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6章

作者:司马紫烟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搏击后,八骏侠究竟不凡,几乎每个人都看出了对方的虚实,却又无可奈何。

楚平与朱若兰心中一动,他们各杀死了一名对手,却没有注意到对方是如何中剑的,因为他们施展的乾坤一掷与天绝三刀,都是凌厉的杀着,而且也都是以险攻险的杀着,这些杀着都是诱敌深进而施以反击。

而现在换上来的两个显然已有戒备,他们不再急进求攻,几次故现空门,但他们并未逼进,以至无法再重施故技。

这时除了在对垒的九个蒙面人外,周围的蒙面人也都现身出来了,竟有三十几人之多。

楚平道:“龙大哥,我们得想个办法才行,现在场上还有三十二个,我们每人须要解决两个才能脱身!”

龙千里道:“我连这一个都没办法,不要说两个了!”

朱若兰道:“他们人数多出我们几倍,就算杀掉一半,也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楚平道:“我算过了,对方一共是三十六个人,但是只要解决一半,另上一半就会不战而退了,刚才我们杀死了两个,却走了四个,他们不愿意把尸体留下来,另一半人必须把尸体带走的。”

玛尔莎忽然问道:“楚爷,你知他们是三十六个吗?”

楚平道:“不会错,而且我还知道他们是骑了骆驼来的,退走的两个人带了尸体,已骑了骆驼向西去了!”

玛尔莎道:“骆驼是白色毛片的?”

楚平点点着道:“是的,他们把骆驼停在三里之外步行掩近过来,但我练就的夜眼,仍然看得清他们的行动。”

玛尔莎道:“那一定是旋风三十六盗!”

楚平道:“难道是一批马贼吗?”

玛尔莎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他们是大漠上一伙神出鬼没的怪人,专事打劫由西方或天竺前来的胡贾,对回疆与汉人却不惊扰,活动的范围都在天山南路,我们在天山之北,所以不太清楚。”

楚平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玛尔莎道:“我也不清楚,我是参与祭司会议的时候,听到财路的祭司们谈起的,他们有一个领头的,自称楼兰城主。”

才说到这,忽然一个蒙面人急跃而前,长剑一伸,比住了玛尔莎道:“妇人!你太多嘴了,真神最恨妇人长舌,因此你罪属割舌!”刘思汉与天峰王妃连忙拔刀要救,可是又过来两个人,轻轻用剑一格,就把两人的剑震开了,而且很轻易地制住了他们母子。

那个开口说话的蒙面人道:“大家住手,否则我就下令,杀死害一个人!”

群侠怔住了,那蒙面人道:“这多嘴的妇人既然说出了我们的来历,老夫也就不用隐瞒身份了,不错!老夫就是楼兰城主,也就是所谓旋风三十六盗的首领!”

楚平道:“阁下率众半夜突袭是为了什么?”

楼兰城主道:“我从前对草上的牧民与汉客从不打扰,只有对你们例外。”

楚个道:“为什么要例外呢?”

楼兰城上道:“因为你们以八骏为名,冒犯了我们

楚平道:“这就奇怪了,八骏为名由来已久,跟你们什么关系呢?怎么会冒犯你们呢?”

楼兰城主道:“因为马是我们的神!”

楚平道:“你们怎么会把马匹尊为神呢?”

楼兰城主的声音为肃然道:“为什么不可以,总比你们中原人把一些泥塑木偶奉为神灵好得多,我们信奉的神不但真实,而且还是至上至美的象徵。”

秦汉忍不住叫道:“马还美?”

瘦伯乐韩大江却道:“不错,所有的动物中,只有马的体态最美,修圆有致,具有女性的娇媚,又有男性的刚健,奔跑如雷,跳得高,而且还有尊严,永远是站立的。”

秦汉道:“但有的马还是会躺下来睡觉的。”

韩大江道:“那是拉车的驽马,千里神驹除了死亡时,从不倒下的,马也是最骄傲的,别的动物如果折了腿,还能苟且偷生,骏马如果断了腿,就会绝食求死,它的尊严绝不受屈辱。”

楼兰城主的声音中有了一丝感情道:“尊驾说得不错,看来尊驾对马匹知道得很多。”

楚平道:“我韩四哥叫做瘦伯乐,他是最懂得马的人。”

楼兰城主点点道道:“老夫听说了八骏友之名,却不知道是那些人,但各位以八骏友为名,已经冒冲了我们的神明,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所以我们要来将各位除去。”楚平道:“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你们只凭一套剑法,而这套剑法的缺点已我们看出来了!”

