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女神已长大,智慧已开,你身为重辅,就应该改变以前的态度,凡事多宜谏争,多方哈释,将事情的利害得夫讲明。

女神自然知所抉择,而桃却仍然独断独行,虽然你忠心可期,但失职之罪不容恕,你还有什么话说!”

哈泰利全身颤抖,跪在地上颤声道:“卑下愚昧,犯此数罪而不自千,请教主恕罪!”

那声音又道:“余罪可恕,唯独你对外自你楼兰城主,居心叵测,此罪雅恕!”

哈泰利忙道:“卑下先祖原为楼兰政官,城主一称,由来已久,这个称呼不算僭越。

那声音冷笑道:“国破城何在,古国未复,连女王都没有正国主的封号,你就先忙着为自己定封了,这一点绝不可恕,着令自裁!”

哈泰利身子猛地一震道:“教主!卑下不惜一死,但卑下死后,这个职务还没有能继承得下来……”

声音一冷道:“哈泰利,你以为自己有多重要,居然敢说出这种话,老实告诉你一句,这些年来,我虽然很少与你们见面,对你们的行动却一直在注意中,什么事我都很清楚,你所有的安排布置我全知道,自会找人接替的,你可以放心地惩罪。”哈泰利呆往了,那声音又道:“哈泰利,你此刻领罪而死,只是因失职而受任,但你再加延迟,就是意图抗命叛上,那时的惩罚可就不止你一个人了!

哈泰利身于又猛地一震道终于悲凄地道:“女神,老奴忠心卫扩你成长,此心唯天可表,现有老奴以失职而就诛,自是罪有应得,但老奴只有两个请求,一是请善老奴的子女,他们仍是女王忠心的待臣,二是老奴死后,盼女神以将老奴的尸体火化,于老奴认定的地方,异日故国重光之日,使老奴的后人能够前来一祭……”

玲玲也脸现戚色道:“哈泰利,你知罪就好……”

桑巴忙道:“女神,哈泰利冒读了你,罪当处死,女神团女工,尊严岂容冒读。”哈泰利凄声一叹道:“老奴不求免死,但望女神能体念老奴一片忠心,赐允那两个请求。”

玲玲点点头,哈泰利道举起手掌,功聚臂上,然后拍向自己的头,叶的一声,血花四溅,那颗被面罩笼住的头,竟扁进了一半,身子也然倒地一整个殿堂中寂然无声,片刻后,那声音又道:“哈泰利生前有功本教,其罪过已由一死相抵,功不可没,可以祭司之礼,水葬于圣湖之中。

玲玲却道:“不!把他抬出去火化了,捡好全骨交给我,由我送到他指定的地方安放。

桑巴道:“女神,那是什么地方,臣仆可以代劳。”

玲玲道:“不行!这是他生前向我请求过的,我答应他绝不让别人知道,你们每个人也可以作同样的请求,自择一地,把地方告诉我,将业我一定会达成你们的心愿,不告诉第三者!”

桑巴等了一下,大概是想听暗中那个神秘的声意指示的,可是待n已久,却没有回应,他才恭身道:“是!臣仆遵论。

声音又起来了,女神为楼兰之主,她的命令,就是灵马天神的意旨,任何人都不得违抗,违命者死!”

那些蒙面人都低头膜拜道:“遵命。”

“桑巴忠可嘉,哈泰利所遗大祭司一职,由桑巴来继任,尔等今后如同往昔哈泰利一般,听从桑巴!”

桑巴连忙道:“多谢教主慈悲!”

玲玲却道:“且慢!我还没有答应呢!”

桑巴为之一怔,那声音道:“女神,你是未来的国玉,光复古国才是你的天职,灵马教只是一个复国前的组织,古国重光之日,本教也随之消失,因此有关于教中的事务,女神可以不必过问。

玲玲沉声道:“教主!这些人虽是灵马教徒,但也是我楼兰臣民,我要弄清楚,他们究竟是听谁的?”

“本座虽是教主,你却是灵马之神,自然是以女神之意旨为上。”

“那你凭什么擅自指定祭司?”

