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六十章 心底之谜

作者:司马紫烟

呼鲁哈忍不住道:“老和尚,黄三谷的手已经伸到少林来了,有了一个至觉,就会有第二个。”

至善上人怫然道:“少林门规清严,绝无不肖之徒,至觉师弟只是犯了私窥拳经之失,别无他过。再说这类门户之事,也不劳外人操心。”

黄菊英愤然道:“楚大哥,这些人顽固不化,死要面子,罔顾公义,根本不值得理会,我们走吧,别去理他。”

楚无情轻叹道:“九华剑社如果得势,天下武林俱将备受其害,楚某并无争名之心,只是为了武林安宁,才前来央求贵门合作,不意掌门人固执如此。”

至善上人淡淡地道:“少林对介入江湖纷争没兴趣,应付九华剑社,敝寺自有决策。至觉师弟与九华剑社互通声息,我们并没被蒙在鼓里,山下埋伏了九重罗汉阵,就可以证明了。施主不来,至觉师弟不会发作得这么快,敝寺尚可暗中设法弥缝,免招门户之羞,更不会有这么多的弟子遭受不幸。楚施主,这些人是死在你手中的,我们不迁罪于你已经算客气了,难道还要感激你不成?”

黄菊英怒道:“他们是九华剑社的人,我可以提出确证,尤其是那个元猛,他是我父亲手下第十六支队的剑士领队,我们替你找出了门中叛徒,难道也错了不成?”

至善上人道:“我知道,否则这些人死了,少林岂会善罢?少林对门下弟子的观察十分严谨,敝寺早有腹案,他们在少林不可能有所作为的。”

黄菊英冷笑道:“等他们有所作为,已经太迟了。”

至善上人轻叹了一声才苦笑道:“黄姑娘,本寺立派数百年而不衰,并不是靠着运气,今天这变故,老衲知道令尊派遣在少林的细作并未完全肃清,如果没有你们多事,由这些人身上,本寺可以慢慢把其他的人都找出来,现在线索一断,要找那些隐伏者就难了。权衡得失,你想老衲会感激你们吗?”

黄菊英语为之塞。至善上人又道:“负责一个门户,可不像你们闯江湖那么容易,老衲以至诚奉告各位一句,你们还是安守本分,少来管别人的闲事。”

楚无情无言以对,只得一拱手道:“楚某自悔孟浪,就此回到秋鸿山庄等候九华剑会之期,再与九华剑社一决,不再向五大门派联系了。”

至善上人道:“对,五大门派的事,我们自会处理,无须他人费心。”

楚无情等于碰了一鼻子灰,自然无趣,回头就走。

至善上人却道:“楚施主,关于本寺易筋拳经失窃之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楚无情道:“楚某并不知道,是至觉上人硬要栽到楚某身上,真本既由掌门人另行收藏,自然与楚某无关了。”

至善上人道:“至觉师弟所窥的确是抄本,真本失窃之事也是真的。达摩真迹一定要掌门人才得过目这一规定,乃是本寺一个绝大的秘密,因为早已失落,而且失落有五十年了,所谓除掌门人外不得参阅真经之举,乃是为了掩饰失经之事,以免影响本寺盛誉而已。”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怔,少林寺中只有几个长老脸色没有动静,其余的僧人们也为之震动。

楚无情道:“贵寺真经失落有五十余年,楚某现在才三十一岁,可见真经之失,与楚某无关。”

至善道:“老衲并非说施主盗去真经,但施主能知道这个秘密,想必与取走真经的人有所关联。”

楚无情道:“在下是听一个武林前辈说的,至于这位前辈是否为盗经之人,楚某却不知道。”

至善上人道:“此人为谁,施主能否见告?”

楚无情道:“不能,因为在下也不知道他的姓名。这位前辈根本不是江湖中人。”

至善上人道:“那就请施主将此人的形貌与落脚之处见告,少林如能因此取回真经,将对施主十分感激。”

楚无情道:“也不能,在下曾受此人恩惠,这位前辈对楚某再三告诫,绝对不能说出他的行踪。”

至善上人沉思片刻后才道:“那倒是无法勉强了,不过老衲尚有一事相询,据说楚施主在秋鸿大侠门下,习技不过年余,入门以前,是带艺投师的?”

