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六 章 秘室练剑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不得不佩服白素娟的见闻渊博,观察透辟,乃躬身作了一礼道:“弟子确实在天山大漠待过几年,也在一位异人那儿练过几年功夫,但彼此并未拜师收徒,弟子也算不得天山门下,所以也没欺瞒师尊。”

白素娟笑道:“我晓得,天山根本没有派别,他的技艺不轻易传世,更不准炫露,你学了也不能施展,所以必须另行投师,以期学而致用,对吗?”

“是的!而且弟子也没有规规矩矩地学过一套完整的武功,今后仍以老师的剑法为主。”

“你师父的剑式偏重以静制动,你所学的底子发挥起来很省力,我也知道天山门下的人跟中原毫无渊源,你绝不可能是别人派来卧底的,所以才不说破。”

“多谢师母大度包容。”

白素娟叹了一口气道:“无情!我对你只有两个要求,第一是我的父亲年纪大了,性子又烈,我的那些哥哥侄儿们倚仗他老人家的名头,在外面胡作非为……”

楚无情笑道:“逞强凌弱是有的,但没有师母所想的那么严重,最多是得罪一些江湖人而已。”

“这就够严重了,我父亲一倒,他们没了靠山,一定会有许多人去找他们的麻烦,你师父嫉恶如仇,看在我的份上,不去干涉他们已经很难了,绝不会去帮助他们的。”

“老师为人外刚内和,且又谊属至亲,真到有事情的时候,他老人家也不会坐视的。”

“话是这么说,但我不希望他插手,如果他以四霸天的身份出头,我娘家的人更放肆了,所以我只能请你帮忙照顾他们一点,当然不是要你助他们为恶……”

“弟子知道,弟子一定尽力。”

“第二个要求是娇娇,她的性子非常像我父亲,虽然拜在柳叶青门下,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正式投师学艺,为了方明,不仅师徒的名分已绝,很可能还会翻脸成仇,这使我很不放心。”

楚无情道:“我相信娇娇的能力足可应付。”

白素娟叹道:“一个女孩子,再强也强不到哪里去,何况她平时得罪的人不少,以前人家对她客气,还是畏忌柳叶青的缘故,红蜂子出手狠毒,为人刚愎自用,不太讲情理,大家都不敢惹她,如果跟柳叶青的关系一断,难保会有人来找麻烦。”

楚无情笑道:“有老师在,大概还不会有人敢这样。”

“不,你这就错了,四霸天中,以你师父技艺最高,却少交游,而且他隐技不炫,人家都以为他是最差的一个,我娘家的人跟他谈不来,再跟柳叶青的关系恶化后麻烦就多了,虽然你师父并不怕,但仍以少惹是非为上。”

“师母说得很对,但不知弟子如何尽力?”

白素娟想想道:“江湖上但知有四霸天,却不知高于四霸天的人还多得很,娇娇眼高于天,目无余子且又任性惯了,一定有吃亏的日子,我想求你开导她一下,改改她的脾气,免得将来吃了亏,引致无穷的后患。”

楚无情道:“弟子还不明白师母的意思。”

白素娟一叹道:“娇娇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她要是栽在别人的手里,怎么忍得下去,会发生什么后果,我简直不敢想像,就因为她还肯听你的话,所以我希望你能劝劝她约束她一下,更要时常照顾她。”

楚无情道:“这是弟子分内的事,何劳师母嘱咐。”

白素娟叹道:“我很遗憾没生个儿子,否则就不会把这个担子给娇娇来挑,使她变成这分脾气了。我知道这都是环境逼成的,无情,我很喜欢你这分沉稳,把娇娇交给你了,因为我们不能一辈子跟着她。”

话讲得很明显,楚无情倒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她年纪还小,将来总会变好的。”

白素娟不愿把话说得太露骨,听楚无情似有应允之意,就笑笑道:“有你这个师哥照顾她,我就放心了,你的剑练得怎么样了?看你如此出神,一定大有心得了。”

“弟子只看了一遍,还没有开始练。”他没有提起自己有几个时辰精神恍惚。

“三天三夜,你只看了一遍吗?”

