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噘起了嘴,这么大的人居然还撒娇得非常可爱,像是无限委屈地道:“涛姐,爹临终前叫我要对你十分尊敬,就是因为我们家人少,怕我受欺侮,是要你多照应这个弟弟一下,因为我娘还在世,他老人家不便说要我多孝顺你,才改成尊敬两个字,现在爹过世才一年多,你就不疼弟弟了!”

薛小涛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疼你,可不是纵容你胡闹,我最讨厌一个男人不安份,三妻四妾……”

“那你就不该选这个行业,上你这儿来的都是有家室的人,年纪轻的光棍有几个逛书寓的。”

“我是没办法,净衣门的大行业,只有这一行才能适合我,我总不能提了葯箱,挂了申铃卖葯去,又不能拎着个布招算命去,何况我是金陵分舵的舵主,必须要有个地方安顿下来。”

楚平笑道:“那倒不见得,金陵武定门前就有个女星卜绿云姑,设专寓卖卜,门庭若市,生意好得很。”

薛小涛道:“绿云姑是干什么的你知不知道?”

楚平,说道:“我不知,我看她,人长得漂亮年纪不大,可是命相很准,去请求指示迷津的人,一个个都对她恭敬,也很赚钱。”

“你去过了?”

如意坊的东家必须要无处不往,无所不知这是必修的功课,我去过两次。”

武功卓绝,更兼心思灵巧,才艺无双,她那一条紫燕肪,如同有了翅膀似的,汉阳江头邂逅我们是骑了骏马,她竟能比我们先一步到秦淮。”

薛小涛十分惊异地道:“她是怎么来的,莫非腾云驾雾,缩地神行?”

楚平笑道:“她在底舱下设了两口大锅,煮水成汽,引气健舟,再加上顺水顺风,所以才其行若飞。”

薛小涛笑道:“这么一位才女,我非见见不可,小平,你还说这是她的短处?”

楚平道:“本来就是嘛,她比寻常人短了半截腿。”

“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说她?”

“为什么不能说,她自己并不忌言,更没有以此为憾。”“她的胸襟倒是很豁达。”

“应该如此的,残废的人并不可耻或可笑,世人也没有存心或故意笑他们,是他们自己心里先产生了不如人的自卑之感,才处处多心,以为别人在笑他们或是同情怜悯他们,玉玲并不认为自己是残废,她以心智与巧技弥补了肢体的缺陷,更胜于常人,她引以为荣,更不在乎别人说她残废。”

薛小涛十分感动,点点头,道:“这个女孩子很了不起胸襟气度都很洒脱,小平,这么一说,我倒是不怪你把我那个丫头给撇下了。”

楚平道“我并没有撇下她们呀,现在还是向涛姐来求婚广,梅竹兰三芳挺秀,我那一个都舍不得撇下,但也无法偏重那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把正室安一个令她们佩服而又不嫉妒的人,她们就不会有抽竞争而心怀不平了。”

“什么,你一下子就想三个?”如意坊的事务繁忙,至少要三个人才能分得开。”

“小平你没有发昏吧,刚才你说燕玉反玲不良于行,可是龙大侠说她比有脚的人更灵活多倍呢。”

“那是仗着器物之助,到底不能跟天生自然的肢体相比,如意访的事不能全在水路上解决,此其一,楚家人丁稀,三湘故宅,除了我母亲之外,还有不少年纪老的长辈们要人侍奉,我要在外面行使,就难以尽到人子这职,所以要批个能安于寂寞而又性情和顺的媳妇去侍奉老人家,玉玲很适和,涛姐,我这么做难道不能吗?”

薛小涛点点头道:“这还说得过去,在养母面前我也得尽点孝道,可是你把我三个丫头都要了去。”

楚平笑笑道:“为她们找归宿很难,嫁到普通人家,她们那一身本事埋没了太可惜,而武林世家子弟,不会要她们,我这是帮您的忙,涛姐,如果您不答应,我就自己跟她们说上。”

薛小涛冷笑道:“你那套花言巧语对她们使就用错地方了。”

楚平笑道:“她们寄身青楼阅人无数,花言巧语是打不动她们的,但我若感之以真情,说之至理……”

“你还有真情至理?”

