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笑道:“管家弄错了,这是敝号献赠大姑的寿仪,请管家拿到账房去登记一下。”

王致远没想到这四颗价值连城的巨珠竟是寿仪,目泛异采,口中连声道:“太隆重了!太隆重了!”

楚平脸上还是带着笑,语气中却有点不耐的道:“王管家太客气了。”

王致远一怔,这才想到自己的身份实不具资格说这种客气话,脸上一红,连忙道:“区区失仪了!坊主请!”

他把楚平往里让,另一座轿子刚抬起要跟着,王致远看看那座小轿,神色疑惑地问:“请问这一位是……”

楚平道:“是敝号白总管的夫人,因为贵堡五位小姐都是闺阁千金,区区恐有冒渎之嫌,才恳请白夫人一道前来居间帮嘴,白夫人体弱听说贵堡到前厅还有一段路……”

王致远闻言忙不迭的连声笑道:“应该的,应该的,您请!您请!”他们在前面走着,轿子则在后面跟着,一直走了将近两里的路程,才施施然来到了正厅,打开了轿帘,由着四名侍女扶着裴玉霜,一直行进到了大厅内面。

王致远着人献上香茗后才告罪退下,通知主人去了。楚平低声向裴玉霜道:“大姐看出点什么没有?”

裴玉霜也悄声回道:“五凤堡果名不虚传,这一路行来,我大致扫了一下,差不多有两三百人,而且其中不乏高手。”

楚平一笑,道:“这不足为奇,五凤堡本来就是湘楚大家,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着这么大的规模!”

裴玉霜却冷笑道:“仪宾王是前朝的王爵,朝代改元后,他们家的宋邑也被取消了,凭什么能维持这么大局面?”

楚平一笑道:“公侯世家,底子总是有的,这倒不算什么!大姐把我的话都记熟了?”

裴玉霜道:“记住了!绝不会露马出脚就是,只是我替你觉得不值,干嘛送那么大的厚礼?”

楚平一笑道:“这不算什么,把你匣子里的珠宝卖掉两三件,也就赚回来了,何况没那么大的手笔,奶想,我们能这么顺利的进来吗?一路过来,至少有十几道关口,五凤堡虽然在江湖上享誉经年,但能出入内堡的人实寥寥无几。”

两人又叙了一番闲话,一阵环佩叮当声中,进来了四个女子,王致远跟在后面,逐一向楚平一行人介绍完毕后才退去了。

楚平与裴玉霜都有点失望,因为他们主要是来看看凤王丹凤,偏偏就没有在行列中看到她。

五凤来者以王金凤居长,其次为银凤、王凤、翠凤,独缺丹凤。

来者姐妹四人形貌都很酷似,年岁也很相仿,看起来都不像是年过三十的人,连最长的王金凤望去也不过才二十八九的样子,谁会想到她过几天就要过四十大寿了。

王金凤含笑请他们上坐,才道:“听下人说楚公子携来了厚赠,真是愧不敢当!”

楚平也笑道:“那是应该的,可是见到大姑后,区区才感到太冒昧,而且也送得太多了。”

王金凤闻言微微一怔,楚平接道:“区区听说过几天是大姑四旬寿庆,所以才挑了四颗奇珠,现在见到了大姑,觉得送三颗都太多了,不知道区区到底弄错了没有?”

王金凤粲然一笑:“楚公子巧嘴真甜,真会说话,不错!再过三天就是妾身的四十贱辰,我倒是想瞒人,把自己叫得年轻一点,可是亲朋故旧中有很多是看着我长大的,想瞒也瞒不了。”

楚平笑道:“一般女子都不大愿意过四十岁生日,美其名为怕招摇,事实上却是怕被人知道自己已人到中年,但大姑却可不必有此顾虑,哪怕再过十年二十年,大姑也会是芳华永驻,丰神犹昔!”

