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七 章 共研剑技

作者:司马紫烟

楚无情听得很用心,看得很仔细,不时还提出一些问题来,有时更按照剑式的状况,设想出下一步的状况,那是假想自己为乐九玄,针对解式而发出的应变招式与新的变化,这一来也引起李娇娇的兴趣。

有些她能自行化解,运用已有的招式来处理,有的她却一时想不起来,就与楚无情共同设法推敲,直到想出满意的解法为止。

这些剑式虽然凌乱无章,却是当今宇内四大高手的精心构思,别有其精辟之处。

李娇娇是被他们像填鸭子一般硬塞进来的,当时并不觉得精妙,现在灵活运用时,虽是在假设的状况下她也体验到奥妙无匹,兴味盎然,越研究越有劲舍不得停止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两人把所有的剑式都研究完了时,李娇娇依然精神奕奕,毫无倦意,可是她的脸色却由红润变苍白了,这证明她的精神损耗甚巨急需休息,楚无情忍不住道:“娇娇,你该去休息了。”

李娇娇道:“不,我一点都不累,楚大哥,我没想到这些剑式会有这么多的变化与运用。虽然我都练熟了,但了解还不如你深,你真是个绝顶的天才。”

楚无情笑道:“我也不是天才,只是以超然客观的态度,作更进一步的发展而已。你说你外公与柳叶青没有认真教你,那是不对的,从这些零碎的剑式中,他们差不多已将自己的剑式精华表现无遗了。”

李娇娇不解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楚无情笑道:“从剑式的风格看出来的,这些招式创自不同的人,各具有不同的风格,虽然你没有说出哪几招是谁创的,我却能一览无遗,完全无误地分辨出来。这才是他们的心血精华所在,只是你没注意而已。”

李娇娇想了一下,兴奋地道:“不错,不错!岂仅我没有注意,恐怕他们自己也没有注意。楚大哥,如果我们能多花点时间精力,把这些零碎的剑式合成一套,兼具各家之长,就凭这一套剑式也可以称霸剑坛了。”

楚无情微笑道:“那恐怕没什么用,你想得到,人家也想得到,因为这些剑式他们都见过了,也早在你之前,他们作过深入的研究,归并入本身的经验了,否则老师也不会那样有把握敢说其他三个人的造诣还没有超过他。”

李娇娇一怔道:“这是怎么说呢?”

楚无情道:“老师很少出门,跟别的人也没有来往,就是从这些剑式中了解他们的进境。四霸天的技艺相差并不大,老师能做得到,别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李娇娇道:“那我学的这些剑式不是白费力气吗?”

楚无情笑道:“怎么会白费力气呢?你学的这些剑式是专为对付乐九玄的,而且练得十分秘密,相信乐九玄是无从探知的,因此你用来对付乐九玄是很有用,只是要想一剑夺魁,还是得靠老师的精心独创。”

话才说完,门口响起李秋鸿笑声道:“无情说得对,花了精神练会有收获的,只差在多少而已,好好地再下几天苦功,今年的泰山剑魁,必不出你们两人之一。”

接着,李秋鸿与白素娟一起走了下来,还带了一个大食盒。

李娇娇道:“爹,您老是爱偷听人家谈话。”

李秋鸿笑道:“我不是存心偷听,我已经下来好几次,见你们研究得起劲,不忍心打扰,只好又回去了。最后是你娘见你们一天没吃东西,怕你们饿坏了……”

李娇娇愕然道:“什么,已经过了一天了?”

白素娟微笑道:“整整的一天一夜了。楚无情是受过训练的,可以不在乎,你却没有这个本事。”

李娇娇看看新燃的蜡烛,又消耗掉一大截了,这才笑道:“奇怪,我从来没这么好的耐性。现在我才了解发奋忘食这句话不是骗人的,精神集中时,真能不眠不休,日以继夜地用功下去。”

李秋鸿微笑道:“用功是好事,不眠不休却不必。人的精力究竟有限,快吃东西,好好睡一觉。只剩下一个多月了,在这些日子里,你们必须把我的剑法练得烂熟,因为以后不可能再有这种机会。”

李娇娇道:“为什么?论剑之后,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秋鸿道:“如果你们在泰山夺魁,事情就多了,即使不得胜,也不会再有待在家里练剑的闲情。剑道在乎求精,必须在不断的历练中,才能有日新又新的进境。我能教的东西都教给你们了,要想进步,你们只能在外面去求发展。”

李娇娇不解道:“爹,剑道的技艺以四霸天为最盛,如果我们在您这儿学不到什么,别处还能有可学的吗?”

