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追魂娘子笑一声道:“薛坛主果然不错,到底不愧为领袖一方的名门俊秀,只是你们等得住楚平吗?”

三个女子都不理她,追魂娘子看看果报和尚道:“秃驴,老杀才见了女人就没了骨头,你是出家人,应该四大皆空,你把这三位女菩萨赶开吧!”

果报和尚大喝一声,抡起大铜作,奋力横扫,裴玉霜以单剑为柱硬架住了,虽然被震得退了两步,但也把果报和尚的铜村反弹了回去,果报和尚微怔道:“裴玉霜,好腕力,你再接洒家一杵试试!”

但是燕玉玲不让他再次出手了,飞身跃起空中,以长剑凌空下击,果报和尚挥杵扫去,燕王玲却在空中身躯轻翻避过了,使剑再刺空门。果报和尚连挥了几下,可是燕玉玲身子在空中飘不落地,不时以长剑蹈隙刺攻,缠住了果报和尚无法分身去进攻楚平,追魂娘子看看情形不对,手挥柳丝再进,却被薛小涛拦了上去,天绝神翁攻上,裴工霜死命抵住,激斗又起。

在六人分三对的厮杀中以裴玉霜的压力最重,天绝神翁的刀法凌厉,实在不是那支刻应付得了的;薛小涛与追魂娘子两人不相上下,反倒是燕玉玲挑斗果报和尚还从容一点,铜村是以力,但燕王玲的身法美妙,回翔空中不降,果报和尚有一身力气,却无法施展,就这样各战了二十多招,忽而三大邪神在一声呼啸中,三个人不约而同抛开对手,三件兵器集向地上的楚平。

在战斗激烈时,三大邪神这突然的变化是谁也想不到,三个女子也不知不觉地离开楚平,面对这一着联功杀手,一时援救无及,眼看着三兵器快要击中楚平了,那知楚平忽而跳起来,剑奔天绝神翁前,右腿踢出,把果报和尚踢得横身飞了出去,左手掌捎出去,击中追魂娘子的后背,一招三式,居然把三大邪神都伤了,灭绝神翁受伤最重,胸前那一剑划破了尺来长,寸许深的口子,鲜血直冒,他似乎忘记了疼痛,跟两个伙伴站着,望着楚平,不知道他在受伤之下,何以还能发出那么凌厉精湛的一招,裴玉霜与薛小涛、燕玉玲等三个女子也都诧然地望着楚乎,满脸现出不相信的神色。良久,天绝神翁才轻轻嘘了一口气道:“好!好招式。小子,老夫认栽了,但是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不知道你是否肯给我一个确实的答复!”

楚平淡淡地道:“是想问我刚才那一招?”

楚平淡然一笑道:“刚才你不是见到了?”

灭绝神翁叹了口气道:“是的,如非亲身所历,杀了老夫也无法相信,可是事实放在眼前,那是真才实学,心眼步法配合得妙不可言的一式精招,老夫不能不信,因此老夫败得心服口服。才想问个明白。”

楚平道:“你问吧,艺有未曾我学,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当尽我所知答复你们。”天绝神翁想想道:“这一招叫什么?”

“神来之笔,无名无目。”

“这怎么可能?你总不会是临时想出来的吧?”

“’确实是如此,因为这一招只有在那种情形下才有用,根本不可能预先想请招式,等着你们联手合攻。”

灭绝神翁想了一下道:“不错!那一招是神来之笔,因为出剑发掌踢腿,三式同时发出,假使不是我们三个人在同时攻出,这一招也没有用,不过一招三式,同时能取中我们的空门,这总不会是临时想出来的吧?”

楚平道:“不错,这倒是我经过一番研究的。”

“可是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又从何研究起?”

“三年前,你们围攻先父,先父负伤回到家中,并没有说是为谁所伤,我只有从先父身上的伤痕来着手,判断对方出手时的姿势与攻击的部位,筹思应付之策,你的刀取前胸,可以用剑招克之,追魂娘子惯于在花叶中发利器暗算,必须先示之以弱,使她放弃用暗器的打算,就只有迎身以掌克之,果报和尚习惯在背后攻人无备,他使的是重兵器,下盘空虚,以飞跟踢出,可以攻其所弱。”

灭绝神翁叹道:“佩服!佩服!但是把这三个动作溶于一式,必须得化点心思!”

