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八章 险验功力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一天,楚无情与呼鲁哈又循例去他们秘密的地方练功,李娇娇、申湘玉、黄菊英三个人聚在一起聊天,李娇娇道:“楚大哥他们不知在练什么功夫,又不让我们去看。

黄菊英道:“我们偷偷去瞧上一下好不好?”

申湘玉道:“不行,楚大哥不是藏私的人,他不让我们去看,一定有他的理由,还是别去的好。”

李娇娇是最尊重楚无情的,也认为不该去。可是黄菊英人小鬼大,笑着道:“楚大哥不让我们去,不是怕我们泄秘,谁都明白楚大哥是我们最敬爱的人,谁也不会害他,何况这个秘密关系到他的生死,我相信就是有人拿剑架在我们的脖子上,也绝不会吐露一个字。”

李娇娇是有心人,她一直想替楚无情多找几个得力的帮手,抓住机会忙道:“是的,就以我们三人来说,我相信每个人都肯为楚大哥牺牲自己的生命。”

申湘玉低下了头,默默无语,李娇娇捉住她的手道:“申大姐,这几天我看出来了,楚大哥在一般姐妹中最敬重你,最喜欢小妹妹。”

黄菊英道:“李大姐,这话不公平,他最关心你。”

李娇娇笑道:“就算是吧,我们三个人总算各得一个最字,所以我冒昧地说那句话,相信你们不会反对。楚大哥人虽固执,但我们三人在他心里的分量却是相等的,将来我们都希望有个大姐来照 料我们,领导我们为楚大哥分劳,大姐不会推辞吧?”

她说得这么坦诚,申湘玉的矜持一下子被冲破了,感动地道:“娇妹,谢谢你有这么好的气量。”

黄菊英道:“在去姑苏的路上,楚大哥就说过了,李大姐的气量最大了,今天我才得到了证实。”

申湘玉哦了一声道:“他这么说过吗?”

黄菊英道:“是的,他如果不这样说,我也不会跟他上这儿来了。申大姐,楚大哥是人中之龙,你是人中之凤,我相信除了楚大哥之外,你不会再看上别的男人了,大家都是姐妹,我才说这句老脸皮的话,也因为这缘故,我们必须去看看楚大哥在练什么功夫。”

两个人都为她这句话所动,同时问道:“为什么?”

黄菊英道:“那个居士的厉害我是知道的,楚大哥要独任艰巨练功去对付他,必然没有多大把握,所以才不让我们知道,怕我们去涉险。”

二女都连连点头,李娇娇道:“楚大哥就是这种人。”

黄菊英道:“他怕我们涉险是出自一片爱心,我们又何尝愿意失去他呢?所以我们必须去看一下,假如那种功夫我们也能练,我们就应该去替他挡一下。”

二女被她说动了心,申湘玉道:“可是他已经说过,不许别人看,被他撞见了,多不好意思呢。”

黄菊英道:“我们尽量小心好了,万一被撞破了也没什么,大家各尽自己的心,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做圣贤。”

李娇娇道:“好吧,我们悄悄去,那是我小时候练剑的地方,有一条暗路可通,只要留神一点,他不会发现的。”

这儿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自然十分熟悉,于是她领着二女,绕过庄后,悄悄地攀上后岗,找到了一个兽穴,屈下身子,爬行十几丈,然后轻轻地分开乱草,用手指指下面,恰好一览无遗,低声笑道:“当年家父在这儿教我练剑,教了一式后,就把我赶开,要我自己去练。家父要求很严,练不会就要施罚,我天资又笨,起初经常挨打,后来发现这个地方,就偷偷跑来看家父练剑,始终没被发现,而且还靠着它避免了很多的责罚,想不到这个地方又被我用上了。”

黄菊英道:“这儿怎会有个洞的?”

李娇娇道:“原来是个狐穴,被我用剑挖通了。又加以扩大,起初仅容一身蛇行而过,慢慢地下功夫一天削一点,最后弯着腰也能穿过了。想起那段时间真有意思,弄了一身泥,还要偷偷地回去换衣服。”

黄菊英忽而一指道:“他们做什么?”