楼兰城主道:“我们并非只会一套剑法,本另有许多武功,因为在大漠上没有对手,才疏于练习,下次再见面时,你们就明白了。”

楚平道:“我们可不想等到下一次。”

楼兰城主笑了一声道:“各位非等到那个时候不可,除非你们不要这两个女子的性命了。”

刘思汉在挣扎反抗时,被一个人用剑柄击昏在地,此刻只有天峰王妃与玛尔莎被两个蒙面人制住。

楚平倒是没了主意,顿了一顿才道:“你们想怎么办?”

楼兰城主道:“我们以马为神,却不是奉所有的驽马都视为神明的,因此我们必须把你们的骏马带走,连同这两个俘掳,你们如若不服气,可以带了人来找我们一决胜负,只要你们胜了,我们自会交还人质……”

楚平道:“那我们的马匹呢?”

楼兰城主道:“天马园中,有的是骏骑,你们如若攻破了我们的城堡,自然由你们去处置,否则的话,你们就得取消八骏的名号,把骏马留在我们的天马园中!”楚平想想道:“看来我们只有接受了!不过到什么地方去找你们呢?”

楼兰城主在袖中取出二块薄羊皮,往上一抛,用剑刺住了,钉在地下道:“就在这里,三个月为限!”

楚平去拨起剑来一看道:“这是什么文字?”

羊皮上尽是曲曲折折的文字,还有一些莫明其妙的地图,楼兰城主冷冷地道:“这是回疆一种古老的文字,你们找到了看得懂的人,也就知道在什么地方了,现在我们要走了!”

一个蒙面人前去,把马匹挑了一下,选走了八匹,那是龙千里、华无双、裴玉霜、韩大江、秦汉与刘笑亭的六匹骏骑以及另外两匹马,但却留下了楚平的瘦龙。韩大江忍不住要开口,却被楚平拉拉衣服止住了。

楼兰城主笑道:“你们号称八骏,真正的骏马却只有六头,另外两头只是滥竿充数而已,看来也是浪虚名!”

对于玉龙黄缥紫骝菊花青胭脂火黑天虬等六骏,那个蒙面人十分尊敬,另外两头了毫不在意地拉着,把天峰王妃与玛莎举了上去。

楼兰城主道:“这两匹驽马只堪供人骑乘,我们会留在前面,其余六头却必须带走,记住,期限是三个月,三个月内,你们如果不来,我们就要杀掉这两个女子!”

他说完挥挥手,那群蒙面人牵了马,如飞而去,十二匹马被带走八匹,楚平尽身追了上去,群侠在后相随,但见他们在一个沙丘后面,跳上了一列白色的骆驼,挟着两个女子牵着六头骏马,已经跑得很远了。

果然留下两匹马。

韩大江冷笑道:“这批家伙还吹什么尊奉马神呢?简直有眼无珠,八骏之中瘦龙为最,他们居然不认得!”

楚平苦笑道:“世人相马,原是以外貌取上者居多,所以伯乐才能被尊为相马之圣,千里马代代皆有,而伯乐不出世,所以名驹常被埋没,四哥瘦伯乐的尊号,也不是容易得来的。”

龙千里笑道:“不过他们还算识货的,我们其余的六匹马,倒是一匹也没漏掉!”薛小涛却苦着脸道:“现在该怎么办?”

楚平道:“还能怎么办,只好到时候再去救人要马了,可能这个地图没人看得懂,恐怕得上龟兹国去一趟!”

刘笑亭道:“那儿有人看得懂吗?”

楚平道:“龙生曾经跟着九龙老人遍历大漠,他也许知道这个地方,而且他对施风三十六盗知道得也清楚一点。现在他大概正带了族中的几名长老,到龟兹国去求亲完婚,只要能找到他,龟兹是回邦的古国,相信也有人能识得这种文字,你们九个人有五匹马代步,轮流骑着,找到了附近的牧民,再向他们买马上龟兹去……”龙千里一怔道:“平兄弟,你们不跟我们去?”

