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侠》

第 八 章 勾魂三艳

作者:司马紫烟

干这行的姑娘,每天生张熟魏,接过的客人不在少数,各式各样的人物都见识过,却从未遇上这样怪异的客人,竟然要她们脱光排列躺在床上!

这人是性变态,想花点银子,观赏她们集体展示胴体?还是天生异禀,精力过人……

念犹未了,忽然楚无情怒道:“你们还发什么愣?”

几个姑娘吓得花容失色,只好顺从地上了床,横着排成一列躺下。

楚无情面对这几名全身赤躶,玉体横陈的姑娘,已是*火上升,蠢蠢慾动,正待脱衣上阵,突闻那龟奴在房门外急促地叫道:“客官,不好了,您的那匹马被人抢走啦!”

这一惊非同小可,楚无情顿觉慾念全消,抓起置于桌上的剑就冲出房。

他当胸一把抓住站在门口的龟奴,怒问:“我不是把马交给你的吗?”

龟奴吓得魂不附体,结结巴巴道:“小,小的正要把它拴好,谁知道突然闯进来两个人,一个把小的推倒,另一个抢了马就逃走……”

楚无情一听惊怒交加,“火胭脂”可是李娇娇的爱马,万一追不回来,教他回去如何交代?

情急之下,楚无情一把推开龟奴,急急追了出去。

追出“秋香院”,放眼望去,长巷冷冷清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哪有“火胭脂”的踪影。

楚无情追出巷口,急向摆面摊卖宵夜的老者询问:“老丈,你可看见刚才有两个人,牵了匹赤色的马从巷内出来?”

老者连连点头道:“有,有,两个冒失鬼像要赶去投胎似的,差点没把我的面摊撞翻呢!”

楚无情急问:“他们朝哪个方向去的?”

老者用手一指:“那边……”

楚无情连道谢一声都来不及,就朝老者指的方向急起直追。

一直追到南大街,但见夜游的人潮仍旧熙攘,却未发现两个盗马贼与“火胭脂”的踪影。

他这下可傻了眼,心想:“那匹‘火胭脂’太惹眼,一定是我进城时,就被两个盗马贼盯上了,等我进了‘秋香院’,在房间里叫了姑娘,他们正好趁机下手,抢走了那匹马儿。”

但他一得到龟奴通知,立时就追赶出来,毫未耽误,不能算不快。除非是两个盗马贼共乘一骑,出了巷外就飞奔而去,否则绝不可能追不上。

不过,“火胭脂”不是任何人都能骑上的,只有非常懂马的人才能驾驭。

更何况,大街上行人熙攘,怎能飞骑奔驰?

楚无情百思不解,但他非得找回那匹马不可,否则就不能回秋鸿山庄。

愣在人潮中,楚无情一筹莫展,心乱如麻。

突然记起一百两银子及六百两银票,尚留在“秋香院”。几个姑娘原是叫来发泄的,结果碰都未碰她们,可不能让老鸨把银子赚了去。

当他奔回巷口时,发现那老者正在匆匆收拾面摊。

时近二更,宵夜生意刚开始,老者怎么突然急着收拾回家了?

楚无情疑念顿起,不声不响地走近了面摊。

老者乍见他去而复返,冷不防吃了一惊:“啊……”

楚无情不动声色道:“老丈,我还想吃点宵夜,你怎么就收摊啦?”

老者忙道:“我,我忽然想起来,答应家小出城去赏月的,所以生意不做了。”

楚无情冷声道:“赏月既已事先说定,好歹也算是件大事,你怎会忘记,到现在才突然想起来?”

老者掩饰道:“唉!年纪大了,容易忘事……”

楚无情脸色霍地一沉,怒道:“所以你连那两个人牵了马,是从哪个方向走的都记不清了?”

老者大惊,急道:“不不不,我没有骗你……”

楚无情怒从心起,“铮”地一声拔剑出鞘,声色俱厉道:“你若不说实话,这把剑可不会对你客气的!”

老者吓得魂不附体,两腿一软跪了下去:“我,我没有办法呀,他们给了我十两银子,说是如果巷内有人追出来问起,要我就指南大街方向。”

楚无情怒问:“那么他们是从哪个方向去的?”

