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六十一章 论剑前夕

作者:司马紫烟

在漫长的等待中,秋鸿山庄上的人并没有闲着,他们埋首于武功与剑术的精研,不去问外面的事。因为他们都了解,黄三谷的九华剑社与天剑盟的对抗中,双方都致力于刺探对方的动静,用不着他们多事。

他们这一股力量是双方都想加以利用的,如果一方想打击他们,另一方必然会先期提出警告,甚至于暗中协助他们,而他们在外面多一点事,无异就帮了一方的忙,而这两方都不是他们想帮忙的。

一切的问题都要等待在九华剑会上解决,在限期前半个月,乐九玄与姬明率着高黎贡山的一批人翩然莅至,也带来了一个消息。李秋鸿、白素娟已找到了,他们却来不及赶来会合,但一定会参加九华剑会。

这消息让楚无情松了一口气,高黎贡山分手后,楚无情可以说是一个人在对抗着两股巨大而邪恶的势力。

一股是天剑盟,一股是九华剑社,这两股势力虽然是二融于一,一化为二,但直到现在局面才逐渐开朗,他始终在夹缝里被挤压着,也被相互利用着。

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却因为天剑盟与九华剑社的矛盾,造成了他今天的重要地位,可是只要有一方撒手,他立刻就变成微不足道,因为他自己的力量太薄弱了,即使在奋斗的过程中得到了一点助力,像乐九玄与姬明、呼鲁哈,以及玉女门的十二金钗与太极门下的一批青年新生力量,但与另股势力抗衡实力仍嫌太弱。

因此他渴望着李秋鸿到来,李秋鸿在四霸天中是最无意进取的一个,但也是最得人望的一个,泰山一会,秋鸿剑法独魁天下,更增加了他的声望,只有李秋鸿出头,那些游移不定,不属于哪一方面的武林人士,才会加入这第三方,起而对抗那两股巨大的势力。

这许多零星的好手以及许多小门户的主持人,都是已具盛名的一方之魁,他们不属于任何人之下,如能集合起来,也是一股可观的力量,但必须要有一个够身份的人出来才能争取到大家的合作与支持,这一点楚无情知道自己的声望不够,只有李秋鸿才是众望之人选。

时间已经很急迫了,他们开始向九华迸发,因为有了乐九玄与姬明的加入,乐九玄把他在西路上的一些朋友也拉了来,声势已颇为壮大。

在半路上,他们又会合了太极门的一批人,声势更大了,浩浩荡荡地前进,成了一个最明显的目标。不过,这样一个行列在九华剑社与天剑盟看来,仍然不足为奇,所以不会在会期前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

因为要对付这些人,需要相当的代价,那是很不上算的事。到达九华山麓,离会期只有两天。

黄三谷原来准备在他的根据地莲花峰上的九华剑堡举行论剑大会,没想到与会的人超出预计的太多。

天剑盟没有出面,仍是由千蛇谷的雷成龙与柳叶青联合具名,自成一起,但他们的人数竟达六百余名之多,这证明了天剑盟已倾巢而出,全力以赴。

黄三谷得到消息不算迟,但也震惊于对方实力之雄厚,超出了他的估计,立即告知五大门派,也尽出精锐。除了暗中培植的人手外,连明着的人也都出动了,少林三佛中至觉因违规而除名,来了至刚、至慧二佛。

武当七子、峨嵋双秀、五台八剑,都是一门的长老名宿。

这只是数得出的人,但是据少林俗家长老、千臂如来霍元凯私下透露,五大门派的掌门人也暗中率领门下来到了,必要时亦将公开露面,全力以赴,以期能达到把黄三谷捧为武林盟主的目的。

这位少林的俗家长老十分不满师门之所为,他倒是个有心人。居然也邀集了一些五大门派中有识之士毅然离开了所属的门户,加入了楚无情这一边。

白玉棠带了他的长子白金蛟,会同太极四老,是在剑会的第一天到达的,这个刚愎的老人已经苍老了许多,见到了乐九玄,尤其惭愧万分,他已洞悉内幕,黄三谷当初与他合作只是利用他去对付天剑盟与借以拉拢李秋鸿,结果后一半的目的没有达到,前一半的目的也没有完全达成,生子不肖,除了长子金蛟外,以次的金龙、金鹏、金鲲三子,都屈于九华剑社的势力,加以黄三谷答应他们掌理门户对这三人说来,恰恰投其所好,所以他们把白家堡的好手都拉了过去,连老父都出卖了。

