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4章

作者:司马紫烟

梅影答应了一声,徐步向前,王致远运劲聚于双掌,准备应付。那知最先发动的竟是兰君与竹秀二女,她们分左右暴袭而上,王致远双掌齐发,把她们逼住了,眼前人影一闪,拍拍两声,脸上挨了两巴掌。

打他的是海影,原来兰竹二人只是为诱兵之计,攻击的重点还是放在梅影身上。

王致远被两掌打出火来了,掌并不重,不足以造成伤害,但是两个鲜明的掌影印在脸上太难看了。

可是薛小涛还在他之先就开了口:“豪门劣徒,你这种天生的走狗尤其需严加管制不可,你投靠上了豪门,竟然敢忘本,忘记了自己江湖出身了,我这几掌就是告诉你江湖人的气节。”

王致远怒吼一声,一招手道:“拿下,死活不论,砍翻她们再找雷老儿算帐去,问他们治下不严之罪。”

薛小涛冷笑道:“雷帮主会吃你这一套。”

王致远冷冷地道:“吃不吃你等着瞧好了,你们丐帮自以为势大人多。可是要想跟宁王碰还差得远了,宁王爷手握西南六省虎府,统制着数十万雄兵,一声令下大举清剿,管叫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薛小涛听得心中微惊,假如辰豪真的要豁开来干,丐帮是招架住的,所以丐帮帮主雷啸天一再告诫所属,丐帮门下,宜谨慎言行,万不可与宦门豪族作对。

可是今天这情形特别,祸是闯下来了,如何收尾却颇费周章,此其是势已成骑虎,慾罢不能了。

王致远自己呛然拔出剑来,朝薛小涛逼去,另外有四个佩刀的汉子,却向梅竹兰三女逼近,搭上手立刻就展开了很拼。王致远的剑艺很高,薛小涛也不弱,两人搭上手,战来十分出色。

那四名佩刀的汉子刀法更为凌厉,出手虎虎风生,势子猛烈,每一刀劈出都有雷霆之势,梅影她们的技艺虽然不弱,但是以三敌四,就显得逊色了。

八骏侠只是在暗中监视着,并没有直接露面,看了这种情形,楚平一皱眉,道:“五风堡不知从那儿找来这四个这种好手,看他们的刀法出手很稳健,不类无名之徒,可是就没见过他们。

龙千里道:“不管他们的出身来历厂,薛姑娘她们已落在下风,我们要赶紧上去驰援。”

燕玉玲早就跃跃慾试厂,听见楚平这么一说,已将身子一拨升天,就在空中两个转折,像着大鸟似的翩然而降。她美”妙的身法的确惊人,尤其是在空中迎翔两折,身子都没落地,却完全是像鸟儿一样地飞了。

所以当她凌空击一个汉子时,那汉子呆了,差点就挨了她一剑,好容易临时撤刀封架,挡开一剑,身子却退了两步,拄刀问道:“姑娘也是丐帮的?”

燕王玲摇摇头道:“不是!”

那汉子连忙说道:“姑娘既非丐帮中的人,何需要插手进来呢?这里可不是寻常江湖人的打斗。

燕王玲道:“我虽然不是丐帮中人,但这几位全是我的姊妹,不管今天是如何的不寻常,我也不能不管。”

那汉子微笑道:“丐帮除了本门弟子外从不与人交往,你们怎会是姊妹呢?”

燕玉玲笑道:“那怪你太孤陋寡闻了,我跟她们不但是姊妹,而且还是情逾手足,生死相共的好姊妹。”

那大汉道:“姑娘,你别骗人了,丐帮的这几个雌儿在下很清楚,在今天之前,你们根本就没见过面。”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大汉道:“这个姑娘别问了,而且在下郑重的劝告姑娘一声千万别为了一时的高兴而惹来无穷后患。”

王致远在那边已不耐烦地,说道:“邱兄,管她是什么人,一起砍了就算了,跟她哆苏什么呢?”