“不光是看,弟子还要捉摸其中变化,所以耽搁得久一点,把诀窍弄通了,练不练都无所谓。”

白素娟想了一下笑道:“我倒没听说可以靠看看就会的,但你这么说,一定有你的道理,现在你是否还有什么别的问题,你师父的剑式,我已捉摸得差不多了,你有不懂的地方,我也可以告诉你。”

楚无情道:“没有了,现在我只想好好睡一觉,然后请老师来对对招,把细节弄清楚。”

“你不练一遍就对招?”

“记在心里比练在手上更强,练熟了手,容易养成习惯,反而不易进步,老师的剑式很精微,都是三两成式而一气贯通,招与招之间关连并不大,用不着一式式练。”

白素娟兴奋地道:“凭你这句话,我相信你已经捉到诀窍了,想不到你倒能一下子领悟了。”

楚无情道:“这正是老师高明的地方,他不叫我先着手练,而叫我先看剑籍,也是怕我再犯错误。”

白素娟笑道:“明师遇着高徒,才有这样的结果,你师父一直遗憾这份技艺找不到人接下去,现在总算好了,我不打扰你,你休息吧!”

说完收了食盒,转身出去,却给他留下了一壶热茶,楚无情喝了茶,果真躺在床上,呼呼地睡去。

这一觉睡得很久,等他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一点光都没有,他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定一定神,使自己的视力达于最敏锐的境界,借着室中肉眼难辨的一点微光,才看见四壁灯架上的烛火都燃尽了,他入睡前蜡烛还有半尺多长,根据蜡烛消耗的程度来判断,他这一觉足足睡了六个时辰。

本来他想扯绳通知上面的人送蜡烛来的,继而一想,在这黑暗中练剑正是最好的时机,一面发剑,一面使心与神会,练习使剑适于官能的感应,于是他抽下床头悬着的那支剑,锋刃出鞘后,就看见一片寒光。

这是一支宝剑,剑身上发出了暗青色的光辉,虽然不强,但对他这种练过夜眼的人来说,已足够洞照四壁了。

摩娑了一下剑叶,他轻嘘一声表示赞叹,就走到室中的空地上,一式式的施展起来,才发了几招,蓦然门口冲进一条人影,挥剑径击,楚无情连忙用剑架住喝问是谁?可是那人默不答话,一味急攻,势沉而力猛。

楚无情连问几声得不到回答,朦胧中只看见那人是蒙着脸的,而且剑式很凶,好像非杀死他才甘心,楚无情不禁火了,展开剑式,与那人激战起来。

这些剑式他只在心中默读了一遍,还没有着手操演,一开始感到有点生疏,被那人占尽上风,逼得他连连后退,但十招过去后,他慢慢地能运用变化了,立刻展开反攻,先还只是扳回平手,再经过一阵,他更加心领神会,剑式衔接变化无穷,开始占了上风了。

那人仍是勇战不退,但已不如先前凌厉,再过了三十多招后,楚无情已能整个控制局势,随时都能制住对方了,这才沉声喝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话,我就不客气了。”

那人依然不做声,剑势突然,连续发出几手攻招,凌厉无匹,楚无情以现有的招式简直不够应付,可是他毫无惊愕之状,沉着应战,看准一个破绽,放任对方的剑刺进来,拼着胸前挨一下,展开另一只空手朝对方的腰上砍去,那人剑到胸前,突然止手不进,楚无情的左掌却不留情地砍了出去,将那人砍得横跌而出,口中嘤咛地一声痛呼,楚无情这才听出是李娇娇的声音。

连忙放下剑,过去扶她起来道:“娇娇,怎么是你?”

李娇娇伸手扯下面罩道:“楚大哥,你的心真狠,砍得这么重,我的腰几乎都断了。”

楚无情歉然道:“我怎么知道是你呢!连问几声你都不回答,出手又这么凶,我还以为是外面的人闯迸来了呢!”

“外面的人怎么会进得了这间密室。”

楚无情只得道:“是我不好,我急切间想不到这一层,你伤得怎么样,快给我看看。”

李娇娇嘤然痛呼道:“痛得很,也许是腰骨断了。”

楚无情急了道:“那怎么得了,你别动,我抱你到床上躺着,马上给你找葯去。”

说着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木榻上,回身就走,李娇娇忙叫道:“你上哪儿去?”

