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1章

作者:司马紫烟

每年例行的聚会,紫骝与青骢总是到得最早的一对,因为它们是当世跑得最快的两匹宝马,总是比其他人早一天到达,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原因。举世闻名的八骏中,它们的脚程虽然常居首位,但其他的马绝不会比它们慢上一天才跑完那三千里长途。

最主要的是它们的主人──“天马行空”龙千里与“流星赶月”华无双,不仅是闻名当世的情侣,而且也是关中首富,更是这八骏园的主人。

他们这对夫妇,不仅慷慨好客,也很懂得享受,更是最晓得如何使每一个客人愉快的主人。

八骏园并不在关中,它座落在距离关中三千里外的湘中雪峰山脉支岭的白马山,也是八骏初会的地方。

二十年前八骏齐聚,而八头名驹的主人都是名重一时的豪侠之士,虽说老少齐具男女兼有,但是这八位奇侠却因马而及人,结成了莫逆之交,订下了这个一年一度的聚首,而且约定了不管有多么大的事都不得爽约。

二十年来,每个人都做到了这一点,初次相聚后,年轻英俊的少年豪侠龙千伫立斥万金,雇工修建了这一座八骏园,作为八骏骑士的聚会之所。

第二年,他与青骢驹的主人──美艳绝世的侠女华无双结为连理,婚礼就是在八骏园中举行的。

为了尊重友情,他们没有破例,一对轰动武林的侠侣,嘉礼时就只有六位宾客,回到关中的家园后,他们也没有再补行婚宴。

正因为如此,每年中秋的八骏之聚,就成了惯例,从来也没有人缺席过。

第十四年的中秋前夕,“瘦伯乐”韩大江的老妻病故,韩大江不顾一切,把刚断气的老婆用被子一包,捆负背上,跨上他的骠马上,急驰千里,刚好在月出前赶到,践完那一夜畅聚后,第二天才哭着给老伴落葬。

谁也不知道八骏骑士在中秋之夕,聚在一起做什么!虽然大家都知道有此一聚,但没有一个人敢在那天到八骏园去探个究竟,因这八个人有一两个已经够人头痛了,八个人凑在一起,连当今武林最有实力的一宫二堡,四谷五门都惹不起他们的。

八骏园平时由龙家的人在照料着,在约期的前一天,也就是龙千里与华无双到达之后,他们就全部撤离到百里外的邵阳县去等候,直到八月十六再回去。

八骏园的八月十五,是专为八骏奇士聚会而设,除了死人外,谁也不能多带个活人前去的。

酒菜是早已经备好的,一张大圆桌上设了八席,龙千里与华无双已进入中年,依然是飘逸潇洒,风姿如仙。

“瘦伯乐”韩大江则更瘦了,相对的“胖弭陀”刘笑亭更胖了,跟他的五花骢一般,像一块五花肉。

黑天虬的主人“赛元霸”秦汉像尊天神,玉龙马的主人“白衣仙子”裴玉霜依旧如昔,美艳的脸上始终堆着一层寒霜,“张果老”骑的是驴,他也像八仙中的那个张果老,但没有人认为他那头小灰驴不算是骏骑,以脚程而言,它不弱于任何其他的七骏。

酒已到,月已升,就缺“病书生”欧阳善与他那头病恹恹的瘦龙,七友脸上都浮现起怅然之色。

龙千里端起了酒盏,轻轻一叹道:“欧阳兄可能是赶不到了,让我们祝他安息吧!”

言下有无限的沉痛,因为他们都明白,除了死,不会有第二个缺席的理由。

最富于感情的华无双却微哽咽地道:“再等一下,月还没到中天,那才是我们最后约定的时限。”这是一句安慰自己的话,病书生一向是最重信诺的人,往年除了龙千里与华无双,他一定是第三个到的。

离月到中天,不过只有一炷香的时分了,谁都知道这可能性太少,但都不忍放弃这最后的一点希望,因此没有一个人反对,龙千里手中的杯子也放了下来,十四只眼睛都望着他们聚饮的石亭,望着那月光投下来亭角的影子,以及那一道刻线,一分分地移近,七颗心也一寸寸地沉重起来。

很少开口的白衣仙子裴玉霜忽然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也没有不死的人,总会有人先开始的!”

