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3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们会相信吗?”

“起初他们不信,经我解释后,他们信了,因为这种翠玉是很稀有之物,他们持来向我询问是因为如意坊专事经手这种罕有的珍宝,五小姐如果真是凶手,就不会拿了残缺的耳坠来找我配补而自泄行藏了。”

王丹凤脸上现出了激愤而又黯然神伤之态,朝楚平裣衽为礼道:“谢谢你,楚公子,你告诉我的这些太重要了,这使我不致坠入一个阴谋的陷阱,也使我心里有个底子,知道如何去应付这个局面,请你转告七骏友一声,在席上暂时不要提起,我定会作个明确的交代……”

楚平想想道:“五小姐,我相信你不是杀死欧阳善的凶手,更相信你比任何一个人都痛恨这个阴谋嫁祸的凶手,所以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欧阳善是我师兄!”

“什么?他出身于如意坊楚家?”

“当然不是,他跟如意坊毫无关系,但的确是同师学艺的师兄,而且更是我最尊敬的一个朋友。”

“这倒奇怪了,他不是一向很讨厌有钱人吗?”

“五小姐,你跟欧阳师兄很熟吗?”

“不很熟,只见过几次面,大家很谈得来。”

“你们在什么地方认识的?”

“汉水之畔,我在家中很不自由,只有大清早时到河边去溜马,就在那儿碰上他,因为他也有清晨溜马的嗜好,本来只是偶尔相识,后来碰面的次数多了,才互相攀谈,就这样每天早上见一次面,维持了半个多月,大家谈得很投契,可是后来被我大姐知道了,不知道大姐是怎么跟他说的,反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见他了。”

“那是多久前的事?”

“两年前,在我一生中,就认识了这么一个朋友,我还渴望着能与他再次重逢的,哪知就此天人永诀了!”

她又开始伤心了,楚平觉得很难启齿,想了一下道:“五小姐,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欧阳师兄把他的瘦龙送给了我,所以他虽然死了,八骏友仍然是没有出缺。”

“那么你是有意来这儿刺探消息的?”

“可以这么说,虽然奶带着翠玉耳坠来找我,我始终并没有拿奶当为凶手,只是希望奶也能从旁协助我们找到凶手!”

“当然,你们不追查,我也要交出杀死他的凶手来。”

“五小姐好像已经有线索了?”

“没有,不过我有把握交出这个人来,回头在席上我就把人交出来,你们暂时别声张,等我的消息好了。”

“五小姐准备采用什么方法?”

才说到这儿,外面大厅有人高声报道:“关中天马行空龙大侠伉俪到,白衣仙子裴玉霜女侠到……”一连串报了七个名字。

王丹凤道:“他们都来了,我去接待他们上这儿来,然后就把杀死欧阳大侠的凶手交给你们,由你们处置,在我没宣布前,希望你跟其他七位打个招呼,暂时别提那件事。”

王丹凤说着就出厅去了,没多久果然把龙千里等七个人请了进来,一一款待坐下后,才又出去了。

龙千里坐到楚平旁边,低声问道:“八弟,有眉目吗?”

楚平看了裴玉霜一眼,见她把头发染黑了,恢复了本来的神韵,完全不像是前天的白夫人了,朝她做了眼色,示意她不可暴躁,然后才跟龙千里低声交谈起来,他说的自然是今天到这儿的情形。

龙千里道:“老八,你相信她的话吗?”

楚平苦笑道:“我无法不信,因为她的表情太真挚了,使人无法怀疑她,只有一点令我不解的是,就是她跟师兄是如何结识的,据我所知,师兄对裴大姐情深似海,断不可能跟别的女子交往。”

龙千里却道:“这很难说,玉娘对他或许太冷漠了,所以他才想在别处得到点安慰。”

“师兄会是这样一个人吗?”

