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7章

作者:司马紫烟

因为这殿堂中,四处都嵌满了宝石与闪闪在发光的夜明珠钻石等。

高逾寻丈的白石祭台高踞中央,一座由翠石雕琢的骏马又雄踞台上,作双蹄凌云胜空状,眼睛是两颗钻嵌成伪,雕工极精,本身就是一具价值连成的艺术品,何况它是以整声的翠石雕琢而成的,磨得雪亮生光。

祭台的前方放着一口巨斧,斧中燃着熊熊的烈火,也不知用什么燃料,那火焰竟发邮红黄蓝绿紫等五彩的火焰,辉映着四壁的珠宝,呈现出一片瑰丽无比的色彩。

玲玲笑道:“你没见过这么多的珠宝吧!”

楚平一叹道:“没有,老实说,我在中原开着天下最大的一间珠宝号,但是我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珠宝!”

玲玲叹了一声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我只觉得它们不过是些花花绿绿的小石头,连造房子嫌大小,可是居然有人常为它拼命呢。”

楚平道,“谁为它们拼命呢。”

玲玲道:“我们来到这儿时,这地下宫殿已经有了不少,想是我们的先祖留下的,后来哈泰利带着我的族人教众,四出去劫掠那些胡商,又抢来了不少,我们原来有一百多人,就是为了劫掠,跟人拼命,战死了一大半,只剩下五十几个人,我真是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

楚平信手掂了一块宝石道:“这是独眼石,不过才豆大小,可是却能值白银千两。”玲玲道:“这具我知道,我没事的就学着估价,也学着鉴别主石的价值,那是哈泰利要我这么做的,他说这些都是我的,我应当知道它们的价值,这块独眼石价值可值八百到一千两银子,不一千两银子又能做什么呢?除了能做酒壶酒杯果盆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用处,那银铸的器皿容易发黑,经常要纲神去擦拭,还不好瓷器做的好,可是我听说在中原,一把银壶可以换百把瓷壶,有这事吗?”

楚平点点头道:“有的。”

玲玲只有苦笑道:“我也听说中原的汉人很聪明,怎么会做这种笨事呢?”

楚平只确”苦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不过天下都是聪明人人少,笨人多的,就以你们灵马教来说,马争本是供人骑的,你们偏要奉为神,又是什么道理呢1玲玲也怔住了,这个是是她从来没想过的,顿了良久,玲玲才叹道:“楚平,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有许多问题都要问问桃,哈泰利教了我不少事,可是很多在到他,他就像我装糊涂……”

楚平忽然道:“那个哈泰利对外又称楼兰城主吗?”

“是的!楼兰地睛殿堂就是他教主发现的,族人的病也是他来治好的,族人的武功是他教的,”

“他也是旋风三十六盗的首领?”

“是的,其实我们不止三十六人,原来有…百多,现在还剩下五十多个人,只是我们只噙三十六头千里明驼,每次也只能出动三十六个人,唉,你怎么知道的、楚平道:“我有一个移同伴,遇上了他们,被抢去了六头马匹。”

“不可能,我们从来不抢马匹,天马园中,养着一百多头骏马,他们不会再要的。”

“那六匹马都是神骏无比的灵驹,不比你的玉灵差多少。”

玲玲一怔道:“这倒可能了,因为我们以马为神,绝对不肯让人把骏马渝为座骑的,你是来追马的。”

楚平道:“可以这么说,虽然他留下了话,还给我们一个地址,叫我们在三个月内前来讨取。”

玲玲笑道:“那是想留下你们的马神,你既然跟我是朋友,我可以作主还给你们,只是让那些雄马交配后再领回去,对你们没损失,我们却可以得到新的灵马之种,我会重重地报酬你们的。”

楚平道:“那倒不必,八头骏马之中,有两头是扎马,你们也抢来了,而且还劫走了两个女子。”

玲玲脸色一沉道:“真是的吗?

