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朱若兰一笑道:“为了使你安然无恙,早点复原,这个代价是值得的,而且也证明了我没有害你之心!”

她再吹了两次;把伤口都填满了葯膏,才取出一幅黄绫,细心地包扎好了,直等到一切都弄好了,门口响起一阵肃肃的轻敲,然后有个女子的口音道:“郡主,是婢子!”

朱若兰沉声道:“进来!”

进来了一个侍女装束的女郎,跪在她的面前,朱若兰脸色煞白,冷冷地道:“柳絮!人还有脸来见我,要是靠你来保护,有十条命也不够送的。”

柳絮垂厂头道:“婢子该死,婢子实在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敢做这种事的

“你是死人,我早就叫你要防备她,结果你居然会被她在后面制住穴道,你真是越过越回头了。”

柳絮垂头不敢作声,朱若兰怒道:“更不可原谅的是她在船上暗藏了那么多炸葯,你居然会毫不知道幸我下去得快,没让她来得及点上引线,否则我们都逃不过粉身碎骨之灾,你也同一个船房,她在舱板下暗藏炸葯,你怎么会毫无知悉的!”柳絮有是低着头,朱若兰道:“你还赖着不起来干吗?难道还是我错怪你了!”

柳絮这才低声道:“婢子有下情禀报,雅萍在江中还没有死!另外有人接应她,下水追捕她的两名护卫都被杀死了,有两名穿着黑色胶皮水靠的男子挟着他登岸走了!”

朱若兰霍然站了起来喝道:“什么!居然还有人接应她,你看见了?”

“是的,婢子伏在船边,看得清清楚楚!”

“你为什么不追上去,把他截下来。”

柳絮道:“婢子本来是想如此去做的,可是追到岸上又回头。因为婢子要先回来向郡主禀明……”

“你真是混球,这么重大的事,你还要回来禀明请示!”

柳絮道:“雅萍受伤很重,她子追上去是赶得及的,可是她还有接应的人,婢子如果穷追不舍,他们很可以会下手灭口,把雅萍也杀死了,变得死无对证,婢子想,如果要擒下雅萍这个活口,必须先放过她。”

朱若兰这才点点头道:“也有道理,你想怎么办?”

柳絮道:“婢子请郡主赐允,派王大姑为助,追踪前去,在百里之内,出其不意,把雅萍生挽回来卜”

“你有把握吗?”

“婢子深信有这个把握,如果两天之内,婢子无法达成使命,再回来向郡主一并请罪!”

朱若兰想了一下,才点头道:“好吧,你马上找到王大姑,把四剑婢带上追下去,倒不必太急,随时跟我保持连系,但是必要留下活口,不得有误。”

柳絮叩了个头,站起来又下去了。

朱若兰回头再看看楚平,他已经因为过度的疲弱而睡着了,那口瓷盂中虽然只有几口鲜血,但大部份的黄水也是鲜血为剧毒所化,这半盂之量,差不多是一个人体内半数的血量了,失血这么多,那是任何人都撑不住的。

朱若兰量量他的胸息,脸上浮起忧色,然后下去吩咐了一阵,再度上来后,就拿了张椅子,坐在床前,船身开始轻轻地移,驶入江心,扬帆而行。

楚平是被一船葯味薰醒的,当他完全清醒时,看见来若兰持着一口精细的瓷碗,把一匙葯汗端在他的口前,而他自己的身子,正平倚在朱若兰的怀里。

乍然四目相对,朱老兰似乎有点扭促,但随即柔声道:“楚公子,你总算醒了,别说话,喝了葯再说!”

楚平只得闭上眼睛,喝了那一碗苦物,等朱若兰把他放下去后,才张开眼睛,看看面前的朱若兰,见她的花容十分憔悴,秀丽的长发竟是蓬乱在头上。

楚平了口气:“兰姑娘,我昏睡多久了?”

“三天!两夜三天,足足三十个时辰!”

他要坐起来,朱若兰伸手把他按住,柔声道:“再躺躺,等刚喝下去的葯力行开。”

“我怎么会昏睡那么久的,我受的伤并不重。”

“也不算轻,刀口只差半分就到臂盂了,你真是运气!”

楚平微微一笑道:“那位女杀手的手法利落,认位极准,这半分之关可不是运气!”

