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笑道:“这个问题我自己不做解答,让大哥去判断好了,我也不求大哥为我遮掩,大哥把自己真实的看法告诉她好了。”

“为什么你要找上我呢?”

“因为昨夜是大哥跟我在一起,经过的情形只有大哥知道,自然由大哥为我证明,昨天我拖大哥出来,主要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个,玉玲对大哥十分尊敬,因此你的话她一定会相信的。”

龙千里皱着眉头叹道:“兄弟,你可实在会找麻烦,为什么偏要找我做难人呢?”

“因为你是我的兄长,是八骏中的龙头大哥。”

龙千里倒是真的发愁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对燕玉玲措辞才好,楚平把责任推给龙千里之后,倒像个投事人似的,一路上嘻嘻哈哈,一会儿指指晓雾弥漫的金陵景色,一会儿盛赞烟雨蒙蒙中的秦淮风光。

来到了紫燕舫上,张果老与韩大江等人酒醉未醒求,还在底舱呼呼大睡,裴玉霜与华无双、燕玉玲三个女子则在楼舱上聊天,显然是一宵未睡。。

两人才踏上船,裴玉霜就叫了起来:“你们这一对难兄难弟,在外面荒唐了一夜,居然还记得回来,害得我们一夜都没合眼,快说昨晚在那儿荒唐了?”

楚平笑道:“我不是说过去逛书寓吗?”

裴玉霜一瞪眼道:“你们真的去了?”

“那还会假,金陵城中第一家,薛小涛书寓。”

“该死!该死!平兄弟,龙老大还可以说得过去,他成婚十多年了,偶一荒唐也请有可原,你昨天刚向玉玲妹子求准了亲事,居然当夜流连青楼过宿不归,那还像话!”

楚平笑道:“裴大姐,你该打听一下,薛小涛书寓虽是首屈一指的金陵风月窝,但她们也有个规矩是绝不留宿,荒唐两个字是用不上的。”

“既然不留宿,你们怎么留连一夜不归?”

“我偿中是便时才去的,大清早就回来,在那儿也不过才担了二个时辰,谈谈风月,聊聊正事,自然也要点时间。至于这那儿的情形,你倒问龙大哥吧,我还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下,玉玲,你的船如果方便,最好现在解确,驶到拒江门外停泊,然后大家在那儿到玄武湖近一点,也隐僻一点,午后我在鸡鸣寺跟大家再见。”

龙千里见他要溜,连忙道:“兄弟。你要上那儿去?”

楚平笑道:我要到城里去,把涛姊吩咐的事交代一下,她急着等钱用,要不不会买那张手雕的短几了,还有我得向如意坊的人交代一下该做的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去看看找们的马匹,那是八骏友的招牌,可不能叫人给砸了,我忙得很,要不是陪你回来,我就根本不回来了。”

他又招招手道:“玉玲,我七几句话要告诉你,我们到后面谈去。”

燕玉玲虽然红了脸,但还是跟着他到了底舱,下去耽误了有一阵工夫,等她从新上来时,龙千里也相昨夜的事大约都说了。

装卫霜一见她的面就问道:“那个混球呢?我要好好地揍他一顿,玉玲妹子,你知道他昨天…”

燕玉玲笑道:“小妹都知道了,不就是另外三个人的事吗?那是他家老爷子光订下的。”

裴玉霜道:“你答应了?”

燕玉玲道:“我当然答应了?”爷说了,如意坊的传统不能中断,而可用的人愈来愈少了,他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还有几个弟兄为辅、到了他这一代,就是他一个人了,而楚家的规矩是不用外人来担负较为危险的工作,他只有用个方法会微召帮手。”

裴玉霜叹了口气道:“你倒是大方,我还为你打不平呢,看来我是白操心了。”

燕玉玲叹了口气道:“大姊,你跟爷接近的时间较长,应该明白他的人,他不是个好色之徒,更不是个薄情寡义的人,事实上加诸于他的责任已经够重了,何况欧阳大侠又把八骏的责任交给了他,我只愁身己无法为他分担太多的职责,能有几个人来帮忙不是更好吗?

龙千里吁了一口气道:“平兄弟跟燕姑娘说明了就好了,在路上他说要我来跟你解释,可把我难住了。”

燕玉玲道:“也没有什么好为难的,我们都不是为了自己,都是在尽自己一份责任,自然要由大处着眼。”

龙千里又吁了一口气:“平兄弟走了?”

