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30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玲玲又道:“我绝不会让一个外人来统治你们,更不会要一个外人来做你们的国君。”

“那公主就不该选了一个汉人为夫,根据楼兰古国的条例,女工不能当政,如是国君无后,必须以公主为继,则必须在成年加冕当政三年内婚嫁,以王夫为君,否则就必须终身下嫁,以安职守。

玲玲道:‘你对本国古律研究得很熟呀!”

哈卜特道:“这是为臣应尽的本份。”

玲玲神色一庄道:“我之所以要来,因为你们早就把我视为唯一的女工,否则我根本连这一趟都不来的,我告诉你们,别说三年,连三年的国王我都不要干,把你们带到楼兰本上后,我就册立新君,在偿们中间选任一个合适的人,担任国君,开始执行复国建国的任务,我就走了!”

哈娃娜惊道:“女王要到那里去!”

玲玲道:“跟我的丈夫回到中原去。”

“女王要放弃王位??”

玲玲苦笑道:“无所谓放不放弃,你们一直视我为王,我却一直蒙在鼓里,前几天才知道你们这些人的存在,因此我从来也没有”打算做什么女王。”

哈娃娜愕然道:“臣父没有告诉女王。”

玲玲道:“没有,因此你们每个人都在为复国的大业努力时,只有我一个人还浑浑噩噩地活着。”

楚平也大声道:“我再告诉大家一件事,我陪玲玲前来,也不是为了要争什么王位,只是为了阻止一项阴谋的发生,有一个人在利用你们作为工具以遂其私慾,这才是我要管的事!”

都雷忙问道:“谁?”

“陈克明,自号九龙老人,也许他还有许多别的名字与别的身份,因为他的目的很大。”

“我们不认识这个人,也没见过这个人。”

“你们的国老叫什么名字?”

那些年轻人都怔住了,哈卜特道:“国老就是国老,我们从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也不必要知道。

“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你们也许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两位李先生是知道的。”李玄与李微都怔住了,哈卜特道:“你胡说,国才是真心帮助我们,怎么会利用我们呢?’楚平冷笑道:“不错!现在看起来他是在帮助你们,因为他还没有到利用你们的时机,但是他的随谋已经表露无遗了,他教你们武功,帮助你们复国,但一直在鼓吹你们的英雄思想,要你们做大漠上的无敌勇士。”

哈卜特道:“我们本来就是,大漠谁能胜过我们!”

“目前你们的确可以横扫草原,可是将来呢,他把你们训练成一批无敌的武士,除了战斗杀人外,可曾教给你们其它的?”

“只要我们能征服草原,其他的都不需要。

楚平一叹道:“怎么不需要,楼兰古国现在只剩下一片废墟,要从新建立起一个国家,又岂是凭力能做到的!”

哈卜特傲然道:“怎么做不到,我们只要能够征服草原,就能叫草原上的人才为我们做工,把古国重建立起来,把楼兰的城堡造得更紧固,皇宫建得更豪华。”

楚平苦笑道:“造好了之后,要人进去住的,你们只有五百人,却要从事永无止境的战斗,那一座城堡又让谁来往呢,没有人住的城堡,又有什么用处!”

“我们可以征召大批的奴隶来待奉,这样就不会感到人少了,而且也有人做事情了。”

楚平忍不住叹了口气道:“这些是谁教你们的,难道是这位李先生说时手指向李微,李微显得有点不安道:“老夫但司教他们读书识字,不管其他!”

雷都也点头道:“是的!李先生教我们读书识字,也举了许多历史上的霸业,像春秋时之五霸,战国七雄,以及吴王夫差,秦皇汉武,大唐初年天可汗李世民大帝,元朝成吉斯汗铁木真,忽必烈诸大帝,都是一世之雄,当代天骄,除掉这些大帝之外,还有许多名将,如汉之卫青霍去病,唐之薛仁贵,郭子仪以及元世子拨都等……”

他的脸上充满了骄傲与崇敬,楚平却听得直摇头道:“他只教你们这些?”

李微道:“老夫教之以忠勇,启之以霸,鼓舞其士气,告之以霸业可图,不乏先例,以乏其志,这还不够吗?”

