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3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笑道:“两个都是,只不过这个是在撒马尔罕长大的,另一个因为晚出世一个时辰,循例要丢在河中,却又被一个叫九龙老人的家伙救了起来,以天为姓,得自水中,乃名龙生,现在已是龟兹国的禁军统领了,将来很可能就是撒马尔罕与龟兹两部之王,更可能是西域郡回的霸主!”

于是把天龙生的身世说了,裴玉霜笑道:“刘五哥,你这下子倒好,突然有了两个儿子,我觉得这很理想,你正好带上一个回到中原,接替你刘氏的香烟,留一个在大漠上,接替天王妃这个担子。”

楚平道:“思汉,照道理,应该你才是世子,但是我想你弟弟跟彩虹公主要联姻,更需要这个身份。”

刘思汉连忙道:“八叔,母后只嗣立我为世子,却没有把王位继承给我,就是要等父亲决定我的将来,因为世子可以更改,一旦受禅之后,就无以更换了,现在父亲已经来了,当然全由父亲作主。”

刘笑亭想想道:“思汉,当我刘家的子孙,并不比一个小邦之君差,好比财富而言,我刘家拿出两成来,就可买下整个撒马尔罕部,不过我并不是以财富来衡量,而是为了大局着想,撒马尔罕部如能与龟兹全并;对撒马尔罕部有益无害,龟兹是西域四部第一大部,物丰民阜,由你弟弟兼并之后,也可以改变善族人的生活。”

刘思汉道:“孩儿原说过由父亲作主。”

刘笑亭道:“我很惭愧,没有尽到一点责任,甚至于根本不知道有了你们,因此我不想强迫你,要问问你自己。”

刘思汉道:“以治国的才具而言,弟弟也比我强,何况他跟彩虹公主的感情很好,就是缺少一个贵族的身份,孩儿应该成全她才对。”

楚平道:“好,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们就去通知天龙生吧,顺便也可以告诫他,叫他打消掉侵犯中原的企图!”

朱若兰道:“不能到龟兹去,因为九龙老人可能会在那里,这老头儿痛恨朱明,到处挑动祸乱,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定会阻梗的,我们不如在路上等着他。”

楚平道:“他要走的是捷径,我们又不认识路。”

朱若兰笑道:“我倒认识,就是我们上次被制住的那块绿洲,我把地图大致研究了一下,我们是经由和硕,焉替过来的,绕了有半个天山,所谓捷径,一定是穿越天的那条路”

刘思汉道:“八婶,没人能翻越天山的!”

朱若兰笑道:“那是一般人的说法,天山虽高,却拦不住我们这人的,你弟弟学过武芝,自然也拦不住他,现在我们分两路进行,你跟你父亲还是循路回去,我跟你八叔翻越天山来会合!”

裴玉霜笑道:“还有我老太太呢?我久闻天山大名,常以未曾一登为憾,这次可不能放过机会,再说你们一个背受重伤,一个使脱了力,没人照顾可不行…”

这倒也是正理,于是多加了一个裴玉霜,大家分手而行,这边三头骏骑则沿着库河,直向天山进发,走了一天,已经到了山脚的河源,朱若兰选了一个山口的悬壁道:“假如他们走的是捷径,一定会从这儿经过,我们就在那上面等着吧,同时也养养精神!”

悬壁踞高望远,而且又扼住了山道的进路,的确很理想,三个人都把马骑了上去,然后找了个隐蔽处休息下来,经过一夜的休息朱若兰的精神已恢复了一大半,楚平的伤口经过重新包扎上葯也好得多了,裴玉霜则因为替他们守了一夜,累极而睡了,朱若兰远眺片刻忽然道:“来了!”

果然是天龙生与彩虹来了,马行很快,没有多久已进入了山道,楚平一拉朱若兰,由壁上跳了下去。

飘峰落地后,恰好挡住了去路,天龙生也从马上下来道:“楚叔叔,小侄可从来没有得罪您吧?”

楚平道:“不算得罪,只是不够优待,脚镣手铐,关进了地牢,这是你对长辈之道吗?”

天龙生苦笑道:“平叔叔,小侄明知道你有冲穴之能,那种手法根本制不住您,也知道您故意受制是为了进去,还把二位的马匹留下,这一切做得还不够吗?”