楚平道:“我是追踪看来到这儿的,那两个女子一个是我结发兄长的妻子,另一个则是我的一位兄长的未婚妻子,所以我一定要救她们出来。

玲玲道:“抢劫珠宝是我们复国的准备,掳劫女子则是犯禁律的,从来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我要问问清楚。”

正说着,忽然从殿堂深处传来了一阵清越的钟声,玲玲道:“巧得很,这是要开始祭典的钟声,免得我找他们了,楚平,你先躲一下,我主持祭典时间清楚了,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她拦着楚个,上了祭台,指着一个角落道,指着一个角落道:“你就在这里好厂,这里看得见底下,别人却不会发现。”

楚平道:“怎么看不见肩”一个人呢?”

玲玲道:“这是圣殿,平时只有我…个人出入,教徒们只有在奉献珠宝,参加大祭时,才准进入,刚才是我参加祭典的钟声,要等我先来到此地,准备好了,再通知他们进来,你光躲好,我就通知他们了。”

楚平躲在角落上,玲玲才在石马颈下,摇动了一下那串黄金的铃声,然后又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全身赤躶地走到厂石马前那具火铁前,用铲子铲了一点粉以人火中,火焰更高,映射的彩色列是堆班辉煌。

楚平忍不住道:“这是什么东西?”

玲玲道:“是配制的一,种粉未,用以增加教众的警畏,因为我是全教唯一千勺女人。”

楚平还要问,玲玲却道:“他们要进来人这祭典是绝对秘密的、你躲好了,千万别让人看见。”

她走到石马之前、把长发披散下来,双手高举,双腿微微,仰头闭目,作一个祈祷的姿势。

楚个这才发现那些奇异粉未的作用了,因为那种神奇的光彩,照在她赤躶的胭体上,现出一种妖异的气氛。

无可否认,玲玲的身段玲现,是个很动人的女孩子,叼”

是现在,她赤躶的恫体呈现着…种妖异的美色,给人一种恐布的美感,这种美使人眩目,使人心悸,却兴不起一点崎念,这是一种妖异的庄严。

殿堂的两端,鱼贯地走出两列蒙面人,来到祭台前开始跪下,朝玲玲膜拜着,每人口中都发出一种低沉的吟诵声)玲玲仍是那样站立着,似乎她自己也与那座石马一样,成了一只雕像了,因为两者看来,润泽光滑,反射着妖异的色彩。

那些蒙面人身上穿着黑衣服,对色彩的光辉反射很迟钝,因此只有那具石马,在彩光中准乎具有了生命,而玲玲却又似乎成了没有生命的雕像。

那群蒙面人膜拜后,都直挺挺地跪着,玲玲才开始有了动作,她在那具石马的雕像闽,婆姿起舞,那是一种节奏轻快,节拍分明的轻碎细步。

动作很美,配合着殿堂后方的乐声,形成了一种出奇阶和谐,乐师只有两名,一个用手敲击着一具长圆的手鼓,另一个人则奏着一声角铁。

两种简单的乐器、发出的声音也很单位调,完全没有律吕协调,只有锋锌的角铁与卜卜的鼓声,可是配合了玲玲的舞蹈,就使整个阴沉沉的殿堂中充满了生气。

楚平对音律很在研究,他开始佩服这创始者独具的匠心,因为这种简单的音乐与舞上。能给人一种强烈的心灵感受,即使是完全不懂音乐的人,一样也可以领受到那种美感,一种生命与充满了朝气的蓬勃之意。

像是在春天的郊野上,一个幼驹,挂着银铃,踏着碎步,在绿的原野上,自由自在地跳跃着,奔驰着。

在动态中给予人心灵上平和的宁静,在静态中,则又予人生产的喜悦与平和。

因此,楚平虽然看不见那人的脸,却可以从每一对的眼睛中,看出他们相同的感情。对于玲玲,他们不但有着尊敬,而且还有着一种发自本心的爱护与慈祥,这位灵马女神,给予人的感受不是至高至上,万能的宇宙产宰的尊敬,却有音一种比尊敬更具有力量的爱,一咱纯真而元邪的爱。

每个人几乎都牺牲自己去躶护她不受到一点伤害,这个灵马教主,的确是个天才。他创设的宗教是建在人性深处,他标榜的神灵不能给予人保护,却要人去保护她。这种力量更甚于一切的宗教,因为它绘的不是空虚的未来,而是现实的此刻。

