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朱若兰笑道:“现在追的都是龟兹的回军,只有一个独孤长明,宁采他们一个没见,很可能是他们。

来骑迫近,成了一散列排开,果然是龙虎狮三卫领着十几个手下。朱若兰苦笑勒马,楚平也只好停了下来,苦笑道:“若兰,只有一拼了,这次我希望你别犹豫了。”

朱若兰脸上一红,她先前是没有太认真,因为独孤长明带来的人,多半是她以前的手下,她实在不忍心下杀手,楚平道:“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想伤人,可是现在情况危急,

不伤人就无法脱身了。”

朱若兰只有点点头,两人相背而立,前后两拨人都围在上周,忽而有一个回军将官道:“独孤先生,这个女子是宁亲

王的郡主!”

独孤长明道:“不错!只是她已经叛离了王爷我得到

王爷的谕令,要擒她回去治罪!”

那回将道:“这些我们不管,敝统领吩咐过了,关于贵国的纷争我们不得介人。”独孤长明道:“这是什么话?我们不

是说好同心协力,共谋大举吗?”

那回将道:“宁王只是要我们联盟发兵攻取中原,可不管其他的事,敝统领天将军说了,联合各族的盟约已要签订了,我们只是等候通知,再会齐发兵进关,至于这两个人,一个是宁王的郡主,一个是中原有名的侠士,我们不想跟他们发生冲突,所以我要带人回去,还有一件事,则是敝国国君的旨意,说各位西来的任务已经完成,应该赶快进关准备,不要再回皇宫了!”

独孤长明道:“还有多个细则未曾妥呀?”

那回将道:“没有什么可商量的,联盟的事由敝国主持就行了,各位夹在中间反为不便,回疆的事,最好由我们自己来处理,国君已经跟各族的王公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商讨大计,没有空再来陪各位了!”

独孤长明变色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回将冷冷地道:“没什么意思,各族族长对先生的做法很不欣赏,尤其是在他们身边留下杀手,以他们的性命为威协,这不是合作之道,正好趁这个机会把各位都引了出来,却不希望各位再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城中有专设的使馆,各位可以到那儿去联络,敝国皇宫为各族族长聚商之处,希望各位别在打扰,如果再有人意图潜入皇宫,将以间谍论处,格杀无误!”

说完一挥手,率领了他的所部,回向皇宫而去。

独孤长明不禁呆了,朱若兰冷笑道:“独孤长明,你现在知道了吧,你并没有真正控制住他们!”

独孤长明怒向宁采道:“宁护卫,谁叫你们出来的?”

宁采道:“是天龙生,那小子跑来说先生发现了敌踪,陷入了苦战,要我们赶快率众前来支援。”

独孤长明道:“那小子呢?”

宁采道:“他在前面把方向指明之后就走开了,而且他对先生杀死他一名总属的事很生气,说先生对他们根本没有诚意,所作的约定仍有效,但是不欢迎我们再到皇宫去了,只要我们在取得玉门关的控制后,他会领兵来的。”

独孤长明恨恨地道:“这小子太可恶了!”

朱若兰笑道:“独孤长明,你的毛病就是自以为太聪明,把别人作了傻瓜,现在好了,西域各回部本来是各自为政,你把他们团结起来了!”

独孤长明怒道:“笑话,他们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摆脱我的控制了,那个皇宫还能拦得住我们吗?”

朱若兰笑道:“你别太相信自己的武功,不相信你就回去试试看,那座皇宫此刻已如铜墙铁壁,而天龙生与彩虹公主更是高手,我们就被他们制住过。”

独孤长明沉思片刻才道:“老夫当然会回去找他的,只是郡主也得跟我们一起回去!”

朱若兰怒道:“你当我还执迷不悟?”

独孤明道:“老朽奉王爷谕令而来,主要目的就是游说西域各邦发兵支援,只要他们答应了,老朽就能覆命交代了,其余一概不论。”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你控制不了他们,等于开门揖盗,为他们打通了东进的门户!”

独孤长明笑道:“那又怕什么?进了玉门关,老朽就可以完全控制他的行动!”

朱若兰知道他仍不信天龙生与彩虹公主会武的事,只得道:“你一定要固执已见,也只好由你了:现在我可没功夫跟你胡闹了,叫你的人滚开!”