楚平不禁一怔,开始觉得这小伙子很不简单,而且比自己想像中还要聪明。

顿了一顿才道:“可是你又把独孤长明引到秘道出口处,那是什么意思呢?”

天龙生道:“那不是小侄所为,是家师的意思!”

“什么?是令师的意思?”

“是的,家师志在扰乱中原,使朱明失权,处心积虑,到处制造祸端,绝不放过一点机会,因此他对天下时势与武林

动态,最为注意,中原武林中人与事,他鲜有不识不知者,像小侄的身世,虽然父亲在回部没有用真名,他却早已知晓,所以小侄在出世之时,他已经等在河边上,小侄才被抛入河中,他就捞了起来!”

朱若兰一怔道:“你说他在你没出肚之前,就已经等着要救下你了?”

“是的,家师精于脉理歧黄之术,曾以游方郎中的身份走遍西域,培植实力,他在我天峰母盆前前到达撒马尔罕部,看出母后怀的是双生男胎,也知道回部立嗣的规定,认为异日大可利用,所以留下了一付安胎葯,促成母后顺利分娩,他等在河边,等待把我救起,寄养在一个回妇家中,等到我六岁时,他义为龟兹上治了宿疾,取得信任,将彩虹收为弟子,把我也送到回宫同时学艺,让我们朝夕相处,产生的感情,在我二十岁成年的时候,告诉我身世,要我夺得撒马尔罕的王位,才能跟彩虹论婚,等我身兼两国之王后,他再帮助我成为回疆的霸主,进一步去寇掠中原。

朱若兰道:“这个计划很周到,他倒是个有心人!”

天龙生道:“可是龟兹苏只婆却是个智慧而爱好和平的长者,他了解凭西域之地,掳中,妄动的结果,只有自取灭亡,师父见国王不同意,又说动了宁王,能施压力,要使国王同意,国工知道如果再反对,他们会打取暗杀的手段,造成更大的乱,不得已才勉予同意了,却希望我能成为霸主后再设法抗御此事,要我成为霸主,必须先要我取得王族的身份

楚平道:“这个没问题,我已经跟你父亲说好了,他带着你母亲与哥哥回中原,把撒马尔罕的王位传给你。

天龙生道:“是真的?”

楚平道:“自然是真的,你能为撒马罕部的王公,就可以迎娶公主,兼领两邦,对大家都好,我们只希望你不要去侵扰中原!”

天龙生道:“小侄绝对不会,我生身之父是汉人,小侄怎会去攻打父邦呢!何况小侄对王位并不恋栈,只是为了要娶彩虹,势必要具有贵族的身份。”

楚平道:“刘五哥不是贵族,怎么能娶你母亲的?”

天龙生道:“撒尔马罕是个小族,族规可以由族长自行更改,龟兹却是个大邦,国有成律,无法更动的!”

楚平道:“你说独孤长明是你师父引来的?”

“是的,他知道平叔叔八骏便是他计划中最大的阻力,一直就想除去各位,行知小侄擒住二位,便要小侄杀死二位,小侄知道平叔那时一定解穴将思汉兄长救走,所以才带他下去,他见到守军被杀,骂了我们一番,就把独孤长明等人引到秘道出口处截杀二位,又要小侄与彩虹赶快到撒马尔罕部取得统治权,小侄就把他们指点来了。”

“你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来呢?”

“小侄还是不放心,直到等到平叔叔等获胜脱险,才要打算走的,那知又见宁采回到皇宫去了,小侄唯恐国王有失,连忙又赶到回去,跟彩虹合力,击败了宁采,才想抄近路到撒马尔罕部去。”

“你准备去干什么?”

“说明厉害,请求母后将王位让给小侄,促成小侄与彩虹的婚姻,然后小侄情愿将两邦的王位都让给兄长,带了彩虹到中原归依父亲去。”

“可是你对思汉却说你怀恨你母亲抛弃你的狠心,要对你母亲报复!”

“母后根本不知生出来是两个儿子,怎么能怪母亲呢,可是那时候师父也在一边,小侄如果不那样说,恐怕我们兄弟两个性命都难保了!”

“九龙老人的武功很高吗?”

