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31章

作者:司马紫烟

玲玲接着说:“倒是了一个人,对他毫无顾忌,他可能就不会再来了。

语音一转道:“我并不是一个很勇敢的人,要我下令杀死我的生身父亲,我很难做得到!”

楚平道:“为了大义而灭亲,固为世所重,但究竟有伤仁孝之道,而仁者无敌,才是至理名言,玲玲的确是不适合再在你们那儿耽下去了,最主要的是她在那儿,陈克明可能会对你们不死心,哈卜特也不会死心,反而为你们增加困难。

群众这才默然,玲玲道:“大家走吧,去看看你们的国土,你们才会了解,要在一片废墟上重新建立起一个国家是何等的艰难。”

哈娃娜道:“这个地方呢?”

玲玲道:“这里是一个隐居的地方,而且也不能有所发展了,而我们的国土,却是一片无垠的平原。”

桑巴道:“这里适合于我们将来隐居,楼兰的希望是寄在你们这群年轻人的身上,等我把一切弄出个头绪后,我们老一辈的就要退出来了,把这儿当作我们的退休地吧。”

谷中的马匹不过百来头,那是受了地形的限制,无法再豢养更多的了,桑巴等人骑来的十多头明驼又被陈克明骑走了,那百来头马匹,只能供作载负轻重食水之用,大队的人只有步行。

在沙漠里步行是很苦的,但是这批年轻人在希望鼓励下,没有一点怨言。

新王没有选出,他们仍然尊奉玲玲为女王,而玲玲也确实尽到了女王的责任。

她在楚平的教导下,学到了很多复国建国的道理,然后在休息的时候,转告给那些年轻人。

而他们也很好学,往往提出了许多的问题,玲玲能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总是要他们等一下,在问过楚平之后,再去告诉他们。

有时她不耐烦了,就对楚平道:“平哥,你干脆自己去告诉他们不好吗?保必要我传来传去呢”

楚平笑道:“因为你是女王,话在你口中说出来的方会有效,皇帝并不是天下最聪明的,可是许多法令的宣颁,都得要皇帝来颁布,因为他的话具有权威!”

行行得行行,来时只走了一大一夜,回程时,足足走了十天,那还是算快的,因为他们中间没有老弱,而且都是练过武功的少壮青年。

玲玲趁机又教育那些年青人:“武功是不可恃的,你们认为无敌,个个都是超人,可是跟驼马相比,就差了很多,它们疾行数百里,毫无疲态,你们一天才走了几十里,就感不能支持了,可是驼马仍然为人所役使、是因为它们的智慧不好,所以,今后大家还是要在养智上多下功夫,我已经为你们请求平哥,他答应让撒马尔罕部与龟兹的新君天龙生来帮助你们,那是一个得了不起的青年人。

他说了天龙生的故事,众人听说天龙生也是由九龙老人教出来的;但是却能把握自己没有为他所用,心中对天龙生已十分敬仰!

只有在同样的遭遇中表现得高明的人,才能使人真正地心服。

大家终于来到了楼兰废城之外,玲玲让大队留在外面,带着亲信领队进入地下殿堂,却触目惊心。

因为眼前一片惨象,到处都是尸体,横七散八,堆满了一地,被杀死的都是留守的蒙面人。

殿堂中积年所聚的财富都不见了,然后在祭台上留着一行血书,”掳我之母,屠尔之族,大漠之尊,岂容轻悔,龟兹新君,天龙生书。”

玲玲的眼睛都红了,朝楚平厉声叫道:“楚平,这是你是朋友做的好事?“

楚平却沉静地道:“你以为这是天龙生干的?

“他明明把名字留在这里,怎么还会错尸

楚平道:“假如真是天龙生干人,他不会把自己的名字留在这里,而且他的武功我很明白,他对付这些人一个或许还行,要他杀死这么多的人,他办不到的。

说着蹲下来,把所有的尸体看了一遍后,才挑出其中的十七具,放在一起道:“桑巴!你来看,因为你是行家,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粱巴仔细地一一看过后道:“是被匕首刺中要害而死胸,十分干净利落。”

楚平道:“这十六个人你认识较为清楚,他们是不是你们中间武功最高的?

