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六十三章 生死一搏

作者:司马紫烟

第三场论剑又转到台上开始,天剑盟派出了四老中仅剩的一老,也是在姑苏逃走的席永丰,黄三谷这边派出的仍是个不知名的年轻剑手,仍然只以一招,剑斩席永丰于台上,楚无情这边则以姬明出战,击败了那个年轻剑手。

第四场时,天剑盟遣出了雷成龙的儿子雷鸣远,这小子居然能搏杀了黄三谷的代表,可是楚无情这边换上了呼鲁哈,他出场前得到了申湘玉的指点,第一剑就运足了全力,雷鸣远未虑及此,剑折人亡,当场被劈成两片。

苏丽安怒道:“楚无情,因为你说过不伤人的,我才吩咐雷鸣远不要施杀手,你要这样子,我对你们也要大开杀戒了。”

呼鲁哈道:“这不关楚老弟的事,咱家已经与林赛玉订了亲,这小子当年跟他老子共同设谋,杀害了咱家的岳父母,掠夺了千蛇谷的产业,咱家是为岳父母报仇。”

苏丽安冷笑道:“臭蛮子,很好,现在本盟主亲自出场,看你们还要叫谁出来送命?”

她飘身而出,站在比剑台上,手挺长剑,满脸都是煞气。

楚无情倒是为难道:“按照名单还没有轮到你。”

苏丽安道:“撤掉名单,从现在起,我接下每一场。”

楚无情道:“那我要跟黄社主商量一下。”

苏丽安道:“你去好了,最好叫他亲自出场,否则我就把他的那批杀手宰得精光,最后不会轮到他。”

楚无情回到自己棚中,黄三谷过来道:“我们还是按照原来的名单出场,不便更换。”

楚无情道:“先生最好三思而行,此女剑术超凡。”

黄三谷道:“我当然晓得,我那些人就是准备让她杀的,我准备了十个人,准备骗出她十招杀手。”

楚无情道:“她的杀手不止十招。”

黄三谷道:“老弟似乎对她很熟悉嘛!”

楚无情沉吟片刻,申湘玉道:“楚大哥,我知道你跟她的关系不寻常,你心里有个死结,也一定是为了她,这时候可以说出来了,至少也可帮助我们对她有个了解。”

楚无情沉思片刻,还是无法决定。

旁边闪过一个中年妇人,青帕盖头,掩住面目,低声道:“无情,说了吧。我们都知道了,那不是丢人的事,你能振拔出来,已经很不错了,天谷子也来了,正在跟你老师商筹制她之策。”

听声音分明是李秋鸿的夫人白素娟,众人都讶然失声,白素娟低声道:“别声张,更不能叫她听见。”

大家都静了下来,楚无情道:“我自幼被一个异人收录,在天山学习武功,就是天谷子,原名许天谷。”

姬明叹了一声,楚无情道:“不错,姬姨,他也就是跟你定情的人。天谷前辈没有负您,但无法来找您,因为他被这个妖妇缠住了,两人在天山绝峰上对磨了二十多年,天谷前辈不敢离开,因为他下了山,这个妖妇就跟着下来,流毒人间,将为患无穷。”

姬明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也知道他不是为了我才死守在天山绝顶之上,我更知道你不肯告诉我地点的原因,你怕我去找他,使他为难。”

楚无情忙道:“姬姨真找了去,也不会使他为难,我只是怕姬姨跟那妖女起冲突,而自己吃亏。”

姬明苦笑道:“你过虑了,我根本不会去,因为我了解他,他一向把人家的事看得比自己重要,如果可能,他一定会来找,假如他不来,就是他不能来,我去了也是白费,他跟苏丽安是什么关系?”

楚无情苦笑道:“生死对头冤家,苏丽安一直想征服他,却始终没有成功。表面上看来他们是朋友,但一直在敌对的状态中,却又没有交过手。”

姬明一怔道:“为什么呢?”

“因为五大门派的武学精华都流人了苏丽安之手,只有少林的达摩秘籍在许前辈手中,苏丽安如果得到了这套秘籍,就足可无敌于天下,许前辈却一直把握住不给她。”

姬明道:“他的武功能胜过苏丽安吗?”

楚无情摇摇头道:“不能,而且差得很多。”

姬明道:“苏丽安为什么不用武功威*他呢?”

