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薛小涛仍是虔诚地跪在地下,道:“弟子出身于小寒山,恩师涤下凡,前辈当不以外观之。”

无名道长哦了一声道:“原来姑娘是使尼门下,难怪会在丐帮身任要职,而且干得有声有色了,令师好吗?”

“家师前四年就进游四海,莫如云归,不过弟子想她老人家一定是松刚鹤健。”

“她是个有福气的人,把责任交给姑娘,自在逍遥去了,还有个痴和尚呢?”

“前辈问的可是癫师上人?”

?别把他叫得这么好啊,就是这个癫和尚,痴秃子。”

“弟子离山前一月,上人曾枉驾小寒!就是要往南海普陀朝圣,此后即无消息。”

无名道长一叹道:“看来他还是没混得出息,否则绝不会如此安份的,我跟令师都是交友不慎,认识了这个疯和尚,惹来了一身束缚,被人捆得不能动一下。”

薛小涛一怔道:“前辈这话怎么说?”

无名道长道:“令师难道没跟你说?”

薛小涛答道:“没有,空门三圣之名,是弟子进入江湖后才听到的,得知前辈与家师以及癫师,被江湖人合称空门三圣荡魔除好,为武林所共誉,但十前忽而消声匿迹,一起息隐江湖有人猜测三位仅已负游,但弟子知道这不确,因为四年之前,癫师上人还枉驾过小寒山”

无名道长苦笑道:“姑娘离山之时,令师可有什么交待?我是问特别一点交待?”

薛小涛想了一下道:“没有,家师命弟子出外行道,代她老人家积修功德,恰好莫师叔应任帮主,就把弟子跟几个师妹调来主持金陵的帮务。”

无名道长道:“总有一点特别的约束。”

“唯一的约束就是要弟子以丐帮门人行使,除了自己人外,不得轻泄师承门户,对前辈自然是不能隐瞒的。”

无名道长一叹道:“这就是了,都是痴和尚害人,把我们都给坑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弟子听说三位老人家都不再出现江湖,而江湖上传说纷坛,为了师训又不能加以辨明。”

无名道长道:“辩解是不必了讳避门户也是令师谨慎过度因为当年立约受束缚的仅止于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包括门人弟子在内。”

众人听得都出了神,空门三圣的名字,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不知道其间发生了什么原因使三位绝足尘世?’

无名道长看了他们一眼道:“三十年前在武林中风云一世,闹得最厉害的有八个人……”

薛小涛:“我知道,是八大天魔。”

无名道长道:“这八个人也不是坏人,他们也没有做坏事,只是行止怪僻一点,杀机太重,武林中黑白道士,但凡有人稍微犯点小错,给他们知道了,立杀无赦,人人都是双手血腥,他们的武功又高,八人联手,所向无敌,连少林武当等门派,偶而有一二不肖弟子落在他们的手中,他们也是毫不留憎爱分明,杀了人还把首级县在他们的总坛大门,血书罪状。”

龙千里道:“这未免太过份!”

无名道长道:“是的,少林武当一向为武林这主流,而且颇富快誉,他们代微不肖弟子,是不会对他们发怒的,但是首总坛,血书罪状,则太不给人留余地了。于是两家掌门各率门中高手,约了他们在泰山人巅顶直论。”

薛小涛道:“他们去厂没有?”

“这八人眼高于天,岂有不去之理,在泰山之巅,一言不合,血战三书夜,八人轮流应战,斗得两败俱伤。”

裴玉霜道:“那两大门派太卑鄙厂。”

无名道长道:“不!说起来还是公平的,两大广]派合起来,的莫五六十人,如果一开始就联手群殴,那八个人虽是轮流应战,可是人家不愧名门胸襟,每次以一人上前挑斗,这八个人是好手,死了四十四名。”

龙千里道:“这的确是够惨烈j,。”

无名道长一叹道:“两大门派伤亡惨重,那八人也是筋疲力尽,因为双说都是八个人,八魔之处的凌长风得议不必再一个个的比厂,干脆一个对一个,八对一起动手。”

龙千里神色一动道:“这个提议很够气魄,他们八介久疲之身,而两大门派的八位高手则是以逸代劳。”

无名道长道:“两大门派的人看起来是占了便宜,其实也好不了多少,因为他们心切门户荣誉,三尽夜未曾事睫,精神之损耗也够多的,而八魔则因为所习各异,斗过一场就闭目调息,根本不去关心以后的战次,轮到自己时,再睁目出场,以精力消耗而言,他们反而比两大门派的人少,所以凌长风才作此议。”

“两大门派同意i没有?”

