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龙千里微笑摇头道:“你别想左了,我们是为你跟之间没有成为冤家而欣慰,老实说,自从那天在北极阁见到这位郡主后,仅是挥手之间,就把五风堡那位大总管王致远摔j下来,大家看得心中直发毛,谁也不愿与她为敌,虽然在杯上论技,你摆的招工变化能胜过她,但实际动手起来,恐怕就未能如意了!”

楚平道:“嗯,不错,这原是作不得准的,以奕代招,是属于理论的,与实际还有段距离,而她的智慧,也的确惊人,那天无名子击败她的招式,她已想出了破解的办法,所以才找我对奕切磋的。”

龙千里道:“那还有什么问题,你早已成竹在胸。”

楚平道:“不!她破解的方式不同,我用的是暗化的方法,封死对方的出手,她却硬是在那三式精招中找出了缺点以进攻作为仿御,才引起了我的好奇,结果两个人都出神忘机,才挨了那一刀!”

龙千里道:“那一战有了结果没有?”

楚平道:“没有,棋杯上是我占优势,但还是有回手之力,不能以手走胜负,因为棋秤上地盘有限,而动手对搏,招式却没有限制,正好棋上我占了一个扭势的先手,她一直往前冲,我一直下封,在棋坪上延到边上,就无路再走,可是在动手时,招里化招,永远都可以变化无穷,大家将是经耐力及周密来定胜负了!”

龙千里道:“是的,但周密却逊之,虽然我一直保着先,但是拖久了,恐不免于疏忽,而一个疏忽,即予人以可乘之机了!”

龙千里笑笑道:“照目前的情况看,你们谁胜谁负都无关紧要了,大家在见到那位郡主后,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如此美人,难堪与匹,结果大家都想到你,一致公认你才是她最佳耦匹,只是把你们拉在一起很难,所以大家才给你造成一个机会!

楚乎听得莫名其妙道:“造成我的机会?”

龙千里笑道:“燕姑娘让我们去找你,给你们多一点相处的时间,我们不跟你,就跟上了这一边,王金风等人失陷,我们是知道的,当时,如果伸伸手,围就解了,可是我们宁可多等一天,由你们自己来解决!”

“那是为什么呢?”

龙千里道:“五风堡是于肺的势力,如果在手上弄丢了,使她无颜色再回南昌,岂不是可以留她下来了!

“楚平连连摇头道:“大哥,这下子可错了,五风堡虽是隶属于宁王府,但却是由吉兰全权指挥的,假如这些人受了折损,若兰反倒会被她父亲拖住了,因为宁王妃裴氏是刘理的人,她虽然不愿意再帮她父亲,可也不愿意见她父亲为刘道所控制,王府中的人手各各相当,宁王所占的就是五风堡这点优势!”

龙千里道:“不,兄弟恐怕错了!”

“这是若兰亲口告诉我的,怎么会得了!”

龙千里道:“我却是听王金凤说的,她亲口对我承认说她们受宁王控制,身非得c,只有买机会脱离宁王的控制,她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还说宁王志在天下,绝不会为任何人改变心意的,她们故意失陷在谷大用的手里,目的就是在脱离宁王,还求我们如果能解劝朱若兰,必以她们为念,更不能杀死谷大用……”

楚平微怔道:“她们是这样说的?”

龙千里道:“不会错,你们未来之前,燕姑娘c经进去过,跟她碰了面,有个叫柳絮的丫头与朱若兰的四名剑婢,才是她的心腹,这五个丫头很厉害,如果不是她们暗中为创,谷大用还不可以制住她们的。”

楚平道:“这倒是想不到的事!”

龙千里道:“王金凤说,她们的目的与我们一样,不想投靠那一边,只求还其自由之身,怎奈身不由己,只有设法在各大势力中挑起争斗,让他们互相抵消,宁王、刘道、谷大用等人都该除,但不能在此时除掉那一个,而增强另一方的实力,王家姐妹在里面并没有受到虐待,由此可见这话是可信的!”

楚平正是沉思,而场中的决斗已告结束,朱若兰双刀精招突出,左手刀砸飞了谷大用手中的长剑,右手刀平拍在谷大用的胸膛上,把他打得仰后倒去,不等他翻身坐下,朱若兰快步上前,一脚踏住了谷大用,刀尖比着咽喉道:“谷大用,你有什么话说……”

谷大用睁大厂眼道:“味若兰,你只要敢杀了咱家,立刻就有你后悔的,私杀护卫,罪当灭族卜’朱若兰冷笑道:“问题是谁敢去执行?”

