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六十四章 武林圣地

作者:司马紫烟

李秋鸿投过来一个阻止的眼光,低声说道:“无情,别紧张,我与许先生早就来了,可是我们都不想被人发现。我们两人作了一次密商,假如是苏丽安得逞,就由他出手;假如是黄三谷得逞,就由我对付他。但我们两人都只有一击的机会,重点还在你身上。你注意他们二人的剑路,不管是谁败下来,你立刻上去接住,至少要设法挺住二十招,造成我们突击的机会。”

楚无情心中十分兴奋,放目四顾,却找不到许天谷的下落,忙问:“许前辈在哪呢?”

李秋鸿道:“本来在附近,刚才你向苏丽安挑战,他出去准备了,哪知道黄三谷又把你替了下来。”

楚无情道:“他不在附近,又如何能接应呢?”

李秋鸿一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他不会误事的。在必要的时候,他必能现身一击,只是这两个人剑技太高明,我们必须利用猝不及防的时机,才能一击得手,最好是你能少作牺牲,拼着受点伤,封锁住对方的剑。”

楚无情道:“假如是苏丽安得逞,弟子就是拼将一死,也会造成许前辈出击的机会,如若是黄三谷得胜,连老师都不必出去了,他的人已整个改变了。”

李秋鸿道:“你信得过他吗?”

楚无情道:“是的,刚才他抢在弟子之前出战,就是一个重大的改变,这个人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剑客了。”

李秋鸿轻叹道:“希望你说得对。”

楚无情道:“弟子的看法不会错的,而且最好是希望他得胜,否则即使是杀死了他,九华剑社那些人也无法驾驭。黄三谷虽然对自己的亲人刻薄寡情,但对他的部属倒真有一套,那些人都是他忠心耿耿的死士。”

李秋鸿道:“我对江湖的情形太隔膜了,你斟酌着办吧。没想到我离开后,情势会发展到这样子。”

楚无情却颇感欣慰地道:“天剑盟已崩溃,黄三谷由邪而正,局势已乐观得多了。”

师徒二人口中谈着话,眼睛却一直盯在场中,但是决斗仍在热烈地进行着,苏丽安精招迭出,抢尽上风,但黄三谷居然能支持着,被迫得无力还手,可是苏丽安凌厉的攻势也无法奈何他。

黄三谷的一支剑并没有精奇的变化,却能抱元守一,而且认招极准,往往以极为平凡的招式化危为安,始终不让对方的剑锋越雷池一步,楚无情点头叹道:“老师,还是您看得准,黄三谷虽落下风,

却留有无限余地,看来苏丽安要胜他很难。”

李秋鸿也叹道:“也只有苏丽安那种高手,才能测出黄三谷的深浅,看来上次泰山论剑,他是存心让我的。”

“泰山剑会时,他还在天剑盟的控制下,此人的确深藏不露,那时他的剑技已在天剑四老之上,却能料到四老之后,另有撑腰之人,把真功夫藏而不露,直到今天才完全地亮了出来。”

说到这儿,苏丽安似乎不耐久战,剑势突紧,一连几手急攻,把黄三谷逼得连连后退,接着身形拔空摇出千点剑影,直罩而下。

楚无情不觉失声叫道:“这是鸿钧第三式,黄三谷恐怕招架不住。”

话才说完,黄三谷在凌厉剑式压迫之下,勉力摇出一片剑幕,叮当声中,苏丽安的攻势虽被挡住,可是她的剑已将黄三谷的剑压住,微微喘息道:“黄三谷,你真不错,居然能在我的剑下走过一百五十招,而且还挡住了我的鸿钧第三式。但你毕竟比我差了一筹。”

黄三谷道:“你击败了我有什么用呢?我的九华剑社仍然拥有一大半人,武林的霸权仍在我之手。”

苏丽安道:“你别做梦了,你还想活吗?”

黄三谷笑笑道:“杀死我是件很难的事,你的剑虽然控制了我的剑,但你要杀我时势必移开你的剑,你也许能快一步,可是我仍然有反击之能。”

苏丽安格格笑道:“你真有把握吗?”

黄三谷道:“你应该清楚的。”

苏丽安冷哼一声,手腕突地一振,也不知用的什么劲道,居然将黄三谷的剑震断了,然后她的剑急起直搠,刺进了黄三谷的胸膛,由背后透了出来。

黄三谷也欺身前击,可是他的剑已经被震断,只剩下一个剑柄,抵住苏丽安的腰腹之处。

苏丽安哈哈一笑道:“黄三谷,你认命了吗?”

