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32章

作者:司马紫烟

瘦龙在愤怒下的劲力是异常惊人的,因此他虽然还在挣扎,却是活不成了”。

玲玲叹口气,又走过来,被长剑穿胞的青年也倒在寺睛,伤及要害,活命是不可能了,但是还没有死,玲玲道:“你们是扎氏兄弟?”

她只见过他们一次,却还记得他们,在地下的是扎都布,他的眼睛的充满复杂的表情。

玲玲道:扎巩都布,你们的父余扎合力死了,他是自杀的,但不是在你们要求的情形下自杀的,因为他知道了你们的弟弟扎巴没有死,为了你们,也为了他自己的行为而蒙盖自杀的,死前他说出了一切。”

扎都布的脸上充满了愧疚,玲玲蹲下去握着他的手,“你们真傻,哈卜特受我父亲的影响太深,而且他给了充满了野心的人,见到无法娶我,又无法达到他成为国君的目的,所以才叛变,你们为什么要跟着他胡闹呢?”

扎都布没有说话,玲玲又道:“我嫁人是我的自由,但我不会在楼兰做女王,娶了我的人也不可能因我而成为国君,我已经决定由你们自己推选新君,而你的弟弟扎巴是最有希望的人。”

玲玲道:“我何必骗你呢?在一批轻年之中,他的表现最特出,尤其是揭发了你们的阴谋后,使他的声望大增,将来一定会有希望的,我就会第一个支持他。”

扎都布微弱地道:“我们扎氏一放会有这个机会,那真是太好了,果真如此……”玲玲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使你们这么做的?”

扎都市道:“哈的是国老许定的王夫,将来也是要他继任王位的,我们支持他,为的是他答应将我们封为一个城邦之主,女王选中了王夫,不但使他希望破灭,我们的将来也就落空。”

玲玲沉声道:“是的,国老一直就这样答应过我们,对我们这几十个人,他施以特别的传授与训练,而且连爵位都定,我们兄弟二人,都是公爵。”

玲玲怒道:“哈卜特自己也只定为男爵,却封你们为公爵。”

“他不需要有高的爵位,因为他是未来的国君。”

玲玲怒道:“国尚未复,你们竟然已准备逐争私得,国家还能靠怫们振兴吗?”

扎都布没说话,玲玲又道:“更可恶的是你们居然屠尽了留守的人,你知道他他们是你们的叔伯父兄吗?”

扎都布道:“不是的,除了我们三弟兄有父亲外,其余的人都是孤儿,这就是他们被国老选中的原因!”

玲玲道:“如此说来,你们早就存心反叛了?”

扎都布道:“不是我们,是国老早就为我们安排了,国老知道在大群人极难控制,尤其是那老的,他们都是王族的忠心之士,对女王的忠诚甚于下切,国老报讨厌这些人,早就有除去之心,但是又必须借重他们,只好氢他们与子女分开,不让他们互相见面。”

玲玲知道得越多,心中痛苦的越甚,她这时才知道父亲对她也是毫无情份的,只是为了便于控制那些人卖命才不得已提出了一个帮助楼兰的口号,用这个大前题驱使大家为他而拼命,实际上却是另有打算,在年轻一代中早就预伏了他的心腹爪牙。父亲根本就没有让楼兰复国的意思,只是要利用这些人,训练一批杀手而已。

父亲的目的在中原的天下,用这批杀手先取得草原上的霸权,然后把这些人分别册立为各城邦之主,再加以一段时间的控制与训练,启动沙漠上的十数万战士,进掠中原,这种手段,的确太很了!

楚平在旁道:“玲玲,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快问些重要的问题吧!”

玲玲快道:“扎都布,你们掠去的珠宝黄金呢?”

扎都布沉吟未答,玲玲道:“‘那是我们重建邦国的基金呢?”

扎都布道:“女王,重建城邦是不必了,国老说了,楼兰根本就没有重建的可能。”

“为什么?”

“因为那不是一片可以立足的地方。”

“胡说,你在废墟中就可以看见,我们离开的城堡是多么广大,我们往日的历史是何等的光辉!”