老者朝相反的方向一指:“北城那边……”

楚无情勃然大怒,一脚将面摊踹翻,直奔北城而去。

城北除了北大街,以及附近的花街柳巷十分热闹,这一带比较僻静,只有几座深宅大院。

放眼望去,每家都灯火通明,似在宅院中合家赏月。

凭这些深宅大院的气派,便知必定官宦之家,或是豪门巨富的宅第,绝不可能是盗马贼的贼窝。

楚无情不便造次地贸然一家家去登门查问。

正感一筹莫展,无所适从之际,忽闻不远处传来一声马嘶,听出正是那“火胭脂”。

楚无情喜出望外,忙循声找去,来到最后一座巨宅。

为了谨慎起见,他仍不敢贸然造次。眼光一扫,发现墙内有株大树,茂密的枝叶伸出墙头外,正好可以利用掩护形藏。

他当机立断,掩近院墙外,一个提纵上了墙头,借密茂的枝叶掩护,将院内情景尽入眼底。

皓月当空,皎洁的月色下,只见院中央置有一张八仙桌,桌上有酒有菜。

树上挑挂着两盏灯笼,三位绝世少女各据一方,似在品酒赏月,身旁尚有几名侍女随侍在侧。

一旁站着两个中年汉子,从穿着上一看就是马夫,而其中一人牵着的正是“火胭脂”!

他们双方似在讨价还价,一名汉子赔着笑脸道:“三位小姐,你们要真正纯种的良驹,上回咱们从口外送来三十多匹,你们一匹也不中意,只好全卖到了登封去。

“这回又挑选了二十多匹请三位眼挑选,结果还是不满意。今晚好不容易找到一位马主,因为急用,才愿意以二千两银子割爱,你们多少总得让咱们有点赚头啊!”

另一汉子帮腔道:“是啊!三位小姐是识货的,你们瞧瞧,这可是匹不比‘赤兔’逊色的真正好马呢!”

其中年纪稍长的少女断然道:“二千两,多一个铜钱我都不加!”

那汉子故作为难道:“这……”

另一汉子一拉一喝道:“这回不赚下回赚,既然大小姐坚持这个价钱,咱们就卖了吧!”

那汉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

不料“嗖”地一声,墙头上的楚无情已掠身而下。

三位少女出其不意地一惊,随侍在侧的几名侍女却反应极快,立时各自亮出腰间佩着的弯月型短匕,齐声娇喝:“什么人?”

楚无情未加理会,径向两个盗马贼笑道:“我说的是五万两,你们怎么擅自做主,二千两就答应卖了?”

两个盗马贼一眼认出是马主,做贼心虚,吓得转身就想飞身越墙逃走。

但他们身形刚起,只见那位坐着的大小姐手一扬,两支象牙筷脱手疾射而出,分别射中二人背心“灵台穴”,双双惊呼扑倒在地上。

这是江湖上罕见的“拂花分柳”手法!

楚无情不由地赞道:“好手法!”

那位大小姐对他的赞许也未理会,径向几名侍女一使眼色,去把不能行动的两个盗马贼架了过来。

她冷声喝问:“这个人就是你们说的马主吗?”

那汉子不敢撒谎,恭应道:“是,是……”

大小姐这才转向楚无情问:“你刚才说,这匹马要卖五万两?”

楚无情道:“如果你们出得起这个价钱,我可以考虑考虑。”

大小姐似笑非笑道:“不必考虑,我已经跟他们成交了。”

再高的价楚无情也绝不可能出卖这匹马,但他故意笑问:“五万两?”

大小姐道:“不!是二千两!”

楚无情不动声色道:“如果我改变主意不卖了呢?”

大小姐振振有词道:“你是托他们卖马的,开价多少与我无关。

而我是向他们买这匹马,双方已经同意二千两银子成交。如果你嫌钱少,只能找他们算账,扯不到我头上来!听懂了吗?”

楚无情哼声道:“我听得很懂!不过,你大概不太明白,因为我并没有托他们卖马,而是这两个盗马贼,把我这匹马偷去的。所以,如果你们收买这匹马,那就是收赃犯!”

“哦?”

大小姐置之一笑:“你要上衙门告我?”

楚无情昂然道:“如果有必要,我会的!”

大小姐有恃无恐道:“你有证据,能证明这匹马是属你所有?”

楚无情道:“我可以找出一百位以上的证人!”

大小姐沉吟一下,笑道:“既然如此,你就把马带走吧!”