那大议却道:“不!王兄,这位姑娘所用的轻功身法叫云燕五翔,是我们一个师门长辈所独创,所以我必须问问清楚,免得造成错误。”

王致远道:“邱兄,如果误了王爷的大事,那错误犯得就更大了。”

这大汉脸色却一沉,道:“王兄,我们是从爵邸出来的,轻重利害,不会比你少懂得一点,再说彼此的身份地位相等,更轮不到王兄来发号司令。王致远一听对方的语气不怪,连忙道:“邱兄,你误会了,兄弟不是发号司令,而是怕误了大事,王爷怪罪下来,大家都有不是处。”

大汉冷笑道:“兄弟们却没有王兄这么热衷法,得罪了王爷,砸了那碗饭,如果加害了同门师妹,我们立刻就是个死数,权衡一下轻重,王兄也知道我们从何选择了,借问姑娘的师门是…”

最后一句话是问向燕王玲的,燕玉玲一笑道:“小乙哥,你不认识小玲于了。”

那大汉道:“你真是玲师味,那你的腿……”

燕玉玲用剑一敲自匕的小腿,发出叮然之响,然后才发出一声苦笑道:“木头的!只能撑一下子。”

大汉再无疑问,大声叫道:“住手!住手!”

另外那三个汉子都住了手,连薛小涛与王致远也都停战,薛小涛忙问道:“玲妹!你认识他们?”

燕玉玲笑道:“是小妹的同门师兄,是我师叔风云龙虎头陀门下,这是我大师哥邱小乙,另外那三位一定是邱小三、邱小五、邱小七。四位师兄中,我只见过小乙哥,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薛小涛连忙一躬身道:“那我们也不外,小妹的恩师上涤下凡,与龙虎前辈并称空门双绝,渊源颇深。”

邱小乙抱拳道:“原来薛姑娘是侠尼门下高足,那真是大水冲倒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幸好还没有造成太多的误会,否则被家师得知,敝兄弟将死无葬身之地了,先前得罪之处,万祈姑娘恕罪。”

王致远听他们叙了旧,脸色不禁一变,随又陪笑“难得各位都是自己人,那就太好了,看在邱兄的份上,各位姑娘也不会再叫我们作难了吧。”

这家伙相当厉害,借机会就把帽子扣在邱氏兄弟的头上,想把这些女孩子们挡回去。

邱小乙也十分为难抱抱拳道:“玲师妹薛姑娘,你们跟里面的人有什么关系?”

薛小涛很难回答,燕玉玲却答道:“小乙哥,我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见过一次面,小乙哥,你们跟宁王又有什么关系呢?”

邱小乙有点讪然道:“也说不上关系,只是受宁王之聘,替他办事而已,这虽然与恩师的教训略有违背,但宁王对我们十分礼重,情面难却。”

燕王玲道:“小乙哥土为报知已可不惜一死,这原是无可厚非,只是投身之初应该慎重,如果所投非人,就难免会身败名裂,贻涡九族。”

邱小乙道:“这个我知道,宁王尚称英明,忠于国事,我们只是替他出力,剪除姦臣以清君侧。”

燕玉玲道:“这是宁王自己对你们说的?”

“是的!而且主事的三郡主荣欣,她告诉我们说,在阁中的那个家伙叫朱英龙,在朝与姦党刘谨谷大用等人勾通一气,朋比为祸。”

燕玉玲叹了口气道:“小乙哥,你们都受骗了,我说各位师兄怎么会做这种糊涂事的?”

邱小乙一怔道:“这是怎么说的?

燕玉玲走近他身畔低声道:“里面是官家,宁王心怀不轨,意图谋反,你们跟着他胡闹,将来岂不是祸延九族。”

邱小乙愕然:“是真的。”

燕玉玲道:“小妹怎么会骗师兄你呢,我们也不是为贪图富贵,只是昨夜见到官家,晤谈之下,觉得他还不失为一个有道明君。”

可是朝政废弛,姦人当权。”

“小乙哥,我们江湖人不明朝廷的情形,以为朝政之不修都是官家的错,其实官家是有苦难言,他内受挟制,外无援兵,身不由主,根本就无法振拔,这次出来,就是想联络一些真正忠心国事的有为之士,共除姦敌。”

邱小乙道:“我们受骗了,郡主说我们要对付的是朱英龙,并没有说是官家”

“不错!官家对我们也自称叫朱英龙,是官家的子殿下,他是以朱英龙的身份出来以避人耳目的,但宁王的女儿是他的侄女,该知道他是谁的。”

邱小乙愤然道:“这太岂有此理了我们以死士报宁王.他却如果利用我们。”

燕玉玲一叹道:“这此权贵豪族,对江湖人但知利用,何尝有真心对待,所以江湖人不轻易投身豪门,就是这个道理,小乙哥,你们一开始就错了。”

邱小乙又问道:“玲师妹,你们是那一方面的?”