底下的楚无情脱了上衣,用双手倒立在地上,呼鲁哈则站在离他两三丈的地方,身前放了许多竹竿,一头削得很尖,插在地上,状如长矛,等楚无情向他打了个招呼后,呼鲁哈拔起竹矛朝楚无情掷了过来。

矛劲势急,掠空有声,但楚无情一手支地,身形迅速地转侧,十分轻灵,那些竹矛都是贴身而过,没有一枝能射中他身上的。呼鲁哈把十枝长矛掷完,才出声笑道:“老弟,你真行,我在苗疆以长矛狩猎,连天上飞的鸟都能射下来,却挨不到你一点边。”

但楚无情并不满意,摇摇头道:“呼大哥,对方发射手法比你高明得多,何况,他很可能趁我跟人动手时在一边暗袭,因此这种练习没有太大的用处。”

呼鲁哈一怔道:“老弟,你说得太神奇了。咱家是不屑使用暗器,但我相信这种手法,在中原还找不出几个。”

楚无情笑道:“我相信,否则我也不会请大哥帮忙,但你这样子是不行的,你老是怕伤了我,手下不肯使劲,发矛时又减慢了速度,对我的帮忙实在不大。”

呼鲁哈有点不好意思道:“老弟看出来了?”

楚无情道:“当然看出来了,我问过赛花妹,她说你们从小练掷矛,最后以击落空中的飞蚊取准,现在你只使出射鸟的功夫,大概是怕我学了乖去!”

呼鲁哈急道:“老弟,咱家如有藏私之心,就天诛地灭。”

楚无情道:“那就请大哥认真一点吧,这次可千万别客气了,你该相信小弟能避得了的。”

呼鲁哈道:“老弟,我实在不敢使出全力,万一碰上一下,那可不是玩的,你知道我的劲儿不小。”

楚无情道:“你用了最大,实在我躲不了的时候,拼着挨一下,靠着我的气功,大概还不会受伤。”

呼鲁哈道:“老弟,竹矛是削尖了的,不是我吹牛,用这枝竹矛,我照样可以力透铁甲,你这血肉之躯,气功练得再到家,也挨不起,因此我绝不同意。”

禁无情道:“你现在怕伤了我,到时人家可不怕!”

呼鲁哈道:“还是我的方法,到时我不离开你太远,如果那人用暗器来偷袭,我负责把它击落。”

楚无情笑道:“万一有点差错,那不就惨了。”

呼鲁哈道:“这点你可以放心,咱家可以同时射出五到七枝竹矛,分击空中的飞蚊,一只都不落空,对方暗器手法再精,也不过到此程度。”

楚无情想想道:“真能如此,兄弟自然放心了,但大哥好久没练了,是否会荒疏呢?”

呼鲁哈道:“应该是不会,为了使你放心起见,我们不妨再练一下,大哥认真表现一下,也好使你放心。”

楚无情道:“也好,假如大哥不行,还是练我的吧!”

呼鲁哈兴奋地道:“没问题,瞧大哥的。”

他拿起一捆细竹,抽出腰刀,刷的一声,斜砍而下,那几十支捆在一起的竹竿都成了一枝枝尖利的竹矛。

楚无情在身边取出一把小木丸道:“这是我照黄菊英所说,用檀木做成的圆珠,那人的念珠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现在我先发一丸,让大哥试试手。”

说着发出一丸,呼鲁哈电疾飞起一矛,却以径寸之差滑过了,楚无情笑道:“大哥有点生疏了吧?”

呼鲁哈道:“我不承认,你这木丸的手法很怪,是曲线进行,我明明瞄得很准,不知道它会拐弯。”

楚无情道:“以檀木为丸,就是取其质坚而轻,可以利用空气的阻力而施回风手法,我要防的就是这一手。”

呼鲁哈道:“我知道了就难不倒我,再试试看,这次我连发三枝长矛,一定可以击它下来。”

楚无情再弹出一丸,呼鲁哈三矛齐出,分成品字方向直追而上,去势极怪,果然在第二枝矛上将木丸弹开了。

呼鲁哈得意地道:“这下子证明我没吹牛吧?”

