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五十九章 揭破阴谋

作者:司马紫烟

申湘玉道:“尤惜惜不会成问题,楚大哥不会考虑这事,因为高强也爱她,楚大哥不会掠人之爱。”

李娇娇道:“是的,我晓得,我们也一直在设法成全他们,可是楚大哥失踪后,我派人到岷江水寨去问过,带来了高强的信,他说尤惜惜得信后,急得不得了,一个人悄悄离寨去找楚大哥了,看来高强并没有获得她的心。”

申湘玉又沉思片刻道:“楚大哥已经回来了,她得信后,也会找了来,等她来了之后,由我跟她私下谈一谈,劝她死了这条心,如果没有高强的问题,我相信她倒是个好帮手,但有了高强的纠纷,只会把事情闹得更乱。”

黄菊英道:“还有呼大哥的两个妹妹。”

申湘玉笑道:“是的,这两个妮子对楚大哥也很倾心,不过我会说服她们,我相信不会有问题。”

三个人又谈了一会儿,见了楚无情,她们也没有说什么,但神情上表示她们似乎已有协议,楚无情看在眼中,不由泛起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

宁静地过了半个月,他们终于接到九华剑社社主黄三谷具名邀请参加九华论剑的邀请书。

这份邀请书来得很迟,距离黄三谷预定的论剑日期只有半个月。可是出乎意外的,黄三谷将论剑的时间挪后了三个月。随着邀请函,附了黄三谷的一封私函,说明延期的理由。黄三谷表示,这次论剑将决定一个真正的剑坛盟主,不再限定是泰山剑会的那几个人,他将邀请各大武林门派都派遣高手参加,所以时间要挪后一阵。他也是为了秋鸿山庄,因为他知道李娇娇已经叫郝思文去找李秋鸿夫妇,九华剑社如果没有天下第一剑伉俪参加,将是件很遗憾的事情,延长三个月,则李秋鸿一定来得及赶到了。

这封信给他们带来了莫大的困扰,楚无情知道剑会延期的原因,绝不是像黄三谷在信上所说那么单纯,一定是因为他与黄菊英在姑苏虽然剪除了天剑盟中两个首要,而且焚毁了挟制五大门派的秘密档案,但仍有一部分资料落入黄三谷手中。

黄三谷将剑会挪后,主要的目的是想利用这段时间重新部署,挟制五大门派受其驱策,这样一来,九华剑会上,九华剑社的实力大增,必将成为武林中的真正霸主。

经过郑重考虑后,楚无情决定先了解一下实际状况,到最近的嵩山少室去访问五大门派中两大主流之一的少林寺,跟少林掌门人至善上人开诚布公地谈一下。

黄菊英却不赞成道:“楚大哥,我认为你不必去了,我爹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他既然说邀请五大门派参加,必然已经取得控制五大门派的能力,你到少林去,不仅问不出究竟,还会碰一鼻子灰。”

楚无情道:“我想到有此可能,才去问一下。我相信五大门派不会甘心受挟制的,问明原因,我或许能设法帮助他们摆脱禁制,他们应该不会拒绝。”

黄菊英道:“五大门派自视甚高,委屈答应参加剑会,当然有说不出的苦衷,怎么肯告诉你呢?何况秋鸿山庄的实力有限,你年纪又轻,他们会信任你吗?”

楚无情道:“他们应该信任,我们曾经破巫山长江水寨,在岭东跟九华剑社公然对抗,而且在姑苏剪除天剑盟两个首要,是惟一有资格跟九华剑社对抗的力量,他们会考虑的。”

黄菊英道:“他们或许了解你的实力不弱,但你的声望不够。五大门派最讲究虚名排场,如果是李老伯或乐九玄前去,他们或许会考虑一下,你去了,恐怕连掌门人的面都见不着,更不会接受你的帮助。”

楚无情道:“不,无论如何我都要去一趟。”

申湘玉道:“去去也好,必要时我们可以展示一下实力,让他们相信我们确有抗拒九华剑社的力量。”

李娇娇道:“那就要多去几个人了。”

楚无情道:“是的,我们要去几个人,但也不宜太多。我想我与呼大哥、湘玉、菊英,再加上林姑娘前去就够了,我们这五个人,代表四五个地方的实力,湘玉代表玉女门,菊英是九华出身,林姑娘对千蛇谷了解较深,我们去了,至少可以让少林对九华剑社的内情也有个了解。”。