独孤长明笑笑道:“郡主你应该知道现在你已没有权利命令任何人了,还是郡主赐谅,请老朽点上穴道送郡主回南昌,郡主与王爷是亲生父女,还有什么说不开的,郡主请恕老奴得罪了。”

他跨前一步,朱若兰粉脸一沉双刀突掠,一片寒光洒了出去,正是天绝三大式,独孤长明用剑拨开了前两刀,却架不开第三刀,还亏他的身手高明,仰身后倒平躺下去,才避开正锋,刀光过他的胸前,划下分许深的一道痕印,也把领下那一撮长须割断了一半。

血迹从他的胸前渗出,独孤长明脸上现出了骇异之色道:“郡主的刀法比前更加进步了,难怪三大邪神会不是对手,只是郡主想胜过老朽还不容易。”

剑光急扫而进,着采取先手,朱若兰虽然还能挡住,却已不若先前轻松了。

楚平却很沉稳,他知道独孤长明不敢杀死朱若兰,最多是擒住她而已。

因此楚平将长剑一横胸前道:“若兰,他们一定要你回去,你就跟他们走一趟好了,到了龟兹王宫他们吃到苦头就会明白了,我跟思汉先走一步。”

他在这个时候,居然会放下自己的妻子不顾,倒是使得其他的人为之一怔,宁采道:“楚大侠,很对不起,王爷的命令是要你一起去!”

楚平笑道:“我虽与若兰结为夫妻,但是并不想认这个岳父,他也不会承认我这个女婿,我们双方都没有见面的必要。”

宁采道:“楚公子,王爷对你这位东床郡马十分满意,想见一见,而且认为你们的婚姻太草率了,王爷准备为你们再风风光光的重行一次婚礼!”

楚平道:“那敢情好,在下当置备采礼,到南昌去亲迎,请上告王爷,在下一定会去的。”

宁采一笑道:“王爷却等不及,希望楚公子能与郡主一起去,楚公子就别在推托了!”

楚平一笑道:“好吧,丑女婿难免要见泰山的,那我们就上马赶路吧,别再耽误了!”

他腾身上了马,轻轻一挟马腹,瘦龙如同箭似的窜了出去,前面拦阻的人再也没想到楚平会在这个时候骑马突围的,好在狮虎还在后面,并排拦了上来。

他们都还骑在马上,排成了一列,以为楚平绝对冲不过去的,那知楚平不但骑术出众,而且瘦龙也是一匹异物。

楚率在相距丈许时,猛地一紧马疆,瘦龙的前蹄扬起,后蹄使劲,一拨两丈多高,竟然从他们的头上飞跃了过去,黑虑陶雄与青狮莎罗奔连忙兜回马头,想要追赶。那知道楚平更绝,他的人在空中时,已经脱离了马身,纵起更高,瘦龙落地从前面,楚平已不在马上了。

等到黑虎青狮的马头兜回,看不见马上有人,怔了一怔之间,楚平正好从空中飘下,长剑如虹,同时扫向两个人,这

一招用得巧极妙极。

两个人仓猝之间,无法招架,逼得翻身落马,楚平就有那么绝,剑光挥向两匹马头,硬生生将两匹马的头斩了下来,动作较笨,被自己的马踢了一下,那是垂死的挣踢,力量很大,直把莎罗奔得飞了起来,叭的一声摔落地下。

好在他横练工夫到家,没有受伤,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大吼一声,舞动手中的丈八长矛就朝楚平扎了过来。楚平砍倒了两匹马,把其他的人都逼开了,大声叫道:“思汉,还不快走!”

刘思汉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惊得呆住,幸得朱若兰在与独孤长明交手之际,一直在注意看这边。见状飘身退后,在他的马股上击了一刀背,那匹马负痛才跑了出去。

这时莎罗奔的长矛也刺了过来;楚平见势子猛,不能力格,连忙滚身躲避,可是他的动作却是出人意外的。他滚地的目的看来是躲过莎罗奔的长矛,实际上是阻止其他的人去追刘思汉,钻进了马腹后,手上的也不停地挥扫,削足,刺腹,戳颈,斩腰。