李秋鸿微笑道:“你这孩子眼光太浅了,世上高于四霸天的不知有多少,只是不愿出头而已。但他们也不会安于寂寞的,如果你们在泰山夺了魁,我相信找你们较技的人一定很多,虽然不一定都能胜过你们,但总有一两点长处是值得你们学习的。两度论剑后,都是乐九玄夺魁,所以他最闲不住,四下流浪,也是在找寻比他高的对手以求进益,这些年来,以他的进境最快。”

白素娟微笑道:“这些年来,为了论剑争名,我与你爹一直困在家里,这次把责任交给你们,我们想轻松一下。泰山会后,我们准备到关外去游历一次,朝北海,瞻仰一下白山黑水的冻原景色,如果没有羁绊还打算西赴蒙疆,到塞外去一趟。”

楚无情笑道:“老师与师母的游兴真不浅,此行间关万里,恐怕得花三年的时间。”

李秋鸿道:“两三年算什么?我们早就有这个意思,却一直无法分身,好容易熬到一个机会,如果再不趁着精力够的时候跑一趟,等到年迈力衰,只有遗憾终生了。”

李娇娇兴奋地道:“好极了!我一直就想遨游天下。”

李秋鸿笑道:“娇娇,这次计划中只有我跟你娘,可没有打算带你一起走,你有你的事。”

李娇娇一愕道:“我有什么事?叫我看家我可不干。”

白素娟道:“不会叫你闲在家里的,你可以跟无情在中原游历闯荡,探访各处名家。”

楚无情略感意外地道:“我们追随老师师母,也可以侍奉二位老人家。尤其塞外弟子地理很熟。”

李秋鸿道:“不要你们,这次出门,我们纯为游历,不但要丢开我北霸天中州大侠的身份,连剑都不带,完全是图个清净。正因为中原熟人太多,我们才专拣人迹罕至的地方去,你们年纪还轻,正是英雄岁月创始的时候,可不能这么闲散,至少要仗义行侠,做点正当的事。”

白素娟道:“无情,你师父少年入江湖,以一支剑创下北霸天的盛名后,才安顿下来的。学了一身武功,争名倒还是其次,至少要为世间做点有益的事,你的江湖阅历很丰富,我们把娇娇交给你很放心,费你的心照顾她一两年,相信你不会拒绝吧?”

楚无情顿了一顿才道:“那当然,弟子身受老师栽培之德,任何差遣,弟子都应不辞其劳。”

李秋鸿微笑道:“你也别太客气,我只不过教你几手剑法,说不定还要沾你的光使我大大的露脸呢!因为以你的底子,迟早都会出人头地的。”

白素娟继续接下去道:“你们这一次无论是否能在泰山夺魁,但一定会有使人惊奇的表现,这一来你师父埋藏多年的剑法泄了底,很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误会,尤其是我娘家,对你师父必然很不满,甚至于连我也都难以取得谅解。我们的出游,也可以说是避免麻烦,所以必须跟你们分开,偷偷地溜走,你能体会我们的苦衷吧?”

李秋鸿轻叹道:“娇娇是他们的晚辈,你又是我的弟子,他们应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否则我的一位老泰山,几个舅老爷,实在叫我吃不消。无情,你一定要帮这个忙。”

楚无情道:“老师这么说,弟子自然义不容辞。”

李秋鸿笑笑道:“你从大漠过来,还没到过江南,那边的明山秀水,颇可一游。泰山会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我有几个老朋友,娇娇都认识,有事情时找他们,他们也会帮忙的。两三年后,我们再见面,希望那时候,你们已经创下一番事业。”

白素娟笑道:“别尽顾着说话,盒子里的饭菜都快凉了,让他们吃了好休息,明天该开始练剑了。”

说着打开食盒,把饭菜都端了出来。李娇娇先前不觉得饿,此刻见了食物,立觉饥肠辘辘,招呼了一声,就坐下大吃起来,同时因为心中高兴,胃口奇佳。

月到中秋分外明,转眼又是中秋节了。

年节对楚无情来说,没有丝毫意义。他从小长到大,就从未过过什么年节,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端午、中秋或新年,这些对他是既陌生又淡漠的。

但是,每届中秋月圆之夜,对他而言却是一个“关”!