黄三谷的安排不为不佳,黑白两道不能并容。他既然以五大门派为背景而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自然不能明日张胆地兼领黑道了,黑道的作为素为武林正派所不齿,由绿林道里面挑人来主持,又怕将来难以控制,利用白家堡去控制是最适当了。

因为白家堡的人手多,分子杂,打着东霸天的招牌,多少还有点号召力,而白氏三雄性好渔色,又胆小懦弱,利用他们去主持黑道,等于一手控制在掌握之中。本来黄三谷还打算叫白玉棠任绿林水陆两道的总瓢把子,但白玉棠受了年余的窝囊气,早已彻底觉悟了,一气之下,才拉腿离开了九华剑社。

正因为参加的人数太多,九华剑堡预借的客舍住不下,而天剑盟的人怕他们捣鬼,根本不理他们的邀请,几百人集居在一所大农庄中,警戒森严,根本不让九华剑社的人插足一步。

楚无情等人栖止在池州,离九华只有数十里之遥,即是太极门的一所产业,九华剑社在成立之后,白金蛟就住在那里,侍奉太极四老,就近与白玉棠联络,现在正好成了第三股势力的集结处。

五大门派的人住进了九华宾馆,三个地方鼎足相望,各成壁垒,黄三谷乃将论剑的会场,放在三地中心点庙前镇举行,那儿本来是九华剑社对外的联络处,经九华剑社与天剑盟多年的经营,寻常百姓,早已被他们逼得迁离了。

此刻所住的都是乔装为寻常百姓的武林人。

九华剑社与天下剑盟本来是一体的,最近才分了家,庙前镇仍奇异的没有分开,成为他们交换意见的缓冲地带。

维持这个微妙局面的原因更微妙,五大门派暗中推举黄三谷打人天剑盟,天剑盟又利用黄三谷成立九华剑社,尔虞吾诈,勾心斗角,双方都在别的地方培植实力,却没有在这里冲突,所以到了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站在哪一边的,因此用这里作为论剑之所最适当,会场由这儿的人负责布置,谁也无法捣鬼。

论剑前夕,每一个地方的人都在小心地等待着,准备着,楚无情却突然不见了。他怎么不见的没有人知道,正在大家忙成一团,想去找他时,他又忽地冒了出来,一下子出现在群豪聚集的大厅上,他怎么进来的也没有人知道。

这么多的人中间,只有申湘玉看见了一个淡淡的影子一闪,立刻迎了上去道:“楚大哥,你会缩地神行术?”

楚无情一怔道:“你怎么知道的?” 申湘玉道:“抚养我长大的苗疆圣母亦擅此术,只是她说这种术数属旁门左道,易夭人寿尽,不肯教给我。” 楚无情点点头道:“不错,所以我不敢轻易施展,因为这等异术施行一次要耗损许多精力。”

申湘玉忙道:“楚大哥,明天就是论剑之期,你应该养足精神以应变,为什么要作此耗神之举呢!” 楚无情道:“不要紧,我将养一夜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姬明却急问道:“你上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

楚无情道:“我到庙前镇去了一趟,正因为明天就是决斗之期,我必须要去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是否有人会捣鬼,因为这一战的关系太重要了,尤其是我们这一伙,可以说是整个武林安危正义之击,绝不能有任何差错。”

众侠觉得这一点倒是颇为重要,难得楚无情如此细心,乐九玄问道:“老弟前去可有所发现?”

