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0章

作者:司马紫烟

“没有人知道她会武功,人人都知道她不会武功。”这两句话说得很耐人寻味,但龙千里听懂了,这位姑娘必然是善于隐晦,因此一问:“她会跟我们合作吗?”

楚平笑了笑:“别的江湖人前去她或许会不假辞色但是天马行空龙大侠前去,她一定会倾囊相告的。”

花千里一笑说道:“兄弟,你别开玩笑了,我是第一到江南来,她连我的名字都没听过呢。”

“但是她知道你是她义弟的兄长就够了。”

龙千里先是一怔,继而笑道:“她是如意坊中的人?”“不是,她中丐帮中人,却又是先父的养女……”

“那就难怪丐帮的消息灵通了,无人能及了,兄弟,来往的江湖人固然漏不过她,但你要证实什么事呢?”

“我想问问官家的形貌。”

“问那个干什么?反正我们也不想跟官家见面。”

“大哥,我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今年是正德五年,武帝朱厚照即位不过才五年,该是多少岁?”

龙千里一怔:“不过是三十上下吧。”

“可是那位乾殿下朱英龙也是三十左右的人。”

龙千里笑道:“这个兄弟就想得太左了,皇帝家的尊卑不以年岁计的,有的乾殿下比皇帝还大呢。”

楚平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但我总是觉得朱英龙的举止神态,不类阿换附曲之徒,气质上也不一种严然不屈之概,像这样的一个人绝不会认一个年岁不相上下的皇帝做乾老子的。”

龙千里一怔道:“莫非兄弟认为他就是乾殿下,自然京师会有很多人认识他,这如何冒充得了呢?”

“但是外面的人不会认识,因此我想他们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叫真朱英龙躲起来,官家以他的身份出巡。”

龙千里一笑道:“假如是如此的话,则又少了一个官家了,那皇帝又叫谁来顶替呢?”

楚平道:“不需要朱英龙的时候,皇帝就可以出现了,也有可能是朱英龙顶了皇帝的身分。两人互相交换一下,反正我看来看去,总觉得朱英龙的气字很不凡……”

龙千里道:“如果他就是官家,为何不跟我们把话说明白了呢?”

楚平一笑道:“他的剑技不错,可见是练过一阵子的,而且也受过名家熏陶指点,对江湖人的毛病知道得很清楚,如果他直说自己是官家,我们还会跟他论交吗?”

龙千里一怔道:“这倒也是的,我并不是为求富贵来凑这场热闹的,更不是为巴结官家前来保驾的,不管他是不是皇帝,我们就把他当作朱英龙就是了。”

楚平道:“但最好还是弄清楚,假如真是的,我们就要对他留心一点,官家真要是这个人,倒不失为一个好皇帝,也值得我们为他尽一份心。”

龙千里道:“我不反对这话,只是薛小涛能辨认吗?官家既然不表露身份,在她那儿也是朱英龙。”

楚平道:“薛小涛是丐帮净衣门金陵分舵主,不仅消息灵,她更精于监人术,真正的皇帝逃不过她眼睛的。”

龙千里道:“这么一位才女,倒是要见识一下。”

楚平笑笑道:“这位义姊比我大一岁,到现在为止还是小姑独处,大哥如果有意思,小弟可以作伐。”

龙千里道:“兄弟别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已经妻子。”

楚平笑道:“大嫂不是个醋娘子,胸襟豁达,不会没有容人之量,而且大哥已是年逾惑,膝下犹虚,她一定很欢迎身边再有个人。”

龙千里正色道:“不错!她提过不知多少次了,我都答应,她每以未能生育而心中不安,我绝不考虑这些我觉得你大嫂已经是人间无双绝色,人贵知足,如此佳偶,得一已无负此生,是否有子嗣之份,目前我绝不作他想。”

楚平只笑了一笑。金陵城里他很熟,转了两个弯,来到一栋精舍前面,门还是开着的,高挑着一对桃红色纱糊的宫灯,门上钉着一块小木牌子,写着“薛小涛寓”四字。门柱上却是一付泥企对联:“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龙千里看了道:“好啊!这个作画的人对王义之之阑亭序报有研究,落笔不逊右军神钧。”

楚平道:“大哥对书法很有研究呀?”