楚无情道:“是的,在下可以回答得更详细一点,楚某真正习剑的时间,只有两个月。”

至善上人道:“施主学剑之前,向谁学的武功呢?”

楚无情道:“很多人,楚某投入家师门下之前,曾在四处流浪了几年,耳濡目染,学了一些零碎的招式手法。”

至善上人道:“施主就凭那些零碎手法,击败了柳叶青的侄子方明,才得到秋鸿大侠的赏识?”

楚无情道:“掌门人已经知道了,何必再问呢?”

至善上人道:“老衲虽有耳闻,还希望证实一下。照此情形判断,施主所以有此成就,乃是习过本门中洗毛伐髓及山藏海纳两项心功,此二篇是易筋拳经上的主要功夫,更可证明施主所说的那个人与敝门失经有重要的关联,施主是否肯将此人的下落见告呢?”

楚无情摇头道:“掌门人所询之事,在下无以作答,至于此人之下落,楚某说过不能泄露的。”

至善上人道:“施主考虑一下,这件事关系武林安危极大,施主加果固执成见,其后果不堪想象。”

楚无情道:“真正危害到武林的乃是九华剑社,掌门人对这些都不好处置,还有什么更大的事情呢?”

至善上人道:“如果五大门派与九华剑社联手合作呢?”

楚无情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问道:“掌门人的意思是说楚某如不说出那人的下落,少林就要与九华剑社联手合作?”

至善上人道:“不错,而且老衲说的不止是少林一派,五大门派,俱将与九华剑社联手对付施主。”

黄菊英怒道:“你们简直岂有此理。”

至善上人道:“老衲所说绝非虚言,而是真正的事实。五十年前,失去门户中练功秘籍的不止少林,五大门派的武技精华秘籍都告失踪,那是各大门派中至上的武技心得秘录,五十年来五大门派人才凋零,武功停顿不进,故为江湖流俗凌驾而上,都是这个缘故。长此以往,五大门派总有为人消灭的一天,为了拯救门户于灭亡,我们将不惜任何牺牲,不计任何的手段。”

黄菊英道:“我爹不是要你们合作,而是要你们臣服。”

至善上人道:“这是我们要关心的事,与他人无关,楚施主,你想清楚了没有?”

楚无情也怔住了,沉思片刻才道:“五大门派秘籍之失,俱一人所为吗?”

至善上人道:“很可能,因为五大门派失去秘籍之事是在同一天发生的,少林的易筋功在施主身上出现,其余四门的秘籍也可能在施主所说的那个人手中。”

楚无情道:“五大门派地处东西南北,相去千里,而同日失去秘密,显然不可能是一人所为。”

至善上人道:“当然不是,失去秘籍的同时,五大门派也同时各有一名重要的年轻弟子失踪,这五人俱是已内定的门户继承人,才有机会接触到此等秘籍,而于同一日背离师门,放弃即将承继的荣誉与尊位,窃籍而逃,显然是受了同一人的指使蛊惑。所以这几十年来,五大门派对外虽保守了这个秘密,却一直在追究。”

楚无情道:“楚某如果说出此人的下落,五大门派是否就会与在下协同一致,对付九华剑社呢?”

至善上人道:“也不会,我们仍将与九华剑社合作,但是会劝告黄社主,与武林同道和平共处。”

黄菊英道:“你们对我父亲知道多少?”

至善上人道:“姑娘对令尊又知道多少?对九华剑社的了解又有多少?相信绝不会比我们为多。”

黄菊英道:“你们懂个屁,九华剑社是被一个叫天剑盟的势力培植起来的,我父亲也是天剑盟的人,只是他雄心勃勃,想代天剑盟而称君武林,前些日子,我们还中了他的计,探出天剑盟的落脚处,杀死了天剑四老的两人。”

至善上人道:“我们全清楚,令尊是个了不起的人,他真要称尊武林,我们一定拥护他。”

楚无情目现疑色道:“你们好像与黄三谷早有默契?”

