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彩虹公主道:“我明白了,平叔叔是为了除害,就好像我们看见了毒蛇,必须要把它打死了样。”

楚平道:“是的就是这个原因,我知道他绝不会改变心意,这种人如果要让他活下去,他一定还会继续害人的,为天下苍生计,我绝不会放过他!而且,这是唯一的一个机会,我更不能放过。”

天龙生茫然道:“唯一的机会?”

“是的,你师父武功之高在我之上,要不是你们在旁边,我还不容易杀死他。”

天龙生道:“平叔叔,小侄不懂你说的话。”

“他跟我你手并未落败,可是他这个人天生的喜欢投机取巧,不肯力拼,所以故意落败,退到绝地,放弃了抵抗,在他的想法中,我绝不会趁人之危的,而且有你们在旁,为了要给你们做榜样,我也一样不会下杀手的!”

“不错,小侄万想不到平叔会下手!”

“这就是他可恶之处,他利用我们的仁侠之心,来逼使我放过他,然后再设法来暗算我们,所以我必须除去他,很多人以仁侠为心,在当机立断的时候,反为小仁小义所拘,纵虎归山,贻患无穷,我见过这种例子太多了,所以我绝不上这种当。”

天龙生想了一下才道:“平叔叔,小侄懂了!”

楚平道:“本来我不必向你解释的,因为你对他的为人已很清楚,我纵使杀了他,你们也不会因而恨我的,但是我必须要向你们说明白,你知道为什么吗?”

“小侄愚昧,请叔叔开导!”

楚平道:“因为你将来要继承撒马尔罕的王位,而且很可能还要做龟兹国的国君,所以我才告诉你这些,使你了解到事有当为与不当为,身为君主,心中当存仁爱,但是有时则又必须狠起来,不因小仁而伤太仁。”

天龙生起立道:“多谢叔叔教训,小侄明白了!”

楚平走到洞口看了一看道:“这下面是什么?”

大龙生道:“是通往寒潭的泉孔,也是冰湖流出的孔道,人掉下去万无生理了!”

楚平道:“不过我还是不敢有把握说你师父一定会死,他是那样谨慎的一个人,既未真正落败,又不是别无退路,为什么会自己退到这绝路上来呢?”

“你是说师父不会死?”

“很难说,希望他是死了,不过现在无法证实他是否真的死亡,只好放在心里了,我们事了之后,就要回中原的,你还是需要小心一点!”

五个人继续向前走去,没多久,来到一个深洞中,天龙生道:“这就是九龙洞,今天应该是剑笈现影之日,只可惜午时已过,看不见剑笈了!”

那个洞里有一个小孔,外透天光,照到洞壁上,成了圆圆的一个白影,朱若兰道:“以前剑笈出现在什么地方?”

天龙生指着另一个洞壁深处道:“在那里,现在日光已偏,看不见了!”

朱若兰道:“一定是日光映照才能见到剑笈吗?”

“是的,平时我们也试过,用火把的光照遍洞壁,却是一无所见,每年只有半个月,每天也只有半个时辰,才可以见到剑笈。”

“那是刻在墙上的吗”

“不是,像是写在墙上的,墨迹已经很淡了,只能隐约可见。”

朱若兰想了一下道:“彩虹,你的马包中带有镜子吗?”

彩虹公主道:“有的,因为我是公主,随时都要注意仪容,这些东西倒是不能的少。”

她在马包中取出一面圆形铜镜,朱若兰拿了镜子,走到进光的对面,用镜于把日光反映到四壁的墙上,慢慢地称去着,终于称到一个部位时,墙上现出了淡淡的影子,是几个人相比着手势。

天龙生诧然叫道:“这就是天龙九大式,兰姨!您真是天才,怎么知道用这个方法的。”

朱若兰笑道:“说穿了并不是希奇,一年四时,日光并不是固定不变的,所以才有日夜长短之分,从你所说的情形看,只是日影偏移之故,所以才会每年的定时现影,过了这段时间,日影偏斜,就照不到那个位置了。”

天龙生道:“那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方法,把剑式及早学会了,不必慢慢等每年一度定时来此了。”

楚平看看那些手势道:“这是剑式吗?怎么上面的人都不持剑呢”

天龙生道:“师父说,这天龙九式虽是剑法,却无须持剑来操演,把手势练熟了,执剑在手,自然生威。”

楚平笑道:“没有的事,你们受骗了,这是一套剑式不错,但不是用剑来施展的。”“指剑,用手指代剑!”