谷大用冷冷地道:“宁王府中的情形你是知道的,并不是全由你们父女控制,平时为了相安无事,准都不想抓破脸,你若真敢杀厂咱家,司礼临刘公公为了维持厂卫的尊严,很可能会下一道密令,叫王妃执行大义灭余!这倒是恐曲之词,刘道真要这么干,事情会很讨厌,自己的人手都被执禁,就是想赶回去变,也不会比厂卫的消息快,对方先下手为强,那倒是报头痛卜’顿j一顿才道:“谷大用,你要死要活?”

谷大用见恐味收到厂效果,却也明白米吉兰的脾气,见好就收,把她惹火了,她会不顾一切蛮干的,连忙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也不会平日地放厂找,只要条件不过份,咱家或许可以商量一下。”

朱若兰道:“你把我的人都放出来,我就烧你一条狗命,这个条件不算奇吧?”谷大用顿了一顿道:“就是这条件?”

朱若兰道:“不错,就是这个条件,虽然那太便宜作了,但你不过这点本事,我随时都有杀你的可能……”

谷大用想想道:“好!柏大档头,你ijg番子们把俘虏们押出来!”(注:明业厂卫为宫廷所设的秘探组织,始自明永乐成祖时设东了,以太监主之,专以刺探外事,宁宗成化十三年,增设西厂。所领总骑倍之,性质相同,武宗正德三年,刘控掌司礼监后,另设内厂。遂以密探崎制朝政,其权限大于东西了,厂卫除以穆帝为主司外,另有大档头、二档头等之职,以武林中人任流,是为杀手之领班,再下之人员则为桥子,都是厂卫中的职准知道柏长青却摇摇头道:“对不起,谷公子,那些人犯一182一是卑下等擒获的,卑下未奉密令,不敢擅释!”

谷大用一怔道:“你要举谁的密令?”

柏长青笑笑道:“自然是司礼监刘公公的密令!”

谷大用怒道:“混帐!你职届西厂本监治下,咱家的话就是命令,你敢不听?”

相长青一笑道:“谷公公,卑下在内厂兼领大档头的职分,因此在必要时,卑下仍以刘公公的密令是众。”

谷大用怔住道:“你还是兼内厂的职务?”

柏长青道:“不错!您老踉马永成两位公公因为建修过武功,刘公公才委请二位主领西东二了,可是你们欺负刘公公本身不识武学,遇事自作主张,对刘公公不太恭敬了,刘公公自然要采取一些防备的措施,所以才另设内了,主要的工作,就是监督二厂的行事,敝兄弟等八人是刘公公礼聘在内厂任职的,名义上虽然拨隶西了,但却受刘公公直接指挥,有时对谷公公也有制裁之权。”

,谷大用的眼睛降得圆亮道:“柏长青,你们别以来靠着刘谨的势力就想跨到咱家头上来了,要知道……”

柏长青一笑道:“谷公公,你阵前失职,为厂贪生怕死,怠忽职守,冀图释俘以全命,本座认为你已经不配领导西厂提骑,从现在开始,由本座接任了!”

谷大用怒哼一声道:“两厂提骑都是咱家一手训练招募的,你能接得广吗?”

相长青淡淡地道:“本座在西厂担任大档头有数年,而我这些老弟兄也都是二档头,他们谁敢不听!”

谷大用道:“只要咱家不死,还轮不到你们作主!”

柏长青道:“你死定了,即使荣华郡主不杀你,本座也奉命不让你回去的!”

谷大用叹了口气,朝朱若兰道:“郡主!你听见了,咱家自己也保不住了你的那些人,咱家无能为力,……要杀要剐,完全在你/柏长青连忙道:“郡主!刘公公与宁王爷私交极笃,本无相嫉之心,裴王妃是谷大用抽结的死当,而五风堡中的王家姐妹,全是王妃的人!”

朱若兰一怔道:“我不信!”

柏长青道:“郡主身边的柳絮姑娘可以作证,她率领着四名剑婢都是遭了王氏姐妹的暗算才被制的,你只要杀了谷大用,老朽立刻就将那五位姑娘释出为证明!”