王金凤笑道:“现在妾身终于知道为什么如意坊楚家的业务会如日中天,历久不衰了,就凭楚公子这份口才也能把人给骗得神魂颠倒、服服贴贴的了,明知道说的不是真话,听了也禁不住心花怒放,这次楚公子来是……”

楚平笑了一笑:“五凤堡一向是小号的好主顾,区区我本是心存着做一笔买卖而来,但亲睹四位丰仪之后,觉得此行实是多余,四位清丽脱俗,如谪仙降世,这些珠玉俗物,简直冒渎了各位。”

王金凤咯咯笑道:“本来妾身倒是没有想买的意思,但经楚公子这么一捧,想不花一笔都不行了,就请把东西拿出来看看吧。”

王银凤也笑着道:“多少年来,如意坊骗了我们不知多少银子,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高明过,不但大姐要买,连我们也不忍心不光顾两件,否则就太对不起楚公子这一番抬举了。”

楚平笑笑道:“小号的珠宝也许讨价会比别家高一点,但绝对是物有所值,金字招牌,童叟无欺,白夫人,把箱子打开,请四位姑娘过目一下。”

裴玉霜招招手,一个侍女把手中捧着的描金龙凤木箱送上来。

那是一口尺许高,两尺来长,一尺半宽的精工雕制的珠宝箱,箱上加了一柄小小的玉锁,裴玉霜将箱子轻轻搁在桌上,掀起衣襟取出一个小锦袋,从里面掏出一柄同样雕工精细的小如意,插入锁孔,轻轻一按,旋即把玉锁打开,然后又是小心翼翼的把玉锁放在一边。

王金凤目光一凝,忍不住道:“这把玉锁雕得很精细。”

裴玉霜淡淡地说道:“不错,是妾身亲手雕的,举世之间,大概找不出第二个人能雕这种锁了。”

王金凤诧异道:“夫人匠心独具,的确是工夺造化,只是我不明白,这把玉锁能有什么用呢?”

“当然是用来锁住这口箱子,防人偷掉箱中的珠宝了!”

王金凤莞尔的一笑道:“这把玉锁质地脆弱,轻轻一碰也就碎了,能防得了吗?”

裴玉霜颇为自豪的道:“小心至上也就是了!这把玉锁常人只要稍用指头一捏就会碎了,但妾身在如意坊任职三十余年,就是靠着这玉锁,才能保证不出一点岔子。”

王金凤满头雾水,越听越不明白了,哦了一声问道:“夫人此话怎讲,能说一说么?”

裴玉霜道:“如意坊名气太大了,而且经营的都是稀世奇珍,难免引人觊觎,建业以来,宝库中曾经三次为人潜入,却没有损失一点东西,仗持的就是这把玉锁,因为最值钱的珠宝都放在了这口箱子里,而箱子是用玉锁锁着的,除了妾身所保管的玉如意钥外,别无开启之法。”

还是没搔到痒处,王金凤再问:“把玉锁扭碎不就行了?”

“来窃宝的贼盗也是这么想,所以他们都死了。”

“难道玉锁上有什么特别的机关不成?”

“是的!在锁中,妾身秘密凿了个小孔,内贮无形剧毒,锁一碎,剧毒随风而化为一股无色无味的毒气,七步之内,能将一个人化为白骨一具。”

王金凤哦了一声道:“夫人也是用毒的名家?”

“不,妾身只专事雕凿,配毒的是另一位老夫子。”

“如果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不弄开玉锁,直接把箱子划破取出宝物不就行了?”

“也有人试过,只是他们并晓得箱子内层也密藏有同样的剧毒,而且毒性更烈,如意坊楚家的珠宝,除花钱买外,别无他取之途。”

楚平笑笑道:“白夫人!还有一个方法,就是由我们赠送出去,像我致赠给大姑的四颗明珠”

裴玉霜冷冷道:“那也是少主手上开的新例,以往的几代东人从来没做过这种事。”

楚平笑道:“那是先人们没到过五凤堡,其实,能向王大姑等聊表心意是很难得的机会。”

裴玉霜冷冷地道:“少东是主人,自然有权决定任何事,用不着向妾身解释。”

她的语气中似乎很不赞成楚平的做法。

楚平却不在意地笑了笑,裴玉霜打开了箱盖,里面是一层寸来深的浅格,红绸衬底,排着一串项炼,是用无数璀璨夺目的晶珠串成,中间还悬着一颗雀卵大小的墨珠,黑白相映尤为显目。

王金凤轻呵了一声,用手拿起来,佩带在自己的玉颈上,晶珠像是会变魔术似的,霎时使她雪白的颈项显得更娇媚了,而那颗乌金发亮的墨珠,此时正与她颈下的两颗黑痣相映成趣,发出了迷人的光泽,就好像是苍穹上的一轮明月,衬着两颗争辉的明星,相得益彰。