至善上人目顾四周道:“至字辈各位师弟留下,其余弟子一律退人寺中罗汉堂待命。”

令出如山,年轻弟子刹那都退走了,只有五六名灰衣老僧留在当场,却四下分散,严密戒备巡视,好像至善上人即将说出一个绝大的秘密。

果然至善上人说出了一篇话,使众人惊得目瞪口呆。他第一句就说:“天剑盟的事我们早有所知,天剑盟的活动开始在四十年前,亦即各大门派秘籍失去的十年,出现了四个人,各有一身诡异莫测的武功与剑法,开始培植党羽,暗谋称霸武林,此四人正是昔年窃籍而遁的各大门中的弟子。”

黄菊英惊道:“什么,会有这种事?”

至善上人道:“不错,你们在姑苏杀死的王富贵是武当门下,周公展是华山门下,逃走的席永丰是昆仑门下。还有峨嵋门下的心如不知下落,她是个尼姑,但天剑四老就是这四个人无疑,而且他们的武功,也是四大门派的剑技交互融合而成,我们都访查得很确实。”

楚无情道:“上人是由何得知的?”

至善道:“是黄社主告诉我们的,你们再也没有想到黄三谷是少林的俗家弟子,辈分很高,还是老衲的师叔,他是先祖所收的一个关门俗家弟子,尽得少林真传,然外人极少知者。黄师叔是五大门派公举打入天剑盟,探悉天剑盟内情,及取回各家失去秘籍的人。”

黄菊英忍不住叫道:“原来我爹是负有这个任务的。”

至善道:“是的,黄师叔忍辱负重,探人天剑盟,虽然确定了一些事,但仍然无法找到那个幕后主使的人,他只知道天剑四老似乎已迷失本性,忘却根本,却始终探不出这人是谁,而且还有少林失籍的功夫未见出现,却想不到会在楚施主身上现出了一点痕迹。”

黄菊英忙道:“楚大哥,你说的那个人,可是传授你基本心法的人?也是天剑盟中的操纵人了?”

楚无情摇摇头道:“不是,那位前辈造就我一身武功,要我为武林消弭一场杀劫,他虽未明说,却预料到江湖上可能会有一场空前未有的大风波,可能就是指天剑盟而言,如果他是那个人,就不会对我有这个吩咐。”

至善上人道:“但此人对天剑盟与各大门派失籍之事一定有关,因为施主的武功就是易筋拳籍上的精髓。”

楚无情道:“可能他知道,但我还是不能说出他的行踪,假如他真的与此事有关,我会弄清楚的。”

至善上人道:“黄师叔也看出了你的武功渊源,但那时他仍在天剑盟的控制下,只能一面打击你,一面又翼护你,四技皆见,惟独少林的武学出现最后,他以为关键都在你身上,望施主能以大局为重,三思而行。”

楚无情道:“天剑盟的势力,黄社主已能完全控制了吗?”

至善上人道:“还没有,天剑三老俱在掌握中,惟独那个心如女尼下落不明,而且天剑盟的人员也只找出了一半,所以黄师叔要召开九华剑会,实际的目的乃是为了对付天剑盟的人,心如女尼是最难捉摸的一个人,可是也有点眉目了,她的剑法出现在尤惜惜身上。”

楚无情惊道:“那她的师父就是天剑四老中的心如了。”

至善道:“黄师叔把邛崃掌门尤俊达掳去,问了一下尤惜惜学艺情形,大致可以作此肯定。可是小孤山已失去了那位隐名女尼的踪迹,想必已躲了起来。”

楚无情连连摇头道:“想不到,真是想不到。”

至善上人道:“天剑盟的布置虽然厉害,但黄师叔身入其中,渐渐取得主动,这是他们没想到的。”

楚无情道:“黄社主表现得野心勃勃,露出一副醉心于君临天下的样子,无怪乎天剑盟无从发觉他的真正身份了。”

至善上人道:“目前我们只取得均势而已,九华山上一会,孰胜孰负,还不得而知,但如有施主的帮忙……”

楚无情道:“我们帮的忙已经够多了,从我捣毁长江水道的巫山总寨开始,一直到血溅姑苏,杀死天剑二老,都是在帮你们的忙,削弱天剑盟的势力。”

至善上人道:“是的,老衲十分感激,才以实情见告。”

黄菊英忍不住道:“既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章 心底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