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0章

作者:司马紫烟

刘笑亭一笑道:“那是当然,他们一个是郡主,一个是富甲天下的如意访东主,原本就配好的!”

秦汉笑道:“称呢?你的家财不见得逊于老么,你的浑家还是天山的公主呢,你这西凉国附马爷,更兼扬州首富的刘五公子却落得凉凉的,放着老婆不去陪,却在这儿羡慕人家,依我说,你该把大嫂接来的,几年不回家了,回家连凳子都没坐热,说不了几句话,马上又跑了,我真替嫂子叫屈。”

刘笑亭一叹道:“她现在有她的菩萨,我这个丈夫,已经是可有盯无了,我回家时倒是问过她,要不要一起来玩玩,见见我这些朋友,她增直念阿尔陀怫,说我的朋友是杀人的魔王,一个劲儿的催我走!”

秦汉一怔道:“大嫂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刘笑亭道:“她不这样又怎么样?一个没知识的妇人,却偏偏嫁了我这么个丈夫,再加上她自觉对不起我,只有求神信佛增得心安了,这样也好,我本来还有点担心,既然她自己找到解脱,我倒是放心了!”

“五哥放心什么?”

“我担心我的身份公开之后,会有人去的她的麻烦,因吨害了她,我毕竟于心难安,现在看她这样子,就是人家找上她,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秦汉不以为然的道:“五哥,别人找到她时,不是击伤害她,而是扶持她来要协你,刘笑亭双手抱胸,夷然自安地道:“那要看对方要求的是什么,如果是钱,即使是把我全付家财要了去,我也不在乎,如果是来要挟我屈志或是束手,我不理会!”

秦汉一怔道:“你不加理会”刘笑亭点点头道:“是的,不理会,如果对方能对一个终日来诵经念怫的妇人下手,其卑劣可知,我就是屈服妥协广,也不见得会使她安全,再者,对她来说,她已有她信仰的菩萨,如果菩萨有灵,就能够显灵救她,如果没有救,是她命中该遭劫数,也不会感到痛疼,甚至于认为是应劫超脱的时机,我如果救了,反倒误了她的超劫……”

秦汉不以为然地道:“五哥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刘笑事泰然一英通:“这不是我的想法,是你嫂嫂的想法,我今天因家告诉她说我的身份已为大内提骑所侦知,很可能会对她有所不利,她却说这一篇大道理给我听,我觉得也不错,至少我不必为这个担心了!”

说完朝屋外的窗口道:“朋友,你们也听见刘某的话了,可以作个表示了吧!”

秦汉不禁一怔道:“什么?外面有人?”

刘笑亭道:“不错,而且来了有一会儿了,他们很殷勤,连你嫂子也替我接来i。”

果然窗外响起一个险恻恻的声音道:“刘笑事,如此厉害,咱们兄弟的身洁自信已经够隐蔽的了,谁知仍然被你发觉了,好灵敏的耳目。”

刘笑亭道:“不是耳目灵,是鼻子尖,你们不该把荆棘她带来的,她终日诵经礼怫,身上有一股檀香味,随风飘了过来窗外顿了一顿才道:“就是凭着这一点?”

刘笑孝道:“不错,就是凭着这一点,寒家为维扬首户,她用的那种檀香来自天竺,要五百两银子一钱,除了我刘家之外,没几家用得起,阁下是什么来意?”

窗外道:“刘五公子,出来谈谈!”刘笑亭一按身边的李公拐,飘身出窗,秦汉正准备跟出,刘笑事却回头摇头道:“你别出来了,想法子通知老么他们注意,对方米的都是高手,连外转帐如意坊的人员都没发现他们,可见不简单,提防遭了暗算!”

他说完后手持李公拐,闪过一片梅林,但见两个黑在蒙面人分立梅林中,另一边的地下躺着他的妻子,由另一个蒙面人用刀比划。

刘笑亭笑知道:“朋友,刚才我已经说过广,我这个妻子早在十二年前就跟我貌合神离了,你拿她来威协不了我的,还是说说你们的来意吧!”

一个蒙面人道:“刘五公子,你有这么一大片家业,何苦要自找苦吃?我们的目的很简单,退出八骏友!”

刘笑亭一笑道:“刘某既然加人了八骏友,就是没把那份家业放在心上。”

那蒙面人厉声道:“你是活得不耐烦!”刘笑亭哈哈大笑道:“刘某早就活得不耐烦了,阁下现在才知道,不太晚了吗?”