“那两家掌门人互相一商量,不但拒绝一百,而且自动认输,率众谢罪而去。”

龙千里道:“那又是为什么呢?”

无名道长道:“经过三尽夜的,四十多场搏战后,两大fi派对这八人的武功都有厂相当了解了如果放手一搏,可能是同归于尽的结果,他们尽出精华,如果与对方并尸荒山,两大门派就将因此衷微。为了门户的延续,他们春有认输了,经此一战,八魔名声更为响亮,以后行事,更无忌惮,杀孽也造得更多,原来他们自名为八友,别人呼之为八大天魔,他们也就干脆改号为八魔了。”

薛小涛道:“怎么这件事没听人说过呢?”

无名道长:“两大派事前并没有对外宣布约斗火魔的事,八魔在这地方倒也够君子的,没有对人说过他们击败了两大派。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是场没有胜负之斗,而且他们八人寡与交游,根本无人得知。”

“前辈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我也是十年前才知道的,八魔称雄宇内多年,由于杀孽太重,终于激起了一位武林隐快的不平,单身一人,约斗八魔,把他们—一击败。”

众伙不禁动容,薛小涛道:“那人是谁?”

“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个书生,凭手中一支到,艺震八魔,打得他们口服心服,但八魔并无恶迹,只是嫉恶如仇,行事过份苛烈而已,所以那位武林隐侠对他们只薄作申诫,着令他们退出江湖,不准再杀人。”

“八大天魔都接受了?”

“他们虽然以魔为号,却不是心性邪恶之徒,心胸磊落,行事光明,技不如人,都输得小说诚服地答应了。”

薛小涛道:“前辈英雄,果然是令人钦佩,这八大天魔以后当真没有再出现过?”

“是的,他们整整寂居厂二卜年,果然都没有再出现人世,直到十年前……”

“十年前他们又出来。”

无名道长一声苦笑道:“也没出来,只是找上我们了,那是我与令师加上痴尚被人称为空门三圣,只是尽己之本份,为武林略尽棉薄而已,本意也并非争名。”

薛小涛笑道:“是的,弟子听人说,斯时八骏侠已经成名,长江以东,八骏英名盖世,使江湖宵丧胆,长江以南,则是三圣盛名如日丽中天,江湖群邪匿迹,举世同钦,但是怎么又会惹上八大天魔的呢?”

无名道长叹道:“起因于痴和尚的外号,他以癫痴又号,但却以一掌伏魔掌法为其擅长。”

“而且也以他最多事,结怨最多,喊出了伏魔卫道的口号,因而有人称他为伏魔尊者,有时他乱子闯大了,我与令师念在交谊,总要忙他一点忙,何况他的作为也不失为正,对付的卢绿林巨寇,或是声名狼藉的江湖恶徒,在道义上我们也该加以支持,因之后来有人把我们称为伏魔三圣。”

“这倒没听人说起过。”

无名道长叹道:“连我也没听说过,这可能有人故意造这个风声来跟我们过不去。”

薛小涛一笑道:“我知道i,大概是有人在这个魔字上作文章,好激起八大天魔来跟三位老人家为敌的。”

无名道长点点头道:“不错,而且那些人的目的确达到了,就在十年前的八月初九,我们三个人会晤在栖霞寺中,那个疯和尚的控中处,突然有男女四人前来,指名邀斗,要我们取消伏魔三的称号y’

“是八大天魔吗?”

