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澡堂子,但只有男人去的。

“女人呢,没有专供女人的澡堂子。”

“没响!女人必须在家用木盆洗澡。”

玲玲叹子口气道:“那真没意思!楚平,以后我们在家里也设个大水池,大家一起洗澡,你说好不好?”

楚平笑道:“设浴池可以,只是要找别人跟你一起洗澡恐怕很难。

“我不找别人,找你五个妻子作伴总行吧。

“只要她们答应,那当然行,只是我恐怕她们不会答应的,因为她们不惯于在别人面前脱光了身子,剧使是女人也不习惯。”

玲玲叹厂口气道:“恐怕我得学学她们。”

楚平道:“你不必学她们,但你也不能勉强她们,备人响各人的习惯,也有各人的自由,我可以为你建一个大水池。专代你一个人用。”

玲玲又笑笑道:“虽然我觉得很遗憾,但我觉得那样很好的,每个人都能受到尊重就是好的,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举行祭典时,光着身子在禁台上跳舞,我是个人,却偏要像一头马般动作,让人氢我也看成一头马,我真高兴以后可以不那么做了。”

说着她又潜入水中,一心一意地玩水。

这时瘦龙已经上岸,它看来精神抖擞,一点也不像跑过长途的样子。

似乎在水里一阵瘪戏后,不但洗去了它的征尘,也洗去了它的疲劳。

楚平检点物件,发现在狂风中疾驰了一阵,把装乾粮的袋子丢掉了,幸好水囊及装的那个小口袋还在,那就不成问题,趁这个机会去猎取了些小兽,拾取些乾柴,洗剥烧烤后又可以做乾粮了。

因此他取了两口飞刀,带了长剑,把瘦龙叫了过来,骑上后吩咐了几句话,瘦龙听得懂,立刻载着他,走向草丛中寻找鹿兔等小兽,靠着它灵敏的嗅觉,没多久就找到了一头鹿,楚平发出一飞刀,鹿的后股中刀跑了,楚平驱马追了一阵,忽听到马啼声响,一名穿着甲胄的武士,骑马持予,由草丛中窜出,一直向他冲刺过来。

那武士很年轻,不过二十多岁,但也很凶猛,口中发出狂野的呼喊,楚平来不及解释,只得用剑架开了那一刺,他发现这个武士的臂力很强,身手极其娇捷,一刺不中,兜围马头,再度冲锋杀将过来。

楚平时这青年武士莫明其妙的敌意实在感到很火,彼此之间素不相识,更谈不到有仇隙,可是看对方的出手,似乎非把自己置于死地不可,这是从何说起呢?

难道是触犯了他们的忌讳,或者是侵入了禁地,但至少要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呀,莫非对方不懂自己的言语,那就没办法了。

那个武士的行动不让他有我作思考的时间,亮晃晃的予尖又刺到他的面前了。

这个武士是个很精干马战的,他在冲刺的时候,长予高举,看不发予的咱子,直到地方快接近时,才突地平予急刺,使人很难捉莫闪躲。

第了招楚平是用架开了,第立招仍是如此,对方出招的手法使楚平了解到闪避的可能性很小,因此楚平只有紧握住长剑,准备作第二度的劈架,这一次楚平在腕间加了二成的劲道,希望能把长予弹开。

照第一度交手的情况看,楚平颇有把握在这一招上把长予由对方的手中震脱,因为第一次时接触时,他用厂六成的劲道,对方似乎握枪已不太很稳,再加两成劲道,对方难控制得住了。

楚平对自己的腕劲是是有信心的,他会过最难忘的三大邪神,其中果报和尚的勇力绝伦,一枝钢件有万钩神力,楚平却凭一剑架住了,用的不过八分劲。

他感到那青年武士的腕劲雄浑并不是对方的腕力能胜过自己,而是对方在自己六成力反击下还能握住兵刀,那是很难得了,因此劲力加到八成,楚平知道一定可以得手的,虽然这并不是好的战法。

除非万不得已,楚平很不愿意用这种方法,一个剑手在剑上所施的力很少超过中成,这样才能运用控制自如而收发由心,以久不疲,超过了五成的力,虽强而勇,就很发挥剑法的精臭所在了。

今天是万不得已才为之的,因为对方用的是丈八长予,也就是俗语所说的白鼠杆子,是上好的白杨木收干后涂以女鼠,装上枪头,器长、质鞍,利于马战,却很难使得好,一般的江湖人不会使用它。