她的声音跟她的人一样的冷,说出来的话也是一样,全不带一点感情,张果老却有点激愤地道:“但不该是欧阳善,他是我们当中最年轻的一个。”

“但也是最可能早死的一个,拖着一身病,偏要崛强多事,尽找些惹不得的人去惹!”

话还是冷冰冰的,赛元霸秦汉却感到不平了,拍了下桌子:“笑话!这世上没有我们八骏骑士惹不起的人,多少惹不得的人我们都惹过了,最后倒下去的总是他们,玉娘子!别忘了他的病书生这个外号是怎么得到的,他原来可不是叫这个,潇湘美剑客变成了病书生,你比谁都清楚,要不是他舍命力拚轩辕赤,对了那三十六掌,你玉娘子今天已经是黄土一,白骨一堆了……”

裴玉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活该!我一点都不领情,剪除西天一魔原是我拈到的阄,他只是负责协助而已,谁要他强自出头的!”

秦汉叫道:“你讲不讲理,西天一魔的火阳掌已经到了裂石熔金的境界,欧阳兄弟的玄五神功已臻化境,对拚三十六掌后,还是被炙黄了脸,换了你,只怕连十掌都拆不了。”

“等我死了他再出头也不晚,谁要他抢先出手的,我裴玉霜一生从不领人家的情。”

“你不领情我领情,那天拈到协助的阄是我,应该由我去,假如真是我去,就会跟你齐登极乐了,他抢在我前面,一脚赶到小西天,我先前也以为他要抢我的差使,可是等我到了那里,看见他们拚斗的现场,才知道那老魔头功力之深,远超出我估计的一倍还多……”

“那你领他的情好了,可别把我给拖上……”

秦汉看着她,叹了口气:“玉娘子,我真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为你受了重伤,你当时居然还放他一个人躺在地上看都不看就走了……”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受伤活该,那天本没他的事……”

秦汉还要开口,华无双则恻然道:“月影还有三分!二位能不能为一位老友的失约而静默片刻!”

亭角的阴影果然只差三分了,众人也俱皆默然,就在这时候,他们听见了得得的蹄声。刹时,每个人的眉头都为之一舒,因为他们都听出这是马蹄声,而且正是病书生欧阳善所有的那头瘦龙的蹄声,落地轻悄而疾若骤雨,不,只是细雨打在荷叶上的声音。

那么轻盈,又那么急促,表示它正在疾驰而来。

秦汉一声欢呼,跳了起来道:“没错!是欧阳兄弟,只有他的瘦龙才能落蹄如点。”他刚要跑到门口去接,可是一灰影却早在他行动前飘过了园外的围墙,迳自飘落在亭前。

跟着马上跳下一个骑士,灰色长袍,头戴竹笠,首先俯头一看亭角的月影,恰好在刻线上,这才呼了一口气:“还好,总算赶上了,没有过时,有劳各位久等了!”

他拱拱手就准备坐上那个空的席位,秦汉连忙一伸手,沉声道:“且慢!阁下是什么人?”

来的这个人口气神态都像是病书生,甚至于穿的衣服,佩的剑都是欧阳善的,但他并不是病书生!

他比病书生健壮,比欧阳善年轻,至少年轻了二十岁,看来只不过二十五六的模样。

而且也比欧阳善来得英俊绝伦!欧阳善年轻时虽有‘潇湘美剑客’之称,但这个青年却是俊得迥异,俊得超凡脱俗!欧阳善是一种温文儒雅的豪,而他却是整个人都生似焕散着一股惑人的光采,充满了蓬勃男子阳刚的气概。

年轻人淡淡一笑:“这位一定是赛元霸秦汉大兄,我听师兄说起过,说秦兄古道热肠,是血性朋友,以后还请多指教!”

他又想坐下去,秦汉仍是伸手把拦:“阁下到底是谁?”

年轻人潇洒地一笑:“是家师兄的师弟。”

“令师兄又是什么人?”

“自然是这个位子的主人,也是瘦龙的主人……”

秦汉还要问,龙千里截道:“秦兄!这大概不会错,欧阳兄的瘦龙是性子最烈的,如果老弟与欧阳兄没有渊源,瘦龙不会驯服的让他骑了来,你先坐下,让我来问,老弟,首先请教一下尊姓大名!”