王金凤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终于笑道:“楚公子,你好像是事前早就把我打听清楚了……”

楚平笑道:“四年前敝号的席先生有幸见过大姑,知道大姑对颈下这两点黑痣引为白壁之玷,因此区区寻思良久,才特为大姑设计了这款颈炼以弭补大姑的遗憾。”

王金凤一叹道:“你很会用心思,也很有创意。”

楚平笑笑道:“执珠宝业者必须要懂得迎合顾客之道,才能把生意发扬光大,何况化瑕疵为神奇,也是艺者之乐趣,但愿我这番心血没白费,能让大姑满意。”

王金凤看了他一眼,贪婪的道:“太满意了,你可摸准了妾身的弱点,现在,即使你狮子开大口,我也只好认了,这要多少?”

裴玉霜取出一张单子道:“十万两。”

王金凤一怔,惊叫出声道:“这么多?”

楚平笑道:“不贵了!晶珠值一万两,墨珠值六万两,另外一万两是敝号的营利,其余的二万两则是区区的设计构思费。”

王金凤点点头道:“晶珠、营利、设计的价格都很合理,凭公子这份巧思,二万两还嫌少了,但这颗墨珠无异却太贵了,年前妾身见过一颗比这更大的,也不过才值一万两银子,而你这颗却要卖六万两,似乎太过份了。”

楚平笑道:“其实墨珠本值八千两,如果在两年前,最多也市值不过五千两,但现在我讨价六万,已是最公道的了,因为今后它的价值将是无法估计的。”

“这怎么说?”

“为了设计大姑的这条颈炼,区区将天下所有的墨珠都罗采购了来,加以筛选后,去芜存精,因为太大的对大姑不适合,太小则无法与大姑颈下的黑痣相映成辉,几经斟酌后,才选中了它,然而,筛选的过程中,区区却将比它大的七颗墨珠都敲碎了,那总值是五万八千两,加上这一颗的本值,一共是六万二,敝号还倒赔了二千两,但由于这一颗墨珠的价格提升了,敝号所拥有的那些较小的珠子也可以水涨船高,所以区区才折价脱售,因为它将会是天下间最大的一颗了,大姑现在不会认为贵了吧?”

王金凤一怔,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这是如意坊的传统,本号所经售的精珠宝,必然是天下之最,才能维持本号一贯的信誉。”

“从此没有比它更大的墨珠了?”

“也许在别人的私藏中有,但只要它一出现世上,本号哪怕耗费十倍的代价,也要把它买下,因此区区可以保证,这一颗就是天下最大的了。”

王金凤看了半天,实在难以割舍,最后还是取下叹道:“妾身虽然爱不释手,实在财囊羞涩,买不起!”

楚平一笑道:“大姑别客气了,五凤堡富甲天下,难道连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

王金凤叹道:“楚公子,十万两银子是拿得出的,但我要维持这个家,总不能花这么大笔钱来买一串中看不中用的项炼,这太奢侈了!再说王家的财产是我们姐妹五人共有的,我一个人可动不了那么多。”

楚平笑笑道:“那我就再减价两万好了!把我设计费拿掉,作为对大姑的一点敬意,其他部分是绝不能少了,七万两是本金,另外一万两则是大家的红利。”

王金凤盘计了一下,苦笑道:“我还是买不起,很抱歉,楚公子,让你空跑了!舍间虽然不算穷,但食指浩繁,大后天我还要招待宾客,那也是一笔大开销啊!”

楚平笑笑,道:“没关系!生意不成仁义在,白夫人!收起来。”

事情大出众人意料之外,裴玉霜竟取出一个小铁锤,噗的一声,将那颗墨珠当场击个粉碎,王氏四凤见状都不禁瞠目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

有那么一会,王金凤才失声道:“这是干吗?”

楚平道:“这颗墨珠是专为大姑而选中的,别人可没这个福气,您要了它,它才有存在的价值,否则,就不能让它落入人手。”

王金凤道:“那公子不是白白损失了六万两了吗?”

楚平点点头道:“严格地说该是六万二千两,但是没关系,所有的损失将会附加在比它小一点的那颗珠子上,因为天下间,将不会有比它更大的珠子了,敝号一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