两名蒙面人对着厂一眼忽而疾如风般卷了进来,一刀一钩,势子十分凌厉,刘笑事的李公拐及时挥出,挡住了这一招突袭,立刻交上手来,而远处也传来i兵器交鸣声,显见楚平与朱若兰那边也动上手了。

应战二卜多回合后,一条人影射至,正是楚平,但晚了一步,刘笑亭洽在此时,肩上挨了一刀。

这一刀换得不轻,刘笑事一声闷哼坐地,楚平却尽速进击,剑光下掠,把那蒙面人握刀的手在肘变处斩断,刘笑亭几乎是同时发,在地下一拐而出,砸在那蒙面人的脚踝上,踝骨全碎,那蒙面人痛叫着跌出去。

刹那间两名蒙面人都解决了,楚平忙着上前扶起了刘笑事问道:“五哥,你受伤了‘/’刘笑事着站起,苦笑着道:“还好,胁下挨了一剑,伤还不至于致命,我坐下来是为了避免流血过多,别管我,你快去对付那一个去卜’另外的那个蒙面人也正在照顾他的同伴,这家伙的运气太坏,双脚踝骨全碎,一手已残,低声道:“伙计!送我上路吧,我是没有指望了,就算能留下性命,也是废人一个。”

这个蒙面人似乎还在犹豫不决,他反而催促道:“伙计,别耽误了,看来老大的计算失灵,刘笑亭根本没把老婆放在心上,咱们白忙了一场。”

这蒙面人道:“老大的计算应该没出错,刘笑亭也许不爱这个,可是他们是侠义道中的人,总不能坐视自己的妻子受制而不加理会!”

刘笑亭道:“你说对了,在任何情形下,刘某绝不会不管自己的妻子,只有一个例外是你们使持她来威协到我们的同伴时,我绝不会考虑的,八骏友结盟时就立过血誓,绝不会以任何私人的原因来影响到我们的宗旨,刘某抛弃了万贯家财去流浪江湖,早已无身家之念,所以你们这一着玩得人笨了!”

站立的蒙面人沉思片刻,忽而一掌下拍,把受伤的同伴打得脑装四油,一颗脑袋砸得稀烂。

楚平与刘笑亭都没想到这人会对自己的同们下手,倒是怔住了,刘笑亭愕然道:“你这是干吗?”

楚平道:“他是怕我们认出死者的身份。”蒙面人冷笑道:“不错,楚平,你很聪明,只是太聪明的人会夭寿的,你们杀死我们的一个伙伴,就得拿必命来补偿!”

楚平淡淡地道:“你想得很如意!”

蒙面人道:“不是如意,是必须的,今天我们是抱定厂必得的信念而来,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决不留下任何一个活日!”

楚于一,笑道:“莫天传、你们既然要杀死我,为什么不干脆就在姑苏下手呢?那时有更好的机会!”

蒙面人一怔道:“你叫我什么?”

楚平道:“莫天揭,活报应莫天揭,这个死者是九险手屠恨,你们以为蒙了脸,换了兵器,我就认不出你们江南八怪来了!’,蒙成人身于微霞,显然是被楚平喊穿i身份,顿了一顿,才冷笑道:“楚平,这下子更不能容你活着了!”

楚平道:“这不是废话吗?你们可能受到了刘谨的指示,为杀我而来,我就是不识穿你们的身份,你们也放不过我的,只是你们该估量一下自己本事再来,凭你们江南八怪,就能杀得了我吗?”

莫天倚怒吼一声,扬刀追扑,这次人是抱定了拼命的心,刀法狠落凌厉,完全是采取不顾命的打法,对楚平的创势根本不作理会,竟是存着同归于心的心理,楚平倒是拿他没办法,因为楚平并不打想拼命,有很多精招也受了限制,无法施展了。

这时远处的厮杀声不断地传来,是朱吉兰与秦汉在跟时方拼命,刘笑事急道:“老么,你们那边怎么了?”

楚个道:“秦大哥及时呼警,我们才没遭到暗算,其余六任都现了身,我是听说他们以五嫂作为扶持,才脱身过来接的。!”

刘笑亭急道:“别管我老婆,江南八怪中以松柏最强,朱若兰与秦汉恐怕难以支撑!”

他的伤处已经止住了血,挣扎着要去那边助战,楚平忙道:“五哥,你别动!”