“是的!他说要去安排一下,还要我转告龙大哥,请大家都留在船上,到时候再分批过去,问题可听能很复杂,除了那两个京城的太监,恐怕还有不少江湖人也会去凑热闹,所以一定要等午时才出动,免得显了形迹,徒自引人注目,将事态弄得更复杂。”

这时船已启动,由于这一段距离并不近,光靠人力怕来不及了,燕玉玲只有吩咐他们手端琵琶,鼓乐火,排气催舟,因为后船上十二个女孩子都是受过训练的,配着乐拍,攻桨起落,催得舟行若飞。

韩大江与秦汉、张果老等四侠在中舱醒来了,胖弥勒刘笑亭挺着大肚子第一个摸上楼舱叫道:“喝!你们可真好兴致,大清早就弄起音乐来游河了。”

看看两岸的景物不住往后退,船头划起两道水纹,船尾则不断翻着水泡,不禁又叫道:“燕姑娘,胖子今天才知道什么叫做腾云驾雾了;这条船好像是有黄巾力士在推着一般,要是再有点酒,往船头一摆,是神仙行乐图了。”

燕玉玲笑道:“楚爷早吩咐下了,说刘大哥与张老早上若是没有一壶酒,全身都会不自在。因此小妹早叫小青在准备着,马上就弄好送上来了”。

果然没多久,小青捧了个食盒,小红则提了一个木桶的热水一瓷缸的青监,以及几方剪得很整齐的粗蓝布。还有一往大碗,每人留厂一碗热水给他们,刘笑亭接了过来道:“燕姑娘,这是干吗?你的酒若是预备得不够,胖子少喝点也行,用不着拿水把我们先灌个半饱呀。”

裴玉霜道:“胖子,你少耍宝了,还不快漱漱口,洗把脸,好塞饱肚子准备办事。”

龙千里知道这些朋友中除了张果老出身诗书之家,其余三个都是草泽豪雄,根本没有这些习惯,恐怕还不知道那些小方巾是作何用途的,于是自己示范,用蓝布裹在指头上,沾了青盐,把牙齿擦了一遍,就着碗中的热水漱了口,再接小红进来的热毛巾擦了脸。

刘笑亭伸出舌头道:“敢情是这样儿漱口的,我差点还以为是用热水把我烫了毛,洗刷干净了划成块儿,沾着盐下酒呢。”

燕玉玲听了直笑,华无双笑道:“刘大哥,你以前难道不洗脸的?”

刘笑亭道:“谁说不洗,没这么琐碎就是,捧一掬水往脸上一浇,拉起衣襟一抹,然后喝一口水,在嘴里咕两下,往肚里一吞,就算大功告成了。”

裴玉霜忍不住道:“你就不能多勤快点?

刘笑亭轻叹一声道:“玉娘;我知道你一定在笑我土、笑我莽,只是你没体验我的生活。”

裴玉霜道:“再苦的生活我也经过,可是吃出你这一身肥肉,养得起那一头名驹,你总不会是个穷光蛋,你跟秦大个儿都是扬州人,江都名府,竹西佳处。”

秦汉笑道:“玉娘子,这次你说对了,大家都没到过刘大哥的家吧,他家是扬州首富,也是最大的一家盐商。”

这句话使每个人都怔住了,八骏友虽然义结生死之盟,然而相互之间,却很少过问对方的家世。

大家都知道秦汉跟刘笑亭是同里人,两人的感情也很好,而且八骏中,也以他们最先成名,追风双侠联袂行侠江湖五年后,才经龙千里的拉拢而组八骏友,以后江湖上以八骏侠或八骏奇士名之,追风双使渐渐被人遗忘厂。

秦汉又笑道:“瘦西湖畔最大的园林雪峰园,就是刘大哥的别墅。”

裴玉霜笑道:“胖子,难怪你长得这么一副脑满肠肥的德相,原来是民脂民膏把你给喂肥的。”

秦汉笑道:“玉娘子,那是现在,三十年前刘大哥可是翩翩一表的佳公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刘笑亭皱皱眉头道:“秦汉,这有什么好说的。”

秦汉笑道:“大伙儿要到杨州去的,我那个破园子。可无法招待大家,难道你还是要坚持封锁雪峰园,不让大家去坐坐吗,我觉得你把它封了实在太可惜了,去年我回家时,妹妹还告诉我说官府与扬州一些官贵宦都在动雪峰园的脑筋,嫂夫人整天为了它穷于应付,要不是为厂你,她真想卖了,你若是不想要,为什么不把它围为我们八骏友在江南的八骏园呢,那条谁也不敢来动了。”