扎都布道:“我知道,楼兰是以军备武力立国的,我们没有肥沃的草原,没有足够的水源,以往全靠着征服别放,抢夺牛羊以为生的,否则我们就无以生存,蓝玉大将军征回除了劫持之外,别的骑兵,踏平了我们的城堡,我们就必须逃亡吉尔吉斯,因为留在本土上,除了劫持之外,别无生途,楼兰的光荣只有建在别人的城堡上。”

玲玲道:“胡说,就是那一片大马园也可以供养我成千上万的牛羊,何况在别处我们还有足够大的草原,绿洲,你说那些珠宝黄金呢?”;

扎都布道:“黄金沉人湖中了,珠宝藏在……”

他只说到这里,因为一支长俞,钉在他的咽喉上,使他无法再开口广,楚平抬起头来,看见哈卜特骑着骆鸵又悄悄地折厂回来,手中还握着一张大弓,搭上了箭矢,又拉弓射来,箭势很急猛,这次攻取的是玲玲,却被楚平用剑挡开户,哈卜特忙回头又逃。

楚一个骑了马急追下去,越过一道沙丘,哈卜特刚好又翻下了另一座沙丘。

可是楚平所乘的瘦龙却止步不前了,楚平用腿轻挟了两下,瘦龙还是法劝,楚个奇怪地道:“瘦龙,前面是一片平沙。你怎么不前进呢?”

后面的玲玲把扎氏兄弟的尸体都绑在马上也疾驶而至,瘦龙忽一声长嘶,正灵儿受惊头止步,把北上的两具尸体与一个人都掀了起来,玲玲在空中一个转折,斜斜落他,两具尸体则比她多摔出文许远去,好的一声,落在沙地上,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就在说这两句话的时间,落在沙上的两具尸体竟然自行下陷,已经埋了一半。玲玲惊道:“是流沙。”电流沙是沙漠上最可怕的陷讲讲,那儿看上去是一片平静的沙地,可是只要有东西落在上面,砂层就开始下陷,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把物体向下拖。

两个尸体已沉不见了,沙面上先是两个浅坑,慢慢地两边的细沙又滚向凹处,恢复了平面,这一片沙地竟像一池静水,不载任何重物。

楚平看得呆了道:“哈卜特好狠的心,居然把我们引向这一片绝地,幸亏瘦龙通灵示警,否则我们就完了。”

他解下马身上的一根绳子,捆在自己手臂上,另一着却挂在瘦龙的腿上,然后道:“玲玲,等一下你把这俘面上的绳子用细沙埋好,再开始大声呼救。”

玲玲道:‘“这是做什么?”

楚平笑道:“我们也布置个陷饼,叫他来尝尝!”

说完纵身跃前,气聚体内,慢慢了下落,可是脚踏上浮沙时,仍然难以使力,身子开始下陷,很快地把把半个身子陷入了沙中。

一直到手上的绳子扯直了,瘦龙把他的身子拉住,才停止下陷,楚平道:“瘦龙,住后退步!”

瘦龙如言后退,把他拉出一点,楚牛满意了道:“好,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就把绳子掩起来。”

浮沙的范围间在玲玲玲玲脚前半丈处开始,因为绳子是系在瘦龙脚上的,所以整根绳子都在地面上,玲玲用手拨动浮沙,把绳子盖了起来,还把瘦龙的那支脚也难上了沙粒,看不出绳子才道:“这样行了吗?”

楚平道:“行了,你开始呼救吗,等他们来了,随你人机智套用他们的话,直到万不得已时才动手!”

玲玲点头道:“我懂,只是你到时候能脱身出来吗?”

楚平笑道:“先前我还以为这流沙有多厉害,等我身试之后,才发现并没有有传说中的那样可怕,老实说,就是不惜瘦龙的的助力,我照样也出得来。”

“那你为什么还要加条绳子呢?”