“那只是因为哈泰利所遗的事务,只有”桑巴才能接替,但女神如果另有人选,自然由女神指定。”

玲玲沉思片刻才道:“我指定的也是桑收,不过我要人家明白,这是我指定的,不是教主指定的。”

桑巴立刻叩头道:“多谢女神,臣仆一定忠心待奉女神,以报女神之恩。玲玲庄严地道:“你知道了主好,以后凡是本教任何行动,必须先禀明我,否则即以违令论处!”

桑巴道:“是,臣仆遵论!”

玲马手一挥道:“现在你们把哈泰利抬出去举行火化。

血溅圣殿,是非常遗憾的事,以后希望再也不会发生了,大家可以退出去厂桑巴道:“女神,这两个女子呢?

玲玲道:“我会留下她们,既然她们的武功并不高明,我相信她们无法离开圣殿的?

桑巴道:“是!那个楚平呢?

“他是我的朋友,我也是我带进来的,一切由我负责,不用你们管了!”

她挥挥手,桑巴不敢多说连忙带着人走子。

整个殿里只剩下四个人了,玲玲才低声道:“楚平,我应付得如何?

原来楚平…直紧贴着她站立,很多话都是楚平在暗中授意她说出来的,楚平微微一笑道:“好极了,你具有一种天生的威义,确实有女王的气度,不过你要注意真正的幕后操纵者,还是那个教主。

玲玲笑道:“我知道,我会把他逼出来的。

于是她放大声音道:“教主!你还在不在?”

默然片刻,那声音又道:“本座还在!”

玲玲道:“那很好,你虽然躲着不见面,但我对你的…“切却很清楚,所以我把人部遣走了,就是想跟你好好地谈一下,你是什么人!”

“我虽然只是一个局,但也是你们楼兰古国的朋友,我一一切的行为,都是在帮助桃们重建古国。

“你有什么目的?

“女神,请你相信我的诚意,我没有任何的目的。”

“有人告诉我,说你是我的生身的父亲。”

又是一阵默然,然后声音中稍有感情地道:“玲玲,你既然知道了,就该相信我对你的一片心意,我是一心一意地帮助你,绝不会害你的。

玲玲道:“这个我很难相信。”

“我把你抬上至高无上的地位,然后再把你造成回疆最有尊严的女工,难道还不能使你相信吗?”

玲玲冷笑道:“但是你没有问问我要的是什么?

“你要什么都行,现在你已经拥有了无比的财富,我还为你训练了五百名无敌的战士,凭这些财富与实力,你可以成为天下有权势的人。

玲玲汉了一口气道:“这是你所希望的,却不是我所要的,从开始到现在,你一直用你的方法在抚育我,你从业也没问问我,我要的是什么?”

“你要什么,只须开口说出来,钱可以买的,用金钱去买,买不到的,叫人去拿,你有着天下元敌的雄劲旅,没有达不到的目的。

玲玲道:“我要一份正常人的生活!我是个人,我要有人爱我,也要有一个人被我所爱!”

声中充满了豪笑道:“那还不容易,你可以下令叫桑巴为你去搜罗,把草原上英俊的男人找到你的脚下,由你挑选,中意的留下,不中意的就杀了……”

“我并不要这样的方式去找男人,也不要这样的男人!”

“我要一个我所受而又真心爱我的男人。”

“玲玲,你很美丽,像你母亲一样的美丽,任何男人都会在你的美丽下为你征服的。”

“不错!以前我也见过几个,他们是被我的美丽征服了,我也知道我是美丽而且是非常富有的!”

“是的!我的女儿,你有”了绝世的姿容,无匹的财富,因此偿足可以征服天下所有的男人。”

“但是我要的男人不是为我的姿色所迷,不为我的财富所动,那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哈……女儿,你的眼光还真高,天下有这种男人吗?

“有,眼前就有一个!”

“什么,你说是不楚平?”