楚平道:“不够,差得大多了!”

“他们读书的时间不多,目前只知道这就够了,治平之道为人君之术,用不着教他们。”

楚平道:“先生至少该教他们修齐之道。”

“老夫认为不必,他们是战士,但有忠勇足矣。”

楚平道:“那至少也该教他们做人的基本道理。

“临战无用,事君至忠,一个战士只有懂得这些就够了,他们复国的第一代,终生戎马全在疆场。”

楚平道:“那至少也该要他们知道一个城有多大,他们这五百人用来建一个国够不够。”

“少康以一旅而中兴,不也是五百人!”

“那五百人只是忠心拥载他的士卒,而天下之民因寒捉之暴虐,翘首以盼,乃得成事。楼兰一国,靠五百人来光复重建,已半是大不易小,而你却望他们成就霸业,把整个回疆的人都征为奴隶。

李微道:“这是做得到的,这五百个人都是力敌万夫的勇士,五百之众,不下于百万雄师,以之征讨,向敌不克,何师不摧?

楚平道:“这点我也承认,可是战阵之前,总不免要牺牲的,别的人死十个,你们死一个,这五百人能经得起几次征战消耗,人家都以生聚教养,再事补充,你们呢,死一个少一个,五年之后,还有上能剩下的,别的旅少者又壮,你们却一个个地老成凋谢。”

李微冷笑道:“阁下以为楼兰国无望了?”

楚平道道:“我并没有这样说,我认为你们根本不是在教他们复国,只是在得用他们而已。”

哈卜特大叫道:“兄弟们,我们一心一意,为了一个伟大的事业与理想苦了多年,屹这个人却认为我们的理想是错的,是全无希望的。

他手下的人立刻鼓噪起来了,楚平道:“我没有说你们的理想是错的,只是告诉你们,这教育你们的人居心太险恶,根本是为了他们自己在打算。

李微冷笑道:…’老夫可没有教他们为老夫做什么,只教他们全力振兴故国,你这话可大错特错了!

楚平冷笑道:“你不必要他们为你作什么,因为你除了征战之外,根本没教他们做别的事,甚至于连如何做人都不知道,一旦他们离谷,最多只是一批杀人的工而已,除了杀伐之餐,什么都不知道,还不是由你们摆布。”

李微道:“哈卜特,这些人说你们只是会杀人的工具,如此贬低你们的价值,你说你们是吗?

哈卜特大叫道:“当然不是!”

但哈娃娜却道:不!我们是的,哥哥,你往深处远处想一想,工夫的盾的确是有道理的,我们除了杀伐之外,对别的事根本不懂”

哈卜特道:“我们不需要懂别的事。

玲玲道:“不!你们必须懂,哈卜特,你知道光是我们楼兰的那片废墟有多大,从早上骑快马,跑一黄昏对咱旨到达别一边,把这一片废墟建为城堡,就需要多少人……”

“不管多少人,我们可以俘虏奴工来做!”

“别的不为什么心城情愿来做苦工?

“不愿意的就杀,他们难道不怕我?

“草原上不仅仅我们是勇士,别人也是,不仅我们不怕死,别人也…样不怕死,我们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重建家国,他们不会反对,但我们要他们做奴隶,他们应付誓死反抗的!”

哈卜特道:“不怕他们反抗,我们可以杀!”

“越杀越糟,他们在仇恨的驱使下会群起而拼命。”

“那就杀光他们!”

“杀光他们这后呢,我们还是没人来做奴隶。”

哈卜特怔了一怔道:“不管!总会有人怕死的,女王,你受了这个人的愚惑,已忘了根本,我们杀了他再说!”

辉众又进,哈娃娜道:“哥哥,你再这样胡闹抗上,我也不念兄妹之情了。”

哈卜特仍是冲上来,楚平仍剑尖抵住了李玄的穴道,挥剑冲人人群,立刻展开了恶斗。

哈娃娜雷都和桑里都还是忠于玲玲的,他们都要率领自己的部众上前,玲玲却喝道:“不要!”