其实林赛玉对千蛇谷所知也有限,要她一同去无非是促成她与呼鲁哈多亲近一点,这个谁都明白。倒是呼鲁哈道:“林姑娘去不如娇娇去,她的剑法才真的可以帮一些忙。万一少林寺那批和尚受了九华剑社的胁迫,很可能会对我们采取行动,那就要靠真功夫硬拼了。”

申湘玉笑道:“呼大哥,这么说你也该留下才对,赛玉妹妹的剑法至少比你精一点。”

呼鲁哈大笑道:“这个我承认,但是我跟人交手并不仗着剑法,在泰山时,我击败邢无极,根本就不能算招式。”

黄菊英不服气道:“呼大哥,你是说力气大就不怕剑招了,别忘了柳叶青就用剑式制住过你。”

呼鲁哈讪然道:“我并不是说力气大就能胜过精妙的剑招,剑术造诣够深时,可以制服一切强敌,这也是我主张娇娇前去的道理,因为娇娇的剑术总比林姑娘精。”

林赛玉自己也有同感道:“娇妹,的确是你去比较合适,我武功太差,帮不上忙时,反而会累人。”

李娇娇的确想去,可是她想想道:“我还是留下来看门的好,我一走开,秋鸿山庄交给谁照顾呢?”

楚无情笑笑道:“秋鸿山庄不必照顾了,那些人的武功都不差,我们不在,对方也不会大举来犯。何况剑会在即,黄三谷犯不着多这种事。”

黄菊英笑道:“我爹那儿的人是不会前来騒扰的,怕的是天剑盟中的人,席永丰逃奔千蛇谷,很可能会挟怨领众前来报复,那就不得不防着一手。”

楚无情笑道:“这也不必担心,席永丰不敢来的,他最恨的不是我们而是你父亲,因为他的残部都是你父亲杀死的,何况他要出来,你父亲也不会放过他。不过娇娇也不必留下来看家,她有独当一面的工作要做。”

李娇娇一怔道:“我有什么事?”

楚无情道:“你要到岷江水寨去,会合尤惜惜,再次去拜访一下峨嵋掌门人金池道长,看看他们是如何被九华剑社挟制的,这与我们上少林的工作一样。”

李娇娇道:“尤惜惜出来找你了,根本没回去。”

楚无情愕然道:“我怎么没听说?”

李娇娇道:“是高强告诉我的,怕你听了烦心,我才没有说。我想她一定还没回去,否则会先上这儿来的。”

楚无情皱皱眉头道:“那就不去管她,高强也会尽力协助你的。峨嵋的势力不如少林,相信你应付得了。实在怕人手不足,请呼家两位妹子陪你一起去好了。”

呼赛玉与呼赛花都欣然从命,她们都暗中钟情楚无情,但因为申湘玉与黄菊英经常在楚无情身边,没有接近的机会。她们也很聪明知道关键在李娇娇身上,正好借这个机会向李娇娇套近乎,可怜的她们不知道三个女孩子已经有了默契,故意占住了楚无情的时间,不让他再有惹上感情纠纷的机会。申湘玉眉头轻皱,不便表示什么,只向李娇娇看了一眼,她知道李娇娇心肠活,耳根软,经不住别人好话恳求,说不定又会胡乱答应下来。

李娇娇回报了她一个眼色,表示已经明白了。

当天两拨人就分头上路了,楚无情这边五个人等于分成两起,因为他们要让呼鲁哈与林赛玉多接近,申湘玉与黄菊英就一左一右夹着楚无情居先,把那两个人丢在后面,除了晚上歇息时大家聚在一起外,走在路上,差不多全是一前一后,分成了两起。

由洛阳到登封,只须经过孟津、偃师两个县城,全程不过百余里,他们并没有急急地赶路,所以走了两天一夜,当晚歇在登封。登封县城最大的一家客栈,门口悬挂着招魂幡,因为色彩鲜艳,倒也并不刺目,听说是朱艳月、朱艳星两姐妹开的,客栈对江湖朋友的食宿特别优待。一行人等第二天早晨才策骑登山。

少林古寺不但是武林的胜地,也是佛教的胜地,气派自是非凡,他们来到下院时,就隐隐感到气氛不太对,因为寺前人迹冷落,连为香客们所附设的茶棚香烛摊都收了起来,好像就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

寺前有几个俗装的人在逡巡,都身佩兵器,一望而知是少林的俗家弟子,而且这些人个个面上流露出敌意。楚无情低声道:“看样子他们已经知道我们要来。”

黄菊英道:“那是一定的,就算他们不知道,我爹也会通知他们,叫他们故意跟我们作对,所以我说不必来。”

楚无情道:“不,宁可现在发生误会来设法解释,免得在那一天起冲突,我们上前问问去。”

说着招呼大家下了马,向寺门走去,才到台阶前,就有一个中年僧人出来拦阻道:“各位施主,今天不是香期,本寺不待客,请各位改天再来吧!”