刘笑亭道:“这点伤算什么,比这更重的伤,我也受过,我得为他们帮忙去。”

楚平道:“五哥,你护住嫂夫人就行了!”

刘笑事道:“我如果把老婆看得这么重,也不会离家出走了,你还是快把这家伙解决了好帮忙去。”

他支着李公拐,一纵一跳地去了,楚平心中大急,猛地一妇剑势,滚身进击,剑刺莫天揭的下盘,莫天揭悍然不顾,刀劈楚平的顶砂,楚平用的是险招,猛地斜身上窜,以半寸之差,让开那一臂跟着同时推出剑光,把莫天传的脑袋挥出一丈许远近、回头看刘笑亭时,他已经向畔奔去了,楚乎没响办法,只好走到刘笑亭的妻子周月英的身边,她居然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口中直吟阿尔陀佛,对眼前杀伐之事,似乎毫无知觉,楚平连叫了两声,周日英也没听见。

楚干吧.一声,只得挟起广地,进入厂刘笑亭的屋子里,把她放在床上,再度掠出屋外,扑奔桥头,那儿杀得正起劲,朱若兰身边没有带刀,只凭一枝于萧、独力阻住四个蒙面人的围攻。

秦汉手舞独脚铜人应付着一个,刘笑亭负伤也截住了一个,江南八怪这次前来,而且一上来就找准了朱若兰。

楚平原来是对付一个人的,听见广秦汉的招呼后,分身去支援,那个人又加入去攻击朱若兰卢,本若望大概是兵刃既不顺手,又要独力应付几个高手的围攻,早有不支现象,身上已带了两三处伤,不过她比较冷静,飘身到厂桥_i:,那是一道九曲桥,较为狭窄,对方虽然有四个人,却因为受了地形的限制,无法配合联攻,才堪堪支持住,看见楚平过来,她才嘘了口气道:“叫哥,如果你再不来,我就完了!”

楚平却没响及时上去帮她,转而对刘笑亭的那个人进击。

刘笑亭忙道:“老么,你快去帮朱姑娘!”

楚平道:“没关系,她还能支持一下,五哥!江南八怪用大吃小的联略,我们也来个将计就计,一个个地扑灭他们,注意向右闪,我要施杀手了!”

刘笑亭果然往石一闪,跟他对博的那个蒙面人也忙向右边偏移,楚平剑光急进,似乎扑户个空,而甘一直冲过去,可是他冲过了三四步后,突然回身撩创,往斜里突刺,恰好滚到与秦汉对搏的蒙面人身后,一剑撩出,把那个蒙面人腰斩成为两截。

谁也没想到他是声东击西,楚千一击得手,哈哈一笑道:“笑面狐谢拱北又了帐丁,六哥,你也帮帮五哥的忙,把落英剑左丘生收拾下来,我去支援若兰了!”

语毕纵身起,拨空了三四丈,秦汉倒是不怠慢,举起独脚铜人,一挥击向左丘生。

他号称赛元霸,协力雄厚,搁采一扫,劲力干钧,左丘生用的是文昌笔,不敢轻架,往后急退,但刘笑亭的李公拐逼得也紧,他只有往横闪开。

脚步才停,正待回身出招,忽觉背后一凉,一段创尖由他的前胸早了出来。

原来楚平跃半空,目的却是在取他,而且算准了他退避的方向,由空中下降时,剑势也摆好了,由左丘生的痛后溯进,直透前胸。

楚千双脚落地,剑还在左丘生的背上,这一剑透心而过,把在丘生刺得呆住了,一时尚未致命,楚平伸手架住了他,人躲在他的后面,推着他直向桥上面走。

左丘生也像是具木偶似的,被他这么推着,到了桥上,才用手一推,轻声道:“去吧!”

桥上的四个人,专心一意想把朱若兰收下来,而且也没想到楚平会在刹那间把两个人解决了,因此对桥下发生的事故都没在意。

楚平在推出左丘生的时候,同时也拨出了长剑,那时的左丘生才因剧痛崎醒觉,目中狂吼,文昌笔死命乱刺,竟一直对准两个蒙面人刺去。

那两人正在全心对付朱若兰,劲力蓄在剑上。刚要发出,准备一举将来若兰毙于剑下。

暮觉背后风生,有人攻来,出乎本能的反应,两枝剑同时图回后击,把左丘生扫为四五段。

这是他们四人准备很久才布成的合围之势,突然有了缺口,朱若兰得到了机会,尽力飞跃,扑了出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