年轻人笑了一笑:“这是我失礼了,在下楚平。荆楚的楚,平安的平,与师兄是同里人士,同师学艺。”

“楚老弟!令师是哪一位高人?”

“欧阳师兄没有跟各位谈起吗?”

“我们八个人是道义之交,意气相投而相聚首,从来也不问对方出身来历,师承门户。”

楚平一笑道:“那在下也自不必说了。”

龙千里皱皱眉头道:“自然可以,只是今天的情况不同,我们对老弟并无深交。”

楚平道:“我是代师兄来赴会的,师兄该做的事,以后都由我接下,这样行不行?”

龙千里摇摇头道:“恐怕还不行!”

楚平笑道:“我忘了,师兄还有一句话,要我一到就说的,那就是八骏雄飞,瘦龙秃尾,这样总行了吧?”

秦汉首先叫起来道:“什么!瘦龙秃尾了?”

楚平用手一指道:“瘦龙还在那儿,各位没看见?”

灰色的瘦马,尾部只剩下了三寸来长的秃毛。每个人起先都没注意,这时看见了,心都为之一沉,八骏雄飞是他们约定的口号,但座骑秃尾则是一个痛心的暗号,那表示这骑马的主人已不在人世了,而且是死于非命的。他们都事先约好,谁遇上了强敌,身遭不测时,就把马尾斩秃,来向其余的人奔报噩耗。

瘦龙秃尾,那表示欧阳善已不在人世了,而且是死于仇家之手。他们是没有私仇的,八骏骑士,是一个侠义的组合。。嚎年之聚,大家都是将一年来的探访所得加以统筹汇报。武林中哪些人干了哪些罪难容遣的恶迹,简单的,当时伸手就料理了,提出一番报告即可。较为扎手,一人之力无法解决的,才在这里公决,看看要采取什么方法去应付。

但他们有个原则,就是行侠不留名,也不落形迹,二十年来,他们合力剪除了无数巨姦大恶,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是他们干的。

龙千里精擅策划谋思,他总有办法把对象计诱到无人之处加以剪除,因此武林中发生过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到头来却都是一个个未解的谜,而谜底就只有他们八个人知道。

瘦龙秃尾,那就表示欧阳善已经遭遇了毒手。

龙千里脸色一沉:“是谁干的?”

楚平指了指座位道:“龙大侠,借问我是否可以坐下?如我能坐下,当然会提出报告,以等候大家的公决,如若各位不允许我坐下,那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了,尔后就无须各位费心了。”

龙千里道:“是欧阳兄推荐老弟入会的?”

楚平点点头:“是的!师兄虽已身亡,但瘦龙还没死,八骏之聚,他认为还需要持续下去,所以他身受重伤后,拚着最后一口气,还是要奔回三湖故里,交代了这件事……”

龙千里道:“龙某绝对欢迎,但这事龙某一人不能擅专,要问问大家的意见如何!”。嚎个人都沉默无语,换一个新的伙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张果老年龄最长,沉吟道:“八骏之聚已有多年,欠缺一位当然是憾事,楚朋友要入盟,我们原则上是应该欢迎的,但当年我们选择盟友时,是以德行、艺事与座骑为三大考虑要素。”

楚平道:“座骑未换,还是师兄的瘦龙,今后将易名秃尾龙,这是师兄的遗言,以示有别。”

龙千里道:“第一项审核通过,骑术也不必考了,刚才大家都有眼目睹,楚老弟控骑之术似乎还比欧阳兄精娴一点。”

裴玉霜道:“至于品德方面,也应该没有问题,病书生既一切都托付给他,他又是病书生的同门师弟,我们信得过病书生,就应该信得过他。”

大家都点点头,龙千里道:“这一项也通过……”

楚平一拱手道:“谢谢裴大姐,可惜师兄无幸听到,否则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能听奶说他一句好话可不容易!”

裴玉霜脸色还是冰冷的:“他要是活着,我还是不会说的,因为他自己就没有说过别人一句好话。”

秦汉忙道:“谁说的,他对我们都很谦逊客气。”

裴玉霜道:“那就是对我特别了?”

众人心里又是一阵的惆怅,谁都知道欧阳善与裴玉霜两人心中彼此默许多年,一个未娶,一个未嫁,但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