时有人大声叫道:“是他自找的,就三个一起上!”

一呼百应,四下有的叫嚣,有的起哄,有的鼓噪,乱成了一片。

三名弟子各取打狗捧、双节棍及水火棍,各自上前一抱拳,齐声道:“请!”

年轻剑手诡异地笑笑,锵然拔剑出鞘,出手就攻。

这小伙子敢口出狂言,果然不是虚张声势,剑法一展开,无不是猛招狠式,逼得三名弟子几乎无法近身。三名弟子暗惊,交换一下眼色,立时改变战略,采取车轮大战,一个接一个轮番上阵,向年轻剑手发动快攻快打。

年轻剑手仍然狂态毕露,似乎根本不把三名弟子看在眼里,始终是攻多守少,抢尽先机。挤在人群里的楚无情,向身旁的黄菊英轻声问:“这小子是九华剑社的人吗?”

黄菊英摇摇头道:“好像从未见过。”

楚无情判断道:“也许不是,但我相信很快就会出场了。”

黄菊英道:“只要是九华剑社的人,我一定能认出,除非是……”

话犹未了,擂台上的年轻剑手已大发神威,一招横扫千军,使三名弟子全挂了彩,兵器均告脱手,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四起。

铜锣“当当当”连敲三响,表示年轻剑手已过三关。

在呼唤声中,擂台主徐巧云终于出场,她身着鲜红紧身劲装,梳着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辫子,笔直垂在背后,长及腰部。这位丐帮帮主的千金,长得娇巧玲珑,椭圆的小脸蛋儿,眉清目秀,模样儿十分可爱。她的身材与黄菊英相仿,只是更瘦小些。

全场顿时肃静下来,鸦雀无声。徐巧云提着把剑出场,她很干脆,双手一拱道:“请!”

随即拔剑出鞘。

年轻剑手回了一礼:“姑娘请先出招!”

徐巧云先打量对方两眼,突然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攻出。

年轻剑手从容接招,出剑以静制动,封住了对方的凌厉攻势。

徐巧云自幼随母离开洞庭君山,迁来太湖长住。她一身武功由祖父亲授,所练剑法,正是徐忠义当年仗以成名的旋风快剑。只可惜她体质娇弱,内功造诣始终无法精进,以致剑势威力颇受限制,影响了它的速度。

顾名思义,旋风快剑是以快取胜,速度既受限制,威力自然不足。幸好她轻功不弱,再配合丐帮的独门武功沾衣十八跌,尚能补拙。

年轻剑手似对她的剑路了若指掌,无论剑从任何角度攻来,他都能适时封住,或轻而易举化解。看情势,他要击败徐巧云并非难事,但这年轻剑手却不急于获胜,好像故意手下留情,争取对方对他的好感。

旁观者清,尤其是终日浸婬在剑法上的黄菊英,看出这情形,立时用臂肘轻碰楚无情一下,诧异道:“楚大哥,你看这小子在打什么主意?”

楚无情笑笑,轻声道:“大概不想太快获胜,以免徐帮主的女儿输得太难看吧!”

黄菊英冷哼一声道:“他要胜了,我就给他难看!”

楚无情未搭腔,目光始终注视着擂台上。这时擂台上情况突变,徐巧云分明已居下风,不知她用的什么怪招,竟在几乎摔倒时,猛一挺腰旋身,反手一剑将那年轻剑手的剑击落。

四下一片叫好,掌声雷动。

年轻剑手毫不在乎,说声:“惭愧!”

径自拾起被击落的剑,从容纵下台去。

徐巧云一转身,刚走回后方帐篷,又一年轻小伙子掠上了擂台。

台下顿时响起一片惊讶之声,原来掠上擂台的年轻小伙子,长得跟刚纵下台的年轻剑手竟然一模一样,只是穿着不同,大概是孪生兄弟吧!

小伙子身手不弱,用的也是剑,同样狂态毕露,自动要求以一敌三,而且很快就将三名把关的丐帮弟子击倒。三关己过,锣声响起,徐巧云又出场了。

徐巧云也为之一怔,要不是衣着明显的不同,她真要问这小伙子,刚败阵怎么又上了擂台。但她随即想到,这两人必是孪生兄弟。

小伙子双手一拱:“姑娘请!”

徐巧云抱剑回了一礼,双方立即展开攻势。小伙子的剑路,跟刚才的年轻剑手如出一辙,也是以静制动,好像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这倒不足为奇,既是孪生兄弟,当然不太可能各拜其师,双方各显身手,一攻一守,战得难分难解。

黄菊英看在眼里,不禁又向身旁的楚无情轻声问:“楚大哥,你看出他们在玩什么花样吗?”

楚无情笑笑道:“你比较聪明,难道看出了其中蹊跷?”

黄菊英摇摇头道:“没有,不过我觉得奇怪,刚才败下阵的年轻剑手,剑术分明高出擂台主,为什么故意失手被她将剑击落,一定有花样!”