但是楚平发现这青年武士所用的长予是纯钢的,重量较寻常的白鼠杆子重出好几倍、对方执在手中十分轻公,而且长度比他的剑长多了五六倍,使他的剑术极难施展,因此楚平不得不用待而下之的战法了。

可是对方的反映出乎他的意料。

剑予交触的一刹那,楚平才知道自己的心与走有多厉害,对方不仅是个凶悍的野武士,更还是个内家高手,他八成劲力的击不但没有使对方的长予脱手,反而使自己陷入了危境而丢了兵刀。

因为两件兵器交触时,楚平感到手腕一麻,一股强烈而细密的震撼力由对方的予上传来。

那是内家的震字诀,紧密的震荡把出的八成力反送到自己的手臂上来了,那是一种力的转移,也是一种极为细巧的内家法,在碎不及防下,楚平的手臂上很快就感染了手腕的麻脾,长剑握不住,脱手掷向半空。

两人擦肩滑过,而那青年武士的瓜更是快得出奇,长予一一抡,立刻换了一式横扫千军,人在马上不回身,长予抡向身后,夹着尖锐的掠空声音击过来。

双招,运劲,手法之精奇巧妙,的确是楚平前所罕遇,因为交手两招,就氢楚平的兵刀震脱手的敌人,还真是第一次才遇上。

可是这个青年武士犯厂个大错,那或许地是经验欠缺之故,或许是他对楚平的认识不够,对一个剑手,绝对不能用横扫的招式,尤其是使用这种响“尖剑刀的兵兵器,那等于倒持人阿,授人以柄。

因为横扫时,兵刀的进势已经使对方一目了然,对一,个剑手而言,兵刀在迫体前半尺的距离内,还来得及作应变的反应,保况是丈许的予杆。

更糟的是对方在背后反手发招,视力不及,不管速度多快,势子多猛,对楚平看来,就是伸手去捉一头爬行的蜗牛,虽然目的物也在动,但只要看准丫方位闭着眼睛伸手,也能稳稳地抓住。

那武士是想把楚平戳下马来的,楚平却好整似暇,予尖来到面前时,他五指一,搭首先也戮了决,使手指与予身合为一体,化解了刘方的震力,然后握住了予杆轻轻往后一拖。

那武士的马仍是往前跑,骤觉手中的长予为人握往往外夺,本能的马把手一紧,这是他犯的第二个错。

因为他的身子坐在马背上,那是无法用力的,马在往前跑,身于为外力所阻,两下成了背向的施力,更难以控制了,仰天往后倒下,马却奔出去了。

楚平的左手夺予成功,把对方拖下了民,右手一绰接住了空中落下的长剑。

瘦龙通灵,立刻踏看碎步小跑而前,楚平的左手用力反那青年武士拖过了一点,长剑指着他的目的只是迫那武士放手,并不想伤害对方。

事实上,他的手如果不放开予杆,是根本无法躲闪的,而他如肯放开武器,则轻而易击就躲开了。

因为楚平的人在刀上,长剑能及的范围没有多少,可是那武士不理不睬,以手紧握予杆,努力地使自己站起来,似乎他对自己的生死毫不在意,而站起来握住武器才是重要的。

楚平本就没有伤人之意,因此这武士的行动倒是把他给整住了。而且他也没时间作进一步的行动。

因为草浪翻处,又有三匹马,三个同样装的武士,手持长予,并排地冲到了过来。这三名武士一样的年轻,其中有一个似乎还是女子,虽然他们来得很急,但楚平是个造诣很高的剑手,匆匆一瞥就能把对方看得很清楚。