楚无情不疑有他,转身走去正待牵马,不料大小姐一打手势,几名侍女立时一拥而上,将人马一齐围住。

其中一名侍女挺身上前道:“想走?恐怕没有这么容易吧?”

楚无情惟恐伤了马儿,洒然一笑道:“是你们那位大小姐要我把马牵走的,难道你们想留下我来赏月?”

那侍女眼皮一翻,冷声道:“人和马不必留,只要你把命留下!”

楚无情不屑道:“凭你们能留得下我的命?”

那侍女盛气凌人道:“如果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就不会怀疑了!”

楚无情道:“哦?我倒很想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那女侍气焰万丈道:“那我就告诉你,这里是‘朱门三艳’的宅院,而你惊扰了我们三位小姐赏月的雅兴,凭这一点你就该死!”

楚无情从未听过“朱门三艳”的名号,故作惊讶道:“那我确实罪该万死!不过,你们知道我是谁呢?”

那侍女道:“不管你是谁!”

楚无情正色道:“如果你们听过‘牛门一煞’,恐怕就得考虑考虑了。”

那侍女轻蔑道:“没听过!”

楚无情耸耸肩道:“彼此彼此,我也没听过什么‘朱门三艳’!”

大小姐一听,不由地怒从心起。

“上!”

一声令下,几名侍女立时发动,各挥弯月型短匕攻向了楚无情。

她们的兵刃不似一般刀剑,很像苗刀,尺寸却短了许多,连刀柄不过尺许长而已。

但刀身极薄,两面带刃,且隐约散发蓝色光芒。一看就知刀口锋利无比,甚至淬有剧毒。

尤其她们身手矫健,攻势凌厉,每一支短匕都直取致命要害,丝毫不留余地。

楚无情为了掩护“火胭脂”,正好大展身手,一试秋鸿剑法的威力。但他顾虑到李秋鸿的告诫,不能提早将那秘密练成的剑式曝光,以免泄露实力。

眼看几名侍女已攻到,楚无情剑不出鞘,却出手如电,以剑鞘挥洒自如地连劈带刺连连击中她们的手腕。

他用的并非内劲而是外力,但几名侍女哪能承受得起,只听连声惊呼,她们的短匕已纷纷坠落。

“好身手!”

随着这一声喝彩,“朱门三艳”陡然从坐椅中跳起,掠射至楚无情面前一字排开。

大小姐喝退几名垂头丧气的侍女,面罩寒霜道:“能够一举让‘朱门七香’兵刃脱手的,江湖上实属少见,阁下实在很不简单,你究竟是什么人?”

楚无情不加思索道:“牛门一煞!”

大小姐怒斥道:“胡说!”

楚无情笑道:“你们可以叫‘猪’门三艳,我为什么不可叫牛门一煞?”

二小姐沙哑着嗓门道:“大姐,这种人活得不耐烦了,何必跟他浪费口舌!”

三小姐却声如黄莺出谷,娇声附和道:“是嘛,快些解决,咱们还要赏月呢!”

一听提到“月”,楚无情猛觉心神一震,不由地抬头仰望夜空,只见一轮明月高悬,万点繁星闪烁。使他心中一股*火,重又狂炽地燃烧起来。

大小姐这时已蓄势待发,叮咛道:“二妹,三妹,这匹马儿是我看中的,你们留神些,可别伤了它啊!”

二小姐似乎很有把握,充满自信道:“大姐放心,我要这小子倒在左边,他就绝不会向右边躺下!”

这口气实在很狂妄,听得楚无情哈哈大笑道:“我倒要见识见识!但不知这位姑娘,是要我左倒?还是右躺?”

二小姐冷哼一声,已抢先发难。

她们原是在自家宅院中饮酒赏月的,随侍在侧的几名侍女又身佩短匕,自是不必随身带着兵刃。

二小姐一发动,楚无情这才注意到,三位少女穿的是宽松无袖彩衫。躶露着的左上臂,一条银蛇盘绕成三圈作为饰物,想不到竟然是她们的武器。

只见她纤手一抖,盘作三圈的银蛇已抖成笔直,连头连尾长约两尺半,仿佛一把没有护手的奇形软剑。

二小姐倒握蛇头为柄,尖锐带有倒刺的蛇尾向前,迅疾无比地直向楚无情刺去。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就看这位二小姐的出手辛辣凌厉,即知她的武功不弱,而且心狠手辣,绝不是个省油之灯。

楚无情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勾魂三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情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