“可能的!病书生在这几年里经常出现于歌台舞榭,买醉青楼,市笑青淮,我怕玉娘听了不高兴,所以没说出来。”

楚平感到很意外,顿了一顿道:“这个我倒没想到。”

龙千里道:“欧阳善跟王丹凤认识的事,你最好还是放在心里,玉娘是很小心眼儿的,给她知道了会很伤心……”

楚平陷入了沉思,没有多久,酒席摆了上来,因为八骏友是风云人物,做主人的王金凤很感到光荣,特地在旁边另设了一席,亲自带了四个妹妹相陪,以示尊敬。

坐定后,王金凤亲自执盏,各敬了大家一杯,然后笑道:“贱妾母难日,竟得八骏侠驾临赐莅,幸何如之,金凤特以一杯水酒,向各位致无上的谢意……”

各人也都起立相谢,接受了她的敬酒,王金凤道:“八侠威镇武林,贱妾闻名已久,只憾无缘识荆,不意今日竟得八侠齐莅,贱妾实在感到无上光荣……”

王丹凤却道:“大姐,奶也不看看再说,八侠中只来了七位,还有一位欧阳大侠没到呢。”

王金凤一怔道:“不错!那位欧阳大侠怎么没跟各位一起来呢?”

王丹凤道:“他死了,半个月前死了!”

王金凤很惊讶道:“怎么会死了?”

王丹凤道:“被人暗算死了,不过八骏没有缺,楚公子是欧阳大侠的师弟,由他递补了欧阳大侠的位子……”

王金凤等四姐妹的神情都很惊愕,王丹凤忙又朝在旁侍立的王致远道:“总管,你把司空湛叫来,我有点事。”

王致远答应着走了,很快就把司空湛叫来了。王丹凤叫他在旁边坐下道:“司空先生是来给我提亲的,要我下嫁南昌甯王的世子,我几经考虑后,决定接受了。”

司空湛也十分惊愕地道:“什么?王小姐答应了……”

王丹凤道:“是的,我请八骏友作证,答应了这门亲事,司空先生,你可以放心了……”

司空湛连声应是,王丹凤拿起面前的酒壶,走到对席,为他们每人都添了一杯酒道:“请八位乾一杯,表示答应为我的允婚作证,然后我也酬谢各位一样礼物。”

八个人在龙千里与楚平的示意下,都乾了这杯酒,王丹凤道:“司空先生,有八骏友保证,我这桩婚事是铁定的了,因此我现在就是甯邸的人了,也可以说是你的主人,你说对不对?”

司空湛连忙点头道:“对!对!五小姐如有所命,请即管吩咐下来,虽赴汤蹈火,在下无不遵命。”

王丹凤脸色一沉,由怀中取出那副翡翠玉坠放在桌上道:“半个月前,有人偷了我这副耳坠去到湘中,用上面的四片玉叶,暗算了八骏友之一的病书生欧阳大侠……”

王金凤失色道:“什么?欧阳大侠是被人暗算而死的?”

她看看八人又道:“原来八位是为缉凶而来的?”

王丹凤依然沉着脸淡淡地道:“大姐,难得八骏齐临,我们总得给人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脸又转向司空湛,怒声道:“司空先生,你知不知道?”

司空湛迟疑了片刻才道:“在下知道!”

王丹凤哼了一声:“这是为什么?”

司空湛道:“王爷对八骏侠十分仰慕,希望能得八侠为用,但欧阳大侠一口拒绝了,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

王丹凤沉下脸道:“为什么要拿我的东西去行凶?”

“因为欧阳大侠认识五小姐,对这副耳坠尤有特别印象,在下本来是借用这副耳坠便于进言的,谁知欧阳大侠置之不理,冲突之下,欧阳大侠武功太高,在穷于应付之下,在下只好摘了一把榆叶,将这四片叶子杂在榆叶中作为暗器,以内家劲气发出,侥幸得手。”

座中八侠脸色都为之一变,王丹凤道:“这么说来,杀害欧阳大侠的凶手就是你了?”

司空湛道:“上命所遣,非在下之本意!”

王丹凤道:“上面要你杀死欧阳大侠的吗?”

司空湛道:“上命是要在下礼聘八侠到南昌去,但是欧阳大侠一口回拒,态度又十分坚决,在下既然把王爷的大业倾盘相告当然就不能让他说出去。”

王丹凤冷冷地又道:“那些事情我都不管,你用了我的东西暗算了欧阳大侠,却又不加收回,是什么意思?”