楚平道:“我的瘦龙被他们留下,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想追上去看看。”

龙千里道:“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去……”

楚平道:“只能我一个人去,瘦龙的脚力追他们并不吃力,但要多带几个人就不行了。”

裴玉霜道:“那可以拨一匹马出来,至少让若兰跟你一起去。”

楚平道:“别的马追不上瘦龙的,反而把我也赘住了,而且若兰不能去,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取出胸前的一个绢包道:“这是九龙洞中得来的天龙九式,我观察了一下这批蒙面人用的剑法,发现天龙剑式中有些招式可以制住他们的,跟若兰的天绝刀法相配合,就更具威力了,大家不妨稍加学习,否则就是找到那批人,也还是拿他们没办法。”朱若兰道:“这倒是的,我就是把其中的一式化入天绝刀法中,才杀死一个人,可是平哥,你……”

楚平道:“别为我担心,远赴大漠之前,我已经作了很多的准备,下了不少功夫,所以我应付得来的,龙生已给了我一份地图,告诉我水源的方向,再加上有瘦龙这匹神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大家想了一想,的确没有好担心的了

只有朱若兰笑道:“别人都不担心,只有我要担心,听说大漠上的女孩子都很热情,尤其要是勾上了,她们有祖传的肥胖葯,吃得像刘胖子一样的脑满肠肥就完了!”这是句笑话,也唯有笑话才能冲淡一下他们心中的气,望着他骑上了瘦龙,顺着那批蒙面人留下的蹄印,泼开四蹄走了。刘笑亭用拳头击了一下掌心道:“幸亏张果老没来,否则八骏友就整个栽在人家手里了!”

韩大江却道:“幸亏病书生死得早,换上这小子来顶了他的缺,否则八骏友不等到大漠上来丢入;早在中原上就给人家全部摆平了。”

朱若兰听得心中略有歉意,因为欧阳善之死,虽然是三大邪神下的手,但间接却是她父亲宁王的授意,连忙道:“韩四哥可别这么说,楚平加入八骏友后,给大家添的麻烦更多,你们八位原来只管江湖上不平事,何等逍遥自在,都是楚平把你们拖进这个圈子里来……”

裴玉霜却一笑道:“若兰,八骏友行侠二十年,也没有平兄弟加入后这半年所做的事情多,而且我们的收获更多,龙老大跟华姐增加了涛姐这个帮手,刘胖子跟天峰王妃重逢,还带了个儿子回去,帮大个儿不仅为他那一丈青的妹妹找到了归宿,自己也跟昔日的旧侣重逢,这难道都不是收获吗?”

朱若兰感激地道:“裴大姐,你呢?”

裴玉霜笑笑道:“我?我的收获更大,我得到了解脱,那个死鬼病书生呀,跟我磨菇了二十年了,都没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直到他死的时候,才肯低头向我透露他的感情,这不算收获吗?”

她说得很凄凉,引得大家一阵鼻酸,默默地把刘思汉救醒了过来,开始转道向龟兹国进发。

楚平跨着瘦龙。循着沙漠上的蹄印急追,跑出了好一阵子,仍然不见人影,他计数了一下里程,却已有两三百里之遥,心中对那批神秘人暗生微服。

六匹马的蹄印宛然,证明他没有追错,而且瘦龙的脚力之快,也是他所深知的,即使耽误了一下,也早该追上了,可是居然不见影子,这证明对方行的迅速,已快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了,他们是骑着骆驼的,骆驼的脚程能快过骏马,那简直是使人难以置信。

开始追踪时,已经天色微明,现在看看日影,却已渐有偏西之状,走了将近有四个时辰了。

他找了个略可遮荫的小石丘,下来歇了一阵,取出马包上的水壶,让马匹吃了个饱,自己却很节省。

因为他知道在沙漠上,如要让马匹维持行动,人就不会渴死,因为马匹的鼻子很灵,在几里外就能嗅到水的气息,但是必须要让它有奔驰到水源的体力。

所以沙漠上的旅人在食水枯竭的时候,往往把最后的一壶水留给马匹。

休息了一个时辰,他再度上马,瘦龙显得很有精神,因为它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