刘笑亭道:“那怎么行,江湖上谁都知道八骏园在川中,乐府中的江南曲中有“嫁得翟塘买,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汛,嫁与弄潮儿。”之句,翟塘为三峡之一,川中为江南之说,这就是一个明证,刘大哥果真将瘦西湖畔的雪峰园,也围作八骏园,倒是一件大盛事。”

华无双笑笑道:“刘大哥,扬州最有钱的就是盐商,我们竟然不知道你也是个腰缠万贯的富翁呢,你为什么有福不享,跟着大伙儿一起亡命天涯呢。

秦汉笑道:“那当然有一段故事的。”

刘笑亭瞪起眼睛,秦汉笑道:“老刘,说说也没关系,你是享尽了福,才百念俱灰,我跟着你飘泊江湖半生,还没讨老婆,为这个你也不该栏着我。”

刘笑亭道:“你不讨老婆,跟揭我的底有什么关系。”

秦汉道:“当然有关系,刚才你装糊涂,连青盐擦牙都不知道,人家以为我们粗惯人还有谁肯嫁给我,至少我也得让他们知道咱们也细过,而且比谁都细,更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么粗是如何熬出来的……”

裴玉霜大感兴趣地说道:“真还想不到你们两块料由细变粗还典故呢,我倒是要领教领教。”

秦汉笑道:“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事,老刘出身百万豪富之家,他本人都没一点铜臭味儿,专好骑马击剑,而且是个花钱的祖宗,不过他的钱太多了,随便他怎样挥霍都化不完,因为他还七个跟他一样有钱老婆。”

裴玉娘道:“物以类聚,百万富豪,自然要娶个百万富婆,胖子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俗物、”

秦汉一笑道:“玉娘子,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你虽是江湖上成名的美人,但拿刘大哥相好的几个红粉知己来说,你最多也只是比刘大嫂强上半分,若是跟雪娘与天峰公主相较,你连一半儿都够不上。”

裴玉霜仍是毫不经意地一笑道:“喝,看不出我们胖爷当年还着风光过一阵,除了过千万身价的黄睑婆外,不但另有相好,而且还有个叫天峰的公主!傻大个儿,吹牛可以,可不能没过儿,公主两个字可不能随便乱用,还得先为她找个当皇帝的老子才行、”

张果老知道秦汉很少说谎话,却也故意逗他笑道:“我老汉成名靠你们提拔,出道却比你们谁都早,前几十年一直是在燕京附近混混。可也没有听过有叫天峰的公主。”

秦汉急了道:“当然不是本朝的公主。”

张果老笑道:“不是本朝难道是前朝的公主不成,那我老汉又太年轻了,恐怕得问我的祖父才行”

秦汉道:“张果老,你别倚者买老,天下虽是姓朱的,但当皇帝的不一定就只有姓朱的,我的话一点儿都不假,我跟刘大哥的那一对马儿,就是天峰公主所赠的,当初刚骑到中原时还是幼驹,现在却已成了老马。”

这倒不是吹牛了,瘦伯乐韩大江最懂得相马,加以证实点头道:“他们那一对是寨外回疆天山伊黎河畔的大马,大岭公主恐怕是位番部的公主吧。”

秦汉笑道:“对了!还是老韩有点见识,我踉刘大哥就在天山耽了三四年,刘大哥还有个儿子,现在很可能已是天山的上皇帝了,要不是为了我,他现在已经在天山称孤道寡,也当上皇帝了。”

裴玉霜一笑道:“真看不出刘胖子会有这一番显赫的往事,本身己是富甲一方的大财主,还在番邦招过亲,天下富贵,叫他一个人全占了”。

秦汉道:“所以刘大哥才能视富贵如浮云,以胸怀之淡泊,谁都比不上他,你们最多是说不慕求富贵,刘大哥却是把在的的富贵毫不顾惜地抛掉。”

燕王玲笑道:“那一定是非常动人的故事,秦大哥,你就说给我们听吧。”

秦汉叹了口气道:“真要听起来却平淡得很,刘大爷少年得意,出身高贵,刘五公子风流之名,三十年前有扬州是无人不知,当年扬州最有名的第一名花衣雪娘跟他是最好,量珠而聘,藏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