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道:“我说的陌生人,当然不是普通的商放行贾,如意坊的人员,眼光是不会错的。”

华无双道:“知不知道来历呢?”

“知道来历的也不少,那还不足为虑,我耽忧的是几个不知来历的人,看上去神定气闲,俱是内家高手。

“那就要特别小心了;我尽量要大家提高警觉。”

又交代几句才告辞走了,不过他很奇怪,为什么燕玉玲她们一个也没见。

回到金山寺内,这是江南名寺之一,在寺中登临远眺,江天一览,夜景也十分宜人,江上的船火点点,如秋空流烛,苍茫的夜色中,江山如尽,依稀可办。

楚平是光来过了,龙千里等人都已在寺中客舍里居下,楚平才又一个人到江边去的。不过才耽误了半个时辰。可是他重临寺前,发觉到情况有点不对了。

眼中一无所有,这种不对劲的感觉他一身神奇的第六感,也可以说是一种后天修为的警觉性,每当有人将不利于他时,他就有这种感觉。

所以他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心中又生警觉,信步向寺门走去,天色已暗,金山寺在黑暗中如同一头巨兽,他走进大殿时,殿中寂无一人,只有一个僧人在钟架前,牵钟钟索,似乎准备要叩晚课的钟声。

装干隐约感觉那股杀气就是由那僧人处传过来的,略一沉思,干脆走过去,借着微弱的灯光,打量一下那个僧人,只觉得这个和尚不像是个出家人,头上虽然光光的,却没有戒疤,而且也没有出家人那股恬淡之态。问道:“大师父用过晚饭了?”

那僧人似乎不愿跟他多搭讪,只轻轻嗯一声.楚平笑笑又问道:“大师父此刻是晚课的钟吗?”

僧人又嗯了一声,楚平笑道:“大师大概是由外地来挂单的吧,在下在半年前曾经到过宝寺,跟叩钟的那位老师父谈得很投机,据说他已叩十几年的钟,这次怎么没看见他呢?”

那僧人淡然道:“他死i。”

楚平怔厂一怔道:“死了!怎么会呢,在下看那位老师父身体很好,精神也很健旺——

僧人不耐烦地道:“人总要死例”

楚平连问了两句话,已经听出这个增人根本不是和尚,因为出家人口中没有生死,只有圆寂正果之说,因此不动声色地道:“他死多久广”

僧人道:“洒家不知道,酒家业到本寺还没几天。”

楚平一笑道:“在下想来也是如此,否则怎会连时间都不知道,此刻晚斋刚过,还没有到鸣晚课钟的时候。”

僧人道:“酒家敲的不是晚课钟,是预报丧钟。”

楚平哦厂一声:“预报丧钟,为谁预报呢?”

“为一个姓楚的施主。”

楚平仍是很从容地笑道:“在下也姓楚,这预报的丧种,会不会是在下呢?”

“施主如果姓楚,就逃不掉,因为今天宿在寺中,姓楚的人都非死不可。”

楚平道:“‘这个在不倒有点不相信,在下无病无痛,身于也硬得很,不像个要死的样子。”

僧人道:“阎王注定三更死。”

楚平心中一动,从他的变话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了,乃笑笑道:“原来大师父就是追魂阎罗果报和尚。”

僧人微微一怔,随即点头:“有十几年再在江湖走动,很多人都已经忘了洒家,想不到施主还记得

楚平道:“我不会忘记,因为十二年前,家叔从南红交趾采购得一批珍珠,在归途被劫身亡。”

僧人道:“那是洒家跟几个伙伴下的手。

楚平道:“果报和尚,迷魂娘子,白眉公翁,三大邪神怎么只见到一位?”

僧人一笑道:“我们这三个人也是多年的伙伴广,酒家到了他们自然会在附近。”

楚平道:“在下遇到三大邪神,想活命自然很不容易,何不把那两位一起清出来呢?”

僧人淡然地道:“不必!洒家自信还能对付得了,等酒家倒地的时候,那两位老友自会出手的。”

楚平想想道:“三大邪神纵横字内多年,在下闻名已久,只憾出道太晚,无缘识荆,想不到今宵有幸一会!”