“不错,三男一女,其中那个女的是个女道土,正是昔日八大天魔中的四位。”

“据他们说,八魔中已有四人物化,他们四人也息隐江湖已久,但是他们并没有放弃天魔的称号,因此我们伏魔之名,对他们是个大侮辱。”

“前辈等既未以伏魔自许,这误会应该可以解释的。”

“我们是这么解释了,可是那四人却要我们当众宣布不承认这个名号而且还要疯和尚自断又掌。”

“这太过份了吧?”

“他们也有理由,疯和尚的掌功是伏魔掌法,确实也侵犯到他们,疯和尚脾气又烈,说厂一句狂话,释道两门俱以伏魔为本,这个名号是无法消除的;于是一言不合,又方就动上了手。”

薛小涛连忙问道:“胜负究竟如何呢?”

无名道长道:“一对一,大家在伯仲之间,可是他们多出一人,相形之下。找们就吃厂点亏眼看不支之间,那位隐名导人又翩然来到为我们解围。”

“他仍然健在人问?”

“是的,也与八魔是旧日相识,那四人倒也卖他的面于,看他出了面立刻拱手而去。”

“问题不是解决了吗?”

“也没有!因为八魔中的那个女道士临走时向他说了句话,她说,我们八人自承为魔,但没有害过人。今天看在阁厂的面子上我们不作计较了,希望阁下给我们一个公道,这世上是否没有我们立足的余地了?”

薛小涛道:“这话说得太重了一点!”

无名道长苦笑道:“岂止话说得重,而且他们做的事更绝,离开之后没多久,派人送了张帖子来,邀我们到亲极阁一叙,原来这北极阁就是女道士修真之所,那位隐名异人认为我们应该与他们释嫌修好;我们也同意了,结伴来到此地,才发现他们都已自绝了c”

薛小涛愕然退:“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都是性烈之人,而且八人义结金兰,誓共生死,故发零谢,他们早前死志,只是有一点心事未i。那四人才苟延残喘,那时他们未了事宜俱已告终,本来也想相约共死偏偏遇上了我们伏魔我名号之争,所以才想以有生之年,为八大天魔争最后一口气、那知道这位隐名异人又出头干涉厂,他们留下一封遗书,只有十个字,魔道难并存,是非由君论。”

“这有叫那个人为难吗”

无名道长低叹道:“是的,那位隐名高人感到很为难,为了对死者交代,只有叫我们退出江湖。”

薛小涛道:“那似乎也太过份了!”

无名道长苦笑道:“是的,他感到很为难,只有一个办法,跟我们三个人,每人印证了三招,跟痴和尚比掌,跟令师比剑,跟贫道则是较量刀法。”

“我记得前辈所长的就是降龙刀法。”

“说也惭愧,我们都是在第三招上落败,他才开口说在下不是为魔道申张,但三位既以伏魔为旨,必须要具有伏魔之力,什么时候三位化解得了这三招,便可以伏魔为任,否则就请择地静修,先把出家人的本份修好再说。”

“以后呢?三位老人家都听了他的?”

无名道长苦笑道:“设非他现身相救,我们必伤四魔之手,命是人家救的,而且人家的武功高出我们三个人也只好认了,令师回到小寒山,痴和尚行脚天涯,贫道就在这儿既了下来。”

薛小涛问道:“前辈没有破解那三式刀法呢?”

无名道长苦笑道:“没有,他把那三式刀法留下来,贫道研究十年,始终没有想出化解之法,而且今天也就是仗着那三把刀法,震退荣华郡主。”

众人又俱一怔,无名道长苦笑道:“她上来的时候,贫道正与朱英龙奕棋,她起先是想强把那位朱施主拉起的,贫道出手阻拦,虽然都没有真用刀器,但手势互推,却全是用的刀式,贫道以降龙刀为敌,竟是奈何她不得,无奈之下,只好把那位异人所留的刀式用出来,才算把她难住了,接着就是我们对奕。”

薛小涛问道:“前辈在秤上也是论刀吗?”

“是的,不过此女智慧若海,而且也是个使刀的能手,没多久,她就把第一式刀法给破了,贫道再把第二式化在棋上攻出,她则以各种刀式试探应付,下到第一百九十三手时,又被她破解了,贫道只得施出第三招,才使她投子认输,计此一重刃难。”

众人听得如痴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