楚无情道:“苏丽安绝不用武功去掠夺别人的东西,她要许前辈心甘情愿地交出来。”

姬明笑道:“那恐怕很不容易。”

楚无情道:“是的,他住在石洞中,不出石洞一步,达摩秘籍则被冰封在石洞之中,苏丽安只要把他诱出洞来,就可以取到秘籍,但他始终不离洞一步。两个人在山上对峙了二十年,仍不分胜负。”

姬明道:“二十年足不出洞,可真够受的。”

楚无情道:“许前辈的定力很高,实非常人能及。”

姬明又道:“你是怎么离开他们的?”

楚无情道:“我十岁时被许前辈收录,十二岁时,苏丽安就来了,他们都传我武功心法,就是不教我练剑。”

“为什么呢?内功只是为剑术打基础而已。”

楚无情道:“因为许前辈不让我学,他知道剑道在杀,我如练了剑法,就会起杀机,杀机一起,就想杀人,而我第一个要杀的人,必定是苏丽安,可是我杀不死她。”

姬明又点点头道:“以后呢?”

楚无情脸现痛苦:“到我十五岁那一年,我已经长成了,苏丽安开始以色身诱惑我。”

姬明苦笑道:“她那么美,你又是个不经人事的小孩子,那是很难拒绝的,她为什么呢?”

楚无情道:“苏丽安习就了西域姥女迷魂艳术,本来是掳取草原上的回族精壮少年,在洞口欢合以诱使许前辈屈膝,但许前辈置若罔闻,她又以我为施术的对象。这妖女出身魔剑门,她为很多人施惑,魔剑门同门中一个姓龙的少年,他的一生就毁在这妖女手中。”

“许天谷能忍受吗?”

“许前辈倒能忍受,而且怕我为她所惑,还教了我许多抵御的法子,以妨受她的蛊惑,而帮她窃取许前辈的秘籍。因为他们有个约定,苏丽安不能进洞去,而许前辈的衣食所需都是我送进去的,我是有很多机会的。”

姬明叹道:“你能抵制她的诱惑也很不容易。”

楚无情红着脸道:“我若能抵制,就不会离开天山了,从十五岁开始,一直到二十二岁,经过整整的七年,在这七年中,我试过各种的方法,也曾偷溜过多少次。在山下,我结识了许多维吾尔族的女孩子,但是不行,不出两三个月,我仍是回去了,我实在忘不了在苏丽安那儿所得到的乐趣,我明知那是罪恶,但我仍然摆脱不了。”

申湘玉同情地道:“最后你还是摆脱了。”

楚无情道:“是的,那是一次很难堪的经验,当我回去时,苏丽安笑着对我说‘小楚,你就是跑到了天边,我相信你仍会像一只狗似地再跑回来。’就是这句话深深地伤了我的自尊,我虽然还不会剑术,居然拉剑想杀她,幸好我是在洞口,被许前辈拉进了洞。”

姬明忙问道:“怎么样了呢?”

“许前辈叫我自动地离开,他说我杀机已动,留在那儿,必然会死在她手中。他说我惑于肉慾,惟有以情来克制,他要我出来找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孩子,就可以忘记她,如果还不行,就要我学剑,只是叫我别学五大门派的剑法,那是永远胜不过她的。”

李娇娇忍不住道:“就这样你才投到我爹的门下?”

楚无情苦笑道:“不,我是为了你才留下的。”

李娇娇大感意外地道:“为了我?”

楚无情道:“是的,我对四霸天的剑法都经过一番观察,知道学了也没有用,我留下是为了你。在江湖上流浪了多年,我没有找到情,却抵不住慾的煎熬,我又准备回去了,就在那一天我遇见了你,当你缩住了手,没打第二鞭时,我发现了你的善良,你的美,这才使我留了下来。其后则是老师与师母的温情,再以后则是泰山剑会,以及所发生的许多事牵住了我,当我受人尊敬,为人重视时,我发现我已经摆脱了苏丽安的魔掌。”

申湘玉道:“可是你的心里始终没摆脱她。”

楚无情摇头道:“不,你错了,那只是我的自卑,我对苏丽安不再眷恋时,深深鄙弃我的过去,直到昨天晚上,我见到苏丽安时,才知道整个天剑盟是她弄出来的。这倒没什么,最令我高兴的是苏丽安自己向我低头了,她放弃了征服许前辈的决心,倒过来求我了。我没有像狗似地回去,她却像狗一般地来找我了。”

申湘玉一怔道:“那很重要吗?”