燕玉玲说道:“小妹与八骏搭上了伙,而且已许字八骏中的老么楚平,薛大姊是丐帮的坛主,我们不属于任何一方,只是为所应为,尽已一份力。”

邱小己道:“那太好了,恭喜师妹终身有归,咦!八骏中那来的楚平呀?”

燕玉玲道:“这话以后再谈,四位师哥现在…”邱小乙道:“既然宁王不以诚待人,我们还跟他干吗?自然是跟着你们了。”

这时王致远见他们谈得热络,情知不对,已经退向了观门,据险以守,邱小乙却招呼了三个弟弟,回身向阁门走回,王致远见他们已逼近到五六尺处,不得已硬着头皮道:“邱兄!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邱小乙一沉脸道:“姓王的,你放明白些,郡主是我们从爵砥里保出来的,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王致远道:“因为这次行动是兄弟负总责,兄弟自然有权作任何变措,何况四位阵前通敌,已经不是自己人了,兄弟更有权不让你们与郡主见面。”

邱小乙道:“如果我们坚持要进去呢?”

王致远沉下股道:“四位当知利害,闯得过郡主驾前四关吗?”

那四名垂须小婢仍然是站在轿旁,好像是泥塑的木偶一般,可是邱小乙却为之一顿,似乎不敢轻进。

燕玉玲上前道:“小乙哥,郡主也会武功吗?”

邱小乙道:“那倒不清楚,郡主一向深居内院,我们从来也没见过,这次我们奉派保护她出来,才算见到一面,但也没见她施展过,倒是这四个女孩子很不简单,她们除了有一套四象连攻的剑阵外,每个人都有一手奇妙莫测的暗器手法,举手投足问能叫人致命。”

燕玉玲笑道:“有这莫厉害,我倒要试试看。”

邱小乙道:“玲师妹,千万不可轻试,我们从江南行来,一路上遇到两次伏击,对方都是极负盛名的武林高手,但是在她们手下未及两个照面就倒下了,连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楚。”

燕玉玲道:“你们也会遭到伏击。”

邱小乙道:“眼已下江湖上波诡云橘,局势非常混乱,凡是身份不显明的商旅行列,都会受到莫名其妙的突击,离开南昌时,我们并响表明身份,所以接连受到两次攻击,一直到踉五风堡会合后,才算没人再找上来。”

燕玉玲看看四个女孩子,也被她们的冷漠所怔,不敢轻进,她看出这四个待女虽然只有十四五岁,竟然都已到了喜怒不形之色境界,刚才她们眼前发生过剧烈的打斗,她们竟连眼角都不斜一下。

现在自己等人已逼近到半丈远近,她们仍然垂手端立不动,青衣长袖,直拖到地,却隐着无限的杀机,谁都无法猜透她们举起手来时,将有什么杀着。

顿了片刻,燕王玲才问道:“五风中来了几凤?”’

邱小动道:“来了三凤,金玉紫三风,老二银风留守,老五丹凤根本就没有回堡。”

“里面就是四个人了。”

“是的!三风跟郡主进去了,其余的轿夫守在四周,他们都是王府中的好手乔装,这次的阵容很盛。”

薛小涛忽然问道:“邱大侠,她们进去有多久了?”

邱小己想想道:“约摸有盏茶的时间之久。”

“没什么响动吗?”

“没有.一点声息都没听见。”

薛小涛轻声一叹道:“这座阁子不过才这点大,有四五个人进去就是一头耗子也该搜出来了,怎么会全无动静呢?邱大侠对此持有何意见。”

邱小乙想想道:“也许要找的人不在里面,那位郡主早就出来,吩咐往别处找了,而且四边都有本帮弟子伏守,如果人到了别处,小妹一定会得到消息的。”

邱小乙道:“薛姑娘,贵帮虽然门规谨严,但是人太多了,意见难以沟通,薛姑娘把人调到这里时,并没有告诉他们是为了什么,因此对有些事,贵帮的门人即使自作点主张,并不算是违背门规。”

他的话说得很含蓄,薛小涛却一点透,轻声一叹道:“我知道本门同仁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