天龙生愕然道:“手指可以代剑吗?”

楚平道:“这是天竺的武学,你们见过天竺的舞女吗?她们在祭神献舞时,手指上都戴了长约三四寸的铜指套,十分尖锐,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指剑,你师父是怕你们一下子学了去,才骗你们说要代以长剑,用长剑固然也能发挥威力,但学起来就慢得多了,如果你不信,我就演练一下给你们看。”

他在马包中取出一把生火的细干木棒,折了十小段,裴玉霜帮忙,一一绑在手指上,自己则目不睛地凝视着墙上的剑式,等绑好之后,他慢慢地比划了一阵,忽地手势加速,指尖发出嘶嘶的劲风,一连作了六式变化,可是墙上四面已经被他的指端劲气,划出了许多深槽。

天龙生看得目瞪口呆地道:“平叔叔,您真了不起,才这片刻工夫,您已经就了六式,小侄化了十年工夫,也不过才学成四式。”

楚平道:“这没什么,虽然说各人的悟性有别,但是与所学也有一点关系,你们只学过一门武功,又加上方法的错误,自然难以有进步了。”

天龙生道:“师父这么做实在不太应该了,他不愿意教我们,可以不带我们上此地来,何必浪费我们的时间与精力呢?”

楚平想了一下道:“这倒是我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了,你师父这一点上倒是对的,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指剑的招式,但就是知道,他教你们的方式仍是对的!因为照指剑的方式练,虽然速成,却无大用你们不能一天到晚在手指上带了铜套,倒不如把招式化在长剑中,慢慢钻研,练成了随时都能用。”

这时日影更偏,墙上的书影更淡了,楚平一叹道:“只可惜没有时间了,否则把这套剑式练成了,倒是一套很奇特的剑法;不能说是天下无敌,但是它的手法与中原武学大相迳庭,必要时施出来,颇有制敌之效!”

朱若兰笑道:“你若是真有意,把剑式抄下来,带回去慢慢研究好了。”

楚平道:“那也得等明天了,今天的日影已过,就是用镜光反射,也射不到那里了。”

朱若兰道:“剑式是在原来的位置,只要在那里,随时都可以录下来。”

天龙生道:“不,一定要日光照射才可映现:我们试用火炬照过,一点都看不见!”

朱若兰笑了一笑,持了火炬,来到剑区所在,果然一无所见,洞壁上只有一层发光的白色物体,如同瓷器一般,乃问道:“这是什么?”

天龙生道:“是玄冰,积有多年,连火都烤不化……”

朱若兰用手中的刀子用力地砍上去,却只击碎了一点点,她不停手,连连地砍击,终于砍下了寸来厚的一层,里面出现了一层淡淡的黑影,图形又出现了。

楚平愕然道:“原来剑式是藏在冰层下面的!”

朱若兰再轻轻的敲下去,终于从墙上揭下来一幅绢条,长约丈许,天龙九式就绘在绢上,平张在墙上,外面用冰层压住,她慢慢地把娟幅取下来道:“天龙之秘,尽在于此,以后可对图参研,不必上这儿来挨冻了。

天龙生万分钦佩地道:“兰婶,您怎么会知道的?”

朱若兰笑道:“这不过是前人故作神秘,天下事没有真正能难住人的,你只要戳破了它的神秘,就没有什么希罕了,就以此为例,为什么火炬的光照不见,而一定要日光照到了才现呢?道理很简单,因为火光不如日光强烈,照不透冰层,所以里面的图形隐而不见……”

楚平道:“虽是简单的道理,却也够磨人的!”

朱若兰道:“因为你们一开始就把它看成了神秘,所以才为其所惑,我一开始就往情理上去推测,就没有神秘可言了。”

楚平把绢幅看了一下卷起来交给天龙生道:“还是你收好,到了你母亲那儿,我再替你把上面的招式详注一下,使之合于剑式,好好用功,凭此一套剑式,就足够称雄于一地了,你们对其他的剑法太生疏,靠自己来揣摩,是很难窥其究竟的!”