楚平笑道:“不错,这个心思化得很苦,而且付出很大的代价,要在背上挨一下……!”

果报和尚叫道:“你是故意挨这一下的?”

楚平道:“不错,先父是被你的身法所欺,在无备的情形下挨了一样,才受了重伤,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虚实,怎么再上这个当,预先就作了准备,运足了气再挨上这一杆,就不会受伤很重了。”

果报和尚道:“笑话,就算你运了气,那一杵是轻易挨得的,酒家这一样连铁人也可以击扁的。”

楚平笑道:“和尚,那一杵把我打得飞了起来,把你的功力都抵消了一大半,你可以砸扁一尊铁人,但如果要你打一捆稻草,最多也是撞飞了起来,连草结都不会散开,这就是柔能克刚的道理,无怪追魂娘子骂你笨,你的头脑是缺少点弯路,下次我建议你多用由上往下压的招式,这样除非对方会地遁能缩到土里去,否则就很难化解你的神力了。”

果报和尚叹了口气,什么话都不说了。

天绝神翁叹道:“楚平,照说我们虽然落败了,但还有再战之能,可是输了要认输,三大邪神纵横宇内多年,从未落过败绩,居然砸在你手里,还有什么可混的,你说要如何处置呢,老夫认了。”

楚平道:“先父之死,遗命有不得报仇之诫,欧阳师兄之死,你们虽是主凶,却非主谋,我也不想怎么对付你们,只是我觉得三位在江湖上也混够了,应该收手了!”天绝神翁道:“阁下要我们退出江湖?”

楚平道:“是的……三位在江湖上也是无名之辈,何苦去为豪门卖命当工具做凶手呢?”

天绝神翁刚要开口,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清叱道:“慢着!三位老师,楚公子不追究,我的问题可还没完呢!”声音是从山下传来的,十分清脆,三个人脸色变了,很快地由山道上出现一辆宫辇,辇上端坐一位官装丽人,前面是两名背剑的小婢,后面则是两名推辇的传女,耶赫然正是在北极阁中为无名道长擎退的荣华郡主,带着她的四名剑婢。

辇车推到众人面前,荣华郡主跨步下了车辇,先朝裴玉霜等笑笑道:“三位姐姐,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转身朝楚平一检社道:“楚公子,朱若兰来得冒昧,尚清原谅!”

楚乎颇感愕然道:“不敢当,郡主怎么有兴夜游金山?”

朱若兰一笑道:“楚公子,这郡主两个字的称呼,在公子面前可当不起,公子还是以贱名称呼吧!”

楚平道:“令尊贵为一方藩主,你是名副其实的郡主。”

朱若兰道:“以富豪而言,谁能富过如意坊的东主,以贵而言,家叔贵为天于,在公子面前也不放以帝王自居,以小妹这个郡主又算得了什么,面对高人,小妹自觉俗气为之一条,因此我们也摆脱那俗套吧!”

楚中笑笑道:“兰姑娘有何指教?”

朱若兰道:“小妹闻知公子在金山寺夜游,本拟前来一听雅教的,那知道恰好遇见了舍间的三个家臣对公子无礼,小妹特地来向公子求个情。”

楚平道:“事情已经过去了。”

朱若兰一笑道:“小妹来了已经有会儿,也会见公子大展神威,教训了他们,虽然公子器度恢宏,不以见罪,但小妹却不能就此罢了!”

忽地转身,眼中射出慑人的神光,盯着三大邪神一扫,那三人身不由主,打厂个寒噤,朱若兰沉声道:“三位老师,今天这个行动是谁的主意?”

无绝神翁道:“是我们自己安排的。”

朱若兰冷笑一声道:“黄老师,楚公子是君子你们可以欺骗他,但是在我面前,你们最好还是少现心眼儿,说,是谁叫你来的?”

天绝神翁道:“是令尊宁王爷。”

朱若兰冷冷地道:“出门时家父就当面交代过,此行一切由我为主,我并没有叫你们对楚公子失礼!”

灭绝神翁道:“令尊另有所托付!”

朱若兰哼了一声道:“黄公伯,这一套鬼话别在我面前胡说,家父早知道你们二三其德,心怀不轨,要我特别监视你们的行动,怎会另外交代你们任务?”