楚无情道:“也许他跟你一样,看出来徐帮主的女儿剑法不及他,心存轻敌,一时大意才败下阵了吧。”

黄菊英不以为然道:“我看不会这么简单,其中必有诡诈,不信我们打个赌。”

楚无情笑问:“赌什么?”

黄菊英道:“如果我赢了,今晚我们睡一起,一切都得听我的。”

楚无情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道:“假如你输了呢?”

黄菊英不加思索道:“我就听你的,要我睡地板上都行。不过你输了可不许赖皮。”

楚无情笑道:“好!一言为定。”

这时擂台上又出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小伙子即将胜券在握,竟然被徐巧云一脚踹跌下台。

就在四下爆出一片哄笑声时,又一人飞身而上。突然地,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刚飞身上台的年轻人,竟也跟那小伙子及年轻剑手,长得完全一模一样,居然出现了三胞胎兄弟!

年轻人跟刚才两人一样,也一举击败三名把关的丐帮弟子,取得与赛资格后,才与擂台主徐巧云过招。

三胞胎也不足为奇,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这年轻人败下阵后,接着第四人,第五人……一直到第七个上台的年轻剑手,与前面六人如同是一个模子出来的,那就不能不令人感到惊奇了。

普天之下,尚未听说过有七胞胎的,这不是怪事?真是怪事年年有,没有今年多!四下一片惊叹讶异之声,大家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黄菊英终于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

楚无情轻声问:“哦?你看出蹊跷了?”

黄菊英道:“这七个人都亮过相,让在场的人都亲眼目睹,证实他们是七个不同的人。如果这最后上台的击败了擂台主,取得入选乘龙快婿资格。而在行礼大典上,突然七人一齐出现,争为新朗倌,岂不天下大乱?”

楚无情微微点头道:“有道理。”

黄菊英接下去道:“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制造混乱局面,才好趁乱向徐帮主下毒手。到时即使被人发现,七个人一模一样,再穿上同样衣服,谁能指认出是哪一个人下的手呢?”

楚无情道:“我实在不能不佩服你,好像一切是由你策划,你就是主谋呢。”

黄菊英更得意了,眉飞色舞道:“如果不出我所料,这样一来,在场的人必然认为他们七人,是争当徐帮主的乘龙快婿,才会引发争端,愤而行凶的,绝不会怀疑是预谋。徐帮主一死,那七人趁乱逃之夭夭,史长老岂不顺理成章地接掌了丐帮!”

楚无情沉吟一下,轻声问:“你打算怎样阻止?”

黄菊英胸有成竹地笑笑:“到时候看我的吧!”

放眼看去,这时擂台上的战况正激烈。这位第七个上台的年轻剑手,身手十分了得,比前面上台的六人更沉稳,每一出招,都把徐巧云逼得手忙脚乱,几乎无法招架。

徐巧云吃亏在功力不足,全靠身法灵活,施展沾衣十八跌,尚能勉强支撑。

四下好几千看热闹的人,无不凝神屏息,看得张口结舌,全神贯注地欣赏这场激斗。

双方战到近五十回合,徐巧云一剑刺空,被闪身绕至左旁的年轻剑手一探,扣住了她执剑的手腕。年轻剑手说声:“得罪了!”

同时撒手而退。

胜负已分,徐巧云窘迫万状,转身便冲回帐篷。

锣声大鸣,四下更是掌声如雷。

陈怀元春风满面地挺身走出,上前执住年轻剑手的手高高举起,正待宣布比武结果,突见一人飞奔而来,一路大叫道:“慢着慢着……”

众人意外地一怔,只见那人一个掠身,已上了擂台。

这个人正是黄菊英,她一上台就大声道:“我还没机会上台,就宣布这小子当选,未免太不公平吧?”

陈怀元正色道:“按照比武规定,他已胜了擂台主,自当……”

黄菊英理直气壮道:“那是因为我还来不及上台,被这小子抢了先,否则我也照样能击败擂台主,哪还轮得到他!”

陈怀元未及反驳,黄菊英已向四下煽动道:“在场的各位,比我更强的还大有人在,只是来不及上台而已。这小子因为行动比我们快抢了先,实在有欠公平,你们大家说对吗?”

果然一呼百应,四下齐声附和:“对!对!这样不公平。”

年轻剑手怒道:“你这小子是存心来搅局?”

黄菊英挑衅道:“如果你能胜过我,我才心服口服,马上滚下台!”

年轻剑手不甘示弱道:“好!”

陈怀元面有难色道:“这……”

黄菊英根本不理会他,又向四下大声道:“请大家说句公道话,这样好不好?”

四下齐声起哄道:“好!”

黄菊英这才转向陈怀元,质问道:“这小子和大家都赞成,你却不同意,是不是跟这小子勾结,非得让他入选不可?”

陈怀元脸色一沉,怒斥道:“胡说八道!”

黄菊英冷冷一哼道:“那你凭什么从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七章 比武招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