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4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朱若兰伸手接过瓷瓶就打了寒噤,触手奇寒,她忍着把水沾到嘴chún,却没有勇气喝下去了,天龙生把瓶子里水又倒掉了道:“这水很奇怪,比平常的冰雪还要冷,我曾经试过,用火烧了半天,看去已经冒热气了,结果喝下去还是冰牙,所以没有人能在此地生活。”

朱若兰问道:“这湖里有鱼吗?”

“有!有一种锦鳞的小鱼,能治热毒,不过很难捕捉,间而有一两条随着急流游出去,被采葯的郎中捉到了,视同珍宝,等有空时,您不妨捉两条回去,到了中原,就是稀世奇珍。”

一面说着,一面策马前进,虽四个人都学过武功,可以寒暑不侵,但是仍然感到有飓飓寒意。

可是在山坡上,居然长着一种奇树,绿叶黄干,欣欣向荣,走出了三四十步,天龙生突然勒住了马。

远远可以看见一根木杆,高挑在湖畔,一枝横生,伸入湖面上,有一个女子被吊住在横杆上,吓然正是裴玉霜。

楚平下了马,徒步奔去,却见山洞中出来一个道装老人,手执长剑,悠悠地走近了木杆,然后将长剑搁在吊索上笑道:“来人止步,否则老夫只要一挑剑锋,绳子就会断,这个女子就会掉下去!”

裴玉霜在吊杆上有气无力地道:“平兄弟、若兰,不要管我,让他割绳子好了,我情愿淹死也不受他的威协!”

但那老者却笑道:“这位娘子大概是会点水性吧,可是此湖之水非比寻常,一下就上不来了。”

裴玉霜不服气地道:“笑话,八百里洞庭也难不倒姑奶奶,就是不载鹅毛的弱水、姑奶奶照样下去过了。”

楚平却轻轻一叹道:“大姐,别逞强,这不是弱水,而是冰水,任何东西一下去就冰成冰条了。”

那老者笑道:“还是这小伙子有见识,天山有两大奇水,一是格里湖的净水,水质奇净,不染尘埃,抛下一片树叶,水波立刻会把它抛上岩来,道家所谓天乙贞水,就是那种水,第二种就是此地的寒水,为亘古玄冰所化,其性至寒,人若是在水里渡过七七四十九天再捞起来,放在火里都烧不化,也就是世之所谓永生之水,娘子如果不信,老夫可以把你放下去试试看。”

说着他挥剑一削绳结,绳断人坠,楚平大惊失色,连忙要抢过去,可是那老者一探手,又把绳头抓住了笑道:“小伙子!别急,老夫如果要杀死她,就不会把她吊着等你们来了,现在老夫只是把她的双脚放下去让水浸一浸,那样一来,她就是死了,身体都化成了尘泥,这双脚还是好好的,永存不朽!”

他的手徐徐放松,让那截绳头在掌心轻轻滑下,楚平又要过去,老者笑道:“你们刚才如是两个人同时抢进,一个攻敌,一个救人,老夫就算把绳于割断了,那娘子也未必就会掉下水,现在可就迟了,她离湖面不过才尺长距离,老夫只要一松手,再快也救不了她了。”

楚平道:“老丈是九龙老人吧!”

老者点点头道:“不错,老夫号称九龙老人,不过老夫的俗家姓名叫陈克明。”

楚平道:“听说老丈是大汉陈友谅的后人。”

陈克明愤然道:“不错!想我先祖何等英雄,揭竿抗元之时,朱元章还只是郭子兴的一个部将而已,他却后来居上,险谋并吞群,在鄱阳湖乱箭射死了我的先祖,这杀祖夺国之分,我陈氏子孙不会忘记的……”

楚平道:“老丈!元末群雄割据,天下并没有定于那一个之手,完全是看各人的机遇,成王败寇,这是很公平的竞争,谁也怨不得谁的,若说举义之先,则当推白莲教之祖韩山童,如以地位而言,令祖陈友谅也是天亮常徐寿辉的部将,杀寿辉而自立,也不见得就是第一人……”

陈克明道:“群雄割据,只有我先祖立国号汉,要规复大汉天声,余者无一正统。”

楚平笑道:“这是那一条的歪理,不管是谁,国号汉,就称得了是正统了吗?大汉之后,历经晋隋唐宋诸朝,都没有以汉为国号,就不是正统了吗?”