夭绝神翁道:“郡主如若不信,可以去问王爷。”

朱若兰冷笑道:“你既然这么说,我只有把你们带回去跟父王对证一下了,把他们的穴道封住,废了武功带回去!”

两名剑婢正待上前,追魂娘子叫道:“朱老兰,你别欺人太甚,我们至少还是你的师父!”

朱若兰笑笑道:“那不过是在称呼在对你们一点尊敬而已,你们自己明白,够资格做我的师父吗?”

天绝神翁道:“老夫难道没教过你刀法y”

朱若兰一笑道:“你那几式破刀法还够资格教我?连你最得意的灭绝三刀,都还是从我手里偷去的!”

灭绝神翁怒道:“潮说,那明是老夫精心独创……”

朱若兰笑道:“不错,刀法是你所创,可是你根本不懂得连起来运用,到了我手里,才去无存青,变为一刀三式,威力绝伦,黄公伯,你刚才来吹嘘说你们三大邪门未落过败迹,可是别忘了去年中秋,大家在后园较技,我这四名剑婢就胜过了你们,你还好意思说是我的师父!”

天绝神化低下了头,追魂娘子道:“若兰,我承认你天赋过人,可是你们是手段未免太卑鄙了,在延聘人才时,不惜厚瞥甘辞,把人请到王府,就偷学我们的武功,学会了就把人一脚踢开。”

朱若兰微笑道:“易小琴,你这话只有一半对,我承认对各地的名家精武都很有兴趣,但我从来没有要求那一个传授,我也承认向很多人学了些东西,但是我学的不是别人的精妙之处,而是学每个人的缺点,凭我自己的智慧,去修正那些缺点,那可不是你们的本事!”

“你总是在我们身上得了些好处吧?”

“这倒不假,只是这些好处是我自己发掘出来的,不是从你们身上学到的,王府中每个人都是老师,那也不过是叫叫而已,事实上你们谁都不够资格做我的师父……”追魂娘子道:“’你如此对人,怎么能怪我们三心二意。”

朱若兰一笑道:“那不怪,我对府中的人去留从不勉强,在王府中的我绝不亏待,一定要走的,只要明白表示,我也总有一份敬意,可是我绝不允许人打着宁府的幌子在外面惹事,然后再嫁祸到我们父女头上,你们暗算了欧阳大侠,今夜又陷害楚公子,都不是我的意思,因此我绝不能原谅你们的作为。”

追魂娘子道:“你想怎么样?”

朱老兰道:“不怎么样,只是我不想一直替你们背黑锅,废了你们的武功,随你们爱上哪儿去,如果你们真是冤枉,可以到家父那儿去对质,只要确实是家父的意思,我就自绝以谢!”

追魂娘子道:“没那么容易

朱若兰沉声道:“我也知道你们不会答应,因此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自信逃得了,离开金山寺,我就不再追究

语毕哗然一声,由腰间撤出了一柄薄钢刀,寒若秋水,轻轻一抖,声若龙吟,挥刀攻去,却被楚平横剑架住了,然后才笑道:“兰姑娘,楚某想求个情。”

朱若兰道:“楚公子你还替他们求情,你知道……”

楚平笑道:“我知道,他们另外又受安化王之聘,想害我,嫁祸府上,可是他们并没有得逞……”

朱若兰一笑道:“楚公子,我七叔跟他们有过连系是不错的,可是绝不会要他们对付你,他们是受了内厂之请。”

楚子微微一怔,朱若兰道:“我亲耳听见赵湘踉裘中行跟他们密谈除去你!”

楚平愕然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朱若兰道:“因为你跟官家太接近了,他们怕官家借你的力量脱出他们的控制,现在你还要为他们求情吗产”

楚平道:“是的,楚某的家训,绝不因私仇而开罪武林同道,还请姑娘手下留情。”

朱若兰想想道:“那只有一个办法,楚公子可以拦住我,到他们逃离金山寺,我就不再追究了。”

楚平道:“楚某愿尽力而为。”

朱老兰微微一笑,运刀再去,楚平仍然挥剑拦阻了,刀法怪异,但楚乎总能及时封开,同时道:“三位请吧,楚某念三位成名不易,而结仇太多,如若废去了武功,今后将无以自术,但愿三位能于今后凭此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