朱若兰微愕道:“是你故意让他刺中的。”

楚平摇摇头道:“那倒不是故意的,刀锋触体时,我已经有知觉,唯一的办法,只有装作全无知觉,运气控制刀锋的去路,硬逼开了半分,为了这一手,我整整练了十年静坐运气的工夫。”

“世间还有这一门工夫?”

“当然有!只是一般人不去注意罢了,这虽是一种消极的工夫,却有意想不到的功用,除i砍下脑袋外,身上没有死穴,没有致命的要害。”

朱若兰嘘i一口气:“难怪你那天真沉得住气,一刀挨上去半天,居然不声不响,不过也幸亏你稳得住,才没让匕毒匕的毒气内窜,保下了这条命。”

楚千一笑道:“这也是多心的好处,我挨了一刀后,装作若无其事,不是怕她,而是怕你,如果你那个时候趁机出手,我是万难逃一死的!”

朱若兰脸上浮起了一层幽怨之色道:“在你心目中,我会是那么一个人吗?”“不是!否则我就不会上你的船i,可是那一刀刺来的时候我不能不那么想,你在对面.对我背后的情形应该看得清楚,你居然若无其事。”

朱吉兰叹一口气:“这的确是叫我难以辩解的,我也不知道那天河以如此疏忽,在平时我一直很小心的,即使在睡梦中,我也维持着三分清醒,就是那一天,我居然全无戒心,正因为这缘故,我才没发现那丫头上来。”

楚平忽然发现船在动,不觉失声道:“船在走了。”

“是的,正在沿江下行,大概已经快到姑苏了。”

“有没有跟龙大哥他们取得联系?”

“没有,我不敢通知他们,而且在躲着他们!”

“那是为什么,你我不是存心为敌,实话实说好了!”

朱若兰苦笑道。“你昏迷不睡,没有一个能证明你是伤在别人的手里,这叫我用什么话去解释?”

“这样不是更糟了吗?他们会追上来的!”

朱若兰道:“那倒不至于,我已经布下了疑阵,他们要追也只会追到上游去,绝不会往下游来!”

“官家呢,会不会出事情?”

“楚平,你又不吃官家的俸禄,管这些干吗?”

“这是我们此来的目的,怎么可以不管呢?”

“官家是不会有问题的,刘瑾他们还需要那道抗身符,你不去靠近他,反还少点事,三大邪神就是个例子,雅萍对你下手,恐怕也是为着同样的缘故。”

楚平默然片刻才叹道:“说得也对,浮生难得几日间,真没想到我会一睡两三天!”

“那是我在你的葯里另外加了昏睡葯的关系,那一刀虽然不深,可是毒性存留体内很讨厌,我为你把毒拨了出来,使你失血很多,必须让你好好养两天!”

楚平望着她的脸上满是关切之情,也不再忍心说什么了,船又走了一天,终于在薄暮中靠近了门码头。

楚手摸摸伤口处,居然已经结疤了。忍不住叹口气造:“白獭髓不愧为创圣葯,竟然收回得这么快!”

朱若兰笑笑道:“这也是让你多睡几天的好处,白獭髓必须要在伤者完全不动的情况下,才收口得快。”

楚平叹道:“可是也把我的骨头快睡得长锈了!”

朱若兰笑道。“现在我让你动一动去,久闻姑苏胜景甲天下,我还没逛过呢,咱们上岸去玩玩!”

“虎丘、水包山光都宜于白天玩,现在却……”

“先活动一下筋骨,明天咱们再逛!”

楚平是想动动,遂着装下船,朱若兰一身素衣,没带任何人,就这么上了岸,姑苏夜市很熟闹,两人找了家酒搂,点了几味小菜,叫了一壶女儿红,酒菜才端上来,忽听隔坐一位茶老的声音道:“难得一见玉人如许,敬献一杯

一口酒壶凌空飞来,到了他们头上,忽地停住了,暗中一般轻气逼人,楚平微微一笑,伸出筷子,挟住了壶柄,微微一倾,一道酒泉由壶口流出,刚好往人面前的酒盅,斟满了一杯,才又轻轻抖手,把酒壶又飞回了隔坐的两位老者的桌上。

那是两名身着旧衣的老者,年龄都在七十上下,长衫飘拂,脸色红润,目光灼灼神气外透,其中一个伸手接住了酒壶,脸上透出了一丝不解的神情!