果报和尚微笑道:“不错,近十年来,江湖上英雄辈出,但值得我们伸手的还不多见。所以我们就躲懒,江湖上也快把我们忘记了,如果不是阁下在鸡鸣寺前那一番杰出的表现引动我们的兴趣,我们还不会来呢。”

楚平哦一声道:“三位是专为楚某而来的?”

果报和尚笑笑道:“可以这么说,八骏雄飞,威震宇内,我们试了一下,追魂娘子略施手法就摆平了病书生,我们觉得不过尔尔,对其他几个人本已缺乏一手的兴趣了,那知道阁下继了病书生的缺后,居然更有作为了,昨天在鸡鸣寺目睹阁下身手,我们颇为钦服!”

楚平沉声道:“哦欧阳师兄是你们杀死的?”

果报和尚道:“一个病书生,还值得我们同时出手吗,追魂娘子一把散花手就解决f。”

楚平怒道:“追魂娘子何在’

果报和尚笑笑道:“别心急,三大邪神虽然联袂行走江湖,却很少同时出手,一个不行再上二个,二个对付不了,才三个联手,阁下必须应付过洒家三十招再说。”

楚平忽又冷静下来道:“你们三大联手有几次

果报和尚道:“不多,仅一次,就是四年前对令尊的那一次,难道令尊没告诉你吗?”

楚平道:“没有,如意坊的人从不为私怨而复仇。先父遭你们围攻受伤后,根本没有说出是遭谁的毒手。”

果报和尚一笑,道:“难怪这四年来,我们没受到一点困扰,洒家还以为如意坊被我们杀怕了,不敢来寻仇呢。”

楚平沉声道:“先父之死,在下因遭祖训而不究,但是欧阳师兄之死,在下身为八骏之一,却不能坐视,请大师稍候片刻,让我跟追魂娘子先作一战。”

果报和尚笑笑道:“楚施主,三大邪神行事有自己的规矩,可不作与由你挑的,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时值下旬,正该洒家当令,就是说第一阵由酒家出手,所以昨天在鸟鸣寺,追魂娘子虽然在旁边看着你大显神威,也没有抽冷子给你一下,是你那有命在,洒家在此恭候已久,你就别在拖时间了,清亮兵器赐教吧!”

楚平看看殿中,灯光暗暗的,充满厂一种森杀的气氛,乃哗然出剑道:“好!我们别毁了古刹胜景,到外面去!”

和报和尚把钟撞的木样轻轻一摘手,笑道:“洒家号称果报神,就是专拣佛寺古刹,作为报应之场,楚平,地方也不得由你挑,就在这个地广场地方吧。”

楚平冷笑道:“我偏不听你的安排,要斗我们出去斗,否则改天再作较量。”

说着纵身向殿外而去,果报和尚身形一闪,居然抢在前面拦住,一杵压下。

喝道:“楚平,三大邪神要杀人时所挑定的地方谁也改变不了,动手!”

楚平并不是真的要出去,这殿中十分宽敞,而且还有几十盏灯点着,光亮虽弱,比外面才能亮得多厂。

三大邪神的追魂娘子以暗器手法称着,在黑暗中更易施为,她之所以被称为邪神,就是她发暗器从不打招呼,跟她动手时,必须特别小心,因此他这一纵,只是在试探对方的虚帝,因为他看见果报和尚搞铁杆为武器,虽然是木制的,却也相当沉重,知道此邪必长于臂力。

长于臂力者,多半身法迟滞,就可以针对这个缺点攻其所弱了,但楚平的意法却更进一层,那是由他父亲遭害时,向丰的伤痕所引起的联想,他父亲负创回到这家中时,除了身上的刀痕与两片翡翠玉叶的暗器伤痕外,背后择有一个碗口大的圆形瘀伤,似为重物所击。

今天看见果报和尚的木样,才知道伤痕的由来,只是以父亲的武功造诣,很少有可以被人从背后击中,除非是在疏不及备孙的情况下才会失手。

既然面对三个强敌,怎么会有疏忽的情形呢?除非是心中先有个错觉,因兵器而对果孤和尚所生的错觉。

看见他用重兵器,以为他必拙于轻功,才会被他们到背后偷袭得手,也因为这个疏忽而先受了严重的内伤,才躲不过白眉仙的化血刀法与追魂娘子的散花妙手。

那只是一个揣测,但是楚平的心却已有警觉,所以他才不着痕迹地试了一下,果然证实了自己的揣测。果报尚除了力过于人外,身形的快捷尤为出人意外,而这两项在常情上不可能并存的武功配合起来,往往能使强于他的高手失算,由于父亲的遭遇,使楚平能在动手之前产生了警觉,心中也就有了应付的方法。