过去的几年中,中秋节一近,他就开始显得烦躁不安,只因为他被人下了恶咒——

那该死的恶咒,令他情绪狂乱,饱受折磨。

那种无法控制的情绪,足以使他发狂,整个精神几近崩溃,甚至想自我了断,才能解脱那比“分筋错骨”酷刑更难忍受的身心煎熬。

他曾尝试过各种方法,惟一可以“饮鸩止渴”暂解痛苦的,只有从肉慾上去发泄,始能*醉自己。

近一个多月来,楚无情如同僧人“闭关”,从未出过石室。终日勤练秋鸿剑法,有时甚至接连数日废寝忘食,整个人都浸婬在那三十六手剑式,以及九招杀着中。

可是今夜……

今夜又是他的“难关”!

黄昏时分,李娇娇就来石室通知他:“楚大哥,爹说今天是中秋节,晚上不用练剑了,放你一晚假,到上面去吃过饭一起饮茶赏月,还有月饼吃呢!”

楚无情漫应一声,推诿道:“娇娇,请替我谢谢老师与师母,我正在练那九式精招,不便中断……”

李娇娇不悦道:“楚大哥,你这个人怎么搞的嘛,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行不行?”

楚无情道:“真的不行,重九只剩下二十几天,我那最后九招尚未练熟。我倒不在乎丢人现眼,可不能让老师脸上无光,辜负了他老人家对我的期望。”

李娇娇扯住他的衣袖,不依道:“我不管,休息一晚上不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楚无情正色道:“实在很抱歉,我不能……”

李娇娇嗔道:“那我留在这里陪你练!”

楚无情面有难色道:“这,这怎么可以……”

李娇娇断然道:“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反正你不上去吃饭,我就留下,由你自己选择。”

楚无情沉吟一下,无可奈何,只好勉为其难道:“好吧,算你胜利了。”

李娇娇喜出望外,兴奋地拖着楚无情出了石室。

楚无情已经好几天都未曾洗澡,加上每天练剑出了不少汗,一身汗味,连自己都觉出难闻。

他先回马厩后的小木屋,沐浴更衣后,才来到大宅。

全庄上下一百多人,广场上席开十六桌,另一桌摆在内厅,只有庄主夫妇、李娇娇和楚无情四人。

总管郝思文最忙碌,一早就开始里里外外张罗,现在总算松了口气。请示庄主后,立即交代厨房上菜。

逢年过节,少不了是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并备有整坛整坛的佳酿,供大家大快朵颐,尽情地吃喝。

所有人都欢欢喜喜,只有楚无情显得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甚至有些局促不安。面对满桌佳肴美酒,他似乎毫无胃口。

白素娟察言观色,早已察觉出来,不禁关心地问:“小楚,这几天你是不是又没睡?”

楚无情忙道:“有,有,我有睡。”

白素娟转向李秋鸿道:“秋鸿,你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这样下去会把他累垮的啊!”

李秋鸿笑道:“今晚不要练剑了,放一晚假。无情,来!咱们今晚好好喝几杯。对了,你的酒量如何?”

楚无情心不在焉地道:“还可以……”

李娇娇一旁道:“爹,您是自己想喝酒,怕被娘骂,所以想拖楚大哥下水吧?”

白素娟瞪她一眼,笑斥道:“鬼丫头,你少胡说!什么时候我不让你爹喝酒来着?”

李娇娇把舌头一伸,扮了个鬼脸。

李秋鸿展颜笑道:“无情,既然你师母批准了,咱们要不喝个痛快,可就错失良机啦!”

其实楚无情真想狂饮一番,最好能喝得酩酊大醉。见他们一起哄,立时举杯道:“弟子先敬老师!”

李秋鸿欣然举起酒杯,师徒二人一饮而尽。

楚无情先为李秋鸿斟酒,自己再把空杯斟满,双手捧杯恭声道:“这一杯弟子敬师母,感谢您这些时日对弟子的关爱和照顾。”

言毕一饮而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共研剑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