黄三谷的神色很平静,淡淡地道:“在我倒下之后,我会认命的。”

苏丽安道:“难道还有花样吗?”

黄三谷笑道:“我手中虽无剑,但你的四周有几十支剑,只要你一动手,那些剑都会刺到你身上。”

苏丽安回头向四下一看,但见群侠为他们两人决斗时的剑气所阻,都被隔在十丈以外,不禁得意地笑道:“在这么远的距离下,谁能过得来?谁能救得了你?”

“只要你的剑从我的身子里拔出去,至少会有一支竹剑刺进你的身体,信不信由你。”

“黄三谷,我的剑一拔出,你的命就完了,你以为用这句话就能吓倒我吗?”

“我绝不虚言恫吓,如果你想杀死我,必须赔上自己的一条命,

我希望你考虑一下。”

苏丽安一笑道:“这么说我是必须放过你了?”

黄三谷道:“不是你放过我,是我放过你,黄某是绝不会失败的,你要想活命的话,除了放开手中的剑,还必须让我挑断你的双手筋络,从此不能再使剑。我以武林盟主身份保护你平安离去,安度余生。”

苏丽安哈哈大笑道:“你现在就以武林盟主自居了?”

“不错,黄某自信有这个把握,你不妨问问四周的英雄豪杰,看看有没有人反对?”

这番话铿锵有力,声震四方,奇怪的是四周群豪,居然一声不响,好像已经默认了。

苏丽安不禁愤然道:“黄三谷,我不会被你吓倒的。在我拔剑出来以前,我会留你一口气,让你等着看看,最后谁能登上武林盟主的宝座。除了我之外,谁敢登上那个宝座?”

黄三谷哈哈大笑道:“绝不会是你。”

苏丽安受激之下,手腕往左边一斜,剑锋由黄三谷的半边身子里划出。

但黄三谷随着她这一挑之势,身子也从地上一纵而起,光秃秃的剑柄往前一送,触上苏丽安的前胸,一缕鲜血,居然从她的胸前冒出。

苏丽安怔住了,忘记了往后挪动,黄三谷的手一斜,剑柄也向左移,跟着血如泉涌,苏丽安从胸到肋旁,也现出一道割裂的痕迹。

望着那光秃秃的剑柄,她简直无法了解黄三谷是用什么方法伤害自己的。

黄三谷哈哈大笑道:“苏丽安,黄某没说错吧,你刺我一剑,我必还你一剑,你割裂我半边身子,我也必须割裂你半边身子,黄某绝不会输给你的。”

两人都遍体流血,但他们都还能站住,停了片刻,苏丽安道:

“黄三谷,你用什么手法伤我的?”

黄三谷道:“无形之剑,你的剑技已致登峰造极之境,有形之剑很难伤得你,只有无形之剑了。”

苏丽安又是一怔道:“什么是无形之剑?”

黄三谷道:“所谓无形之剑,就是你认为没有剑的地方冒出一支剑来,这才能突破你的护身真气。”

他的手轻轻一伸,在断秃的剑中,锵然轻响,伸出一支长约半尺的短剑,很快又缩了回去,原来他的剑柄中另有机簧,暗藏着一支可以伸缩的短剑。

苏丽安愤然叫道:“你竟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黄三谷笑道:“苏丽安,这不是卑鄙,是你自己疏忽,你的剑技虽精,内力却不见得比我强多少,岂能那么容易把我的剑震断,那时你就该防备到我剑中藏剑。”

苏丽安怒道:“黄三谷,别忘了你快死了。”

黄三谷豪笑道:“不错,但死有很多种,最愉快的一种莫过于在达到理想之后死去。为了登上武林盟主这个位子,我承认用了一点心计,也使很多朋友把我看成了一个姦雄,可是我最后为大家除去了你这个恶妇,相信可以改变大家对我的看法。我这个武林盟主毕竟做了一件令大家怀念的事,何况我的九华剑社依然存在,我虽死何憾?你空具绝世的姿容与武功,也拥有控制武林高手的天剑盟,此刻却一无所有,连你的美丽也不再动人而变得丑恶,我们两人的死,差别可大得很呢!”

说完回头道:“菊英,你现在不以我这个父亲为耻了吧!”