朱若兰道:“为什么要我杀了他才肯放人呢?”

柏长青道:“因为谷大用在京师还有不少人手,此人不除,对令尊及刘公公都是祸患!”

朱若兰道:“你们把人放出来,我把谷大用交给你们去处置好1!”

柏长青一笑道:“郡主,这是条件,刘公公对东西两厂虽有易人之意,却不想自己担上杀人的名声!如果你要想你身边的五位姑娘安全,就得负点责任,而且这对分尊从有好处,王妃失去了谷大用这个支援,对令等就没有多大的威胁了!”

朱若兰一时没了主意,回头看看楚平道:“楚兄!你看该怎么办?”

楚平上前在她耳畔低声把龙千里告诉他的话说了一遍,朱吉兰怔然退:“真响这回事吗?”

楚平道:“王氏妞妹亲口告诉王玲的,大概不会错!而且王金凤说她托附王妃并不是真心,只是为了抑制令尊的野心,官家虽有诏令给令尊,但是否能使令尊息了下夺之念,你应该明白,这事由你自己作主好了!”

朱若兰想厂一下才叹道:“家父真正的实力不是这些江湖人,而是他经略七省所拥有的重兵,要他中止夺鼎的野心是不可能的,我之所以先去修书,而不把诏令附上,也是这个原故,而且家父与刘播私交尚笃,这也是事实……”

楚平道:“令尊是帝皇亲戚,有夺鼎之心也无可厚非,我们并不坚持要准当皇帝,本朝永乐成祖火鼎,作为是比懦弱的惠帝要好,七道三实太监下西洋,使华夏声威远播制永乐大曲,立法严明,事幼儿胜太祖,如果你认为你父亲能比一在的这位皇帝好,我们都可以支持你卜’朱老兰想厂一下苦笑道:“家父是拓世的雄主,不是治世主,他老人家刚愎自用,免采纳忠言的量,以前我对圣土的情形不清楚,以为他只会耽于喜乐,不足以君临天下,才支持家父的作为名从跟圣土在北极阁上一番晤谈后,我已经改变了看法!”

楚平道:“那就很好办i,使这结乐臣树阉各保一部分势力,才可以收制卫之,缓行一段时间,使皇室重振纲纪,或许能让今尊知所警惕,以全君臣始终了!”朱若兰道:“我明白了肝’她收起1刀,放开谷大用道:“你跟刘道不合,我也不想代人找凶手谷大用,现在我放厂你,希望你马上能把我的人放出来!”

谷大用颇感意外,抬起了地下的剑,返身朝屋里行会,江南八怪都感到愕然,相长奇与风入松双剑齐出,拦住他道:“谷大用,你的地位已经被解除人”

楚平操剑上前,接住了柏风二人,朝谷大用道:“快进去,记住把人放出来,否则我仍然烧不厂你!”

他一支剑迎斗伯长青与风入松,忽然觉得对方的劲力十分深厚,远不像在酒楼上较量内劲时那样稀松,不禁冷然道:“二位装蒜的本事不错呀!”

柏长青不禁怒道:“楚平,你真不识好歹,谷大用与王妃合谋,不但要试君以激起兵变,而且还要杀死你,使得宁王受敌,我们是于皇室的,跟你们八骏友的立场一模一样,所以才处处帮你。”

楚平微怔道:“帮我?你什么时候帮过我?”

相长青道:“我们把你带到此地来,在谷大用要我们联手进去的时候,我们没有太认真,否则我们八个人全力施为,联手一台,当世有几人受得了呢!”

楚平一笑道:“那只是你们想利用我代为除去谷大用而且,那里会是真心想帮助我!”

相长青道:“是的,我们的确想利用你除去谷大用,但这是彼此两利的事!”

楚平啤了一声道:“那只是对你们有乍,谷大用一死,刘理就可以完全控制西厂i,对我会有什么好处?”

柏长青一怔道:“谷大用处心积虑除掉你,这样一来,至少对你不再有威胁了!”楚平冷笑道:“谷大用想杀死我们,一486一你又何尝不想呢?我的介入,对刘强同样的有威胁_因为我要帮助皇家,摆脱他的控制,因此他想除掉我的心,上谷大用更狠,相反的,谷大用现在倒不急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