果报和尚那一杵不能算是招式,这么粗重的兵器,根本使不出招式来,可是他以雷钧之势压下来,使人无法闪避,楚平只有奋力举剑上撩。

当的一声震响,楚平被震得退了两步,心中更为吃惊,那技钟杯竟是铜铸的!那自然不会是金山寺的原物。

钟是铜的,杵不能再用铜,否则那口几百年的古钟早就被敲裂i,这一定是他换上去的。

楚平心中暗叫苦,亏得自己没有贸然踉对方较力,剑上的劲道恰到好处,只是供对方的震力使身形退避那一击,如果仗着剑器之利,慾消断木材而全力施为的话这,这第一招就会吃上大亏。

虽然他被震退了两步,但那是他自己准备造成的结果,而这两步也是预计中后退变招反击的距驻,身形脚步,完全在控制下,圈回长剑,矮身横扫出去,势子很快!果孤和尚一击落空,招式用尽,逼得跃起进剑,举杵护住门面道:“好小子,比你老子强多了,你老子在洒家这一击之下,足足到了二十招后才扳回儿手。

楚平一声轻叹,如果不是有父亲遇害的教训,他也同样会上当的,能否在二十招后扳回手还很难说,因为在第一回合上并没有失去先手,两个人的拼斗很紧凑,刻来杯柱,打得精彩,果报和尚的劲力深厚,运作如飞,但到底不如剑势轻灵,便于控制,往往在一招出手后,一个控制不稳,把式发到六成而无功时,就无法再收回击的空档。

像这种打法本来是很吃亏的,但是他占了劲沉力猛的好处,又加上身形灵便,弥补了他的缺点。

因为劲沉力猛,他的铜林出手,威力万钧,使对方无法硬接,只有闪避的对策,可是他知道自己的缺点,出招多半是横扫,那样一来,对手的楚平在闪避时就受到他的控制,杵势则矮身避过,势低则纵身避过,不高不低时,就只有向后退避一途。

正因为可以控制到对方闪避的方向,间接地也就把握了对方反击的来路,因此楚平反击的剑招虽精,出手虽快,他仍然可以来得及化解,更由于身形的灵活,有时人是随着杵走了,楚平的反击也经常落空。

交手到二十九回合时,就是如此的现象。

果报和尚以一式横扫千军,直击楚乎的肩头,那是偏向上盘的攻击,楚平一矮身后,接着一刻反削对方的腰际,出手如电,在一般的情况下,这一剑是很难避开的,但果报和尚表现他非凡的技艺。

他的铜杵出手后,身子也跟着杵势动作,整个地荡平了起来,成了一条直线,使得楚乎那一剑由他身子下面掠过,大家都扑了个空,果报和尚乘势走空,人也在半空中发声,喝道:“好小子,你再逃过酒家下一招,就算你能干,酒家就要跟伙伴联手对付你”

语音才毕,他的身形猛地下沉,脚才沾地,姿执忽变,由下而上,从左侧直向右上方反撩上去。

这一式变化不在巧而在快,谁都不想不到他能在这种情形下稳住身形而展开反击的,;因此望似简单的一式竟因为速度的缘故,成为凌厉无匹的杀手。

楚乎被带得只有往后退了,可是他身后保有尺许的空间,因为虞局已经移到大殿的右角。那儿恰好是观音大士的莲座,莲座前是一条放置香烛供口的祭宁,楚平距这祭案只有尺来远而这尺许驻是无法避过银杯的一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跳一上祭案去。

楚平也这么做了,可是他跳上祭案后,还做了一些别的动作,谁也不会做的。

他的脚才沾上祭案,手中的长剑不指向对面的果报和尚,却反由胁下倒插,利用后越之搪刺向了莲座上观音大士的心口那是一尊白观音大士的塑像,赤足高髦,手拈柳枝,实相壮严格,楚平竟会对准她出手,不是疯了吗?”

不!没有疯,而且这一招连用之妙无与伦比,不仅解决了他本身的危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