楚无情道:“没有,那儿的人还在昼夜布置会场,除了一座较技的平台外,还搭了三所看棚,倒是循规蹈矩,没有什么花样,明日之战,大概是要以实力拼胜负了。”

乐九玄笑道:“老弟过虑了,九华剑社与天剑盟壁垒分明,他们双方都有人在监视,不会弄鬼的。”

楚无情一笑道:“前辈说的是,但晚辈总得去看看才放心,因为他们两方的目的都在称霸,其中一方得势,另一方只要不是一败涂地,还可以东山再起,取而代之,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阻碍,说不定他们会联起手来对付我们。”

霍元凯道:“这情形可能性不大,明日之战,得势的一方对我们还可以暂时不管,对另一方却必须彻底吞并过去,因为我们是临时凑成军,不会永远在一起,他们尽可慢慢个别击破,而九华剑社与天剑盟,则是两个有组织的集团,非一举彻底消灭对方不可。”

楚无情笑道:“霍前辈所言极是,晚辈正因为可能性不大,才没有惊动各位。”

言下神情十分疲倦,申湘玉道:“楚大哥,你累了,快点去休息吧。我们姐妹几个替你护法。”

楚无情道:“我睡一觉就行了,何必要护法呢?”

申湘玉道:“楚大哥,你别骗人了,缩地神行术所耗的精力睡觉是补不回来的,你必须用内气运转,那可不能受惊扰,自然也要人护法。”

楚无情听申湘玉如此一说,知道她是内行的,当下也不再坚持了,回到自己的屋子里盘腿坐在床上,开始运气周转十二重楼,一心一意地静修起来。三个女孩子则十分紧张地凝神而立分站在他旁边,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楚无情睁开眼睛道:“好了,湘玉,我看你一直有话想问我,现在可以开口了,免得你憋得难受。”

申湘玉一怔道:“才半个时辰,你就恢复了?”

楚无情道:“是的,我修习的是密宗心法,只要稍加调息就行了,现在我可以一面谈话,一面养神。”

申湘玉道:“那不是要分神吗?”

楚无情笑道:“分的是心神,培养的是体力,那无关紧要。明日之战,我只要有充沛的体力就够了,用不着我再去操心,你要问什么就说吧!”

申湘玉道:“我要问的话很多,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倒不如由大哥自己说的好呢。”

楚无情道:“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由你问吧。有许多事还不能宣布,我怕一漏了口,反而为大家添麻烦,你问了之后,我可以考虑是否能说出来。”

申湘玉道:“我想知道大哥上哪儿去了?”

“庙前镇,明天的较技会场,这用不着骗人。”

“但大哥不是为了了解情况去的,因为秋鸿山庄也有人在那儿,大哥早已很清楚了,根本没有前去一探的必要。”

楚无情笑笑道:“你果然厉害,连娇娇都不知道的事情,想不到仍然瞒不过你。”

申湘玉笑道:“娇娇胸无城府,秋鸿山庄的事完全由你一肩担负,她自然不加过问。我却不能放心,所以处处留神,现在你可以说为什么去了。”

楚无情道:“去会一个人,一个叫苏丽安的女子,是她发出空谷传音,叫我前去一谈的。”

申湘玉一震道:“空谷传音是内家最高深的武学之一,听说早就失传了,想不到还有人会,这个人一定很了不起,而且大哥居然肯施展缩地神行术赶去,所谈的事情一定也非常重要了。”

“不错,这个苏丽安才是天剑盟真正的首脑,天剑四老不过是奉她之命行事的傀儡而已。”

申湘玉更为惊愕地道:“她要大哥去谈什么?”

“谈一个条件,她要我放弃一切的努力,加人天剑盟,让我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申湘玉道:“她有把握吗?还有九华剑社与五大门派呢。黄三谷对武林盟主志在必得的。”

楚无情道:“如果她亲自出面的话,普天之下,谁也无法与她相争,再加上她手下的人,这一点倒是没问题。”

申湘玉道:“那大哥可以考虑一下,大哥如能登上武林盟主之位,至少可以秉公行事,为武林带来平静。”

黄菊英道:“她既然是天剑盟的主持人,楚大哥也只是她的傀儡而已,一切都要听她的,根本没有自主之权。”

楚无情道:“不,她本身对权势毫无兴趣,组织天剑盟也只是为了好玩,我如答应了,倒是可以自由行事。”

申湘玉道:“那大哥是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一章 论剑前夕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