龙千里笑道:“我小时候很喜欢涂涂抹抹,八岁的时候就能挥大毫写春联了,私心独钟右军的书法,只是难得其神韵,后来练刘就搁下了,不过看看还是懂的,我家里还藏有两卷宫轶散的右军书帖,就苦于找不到阑亭临帖。”

楚平笑道:“这付对联上的字如何呢?”

“好!此人一定藏有兰亭版帖,而且还下过几十年苦功。”

楚乎笑道:“前一句还是行家话,后一句就着走眼了,此人的确有右军真迹,只是右军后来所书,不是兰亭雅集时所书的那一幅而已,但绝没有下过几十年苦功,她一共才二十六岁。”

龙千里道:“那一定绝顶天才,不过十五年的功夫是绝不可少的,右军书法飘逸而瘫洒,非初学者直接临摹的,一定要先有相当基础才可入手。”

忽然又回过头来道:“兄弟,你不会说的是薛姑娘吧?”楚平道:“为什么不能是她呢?”

龙千里道:“女子善书的已经很难,能够具此功力火候,简直是不敢令人相信。”

楚平笑道:“那就让大哥你这头行空天马见识见识。”说着拉了他跨进门里,就有两个垂须小婢侍了一对纱灯迎了过来,其中一个屈膝行了礼道:“二位爷,今儿来晚了,松竹梅三间花厅都有客人,二位改天来好吗?”

楚平道:“不好,我们不远千里,专为一睹薛姑姑丰采而来,要是扑了个空,岂不是太遗憾了?”

那小婢仍是客气地笑道:“二位爷如此盛情,我们小姐一定非常感激,只是地方太窄,已经有好几位爷先来了,这么吧,二位爷尊寓在什么地方,请见示一下,回头婢子告诉小姐,上尊寓去专诚拜谒二位爷好吗?”

楚平笑道:“好倒是好,只是太麻烦薛姑娘了。”

“没关系,小姐对武林中的豪侠英雄,向来是非常尊敬的,见其是二位爷如此盛情光顾,小姐更不敢怠慢。”

楚平笑笑道:“我们乍临贵地,还没有择定住所,既是如此,我们就在兰心阁上等候薛姑娘吧。”

那小婢脸色微动道:“爷别开玩笑,那是小姐的香闺。”楚平笑笑道:“兰心阁上无波小筑,我两年前就住在那里,你们小姐想必还记得的。”

小婢神色一怔道:“原来都是小姐的旧交,请教……”

楚平笑笑道:“别盘道:‘我是跳在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三湘狂客,云梦故人,’你这样回复小姐好了”

正说着门里又出来了一个翠衣女郎,打量了他们一眼,随即笑道:“诗茗、锄乐,你们这两个小鬼真是没记性,连楚公子都不认得了!楚爷好!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楚平微微一笑道:“黛姑娘还记得我!”

那女郎姗姗地过来笑道:“怎么会忘记呢,上次您在那儿住了两天,把三芳院中那些騒蹄子一个个逗弄得如痴如醉,全为您害上了相思病,这次您可得小心点,她们很可能把您撕成几块给吞了。”

楚平一笑道:“那我不是进了饿狼谷了?”

女郎上前执着楚平的手:“听说老爷子殁了。”

“是的,去年过世的,老人家已经算是有福的了,楚家的人能过五十上寿,能落个因疾而终,骸归故里,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没惊动各位。”

女郎拭着眼眶道:“我们这儿得到消息后,可是为老爷子守三天的心丧,弦歌不作,大姊更是在竹林寺里整整吟了三天三夜的金刚经。”

楚平低唱道:“涛姊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孝顺,我在老人家面前一天的心都没尽孝过。”

女郎道:“楚爷的情形不同,难怪这次来沉稳得多了,爷是为龙卷风吹来的。”

楚平道:“消息还能满得过你吗?看样子龙卷风已经吹过这儿了。”

“是的,所以三所别院中都是风捉影之客……爷是?楚平道:“进去再谈,快去告诉涛姊一声,说我给她带来了一位佳宾,天马行空龙大哥。”

那女郎连忙朝龙千里弯腰致礼,道:“八骏首,龙大侠侠驾赐,未曾远迎,真是太失礼了,妾身李翠黛。

楚平笑道:“黛姑娘是涛姊的左右手,也是丐帮净衣门金陵分舵的执事总管。”