楚平神色一怔,道:“涛姐,别人不了解我还可说,你却不该说这句话,兄弟自信非好色徒,对她们所望所求者,也不是她们的姿色,而且我给她们的,更不是虚荣繁忙侈,的“她认出了你身份没有?”

“不知道,反正两次去,我都没报名,不过她的命相倒是不错,她说我命里八字太硬,克父克妻克妇嗣,唯一化解的办法,就是多娶几个老婆,而且要娶凶一点的,才能把我的晦气压住,化晦为祥。”

“这是鬼话,她早知道你是如意坊的少东,看你一付桃花风流带色眼,知道你是个色鬼,说两句你开心的话。”

“可是我第一次前去时,穿高一身寒士的衣服,好像还三餐都混不饱,那有讨几个老婆的能力。”

“那个女妖怪是大内东厂的秘探头子,一对眼睛何等厉害,你还能瞒过她?”

楚平哦了一声:“原来她是干这个的。”

“所以她才对你说这些,而且可能会给你身边塞上几个漂亮的女姦细,你可得小心点;如意坊的生意太大,举世瞩目,东厂西厂内厂,都想插一脚去。”

“那涛姐更该帮帮我的忙,为我身边安插几靠得住的人,免得叫人家乘虚而入。”

“我本来就很关心,可是你另外走下了…”

“我还没有说玉玲的短处,她的双足齐膝下是天残,早已锯掉了,所以她只能坐镇水上,船到不了的地方,就必须有一两个能干的人替她分劳!。”

薛小涛为之一怔道:“真的吧?”“这还能骗人的,龙大哥可以为我作证的。”

龙干里看他们姐弟两人吵得有趣,在一旁含笑静听着见忽然问到自己,而且薛小涛的一只美目也像水样的注着他,连忙道“是啊,燕姑娘双足大残,可是她轻功身法美妙.生活而是沉重的工作,神圣的责任。”

薛小涛默然片刻才道:“平弟,对不起,我刚才只是一句无心之言,可是你一下子把我拉走了三个助手,我这个摊子还怎么撑下去?”

楚平道:“爹在前年也见过你们帮主英无尘前辈,为你们屈身风尘的事再抬了一次扛,莫前辈虽然理由充分,但也承认了这对你们太委屈了,他答应再过一两年就让你们离开,另外物色接替的人,算算现在已经两年了。”

“可是莫师叔并没有觅妥接替的人。”

“莫前辈行事向有鬼神莫测之机,而且他向来言出不二,说过两年让你们走,一定作好了准备,问题是他对你们也十分关心,一定要见你们有了归宿才放心,因此我不把你的班底抽走,你是不会放手的,如意坊个多几个人照料固然好,实在没人也能撑下去,我急的也是涛姐你自己的将来。”

薛小涛落寞地一笑道:“我!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恩师的慈航庵尘封已久,那儿正需要个人去照料。”

“那可不是爹跟我所希望你的归宿。”

薛小涛苦笑一声,没有说什么,楚平也知道她心里想说什么又口中未便说出的话,因此笑笑道:“涛姐,你刻意揣摩右军书法,今天可找到一个行家了,龙大哥自小就是神童,七岁挥毫而能作率大书,八岁挥联而惊倒宿学老儒,刚才见到你所临的右军兰亭序,虽是赞不绝口,却也有很多中肯的批评。”

龙千里忙道:“姑娘别听平兄弟瞎说,在下……”

楚平笑道:“龙大哥又来了,涛姐并不是没度量的人,对于中肯的批评,她不但虚心接受,而且更能尽心礼求教,你又何必客气呢,我是不懂书法的,可是我听你说涛姐的书法劲力公余而挥洒不开,灵气飘逸,但缺少那一种奔放的豪情。”

薛小涛神采飞舞地说道:“龙大侠说得对极了,我自己也有个感觉,但就是不知道如何改善。”

龙千里急得在桌下暗踢楚平,楚平却笑道:“龙大哥说右军兰亭集序真本很多,但最好的一本还是永和三年甲子之春,义之与谢安、孙绰、都昙、魏滂及王凝之涣之、献之等兄弟在兰亭修楔时所作书的那一本,心胸浩荡,意畅神飞,扶醉而书,了无杂念,落笔的精神气概,是他一生技艺的领峰,因而为传神之作,其后义之端整衣冠,又临摹帧,总不如那一帧的神约,龙大哥说你所藏的右军女迹是不错的,但绝不是在兰亭修楔时那一帧,所以才无法得其神钧。”