“找蜡烛去,先看看你的伤势。”

“别出去,我是偷偷进来的,床底下就有烛火。”

楚无情伸手在床底下摸出几支蜡烛,用火石打着艾绒,再用纸媒点燃了蜡烛,放在床头的木几上,伸手要去解她的衣服,李娇娇用手推开道:“你又要干什么?”

楚无情急了道:“娇娇,这可不是开玩笑,假如真断了骨,必须立刻诊治,延误下去你会残废的。”

“你懂得治疗吗?”

“当然懂,推拿接骨我都很在行。”

李娇娇忽然笑起来道:“你是个蒙古大夫,连出手轻重都不知道,我要是受了伤可真不敢找你治。”

楚无情急道:“娇娇,快让我替你看看……”

李娇娇故意嚷道:“你敢替我看?”

楚无情心知这少女必是为了那夜的事,仍然耿耿在心,只好歉然道:“娇娇,那夜我实在很……”

李娇娇泰然一笑道:“那夜是那夜,今天是今天,过去的事就不必再提了,只当它从未发生好啦!”

楚无情却坚持道:“不!我知道,那对你的自尊心,是莫大的伤害。所以,我必须……”

李娇娇打断他的话,笑了笑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让我坦白告诉你吧!任何人要想用暗器伤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那是我自己用银钗造成的。”

“哦?”楚无情大感意外,诧然问:“为什么?”

李娇娇道:“爹从一开始就怀疑你来秋鸿山庄的目的,所以教了雁回三式试探你。没想到你只花几天时间,不但练成了雁回三式还有飞花逐月,那天在广场上,更以同样一招三式,击败苦练了近半年的方明,使爹更决心要刨出你的底子来。”

楚无情庆幸道:“想不到我会因祸得福,否则庄主就不会收我这个来历可疑的徒弟,我也当不成你的师兄兼楚大哥了。”

李娇娇置之一笑,接着正色道:“那夜只怪我自作聪明,希望你不是来这里卧底,而是为了我……所以,我才会用那种笨方法试探你,结果却自取其辱!”

楚无情道:“所以你生气了,三天都不去遛马?”

李娇娇嗔声道:“我当然生气,如果易地而处,换成你是我,你能不生气吗?”

楚无情一时无言以对。

李娇娇这才轻展娥眉笑道:“好啦!我刚才已经说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就当它从未发生过,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从现在起,我们一切重新开始,好吗?”

楚无情把头一点道:“好!一切听你的。”

李娇娇转嗔为喜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楚无情又点了点头,笑问:“现在可以让我看看,你伤得怎么样了吧?”

李娇娇坐了起来,伸手解下腰带,贴肉竟衬着厚厚的一层棉花,然后笑道:“我带着护腰呢,你伤得了吗?”

楚无情这才嘘了一口气道:“娇娇!你真会淘气,吓了我一大跳,你怎么会带上这东西的?”

李娇娇笑道:“我蒙了面进来试试你的,就是怕腰身上被你看出破绽,才带上了这玩意儿。”

楚无情摇头苦笑,李娇娇又笑道:“幸亏有了它,否则那一掌真能砍断我的腰骨,楚大哥,你的剑法进步得真快,才四天,竟能跟我打成平手了,要不是我最后施展了绝招,还真胜不了你。”

话才说完,门口有人接口道:“你何尝胜过无情了,你的剑没伤人家一根汗毛,自己却挨了一掌。”

说着进来了李秋鸿与白素娟,李娇娇一怔,又有点害怕地道:“爹!娘!您二位怎么也来了?”

白素娟笑道:“我上去一说楚大哥进步神速,知道你一定会忍不住下来看看的,你在房间里换衣服蒙头,我跟你爹就在暗地里跟着,瞧你要玩什么花样,这下子可受到教训了吧!下次可别再逞强了。”

李娇娇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不服气,强着嘴道:“我承认楚大哥强,可是不认输,刚才是我的剑收得快,要不然他的胸前早就挨我一剑了。”

李秋鸿笑道:“如果你不是及时撤剑,最多挑破他一点外皮,你腰上那一掌就不会如此轻松了。”

李娇娇不信道:“我又不是纸糊的。”

李秋鸿笑着过来,拿起她的腰带道:“你自己看看,无情的掌力也只发了一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秘室练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