桑巴沉痛的点点头道:“是的,他们是旋风三十六盗中的正选,我们一共分为两班,

一班由我率领,一班由哈泰利率领,我的一班跟我走了,这一班的哈泰利已经先死了,这十六个人也没逃过。”

楚平道:“这十六人既是武功最高的,有谁能用一把匕首,将他们一起杀死的?”

桑巴终于摇摇头道:“没有人,臣下也曾见到过一些自中原来的武林高的高他们有的仅是与我们不相上下,有的还如我们,以身手而言,王夫还是想下所见的最高手,无论是内攻剑法,都堪为天下第一。”

楚平叹了一声:“但是我也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因为为这受刀的部位在协腋之下,由第六根肋骨的隙缝中刺进去。切断了心脉,刀及脊柱,这能使死者立刻致命,而且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桑巴道:“不错!这是最厉害的杀人部位,凶手一定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杀手,不但武功极为高强……”

玲玲又忍不住道:“楚平!你的那些朋友,叫做八骏友的,不是个个武功高强,跟你差不多吗?

楚平汉了口气道:“是的!假如我有十六个那样的朋友的话,倒是可能,只是我们八骏友只来了七个,加上我第五个妻子朱若兰跟刘五哥的儿子刘思汉,也不过才九人喉!还要加上我的义姐薛小涛,再把天龙生跟彩虹公主算上,也只有十二个人……”

玲玲道:“难道他们不会分两批下手吗?

桑巴忙道:“女王,老奴对八骏友略有所闻,他们都是行伙仗主的伙士,没有理由要杀死我们的人。

玲玲道:“为了那两个女人一一天峰王妃与玛尔莎,她们受到劫持,为了泄愤,自然会唆动那人下手的,…

楚平道:“桑巴,你跟那两个女子还相处过几天,你说他们是不是那样的人?

桑巴道:“不会是,那两位妇人都是很良善的人,尤其天峰王妃,她是撒马尔罕的族长,不但是回疆有名的美人,而且出是最仁慈和平的领袖之一……

楚平却冷冷地道:“玲玲,你明明知道谁才是凶手,为什么却妥硬推在别人头上呢

玲玲的眼泪流了下来,桑巴道:“女王,您难道已经知道真凶是谁了吗?

玲玲一抹眼泪道:“是的!是我父亲跟哈卜特那些人,他们正好是十七个人,而且只有他们才能进入地下殿堂,楚平的朋友即使找来了,也不可能进入地下室的,这是其一,其次,这些人是与人见礼时被突袭刺杀的,只有我父亲带了哈卜特等人前来,他们才会付跪拜重礼,因而招致暗算。桑巴道:“不错!那是对君上或神灵时才行的至敬礼,行礼是双手高举,跪地叩拜,才露出腋下的空门,而他们目前,只会对教主才会这种礼。

楚平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不承认?”

玲玲道:“这是一笔血债,必须以血来清赏,如果你的朋友是凶手,我可以用女王的尊严,硬压下这件事,现在按照我们的教律,却必须要追凶报复了!”

楚平一叹道:“你真傻,假如是我的朋友所为,即使你能压下你的族人,我也不会原谅他们的。

玲玲道:“离开此地后,我自然会说明的。”

楚平庄容道:“玲玲!你是女王,可以为了一些原因而歪曲事实,我却是个游侠,我追求的是真理,因此我绝不会因为私情而抹杀真理的,如果你跟我在一起,就必须要先了解我处事的态度。”

玲玲默然片刻,才对四个领队道:“出去把你们的兄弟带进来,让他们看看这些惨状,然后我们要出发追缉凶手,为死者雪仇了。”

四个人满脸伤痛,默然无言而出,楚平道:“桑巴,你最好带人四下找的看,有没有生还者?”

桑巴道:“是的,我们留下的人有四十。名,现在只见到了三十五具尸体,还有五个人不踪迹……”

他带了几个人,分散去找寻了,玲玲垂泪道:“楚平,恐怕我暂时无法跟你走了,我要带着大家把这件凶案料理过后后才能放下我的责任。

楚平却道:“不行,玲玲,你不可以这么做,第一,对方中真正的主凶是你的父亲,要领导你的族人去追杀你的父亲不成?”