薛小涛神采飞舞地道:“龙大侠这话说得中肯极了,由此可见龙大伙对右军书法确是下过一番研究工夫的,我确是藏厂一本,现在就拿出来请龙大侠过目一番。”

她站了起来,龙千里慾急道:“薛姑娘,龙某虽然对书法略钧一、二,但已荒废多年,那些话……”

楚平笑道:“那些话绝不会是我说的。”

薛小涛笑笑道:“不错,平弟虽然不是个满身铜臭的商宝,但是他生性好动,绝无法专门在诗词上下功夫,对这些属于静致素养的书道,我相信他是没有这份火候。”

龙千里急道:“薛姑娘,平兄弟天纵奇资,涉执之厂,可以说是无所不精,无所不能。”

薛小涛笑笑道:“这个我知道,他是个鬼精灵,如果肯心专从事那一种学问,都会很有成就,问题就是他不专心,而且太贪,恨不得把所有的学问一下子都吞下去,经史诗词,他的强记能力够,倒是难不倒他,可是书法一道,不是一激而就的,尤其是对于小妹所用的批评,更不是他这种年纪所能说得出的,龙大侠何吝于赐教呢?”

说着到后面去了,龙千里对楚平瞪了一眼道:“平弟,我这不是整我吗?我见时说过那种话?”

楚平一笑,道:“你的看法比我高明,叫我批评起来,一定没有你这么中肯的,你这不是出我的丑吗?”

楚平笑笑道:“龙大哥,你别客气了,我根本不懂得书道,那些话是我把涛姐的字拿给如意坊的一位老夫子看后,他所作为的批评,那位老夫子的法眼极高,说的话一定有相当的道理,其实你说她的字没有烟火气,就凭这一句,我知道你的眼光绝不会差别到那里去,回头你好好地跟她聊聊,我办我的事会。”

龙千里一怔道:“你又要上那儿去?”

楚平微笑道:“为己张本,为君作嫁去,涛姐手下三芳都是人间绝色,大乔归策,小乔自然归瑜,这才是好兄弟呀,我得先去稳住她们的苦心。”

龙千里道:“你真要把那三个都弄在身边?”

楚平道:“是的,这本来就是先父跟莫帮主要求先父把她们收容下来的,否则我那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可是你得到燕姑娘的同意没有?”

“玉玲那儿不会有问题,那三个丫头则是莫帮主早就中意的,问题是在涛姐,我如果不先抽垮她的班底,她不肯歇下的,我不光作个示范,她也不肯屈居小星的,小弟能尽的力只能到此,底下是看大哥自己的本事了。”

“平弟,别开玩笑,我绝无此意……”

“龙大哥,不多有三,无后为大,我受了大嫂的托付,敢不尽心,她不愿成为你们龙家的罪人”

“什么,无双托付你的?”

“当然,否则小弟怎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过问大哥的家务呢?”

龙千里呆住了,楚平笑笑道:“在离开五风堡分道扬骠之前,大嫂就私下找我谈了一阵,她说她自己知道不能生育,你又不肯纳妾,她急得不得了,托我在外面为你留心一下,帮你找个情投意合的人。”

龙千里怔了一怔才道:“那你今天是故意带我来的了?”楚平笑笑摇摇头,道:“那倒不是,我对我这位义姐了解颇深,假如大哥没有能令她倾心之处,我连提都不敢提,今天纯为打听消息而来,但是到了门口,看大哥对她的书法非常激赏,后而知道大哥也好些道,才突然而萌此念,现在看她对大哥的确实颇为倾心,才把话对大哥说了,但目前还只是一个人的如意算盘,大哥是否有心,她是否愿意,那要你们自己了,你也知道这关系着三个人将来的一辈子,丝毫勉强不得,因此你们自己先相处看看,我把大嫂的托付说了,就是让大哥安心,不必顾虑到那方面。”

说着直走到门口,薛小涛从后面抱厂一掷轴卷出来,问道:“小平,你要上那儿去?”

楚平一笑道:“我到前面去看看,来的那些人物,心里有个底子,才好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