这口酒壶是他们暗劲掷出,而且一直用内劲在控制中,楚平用筷子挟住壶柄,从容地斟了一杯酒,而且还把酒壶抛了回来,似乎完全不费力,但是却更令他们吃惊销,因为他们的内劲贯注壶上一直没断,而这个壶却似已经脱出i他们暗劲的操纵控制。

这也就是说楚平所施的劲道,远远地超过他们,所以这老者是凝集了十二成的劲力去接这口锡壶的,那知触手时,壶上连一点力量都没有,他连忙撤功,手指已经陷入壶,里面的酒汗顺手指流了出来。

这较劲上已输厂一着,他为了遮羞,只得把酒壶提起来向口中倒了下去,一口饮尽道:“如承赏光,老夫先干为敬了!呵呵!…晤”

呵呵两声是干笑以为遮掩的,可是那哦晤之声,却是忍不住之下才哼了出来,因为那原本温热的酒,忽而变得其寒如冰,灌下肚去,寒沁肺腑,连喉管都打抖索。

旁坐的那个老者忙问道:“老松,怎么了?”

这老者尴尬地道:“没什么,喝得太猛了,呛了一下!”

那老乾不信道:“你一触可尽十器,怎么这点酒就会呛住了,别是出了什么岔子吧?”

站起的老者狠狠地瞪了同伴一眼,怪他大没计较了,哼了一声道:“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口泉水都会渗牙,何况是一壶酒,柏长春,我丢了人,你也不见很有面子!”

被称为柏长青的老者微怔道:“老松,你是怎么了,我是为你担心,人家早就告诉你了,点子很扎手,要你小心应付,你偏不肯信,冒冒失失地来上这一手!”

被称为老松的老头儿又很恨地瞪他一眼,坐了下来,一言不发,朱若兰底声道:“原来是这两个老家伙。”

楚平道:“你认识他们”

朱若兰微笑道:“没见过,但是风闻其名,三十年前是一对有名的老怪物,一个叫风人松,一个叫柏长青,是江南八大怪中人,不知怎么找上我们了。”

楚平沉思片刻才道。“兰姑娘,你是到姑苏来有所作为,还时无心闯了来的?”

朱若兰道:“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如果有所作为而来,那就是有人在等着我们,如果是无心闯来的,就是咱们碰巧了,赶上人家有事,赶紧声明一声,免得引起无谓的麻烦!”

朱若兰道:“雅萍跳水而逃,江中居然有人接应,杀死了我船上的两名护卫俄们抛弃了跟王金凤王翠风两姐妹一起追踪下来,还带厂四名剑婢,结果到了姑苏就断了线,所以我才想来看看。”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我不想麻烦你,怕你的伤势还没有好,在这家酒楼中,有人会来找我联络的,然后我想一个人去一趟2”

楚手轻叹道:“兰姑娘,你的阅历太差了,早告诉我一声,我就会提高警觉,不至落入人家的圈套中了!”

“什么!我们已经人了人家的圈套?不可能,这家酒楼是家父的别业,也是我们的一个联络站,全是自己人了!”

“恐怕已经不是了,否则我们上来时就会得到警告了。”

“也许他们不认识这两个老怪物,他们有多年没在外面走了,若非他们自己报名,我也不是他们!”

楚平道:“他们也不应该认识我们,可是一上来就找上我们,你再仔细看看四周座上的食客……”

朱若兰四下看了一遍道:“没什么呀,他们都在各吃各的,也没人向我们多望一些!”

楚平道:“就是这点可疑,像刚才那种空中飞触般的方式,平时不多见,如果他们是酒客,应该对我们多望几眼才是,而他们居然视若未见……”

朱若兰江湖阅历虽浅,人却不笨,被楚平一提醒,立刻也生警低声道:“这些人是在等着我们的!”

楚平道:“不错,否则那个老怪物也不会问都不问一声,就朝我们来上这一手!”“那我的人都已遭到困住了!”

“大概如此吧,否则对方兴许在此坐候,分明是早已算到你会来此的”

朱若兰柳眉一坚道:“他们胆敢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