黄菊英目中垂泪,出来跪倒在他的脚前道:“爹,女儿一直都没有以您老人家为耻,只是现在更尊敬您了。”

黄三谷显出一丝苦笑道:“孩子,好孩子,爹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你该明白,五大门派的行为不足以当侠义两字,爹对他们毫无歉意,倒是对你很抱歉。如果不是为了你这个好女儿,我还不想这么早出头,要除去苏丽安不难,爹却选了一个最愚蠢的方法。”

黄菊英哽咽道:“不,爹,您选择的是最伟大的方法,您走的是最伟大的路,千秋万世,人们都会景仰您的。”

黄三谷笑道:“愚蠢,还是愚蠢,以自己的生命换取身后的虚名是愚蠢的,但是为了你,爹还是做了。你也许以为我没有亲情,忍心杀死自己的儿子。”

黄菊英哭着道:“爹,您是不得已,哥哥的行为太不像话了,他不像您的儿子。”

黄三谷又朗声大笑道:“菊英,你是最了解我的乖女儿,我不想沽名钓誉,杀死你哥哥并不是因为他该死,而是他太窝囊、太卑劣,

虎父焉能有犬子?菊英,你好好干,天剑盟已溃,九华剑社精英仍在,我交给你了。”

黄菊英正待拒绝,黄三谷道:“你不许推辞,这是我一生心血之所寄,而且他们背离了师门,已经无处可去了,只有聚在一起,才有立身之处,我必须要对他们负责,因此你必须要挑起这个责任来。”

黄菊英道:“爹,女儿的能力恐怕不足。”

黄三谷笑道:“胡说,我黄三谷的女儿还会差吗?楚无情也可以帮助你的。孩子,这些人在你的领导下,也许可以真正为武林做点事,你要仗义行侠,就得有一个雄厚的势力为后盾,那样也容易生效。九华剑社的一切,嫣红最清楚,除了人事的档案外,还有一份秘籍,是爹一生武功剑法心得,你取得之后,跟楚无情再好好琢磨一下,相信后世再出几个苏丽安,也奈何不了你了。”

说到这儿,他的体力也似乎已不支,黄菊英伸手要扶他,黄三谷推开道:“不要扶,剑士死于剑下是最好的归宿,但我要看着苏丽安倒下去,我才会瞑目的。”

说到这儿,他移目去看苏丽安,脸色不变。

苏丽安站在那儿,神色十分平静,而且她受剑的部位居然也不再流血了,冷冷地笑道:“黄三谷,你恐怕很难瞑目了,我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

黄三谷实在难以相信,一个人受了那么严重的剑伤后,还能如此若无其事,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苏丽安又发出一声阴笑道:“我在天山一方面是暗中从事天剑盟势力的培植,另一方面却是在做天竺瑜珈奇术的修练,这种功夫不但能长生驻颜,最大的功效在于避免受伤不死而迅速复原,我已经停止流血了,伤口也合拢了,刚才我让你讲这么多话,就是在争取调息的时间。”

黄三谷忽然大叫道:“菊英,快叫楚无情出来,你们一起联手攻击,只有趁现在她元气未复的时候除去她,再等一下,她元气尽复,就更难除去她了。”

苏丽安笑道:“太迟了,我已经休养得差不多了,刚才你们趁机追击,我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现在,除非是砍下我的脑袋,就要轮到我来杀人了,第一个就是要杀你这个最得意的女儿。”

长剑突掠,扫向黄菊英,黄三谷拼尽余力,利用那支暗藏柄内的短剑,架开了一招,可是体力相去悬殊,被苏丽安一下子震脱了手,反手一剑,又斩在他的腿上,将两条腿自膝斩断。

苏丽安冷笑道:“你别急着找死,我说过了,要你眼看着我把你的九华剑社整个击溃了才让你死。”

她又去追杀黄菊英,黄三谷大叫道:“嫣红,护着你们的社主,杀了这妖妇。”

嫣红一剑当先,冲了进来。

苏丽安大笑道:“来得好,免得我去找你们,今天一个也跑不了。”剑光如电而发,嫣红才只一个回合就被刺伤倒地,九华剑社的人也群围而上,忽而只听大喝一声:“大家退下。”

声音发自楚无情,但见他一剑挺立,挡在苏丽安面前,沉声道:

“菊英,你把嫣红姑娘扶下去救治。”

黄菊英道:“不,我要跟这妖妇拼到底。”

楚无情沉声道:“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十四章 武林圣地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