一路滚出去,一面伤害坐骑,那十几个人都被他弄得倒了下来。

这是很妙的一着,在沙漠上,人是无法双腿跟马赛跑的,因为有些地方沙粒很细,踏上去松松软软的,轻功再好也要打个折扣,何况人的耐力也不如马。

有人追了十多丈,刘思汉已跑出几十丈了,知道追不上,自动停了下来

这一来把黑虎青狮玉龙三大护卫都激怒了,宁采使剑,陶雄用的是一对长柄钢虎爪,莎罗奔的长矛,都集中去攻向楚平。光是宁采一枝剑已经够缰的了,黑虎陶雄的虎爪诡异莫测,莎罗奔的长矛凶猛无比。

楚平纵有霸王之勇,也难于应付了,才二十几个回合,已经险象丛生,背上被陶雄的虎爪拉了一下,五条血印深达两分,血水立刻沾濡了他的衣服。

朱若兰见楚平危在呼吸之间,娇叱一声,摆脱了独孤长明,回身来救援楚平。独孤长明倒是很着急,忙招呼道:“三位千万小心,别伤了郡主!”

朱若兰加入进来,的确减少了楚平的威协与压力,因为那三个人都有了顾忌,不便再施杀手了。

独孤长明却似胜券在握,抱剑在一边笑道:“郡主、楚公子,放下兵器认了吧,虽然你们走了刘思汉,但是却坑了自己,那太不上算了。”

楚平与朱若兰咬牙苦撑着,忽然原野上又出现了一簇骑影,一个汉子叫道:“好像又有人来了!”

这一声使大家都停了一下,果然有七八骑直驰而来,楚平欢呼一声道:“这次真的是援手到了!”

朱若兰仍是不敢相信道:“何以见得呢?”

楚平道:“你看前面那四骑速度多快,除了八骏友,谁能有这么快的马!”

果然没有错,那几匹马快到了极点,由小小的一影,眨眼就来到近前,正是八骏友的一对女侠华元双与裴玉霜,后面紧跟着的是龙千里与韩大江。

再后面则是刘笑亭与薛小涛,还加上去而复返的刘思汉,赶到面前,两个女的看见楚平背上的血印,裴玉霜立刻怒吼一声,飞身挥刀,直取龙虎。

她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老弟,也看得出楚平是为虎爪所伤,因此一上来就找到了陶雄。

华无双剑取采守势,龙千里为独孤长明接了下来,刘笑亭与薛小涛则被那些宁王的卫士们接住了,韩大江取下了腰间的长鞭,这是他很少使用的兵器,因为莎罗奔的长矛有一丈多,短兵器很难应付,他才取下了极少出手的奇门兵刃,一阵真正的混战开始了。

楚平稍稍有机会喘口气道:“龙大哥,你们来得正是时候……

新来的七个人只有刘思汉闲着,朱若兰掏出一个葯瓶丢给他道:“为八叔上葯,敷上去就好了。”

她又去帮裴玉霜了,因为她看见裴玉霜的单刀要对会黑虎的一对虎爪很吃力。

双刀飘进,变成三柄刀对付黑虎了,这一来果然使裴玉霜的压力灭退不少,喘着气道:“若兰,你父亲门下还真有些好手,他是那儿找来这些高手的?”

朱若兰叹了一口气道:“高官厚禄招来的一群蠢鱼,他们只看得见眼前,完全不想后果,甚至于没想到可能会招致破家灭族的大祸!”

黑虎陶雄一紧虎爪道:“郡主,你怎么这样说,王爷雄才大略,本济世之心,一旦功成,我们都开国功臣,以前你不也是挺热心的吗?”

朱若兰冷笑道:“我父亲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总比你清楚吧,以前我是昧于时执,以为今上昏庸,朝政不修,所以才寄望于父亲出来解民于水火倒悬,出来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官家并不昏庸,一些小人所侠持着,无力振作而已。”

陶雄道:“这就是了,刘瑾掌大权,把持朝政,皇帝既然连个太监都控制不了,就应该把看们让出来。”

朱若兰道:“皇帝登基的时候就没有实权,不得已受着刘瑾的把持,可并不糊涂,仍是在慢慢设法削弱刘瑾的权势,他最寄重的就是我父亲,使他渐渐扩张实力,把南方七省都归江西在宁邸经略,总以为自己的兄弟是可以信任的,会替皇室尽力,隶清姦臣,那知道父亲得势后,居然跟刘瑾勾通一气,迸而想拥有天下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