陈克明语为之塞,不由怒道:“反正朱家天下是豪夺而来的,他们当年杀了我的祖先,夺我之国,今天我要把夺回来,这总不能算错吧!”

楚平点点头道:“这倒是不错,天下乃人人之天下,唯有德者居之,老丈别说是陈友谅的后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也可以具此雄心。”

“那你们八骏友为什么要捣我的蛋?老夫在中原培植的几处势力,都被你们破坏了,老夫在西域建树的一点成绩,又被你们破坏了!”

楚平庄容道:“老丈,八骏友不为富贵,不求名利,我们不偏向那一个,也不反对那一个,只是站在救世济人的侠义本份,不许人残民以逞私慾,老丈为泄私怨而作祸国之行,我们就无法袖手了。”

陈克明怒道:“朱家的子孙高踞帝位,不掀起祸乱,怎么能把他们推下来,又怎么能够杀得光他们,朱元璋当年攻破武昌,尽屠我陈氏三族,我若不能杀尽朱氏族人,又如何能泄去心中之怨。”

楚平对这一点倒是无以为辞,他心中对太祖的作为也很反对,平定诸王时,尽诛其族,既有天下后,又次第消灭开国世臣,种种措施,都见其险执境,因此楚平不想抬这种杠,只是道:“你挟制我裴大姐,又是为什么?”

陈克明看看天龙生与彩虹公主道:“我听了你们的谈话,知道举西域回部的兵马东侵是不可能的,龟兹王苏只婆那老家伙太滑头,口中说的跟心中想的完全是两回事!”

天龙生道:“师父,国王尊您为国师,是尊敬您对军民的教化,可是不能为您要报私仇,把几十万年青子弟送到中原去烧死!”

陈克明哼了一声道:“师父对弟子的教养抚育之恩,弟子是当缅在怀的,可是弟子也没有拿数十万回族弟兄的生命来作为对您的报答。”

陈克明道:“那不谈了,我要你们帮我杀死这两个人,你们能答允吗?”

天龙生道:“弟子不能,因为他们是弟子的尊长。”

陈克明冷笑一声道:“你们还要帮着我的敌人?”

天龙生道:“弟子不敢,不过大义犹重于师恩,如果有背于大义之时,弟子可就顾不得私情了。”

陈克明怒道:“很好,那你们就过来杀我呀!”

楚平道:“老丈要什么条件方能放开裴大姐?”

“很简单,老夫即日就要回到中原,尔等不得再与老夫作对。”

楚平道:“我们根本没有与老丈作对的意思,只是老丈的行径如有违背我们宗旨的时候,那就很对不起了;我们不放弃本身的天识。”

陈克明笑笑道:“好!那我们就这么干耗下去吧。”

他坐了下来,一手执剑,另一手去用小指勾住绳头道:“你们来救他好了,假如你们使我分心,松了手指,那就是你们自己害死她的。”

裴玉霜的脚离湖面只有半尺了,只要陈胡明一动手指就会掉下去了,因此使得楚平也不能妄动,沉思片刻,居然也在他的对面盘腿坐好,两人各隔十丈,遥遥相对。陈克明的眼神很明亮,楚平也目光炯炯地凝视着对方,两个人居然又较起静坐的工夫,彩虹公主低声告诉朱若兰道:“师父擅长天竺惑心神术,您要告诉平叔注意。”

朱若兰道:“您平叔知道对方一定有施展异术,心中必有准备,不会吃亏的。”

彩虹公主道:“平叔也会这种迷心术吗?”

朱若兰摇摇头,天龙生着急起来道:“那平叔主就无法与师父抗拒,据我所知,这种法术很厉害……”

朱若兰居然笑了起来道:“能杀人吗”

两个人都摇摇头,但天龙生道:“它能改变人的心志,使人失去自主的能力,而成为听他命令的傀儡。”

朱若兰道:“真有这么厉害吗?”