人在危急时会求助于神,那是一种依赖,因此得不到帮助时,人会失望,渐渐地也会减低了对神的信心。

但灵马教却不同,那一个雄骏的石马以勇武的姿态奋蹄向天,似乎有着一蹄将苍穹踢穿的气概。

相形之下,玲玲就显得那么的幼弱,但又那么的纯真元邪,那么快乐,那么自由。

没有一“种危险去伤害,这种安定是感由那尊石马的雕像造成的,这充满了生气,充满了希望的情景,似乎都是在那头骏马的保护下才形成的。

真正了解马性的人,都知道马是群居的,群马之中必定有一头雄马为尊,成为那一个群体中的帝王,它昂首于群马之间,显得无比的尊荣,没响。一匹马敢去冒犯它,但是仔细观察过马群习性的人会发现,马匹是最慈幼的,即使是至高无上的马群帝王也是一样,只有它的幼驹,可以去咬咬它,的威信,它们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正如一个威严无比的一家这主,只有他的小女儿可以倚在他的怀中撒娇,拉他的胡子,而换来的是慈祥的笑。

灵马教以马为神,却又将马人格化了。

每个要都会自以为是那一着脾脱天下,向着苍冥挑战的骏马,而灵马女神却是在保护下的幼驹。

为了保护她,每个人都会付出无比的勇气,而这勇气来看每个人的本身。

连楚平都几乎有厂这种想法,无怪那些蒙面的灵马教徒会对她那样的忠心了。

舞蹈终‘于停止了。

玲玲慢地坐下来,斜倚着灵马之神的石座,是那样的娇慷,她赤躶的胭体却又是那样的美丽。

然而,这是一种庄严的纯真的美,一种令人不起遇思的美,一种令人只想到虔诚的奉献而不是占有的美。

就在这时,殿堂中进来了另一个蒙面人,从身材上,楚平认出他就是那个楼兰城主。

他走到祭台前面,匍匐跪下道:“至善至美的灵马女神,请接受于臣们向你呈献又一次的献礼。”

说的是汉语,玲玲娇美的地笑:‘“哈泰利.这次又是什么。”

哈泰利道:“这次的收获与往昔不同,是六匹骏马,四雄两雌,都已经送进了天怪。”

“还有吗?”

“有的,还有两个女孩,她们可以作为女神的待仆。”

朝后面招招手,四名蒙面人抬着两根圆柱子进来了,朴上绑着天峰王妃与玛尔莎,把柱子插在地下的圆洞中。

玲玲的脸色一变,以沉声问道:“为什么要把她们掳来,哈泰利,这是准的意思y哈泰利道:“是教主的指示。”

玲玲不禁不怔道:“教主的指示?他在那里?”

哈泰利道:“教主踪迹有如神龙不见首尾,他留下指示后,就又离开了。”

“是教主你要你去劫掳这两个人的?”

“是……也可以说不是教主原是要去攻击一批敌人,但是又恐怕那批敌人的武功太高,我们不是敌手,所以又加以指示,万一不能为敌时,可以把这两个人劫来,她们只稍会一一点武功,劫持了她们,就可似协制对方。”

“‘结果对方的武功的确很高?”

“是的,他们个个身手非几,本教还死厂两名弟兄,老奴不得已之下,只好采取第二个步骤。”

“那些人与本教有什么仇恨呢?”

“那是…批中原的人,以八骏为号,每个人都以骏马为骑,冒犯了本教的尊神,所以是本教的敌人。”

玲玲道:“就为了这个原因吗?”

哈泰利道:“是的,为了这一个原因已经足够了?”

玲玲道:“可是你只把两个不精武功的女了掳来,我们朝敌人仍然没噙消灭呀。”

哈泰利道:“老奴已经给j”他们三方本教信符,限令他们在三个月内前来作一解决……”

“他们来厂,我们胜得过他们吗?”

“这个……教主己另有安排,他要我们利用这段时间,修刁天马神功,到时候就不必怕他们了。”

“什么叫天马神功?”

“那是一种很厉害的武功。”

“既然有厉害的武功,为什么你们以前不不呢?一定要等强敌压境,才开始修习。”

哈泰利顿了一“顿才道:“女神,这些事是教中的事务,女神可以不必管,老奴自会料理!”

玲玲的脸色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