“是的,不可测,小侄与彩虹合力十招就击败了宁采,可是却抵不师父三招。”

楚平估计一下,知道九龙老人的技业的确相当惊人,宁采的剑法大家都见过了,这一对年轻人能十招击败宁采,已经够得上八骏友的实力,但却抵不过九龙老人三招,这笔帐就很容易算了。

朱若兰想想问道:“九龙老人呢?”

“追踪在父亲之后去了,所以小侄才要快点赶到终后那儿去!”

“五哥他们不是危险了吗?”

“不会,师父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的计划都是经过长时期培养的,目前他还不打算让人知道他!”

“那我们快点穿越捷径吧,若兰,你把大姐叫下来,我们就上路,把事情解决了,好接应五哥他们去。

朱若兰上去后,不久,发出了一声惊呼:“平哥,快来,裴大姐不见了。”

三人闻言大惊,连忙飞身上了岩,果见帐篷已空,在帐门已空,在帐门上贴了一张字条。字条上墨迹犹新,显见是写了不久:“玉人何去?九龙洞中,今日不至,明日冰封!”

虽然没有具名,但九龙洞三个字,似乎已足够说明了是什么人掳去了裴玉霜,因之楚平什么都没问,只是向天龙生问道:“九龙洞在什么地方?”

在天山的冰帽峰下,是师父练功的地方。

楚平道:“他为什么要到山里去练功呢?”“因为那个洞很奇怪,半在山阳,半在山阴,前洞和煦如春,后洞则是一大块不化的玄冰,师父就在那儿练剑……”

楚平齐道:“练气要在深山之中仍有可说,练剑干吗也跑到那个地方呢?”

天龙生道:“因为在后洞壁上,有一个前辈异人刻了十八式剑法,只有在每天正午时,日光由洞顶一个细孔照进来时,剑式才见,时间极短,而且每年只有半个月的光景才看得见,师父发现这个秘密里正是十年之前,在这十年中,他一共才练了七式,所以每年这时候,他一定要到九龙洞中参研剑法!……”

“十年中练了七式剑法?

“那些剑式十分深奥精奇,只有一个图形,又没有文字记录,练的时候越发困难,看圆形,慢慢揣摩,师父能在十年中练就七式已经不错了,我也跟着练了十年,只练会了四式,彩虹的体质较弱,耐不了洞后的严寒,难以专心,只练会了两式!”楚平笑道:“你们不会把剑式图形记下来吗?”

天龙生道:“我试过了,没有用,那些剑式的精妙之处全在发剑的姿势与心眼步法,而且式式相连,一定要练成了第一式,才能练下一式,完全靠自己的心领神会,别人教都没有用,我曾经教彩虹第二式,足足费了一年功夫,她始终练不出神髓来,一定要在洞中,眼睛看着图式,慢慢探索,使自己心领神会,与图式相合,才能深入其中。”

朱若兰笑道:“这倒奇怪了,但为什么每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日光由洞隙照进的角度不同,才会映现,我们曾经在洞中举火四照,一点都看不见影子,我忘记了明天是剑式出现的日子,师父要去练剑,一定会从这条路来的,没有提醒二位!”

“今日不至,明日冰封又怎么说呢?”

“剑式既现,通向后洞的那条路就会为玄冰所封,一直要到半个月夜,冰封自解,才能通得过。”

楚平一惊道:“每次练剑,一定要在里面关上半个月了?”

“那倒不是,只是通路被冰封,到山脸去的洞口还是开的,只是这条捷径无法通行了!”

“捷径是由九龙洞通过去的。”

“是的,这是穿越天山唯一的通路,穿过冰帽峰到撒马尔罕部,比外面绕行以提早五日的行程。”

楚平道:“九龙老掳去裴大姐是什么用意呢?”

天龙生道:“不知道,师父行事一向都高深莫测,也许是想借她要协二位,不要再妨碍他们计划…”

楚平叹道:“他能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把裴大姐挟持而去,这份功力已足惊人了!”

朱若兰道:“那倒没什么!裴大姐在熟睡中,以为我们在警戒,根本没有防患,架帐篷的地方,又是个背风的山窑,在底下根本看不见!”

彩虹公主道:“平叔叔,如果要救人,必须要赶快走了,在冰封之前赶不到九龙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