天龙生道:“那也许是故甚其词,但是这可能会使平叔改变心意,由反对他而帮助他。”

天龙生道:“假如真有这么大的力,他应该对龟兹国王施用,便可能完全支持他的叛乱计划了。”

天龙生道:“那没有用的,即使他能说服了国王,也无法说动每一个部族的首领,施行这种法术很耗真力,他不能对每一个人都施术,而回部所有的王公都不主张攻伐中原,大家之所以做个样子,只是敷衍一下独孤长明那些人,免得他们用暗杀的手段来威协回部的王族。”

朱若兰笑道:“一个人的心志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可是师父曾经试验过,他曾经使一个僧官当众吃下了一块阿庇那。”

“阿庇那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葯吗?”

“不!是猪肉,那是回教徒最大的禁忌,而那僧官是最忠实虔诚的信徒。”

朱若兰道:“那或许可能的,因为宗教的虔诚是很难用行动或言语去观察的,那个僧官之所以被你们认为最虔诚,是因为他宣扬神明的旨意,告诉大家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他的虔诚只是他的职责,对吗?”

天龙生点点头,朱若兰笑道:“他也是对可兰教研究最深的人。”

“是的!他是国中的祭司,我们称为先知,他是最接近阿拉真神的人。”

“这种人最容易产生怀疑,也许他本身的信念就不够坚定,在中原有许多神棍,他们捏造了许多莫明其妙的邪神来欺哄愚民们信服,而他们自己却是最不信的人。”

“兰婶,可兰教的祭司与那些巫师不同。”

“我知道,我对那位祭司并无不敬之处,我只是站在一个人的立场上来解释这件事,或许就是他对宗教太了解了,更因为他先知,是神的使者,代替神宣示宗旨,他才会怀疑,唯有他知道神并没有给他什么指示,那些神意只是前人所创的教条,再由他叙述一遍而已,信徒们以为他是神与人之间的桥梁,只有他明白,他这一边的人是实在的,那一边的神是空虚的,是根本不存在的。”

天龙生默然不语了,彩虹公主却道:“但是有的祭司却是真正大神的使者,他们的确能见到神。”

朱若兰道:“有这种人的,他们的信仰太坚定了,进而把自己当作神了,他们首先在幻想中创造了一个神的形相,然后自己也相信这是神了。”

天龙生道:“兰婶!现在我们要谈的……”

朱若兰道:“我知道,九龙老人会移心术我承认,的确使人迷惑过我也相信,因为这种法术不一定天竺才有,元末韩山童所创的白莲教,就有这各迷人的邪学,可是我对你平叔有信心,他虽然不会法术,却有信心,自信是在为正当的理想而献身奋斗,那是一种真正而坚定的信念,使他能富贵不婬,威武不屈,百邪不侵……”

陈克明的眼中闪着一种逼人的蓝光,那种蓝光具有一种震慑人的力量,使人不由自主地感到震粟。

可是楚平的目中却有一种湛然的神光发出,这种神光无以名状,也不会对别人有任何影响,但是他却在陈克明的对面泰然而坐,丝毫不受邪恶的影响。

反倒是陈克明紧张起来了,目中蓝光更盛,头上却滴下了大粒的汗珠。

就这么僵持了一阵子,陈克明的身子也起了轻微的颤抖,朱若兰道:“龙生,你看见了吧,你师父支持不住了,这就是邪不胜正的表示,我现在倒是在替裴大姐担心,万一他支持不住,手指一松,我们可来不及过去抢救!”

天龙生道:“兰婶,您放心,小侄有办法的,只要师父松了手,小侄有把握在裴姑坠落湖面之前救回来。”

“你不是开玩笑吧!”

“这么重大的事,小侄怎敢开玩笑,只是小侄怕师父再出手,小侄就无能为力了!”

朱若兰道:“那倒不要紧,我负责不让他出手!”

说着走前两步,站在楚平身边道:“九龙老头、你施的邪术对我们不会有作用的,倒是你自己要注意,如果你没有精力收法,将会害了你自己,我知道这种邪术不但耗损精力,而且施术不成,会害到自己的!”

陈克明闻言果然叹了口气道:“楚平,老夫算是服你了,老夫这种移心术可不是那些江湖术士的寻常障眼法,而是用内心贯注的一种感心功夫,很少有人能抗拒得住,你是用什么方法抵御的?”

楚平淡淡地道:“静坐法。”“静坐法,这又是什么功夫?”

“这是练内功的基本功夫,人人都学过,就是把全身的意念思虑,完全进入到无我的境界,自然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