哈娃娜道:“王夫只有一个人。”

玲玲充满了自信的道:“他有能力保护自己的,我原是来领你们回到自己的国土上,要你们重建家国,不是要你们自相残杀的,现在你听我说!”

哈娃娜垂手道:“是,请女王吩咐!”

玲玲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许你们自相残杀,而且你们必须带着你们的人到楼兰故城去,那儿还有一些老一辈的人在,他们自会告诉你们如何重建古国的,此此任何人的放都不必听哈娃娜道:“两位李先生……”

“你应该看得出他们不是真心在帮我们。

“是的,臣下今天才知道他们的阴险,国老呢、“更不能,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国老的心腹,一切都是国老在摆布着。

哈娃娜顿厂一顿才道:“女王,你知不知国老是谁玲玲痛苦地道:“知道,他是我的父亲,生身父亲。”

“女王既然知道了,怎么还会怀疑国老呢““我不是怀疑,是真正的知道了他的野心,所以才冒着飓风赶厂来,告诉你们真相,免得你们被他利用。

“国老要如何利用我们?

“李微教给你们的,你难道还看不透吗,他志在中原,要夺取大明江山“他没有这么说呀。

“不必说,他促使你们成为西疆的霸主,然后再让你们带着人,进兵中原,你们很单纯,除了杀伐之外,什么都不懂,当然只了听他的,何况还有我这个女儿是你们的女王,也可以命令你们,他要你们对我l分尊敬,就是要通过我来控制你们!”

哈娃娜怔住了,玲玲吧道:他是汉人,志不在草原称尊,但我却继承了我娘的楼兰酋长的地方,我的责任是重建楼兰古国,你们也是一样的,目前你们还不太了解情况,否则你们就会知道,光是重建家邦,已是万分艰难的任务,我们实在没有力量去侵略征服别人,而且草上的部族多,也没有一个部族可以征服的。

哈娃娜道:“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我们的力量该够自保的,在废墟上九建立起家邦,然后设法立根,与别的部族和平相处,帮助他们,保护他们,吸引一些小的部族一起业参加我们,楼兰是一个邦国,不是一个部族,不要排外,荤生养息、使我们的人口日渐增加.人与土地才是建国的两大重要条件。

这个女孩子一下子成熟了许多,说出来的话也近情合理,使得三个少年领队流露出真正的敬意。

哈娃娜看看楚平在那些神龙武士的包围中奋占不懈,长剑翻飞,出手却很有分寸,他只用剑把对方击昏,没有伤害他们过一个人,不禁叹道:“臣兄太愚昧,王夫如此英勇,又岂是他能及得上的!”

玲玲道:“他是他聪明人,必须是国老许下他什么人,因此他见到我另嫁了人,心中十分失望。

哈娃娜垂泪道:“臣妾对臣兄的无状十分抱疚。

玲玲道:“他的那些人都是听他的吗?”

哈娃娜道:“臣等四人各有所属,自幼即在一起,关系十分密切,形同一体!”

玲玲道:“一共才五百多人,却已分成好几边,这还能团结一致吗?

哈娃娜道:“是国老早就为我们分好了的。

玲玲苦笑道/由此可见我父亲对你们是何等存心了,他不让你们连成一气,分散了你们的力量,他才便于控制,希望你的哥能觉醒,否则我只好忍痛放弃他们了。

哈娃娜脸色不惨道:“臣兄罪该万死,臣妾不敢再为之求情,请女王下诏吧!”

玲玲道:“我不是要杀他,但是不能再容纳他了,留在团体中只会坏事,我要放逐他,哈娃娜,你可得把握住自己。”

哈娃娜:“臣妾对女工誓死效忠。”

玲玲道:“好!我信任你,暂时我委你为主帅,另外两个领队为副帅,即时启队赴楼兰,你们知道地方吗?

哈娃娜等人跪下道:“臣等谢女王厚恩,臣等知道地方的。

玲玲道:“好!,你们现在就走,记住,除非是神龙骑士主动攻击,否则绝对不准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攻击,违者立斩。

走吧,楼兰地下京展中,有的是财富,这儿什么都不必带说完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