“是的,楚平在湖边看见我,他对我的美丽无动于衷,所以我把他带进来,让他看看我的财富,他也毫无兴趣。”

默然片刻后传来一声轻叹:“女儿!你在自寻苦恼,他的确是个很出色的男人,但是你征服不了他的,他已经有五个妻子,没有一个比你丑。

“我知道,所以他才不为我的美色所述。

“他民有一世吃用不尽的财富,也许不如你多,但他已经对财富毫无慾望了,玲玲,这样的一个男人,你如何能使他到你身边来呢?”

“他不到我身边来,我到他身边去!”

“做他第六个妻子。

“只要他肯要我,我不在乎第几!”

“他肯要你吗?

“我不知道,还没有问他,如果他不要我,我会跪着求他,尽我的一切力量去讨好他。”

“不行!你是我的女儿,怎么能如此屈辱。

“我想我不是你的女儿,你只是生下我,从业也没有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你为我作了许我安排,但只是为了你自己的野心与愿望,你是一头鸠鸟,把卵产在别的乌巢中,让别的鸟来替你孵化养育,诏此,你实在不是我的父亲,从我出生到现在,多从没有见过你。”

声音中已充满了愤怒:“楚平!你居然诱惑我的女儿,背叛我,破坏我多年的苦心,我要杀了你。”

然后一条人影从暗中激射而出,快得像枝箭,而且他的方向是从楚平的背后而来的!他的行动虽快,却不带一点声息,其余三个女子都没有想到突袭会来自背部,但楚平却似胸有成竹,蓦地回身一剑封出。

当的一声,双剑交触,火星四射,楚平退了一步,看见了来人是个锦衣老者,微微一笑道:“九龙老人,陈克明,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在九龙洞中的,只是没想到你在回疆还成立了这么一个灵马教。”

陈克明似乎没想到楚平能封开那一剑的,呆立不语,楚平笑笑又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我早知道你藏身之处、尸…

“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好玄虚,使声音从石马的口中发出以增加你的神秘性,但我不信怪力乱神,就知道一定是人为的,用了条通管,把志音从通管中传到石马那儿,而你自己却躲在相背后的方向。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相背的方向?”

“因为只有在那儿,你才能看到全殿,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的行动,也只有在那儿,你才有藏身之处,巧设机关而不被人发现,因为那道门是女神出入的,别的人都不准通行,而玲玲又不会去留心那些地方的。”

陈克明的脸色扭曲了,充满了愤怒道:“楚平,你一再地破坏的我计划,我非得要杀死你不可!”

楚平庄然道:“陈克明,我不以不对你表示敬佩之意,你以一个人的力量,所做的事实在够不了起,从中原培养了诸王的野心与祸乱之由,在塞外,你居然又造成了明暗两处霸仆……”

玲玲连忙道:“两处霸业,还有一处是在那儿?”

陈克明道:“在龟兹国,我帮你选了个小伙子丈夫,原是打算先让他成为草原上的群邦之主后,然后再让你去征服她,轻而易举,就可以成为西域之霸主了。”

楚平笑道:“原来你是这样打算的!”

陈克明道:“难道我安排得不好吗!”

楚平道:“好!太好了,只是你没有考虑到你的作为,太过急切,你的行事也太过阴狠龟兹王并不昏庸,早就要龙生防备着,不会只从你的摆布的,他以多只能做到西域的霸业为止,绝不会进一步去为你人寇中原,做你泄私愤的工具的。”

陈克明笑笑道:“老夫有把握叫他答应的,我叫人把天峰王妃掳来,就是这个打算,大龙生那小子难道会连自己的生身母亲都不要了?

楚平道:“原来你五嫂掳来就是为了这个原因,这总算解答了我心中的一个疑问,否则我对掳人之举,一直想不透,若说是用来威协我们人骏友而作此举,那实在是不够份量,因为我们八骏友行使的宗旨在济世救人,每个人都抱定了唯人无我的牺牲精神,绝不可能为一二人而放弃原则的,我们会为了刘五嫂而跟你们奋战到底,但绝不会为了她而屈膝的。”

陈克明道:“你们也许不会,但天龙生会的,老夫对他了解太深了,他自小即由老夫着人抚育长大,对亲情特别怀念,老夫故意告知他的身世,使他数度潜尔罕部,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