天龙生道:“小侄对剑法了解得太浅,拿着也没用,还是平叔叔带去仔细研究吧。

您只要把他化成剑式的图留一份给小侄就行了,小侄今后在剑法上能下的功夫不多,因为小侄要做的事情太多,留着反而糟蹋了它!”

朱若兰道:“这也对,龙生的成就不在武功,你带着剑,很可能还有更多的发现……”

楚平想想才收起来,一行人继续前行,出了九龙洞,已是冰帽峰的另一边,再穿行过几道山峰,已经到达了撒马尔罕地,刘笑亭等人还没来到。

幸好有秦汉在那儿,引见天峰王妃自然没问题,天龙生正式拜见了母亲。

天峰王妃见到自己又多了一个儿子,自是喜出望外,但是她对玛尔莎却不无怨言:“表妹,你实在太糊涂了,你该知道我的情形不同,假如我有两个孩子一个立嗣本部,另一个送到中原去归宗,不仅王位的继承不会冲突,而且也了我的一番心事,我为思汉的姓冠了刘字,起了个汉家的名字,一直不把王位嗣让给他,就是等他父亲一句话,假如王爷不答应,我宁可册别宗也不能硬把刘家的儿子留下来的。”

玛尔莎低首无言,朱若兰笑道:“王嫂,这也不能怪玛尔莎,他是执行族中的规矩,并没有错,何况若不是她这一番造就,你敢不会得到这么一个的嗣主,更不会得到这么一个貌若天仙的媳妇了!”

彩虹公主也跟着拜见了,欢聚两天,刘笑亭等一行人也来到了。

夫妇父子,这下才有了一次正式的团聚,撒马尔罕部中掀起一阵狂欢。

在广场上架起营火,载歌载舞,为了庆祝一个族的族长登位,对撒马尔罕的族人来说,那更是一项了不起的喜讯。

因为他们的新族长不仅是王妃的的嫡嗣,而且还是回疆第一大部龟兹国王的附马,将会是龟兹国的嗣君,合两大部族为一,他们的国王将是回疆各部的共主。

这种光荣对于崇尚荣誉的回部族民而言,将是一个了不起的喜讯,尤其是撒马尔罕这种小部族,他们由于人口少、势力弱,一直很难抬头,在牧地的分配中,他们也一直被局限在较为荒僻的地区,许多水果丰美、土壤肥沃的绿洲,从来也没有他们的份。

自从他们的天峰公主下嫁了刘笑亭之后,得到刘笑亭的帮助,他们在天山的山谷上,辟出了一片能维持基本生活的土地,用人的智慧与力量去对抗自然,已经有了初步的成就。

他们开击了圳道,把雪水引到了从未开发的荒原,更以人工的水坝,保存了水源,创造了新的绿洲,使得这一群终日追逐生存而犹不免饥馑的人们有了立足的根据地。

也正因此,他们的青年在成长时,不必全力为追逐水草而疲于奔命,有了较多的时间来从事智识的摄取与战技的训练,在近几个的回族大集会中,他们由少年而成长的新的一批,有了令人刮目的表现。

骑术、射箭、角力、搏兽等等各种竞技的项目,以前都没有他们的份,现在他们的健儿却已能名列前茅,争取到很多的荣誉。

所以天峰公主在接任酋长后,一破往例,自居于王妃的地位摄政,把王公的名义让刘笑亭挂着,那些长老感念刘笑亭对他们的贡献与教导,也都同意了。

只是他们反对天妃公主的离去,除非她肯把王子留下继任领导者,天峰王妃几次要求长老们推选出新的族长出

来继任,以便他们母子能到中原去寻父觅夫,但族中的长老不愿意,甚至于天峰王妃自己指定以对像都没有用。

她因为族中的事已有了头绪,只要继续把握住原则,任何人都能出来领导的,她想带了儿子去归宗,这也是她对刘笑亭感激的表示,这个理由长老们是可以接受的,而且也十分赞成;只是又以另一个更为重要的理由把天峰王妃留下了,王位虚悬,国不可无君。

天峰指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