楚无情拱手道:“大师,在下楚无情,乃洛阳秋鸿门下,今日有要事前来拜访贵掌门人。”

那僧人道:“对不起,敝掌门人已经入关坐禅,短时间内不见任何人,施主请回吧!”

楚无情道:“请大师禀一声,说楚某有要事叩见。”

那僧人脸色一沉道:“楚施主,少林虽为武林一脉,却非一般江湖流俗,因此对江湖人疏于来往。”

呼鲁哈火上来了,大声道:“摆什么臭架子?楚兄弟在武林中的声望并不比你们这些秃子差到哪里。”

那僧人冷笑一声道:“当然,秋鸿剑法雄震江湖,四海闻名,但武林与江湖不同源,施主要分清楚。”

呼鲁哈怒道:“胡说。咱家从没听说江湖与武林分家的。”

那僧人道:“这是施主的看法,医卜星相车船牙,都是江湖人,跟武林沾不上边。”

黄菊英冷笑道:“那么贵派是以武林正统自许了?”

那僧人傲然道:“不错,少林蜚声武林,举世皆知。”

黄菊英道:“僧道尼是不是江湖人呢?”

僧人语为之塞,顿了一顿才道:“僧家也分多种,少林为禅门正宗,自与游方行脚之流有异。”

黄菊英冷笑:“僧家禅门正宗,乃参禅礼拜,参习武事已属旁门,何况少林弟子干保镖护院的大有人在,你居然好意思说不在江湖行内,江湖上卖大力丸的也有打着少林招牌的,那是末流江湖人的行当,少林清高不到哪里去。”

那僧人脸色一变怒道:“小姑娘好大胆,少林佛门清净之地,岂容人放肆?你再口出不逊,敝寺就要不客气了。”

黄菊英将胸膛一挺道:“不客气又能怎么样?”

楚无情连忙道:“菊英,我们不是来寻事的。”

黄菊英冷笑道:“楚大哥,你难道还看不清楚,今天如果不闹点事,绝对见不到掌门人。”

那僧人已经喝道:“来人,把这个女子抓起来。”

旁边上来三个俗装少年,长剑锵然出鞘,黄菊英冷冷地道:“你们该先打听一下,本姑娘是什么人?我黄菊英的剑如果出了鞘,就不许人站着的。”

那僧人脸色又是一变道:“你是黄菊英,从九华来的?”

黄菊英道:“不,我从洛阳来的。九华剑社社主黄三谷虽是家父,却跟我不是同路,我跟楚大哥在一边。”

那僧人顿了一顿才道:“在哪一边都是一样,敝门已接到秋鸿山庄的知会,二月初一准在九华赴会,这次五大门派答应参加,已经是给你们很大的面子了。”

楚无情忙道:“慢来,大师刚才说九华剑会的邀请函,是秋鸿山庄发出来的?”

那僧人哼了一声道:“北霸天不过才在泰山夺魁,居然敢以天下第一剑自居,本门如果不是想给你们这些狂妄无知的江湖人一个教训,才不会理你们呢。”

楚无情忙道:“九华剑会是九华剑社发起的,家师远游未归,根本没参与其事。”

那僧人冷笑道:“明明是李秋鸿与黄三谷联合发出邀请,你怎么又否认了呢?没这个胆,就不要做那种狂事。”

楚无情道:“不是事实,家师并没有参与其事。”

那僧人冷冷地道:“参不参与都没有关系,一个自称天下第一剑,一个自称天下第一家,凭这两块牌子,就想在武林中称雄了吗?”

楚无情不禁呆了,没想到黄三谷会来上这一手,假借老师的名义对五大门派发出通知,连忙道:“大师,贵派应该有所风闻,我们一直在跟九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十九章 揭破阴谋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