楚无情道:“大哥有此神技,兄弟就放心了,不过大哥要记住,对方是暗器高手,出手不止一丸。”

呼鲁哈一怔道:“他能连发几丸?”

楚无情道:“最高境界可以五丸齐发,用五枚手指各弹一丸,虚实互用,令人防不胜防。”

呼鲁哈苦着脸道:“这就糟了,我最多只能九枝齐出,那就是说可以击落三枚木丸。”

楚无情笑道:“那也够了,大哥真能击落三丸,我相信自己避开两丸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两手都可以活动,就怕大哥失准漏掉了一丸,我可没有三双手。”

呼鲁哈道:“我相信是没问题的,但事关老弟生死,我不敢大意,还是在这段时间多练习一下吧!”

楚无情含笑连发三丸,呼鲁哈也及时九矛齐出,可是这三枚木丸是抛向三女藏身的地方,九枝竹矛也破空飞来。

三个女孩子看得正起劲,不防有变,见到竹矛直射而至,不由大为吃惊,同时长身纵起躲避。

她们藏身之处已是一道离地十来丈的崖壁,只有尺来宽的落脚之处,刚好够停身,这一拔纵起,就无法再回到原处,纷纷从崖壁上落下来。

呼鲁哈大惊失色,正待发矛,看清是她们,才止住了手,却又大声叫道:“小心,别触及绳子!”

李娇娇与黄菊英快落地之际,才发现崖壁下拉着一根一根的网绳,纵横交错,离地约有尺余高。

申湘玉也发现了,她空中一个平折身形打横,长剑疾出,在绳网的空隙处弹出,剑尖点地,一个借劲将身子弹了开去,落在没有绳子的地方。

可是李娇娇与黄菊英却没有这么好的轻身功夫,呼鲁哈叫得也太慢,两人的脚都踏在绳子上。

但听得四周飕飕之声,射出无数的竹箭,不过那些竹箭都是朝楚无情所站立的地方射的,为数既多,势子又疾,但见楚无情身子一跳而起,掌打脚踢,将那些竹箭都碰了开去,可是他身形下落时,突见有三支竹箭急射而至,一齐钉在他的胸口,楚无情大叫一声,往下倒去。

三女急叫了一声,齐扑了过来,申湘玉的动作最快,到得也最早,弯腰就去拔剑,楚无情忽地一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哈哈大笑道:“这就行了。”

呼鲁哈也赶了过来,忙问道:“老弟,没事吧?”

楚无情道:“没有事,大哥,这才是我对付那人的真正办法,这些竹箭陷阱都是装的,射出来的劲力绝不会比你手发的差,但还伤不了我。”

李娇娇见申湘玉的手腕仍被扣在楚无情的掌中,眉头紧皱着,似乎不胜其苦,连忙道:“楚大哥,你快放开手吧,你把申大姐捏痛了。”

楚无情连忙松手,但见申湘玉雪白的皓腕上已现出一道红印,连忙道:“对不起,申小姐,我太鲁莽了。因为这是仅有的一次练习,为了求真我也使了全力,而且我看见来的是你,相信你一定能支持的。”

申湘玉抚着手腕,红着脸笑道:“没关系,楚大哥这一握怕有四千斤的劲力,比一道钢箍还厉害。”

李娇娇愕然叫道:“什么?四千斤!大哥,你真狠。”

申湘玉道:“没关系,我受得了。在苗疆时我为了要设法抵御那头金猱的特性,圣母自幼就教我练了铁骨神功,三五千斤的一抓还伤不了我。”

楚无情笑道:“我知道你的根骨很扎实,才出全力一握。菊英,这就是我抵制那老家伙的最好办法,到剑会那一天,不管谁在附近,看见我用这方法抓住对方时,就赶上给他一剑,最好是呼大哥的穿心一矛。”

呼鲁哈上来,拔下他胸前的竹箭,但见箭头全折,他肌肤不伤,将箭往地下一丢,居然叮然作响,他忙又拾起来看了一看道:“什么,老弟,你换了钢铁。”

楚无情道:“是的,那人的檀木珠既有穿石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八章 险验功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