“是的,非常重要。这使我恢复了尊严,一种内心的尊严,尤其是我能一口拒绝她时,我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

申湘玉道:“可是你把她刺激得疯狂了。”

楚无情一叹道:“她已经疯狂了,如果她肯摆脱一切的话,我说不定会考虑的,但她要我去主持天剑盟,我就毅然拒绝了。我考虑接受,是想免除一场杀劫,而不是为了她的蛊惑,所以我能拒绝她而毫无愧怍。”

他们在这儿谈话,台上的苏丽安已经不耐烦地催促道:“楚无情,你跟黄三谷商量好了没有?”

楚无情转向黄三谷道:“先生作何决定?”

黄三谷道:“还是原来的决定,我们按名单出场。”

楚无情道:“我这样回答她了。”

黄三谷道:“你就这样告诉她好了,十场之后第十一场我才自己跟她一决。”

说完他径自回到东棚,楚无情这才轻轻一叹道:“我相信如果我再坚持一下,或许可以说服苏丽安解散天剑盟的,但九华剑社仍然为患武林,因此我只好叫他们双方去拼一下,这是很残忍的驱虎吞狼之计,但我别无选择。”

语毕怏怏地走向剑台,黄菊英低声朝申湘玉道:“申大姐,依你看楚大哥是否真的忘记了苏丽安?”

申湘玉一叹道:“我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达十年之久,肌肤相亲也有七年的时光,要忘怀苏丽安这样一个女子是很难的,他们虽是肉慾的结合,但时间久了,总会有情。他刚才说或许能使苏丽安改变心意,可见苏丽安对他也不是无情,这一点是我们无法争的。”

黄菊英道:“苏丽安究竟有多大年纪了?”

申湘玉道:“不知道,这已经没关系了,她那样的女人不会老,只会死,不过我们惟一值得安慰的是楚大哥已经真正地站了起来,他把公义置于私情之上,没有人可以左右他了。或许这也是苏丽安转来向他低头的原因,强者只会向更强者低头,女人不能征服男人时,就成为被征服者了。”

楚无情回到剑台上,向苏丽安低语片刻,苏丽安点点头,然后只见楚无情一连串念出了六条人名。

这六个人名很陌生,显见是属于九华剑社那边的,黄三谷立刻高声问道:“这是干什么?”

楚无情道:“苏盟主同意同时接受六个人的挑战。”

黄三谷道:“她同意我不同意,我这六个人并没有练过联手作战,他们习惯于单独作战。”

苏丽安笑道:“黄三谷,你无非是想以六条人命来换取我六招剑法而已,我不会使你失望的,我虽然同时挑战你六名剑手,每次却只杀死一个人,而他们却可以同时出手,这个条件对你有利而无弊,你总不会反对吧?”

黄三谷固执地道:“我仍然不同意,九华剑社将领袖武林,我必须要照规矩行事。”

苏丽安道:“黄三谷,你分明不敢相信我,怕我一下子杀死了他们,使你漏看了几招剑法。”

黄三谷淡然道:“你要这么说也行,我仍然要照规行事,因为我这六人不惯群战,必须一个个地上。”

楚无情道:“黄先生,我们这边却没有六个人来陪着你填命,这六场只作一场计,我们只派一个人出场。”

黄三谷嗯了一声道:“你们派谁?”

楚无情道:“我自己,我对苏盟主的剑技了解很深,不想让我们的人去白白送命。”

黄三谷冷笑道:“你以为苏丽安会饶你一命吗?”

楚无情道:“不会,她今天一定要杀死我。”

黄三谷哈哈一笑道:“那很好,你死在她剑下后,我会替你报仇的,我与你之间也无法妥协,只是我很不想杀死你,让你死在她剑下,我心里好过些。”

黄菊英忍不住在台下叫道:“爹,你真的不肯放弃您的霸业雄心吗?您别以为楚大哥死了,我就会回到您那儿去。”

黄三谷一笑道:“如果楚无情真被她杀死,我相信你会回来的,因为你要替楚无情报仇,就一定要靠我。”

黄菊英道:“不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三章 生死一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