那三名武士冲到五六丈前,发出了一阵呼啸,楚平更能确定中间那一个是女子,因为她的声音特别尖。

可是最凶猛的也是这女子,也的长予不仅刺向了楚平,也指向了在地上的那个同伴。

假如她一直前进的话,以她进行的速度与锐势,可以把楚平刺穿,然后再把他的同伴也一起穿在予杆上。

楚平自己不想被杀死,也不愿意这个莫明其妙的对手被他的同伴们杀死,可是三匹也的势子很急,似乎不让他有闪避或挡架的机会。

楚平没办法了,但是他的坐骑瘦龙却有办法。

当对方逼近到了一丈处时,瘦龙忽地昂首一声长嘶,万马之王发威时,果真有君临下之气概。

冲来的三匹马在瘦龙的怒嘶后,拼命煞住了走势,仅只滑迸丈许,同时地人立而起,把它们身上的骑士抛了下来,当然那三根长予也都无刺过来了。

楚平把左手握住的予杆一推,跟他对峙的年青武士后退了五六步,脸上出现了骄傲的神色。

那三个落马的武士很狼狈,顾不得再来杀敌,各人抓住自己的马,要想骑上去再来攻击,可是那三头马被瘦龙的神威所慑,都躲躲闪闪的,不肯再让人骑上去,更不敢再住前靠近。

第一个跟楚平交手的武士忽而道:“哈娃娜雷都桑里,把你们的马杀了。”说的居然是汉语,反而把楚平给弄糊涂了,忍不住道:“原来你们会说汉语,我还以为你听不懂我的活呢y那武士傲然地道:“笑语,我哈卜特子爵是回疆最忧的武士,文武双全,没有一种言语能难住我。’一楚平道:“你既然听得懂我的话,为什么不理我人招呼与解释,一个劲儿地向我攻击。’、这个自称哈卜特子爵有青年武士道:“你开口就叫我朋友,我们是大草原上的无敌勇士,我更是勇士中的贵族,怎么会与你这种汉饲做朋友!”楚平不禁温怒道:“你们是那一族的?怎么这样不懂礼貌开口就骂人!”哈卜特子爵傲然道:“本爵对汉人一向是这样称呼。

楚平看他一眼道:“草上的英雄儿女胸襟都很开阔、对外来的旅人都以兄弟相待。已少有你这样的人。

哈卜特冷笑道:“他们更是一批无知的贱民,等我们…统大漠时,绝不允许他们再如此!”

楚平心中一动,暗道:“别是鬼使神差,一阵风把我们吹到目的地来了。

心中有了这个意念,口中却笑道:“你好像很自负,可是你们的表现却汉有相配合,不过是个自大的匹夫而已!’、哈卜特道:“笑话,我们都是一群无敌的勇士,立刻就要征服大漠,更进一步进军中原!”

楚平心中更有数了,笑笑道:“凭什么尸一哈卜特傲然道:“凭我们抽向无敌的铁骑,刚才你已经领教过于,本爵两枪就震掉了你的剑。”

楚平哈哈一笑道:“可是我的仍然在的手,我的人也仍然在马上,你却已落马而逃,狼狈不堪。”

哈卜特怒叫道:“胡说!我几时逃了y楚平道:“你即是骑士,就该在马上战斗,现在你的马都吓得不敢过来了,你说这不是逃避吗广哈卜特一连发出了几声召唤,那匹马就是不敢回来,看到到楚平的脸上带着挪揄的笑容,哈卜特怒道:“没有马匹也能杀敌的,草原上的无敌勇士,从来也不会向敌人屈膝。”

他举着长剑,对准楚平再度刺到,而另外三个武士,也都徒步执予,对准楚平刺到。这次楚平已深怀戒心,因为对这批武士的底蕴已经猜出个大半了,更不敢掉以轻心。

用内家的武功来从事长松大虞的战斗,自命力无敌勇士,把每一个见到的人都视为征的对象不用说,这批人必然是陈克明所训练的那一批楼兰青年。

正因为哈卜特表现的言行举止虽然可怕,但他无视于死亡,却不肯弃武器的勇气,也表现了一个武士的信念的忠诚,楚平觉得必须先折服他们,然后再带他们去见玲玲,使玲玲在他们心目中树立更高的权威,才可以改变他们,所以楚平心中盘算了很久,终于决定了应付的方法。

他游马驰骋,连打带削,挡开了所有的攻击,慢慢地自己移到中间的地位。

那四名武士以哈卜特为主,突地发出一声叫喊,四枝长由四边同时向中心的楚平刺到。

这是楚平处心积虑安排的结果,也是楚平预期要得到的反应,他在马上平升而起,全部的内力都凝注于剑上,使得剑身的精光突盛,然后身子与剑就如同成为一体,掠空轻翔,但闻一片叮叮声。

剑光过处,四名武士都怔住了,因为他们手中的长予都只剩下了半截,前半截都被楚平一剑所断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