龙千里只有拱手道声久仰,李翠黛则看了楚乎一眼,楚平笑笑道:黛姑娘,你别怪我多嘴,龙大哥不是外人,如果我不说清楚,他不会肯来的。”

龙千里忙道:“黛姑娘请放心,龙某的嘴还靠得住,有关平兄弟所告诉贵处的一切,虽入龙某之耳,绝不会出于龙某之口。”

经他这一说,李翠黛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讪然一笑道:“龙大侠为武林俊才,妾身那会信不过的,妾身只是感到很惭愧,以龙大侠的身份,该由敝掌门款待才是,这一表明了,未免太冒昧龙大侠了。”

楚乎笑笑道:“黛姑娘你们消息虽然灵通。可是还漏了一点,现在我也是八骏中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吧?”

了翠黛的确还不知道,不禁愕然道:“怎么难道八骏侠改为九骏了?”

楚平道:“没有;第八的病书生欧阳善在中秋前夕为人所暗算遇害,他是我的师兄,临终前举荐我抵他的位子以凑全八骏之数,所以我现在是瘦龙驹的主人,跟龙大哥更不外了,我能知道的事,告诉他绝没有关系,现在你总可以去通知涛姊了吧?”

李翠黛对这个消息是相当惊诧的,但她不便多问,连忙说道:“我太失礼了,这就禀告大姊去,待茗,你们两个引二位爷上无波小筑去。”

她吩咐完了,又向龙千里告了罪才急急地离去了。”

那两个小婢持灯前引,穿过速廊,来到一所幽静的小院脑,月洞院门用一把锁锁住的,诗茗却没有开锁,用手在门上摸索了一阵那两扇木门竟然自动缩进了墙里,才见另一条通道。

等他们穿过洞门后,木门又从墙里伸出扉如故。

龙千里笑道:“这倒合了一句话。门虽设而常关。”

诗茗笑道:“后院是小姐的居处,除了自己人,别的人是不准进去的,为了避免一些无谓的麻烦,小姐才设厂那一道门户,如果有不相干的客人问起来,就说后面是一片荒园,闭锁多年,园里不太干净,从来不开的。”

花千里笑道:“那还能挡得住人吗?围墙又不高,稍微有点功夫的人,一跳就过去了。”

楚平道:“龙大哥,现在是晚上,也许看不清楚,白天你天试试就知道了,除了由这门户进入,只要你换第二个方法进院子,所见只不荒烟蔓草,断垣残瓦,狐鼠出没,自然不会怀疑j。”

龙千里见院中有字台楼阁,翠竹修树,整理得十分精,不禁愕然地问道:“难道白天会变吗?”

楚平道:“当然不会变,变的只是外人眼中的观象,涛姊是一位才女,对奇门生阵图布置都极有心得。”

龙千里听厂摇头连叹道:“世上竟有这种事,我的确是难以相信。”

楚平笑道:“大哥真要不信,不妨走出石板路去,随便采一枝花木试试看,准保你会有总想不到的变化。”

龙千里的脚已经抬起来出去了,但还是收了回来,笑:“我今天第一次上门,未可失礼,还是等见到薛姑娘后,拜识她的胸中丘坚(作者这样形容有点不太好吧!)吧。”

楚平笑了一笑,知道他怕在薛小涛面前落个环印象,倒不相激了,路过一业修竹林,迎面是一座竹楼,简朴而雅致,题着无波小筑四个字。

启扉登楼,侍苟已经点上了两盏宫灯,但见楼中阵设古典,琴案、书架、棋评,以及作书的长秦,阅经的献灯,都布置井然有序,室小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幽香。

龙千里忍不住赞道:“好地方,看这间屋子就知道主人俗士,只是太素沉了一点。”

楚平道:“大哥该从室名上想想,既然室号无波.自然是着一点尘埃。

龙千里一怔道:“她有过什么伤心的遭遇吗?”

楚平道:“怎么会呢,诗姊只是心高于天,以为尘世无耦,所以才将此心比作无波古井。”

龙千里道:“那地就不该从事这个行业。”

楚平道:“这不是她自己选的行业,涛姊出于前辈高人涤凡侠尼的门下,而丐帮掌门人万里飘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