“我是一国之尊,这是我的责任!”

楚平道:“还是不可以,你的责任是领导你的族人,步向正途,而目前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建国。”

玲玲叹了一口气:“重建一个家园不容易,何况是重建一个城帮呢!这是沙漠,上面又是一片废墟,就算我们完全靠自己的双手来建屋子,也非钱不可的,可是我们积年所存的宝黄金都没有了,用什么方法买砖瓦、木材,连这几百个人的食物都成了问题。”

这倒是楚平没有想到的问题,玲玲道:“追杀凶手是锐要的事,追回财物才是一要务,我不能再着几百个人做盗贼,劫取其他城邦来重建家邦,也许我们的力量能做得到,但是永远也没有建国之日了,那些受到劫持的城市不会甘心的,一定会来找我们夺回财富,那么一来,我们只有永远在战斗中了。”

楚平不禁苦笑道:“恐怕你父亲带走那些珠宝黄金就是这个用意,他要逼你们走上绝路,再来收服你们!”

玲玲黯地道:“以前这里的黄金堆如山积,我全不放在心上,可是现在没有了,我又会为它们发愁,这真是想不到的事!”

楚平想了一下道:“你们这些财富本来就是劫来的。”

玲玲道:“不,黄金是我们祖称原有的窖藏,只有那珠宝才是哈泰利他们以旋风三十六盗的名义,劫持而得,他们不侵略草原上的城邦,不攻击汉家的商旅,只以的波斯人为对象,就是为了安全,不打扰草原上城邦,不会在邻居中树敌,不扰汉商,是怕引起中原汉人报复,波斯离我们还远,而且西域各邦,都是中华的藩属,波斯人即使想派兵来报复,中华会出兵保护的,为了建国,我们已经费煞苦心!”这时四名队长已经把他们的部属都带了进来,悲伤又肃穆地环立四周,显然他们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桑巴去带着几个蒙面人,步伐沉重地走了进来,朝玲玲一恭身道:“启禀女王,臣下在天马教中,找到了一名生还者。”

他用手指指后面,一个蒙面人在另外两个蒙面人的扶持下,艰难地走了过来,他的左臂被斩断了,还在滴血,玲玲一忙道:“扎合力!这是怎么口事!”

扎合力的脸被黑中蒙住,但他的眼中却射出了火花,指着楚平叫道:凶手!凶手!”

群情很激动,平沉稳地道:“你叫扎合力,为什么你要指我是凶手?”

新任的神龙骑士领队扎巴道:“王夫不会是凶手,他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一步。”

扎合力道:“但凶手是他的朋友,是跟他一起的那批汉狗,他们杀了我们的同伴,爷走了我们的黄金财富,那里还有着他的朋友用鲜血写下的罪,孩子们,我们要报仇,要血洗龟兹国,杀死天龙生。”

字是用汉文写的,那些年轻人都看得见,也看得懂,所以群众又鼓躁起来,扎巴大声道:“不要吵,把事情问明白了再说,听候女王的自置。”

扎合力道:“女王不会公平处置的,凶手是她丈夫的朋友,她正要离开我们而去,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来处理这事。”

这句话没有得到响应,显然玲玲在大家心目中所受到的尊敬还不会为他的话而改变,玲玲忍不住道:“扎合力,你怎么知道我会公平处理的!”

扎巴道:“女王,请容许臣下来问他,臣下绝不会受他的言辞而改变对女王的忠贞。”

玲玲道:“你……

扎巴不等她说完就道:“臣下有最正当的理由来盘间他,等一下女王就会明白请女王赐准。

玲玲点了点头道:“好吧,叫你说明事实的经过

扎合力道:“四天前这里来厂一批人,其中包括八骏马中的其他六个,以及其余几个人……

桑巴忙道:“扎合力,你怎么认识他们的?我们突袭八骏友时,你没有参加。

扎合力道:“是参加突袭的人说的,因为他们是王夫的朋友,所以把他们接待进来了,那两个女子说明了所发生的误会,大家很和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