司空湛笑道:“五小姐,在下有两个任务,一是延聘八侠加盟主上大业,一是代世子向五小姐求婚,这两件任务至少要完成一桩,在下才能回南昌覆命,从欧阳大侠的态度看来,第一个任务是失败定了,在下只有尽力以求达成第二项任务,留下一点线索,让其余几位找了来,在他们的压力下,五小姐或许会乞助甯邸而允婚……”

王金凤失色道:“司空先生,你这不是给我们惹麻烦吗?五凤堡与八骏友素无怨隙,你为了达成任务,也不能嫁祸给我们呀!”

司空湛笑笑道:“大姑,五凤堡既为甯邸所属外围组织,对主上的计划自然该全力支持。”

王金凤怫然道:“司空先生,这个我们可不管,八骏友在江湖上侠名远着,我们好歹也是江湖一脉,说什么也不能为此而与整个江湖为敌,因此我们绝不介入。”

司空湛笑笑道:“大姑,敝人原想借重各位以拒七侠的,现在把话都说开了,自然由在下一肩承担了。”

王丹凤朝楚平一点头道:“楚公子,我总算交代清楚了。”

楚平点点头,王丹凤苦笑一声,道:“我既然已允婚甯邸,就是甯邸的人了,对欧阳大侠之死,我只能尽力至此,底下就不便再管了。”

楚平道:“谢谢五小姐,底下的事我们自己办得了。”语毕朝龙千里道:“龙大哥!你是八骏之首,如何行动本该听你指示的,只是小弟有一个请求。”

龙千里道:“兄弟,八骏一心,没有首尾之分,每个人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你说好了。”

楚平道:“事情已经很明显,欧阳师兄之死,与五凤堡全无关系,今天又是大姑寿辰,我们不能在这儿騒扰她,使主人难堪,因此我们应该移地一决。”

龙千里道:“兄弟说得是!”

楚平向王丹凤抱了拳。道:“五小姐,承情之处,我们都十分感谢,兄弟还想请奶再帮一个忙。”

王丹凤道:“楚公子请说不妨,只要能力所及,我无不乐从,对欧阳大侠的不幸,我本应该尽力的,只是我想到各位不会要我插手,我才不便自请介入。”

楚平道:“那倒真不必了,我相信我们办得了,只希望五小姐从旁稍助一臂之力,一个时辰之后,我们在汉水上游,距堡十里处相候,盼五小姐能把司空湛带到。”

王丹凤低头沉思,楚平道:“这是为大家好,府上今天的客人很多,未必都知道府上与甯邸的关系,吵出来也不好,再者司空湛当然也有一批手下,在这里动起手来,扰了令姐寿筵,我们也于心难安。”

司空湛冷笑道:“我既然承认,自然就不怕你们寻仇,别以为你们人多,我要收拾你们……”

楚平冷笑一声,在酒盅上轻轻一按,居然把一口精致的景窑瓷盅按进了大理石的桌面,王丹凤与司空湛都愕然失色,楚平这才道:“司空湛,一个时辰后你如果敢不到就算你有种,大姑,告辞了!”

起立拱手,王丹凤连忙道:“楚公子,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叫他在一个时辰后前往赴约。”

楚平笑笑道:“王小姐只要催促他一声就是了,我也不怕他跑掉,没来之前,我已经把如意坊下所属好手分配在贵堡四侧,除了通往上游那条路,谅他也插翅难飞。”

王丹凤微微一怔道:“公子把如意坊的人手也带进八骏骑侠的组织中来了?”

楚平答道:“八骏骑士不是一个组织,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友人,如意坊是做生意的,两者根本连不起来,只是今天特别,因为我不知道府上与杀害欧阳师兄的凶手有何关连,才多邀了一些人,现在已经弄清楚了,只要司空湛准时赴约,我仍然是一个人三加八骏行动。”

语毕再度告辞,八人鱼贯而出,王丹凤送他们到大门口,七骏齐列,有两名汉子牵了瘦龙过来,楚平对他们低声吩咐几句,招呼七友上了马,一声清啸,由龙千里带头,飞驰而去,跑出两三里后,楚平突然飞骑超上了龙千里低声道:“大哥!事态紧急,请随小弟来。”

龙千里忙问道:“兄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平却不开口,策骑折入另一条小道,迂回绕了回去,一齐来到了河边。

那儿停泊着如意坊的画舫,而且平铺着一排宽有丈许的木板,搭成船挢,楚平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