“省点力,没有这条绳子,我必须要不断的移动,这流沙踉水一样,只要不断地动,就不容易陷下去。”

玲玲道:“我听人家说,万一遇上了浮沙,应该静止不动,尽量将身子放平,只要不断地动,才会陷得慢一点。”

楚子笑道:“不铝,不过你父亲给我们找的这一处地风水跟普通的浮沙不一样,要像那种浮沙,根本就难不住我,保要提口气,施展轻功就能飞渡了,刚才孔氏兄弟的两具死尸完全不会动弹,也一样地沉了下去。”

玲玲道:“这怎见得是我父余设的陷讲?”

楚平笑道:“当然是他,哈卜持他们从来没离开过无敌谷,怎么会找到这一片绝地呢?只有你父亲对沙漠上的地理才会如此清楚?”

玲玲想了半天才道:“平哥,你是不是打算要杀死他?”

楚平反问道:“你呢?你本人的意思呢?”

玲玲黯然道:“我不会,因为他毕竟是我的生身之父,虽然他对我已清断意绝,但我总不能有杀他!”

楚平道:‘堤的,人之异于禽兽者,就是有这种伦理之观,他的作为虽然不对,但是不能由我们去杀他,何况在他的立场,这么做并不对,他的先祖大汉王陈友谅.跟朱家是同时起义打天下的一方之雄,兵败势倾,全家死光于朱明之手,他一代又一代,把这种仇恨传下来,他只是在尽他的责任而已。”

“这么说来,他的作为是对的!”

“也不能说对,因为他报复的手段把许多无辜的人拖进来,到处掀动变乱,引起战祸。”

“因为他的仇家不是一个人,而一个大帝国的君主,不用这种方法,他无法达到复仇的目的。”

楚平叹了一声道:‘提的,所以我并没说你父亲是个恶人,有好几次我跟他交手,都有杀死他的机会,我都放过了,是非曲直很难定,你父亲到现在为止,都是在为他的复仇而努力,种种的安排,都是因人成事,没有为自己打算过,所以我才原谅他!”

那你为什么又要一再地破坏他呢?

楚平一叹道:“这是个很难答复的问题,我只能说他在尽他复仇的责任,我在行我济世救人的宗旨,虽然我们两相冲突,但是大家都没有错,只好各尽其是了。”

“他一再害你,你不怀恨他吗?”

“他要杀死我,是因为我妨碍了他的计划,就像是搬开路上的一块石头以便通行,这是很正当的,我们之间并没有私化,我怎么会怀恨他呢?何况他又是你的父亲,是我的岳丈,我更不能杀死他f。”

玲玲感动地道:“谢谢你,平哥!”

楚平庄容道:“不过,玲玲,我不杀他,不能保证别人不杀他,我有几位结义兄长,尤其是我的妻子未若兰,有更大的理由杀他,因为他是宁王的女儿,而你父亲宁王坏中所安排的叛乱,足以为他们灭族的罪行!”

玲玲笑道:“宁王是皇帝的亲戚,如果要以沫九族的大罪来论处,连皇帝自己也在株连之列了。”

楚平叹道:“玲玲,我在是说正经的,不要开玩笑!”玲玲嘻笑道:‘飞也只能够开开玩笑了,除此外我还能说什么?父亲的作为自有取死之道,以楼兰一族而言,他们不该杀他吗?无论是谁,只要有正大的理由杀了他,我都不会记恨的,只是不是我们两个人,我就心安了。”

楚平叹了一声,忽而道:“你不必呼救了,我听见有人来了,很可能就是哈卜特,你准备一下!”

说完他平卧在浮沙上,玲玲抬起头,果然看见远处的沙丘上,出现了不驼影,是哈卜特带了五个青年战士来了,驼行很快,没多久就来到面前,哈卜特翻身下了银驼,狞笑道:“女工,请恕臣等迎驾来迟!”

玲玲沉声道:“哈卜特,扎氏兄弟死了,扎合力也死了。”

哈卜特道:“是吗,怎么发生的?”

“你别装糊涂,他们在死前把实情都说出来了,你现在已是国族的罪人,只有一个赎罪的方法,就是把珠宝送回去,把王夫救上来,我可以赦免你的死罪!”

哈卜特脸色一变道:“那我就更不会救他们了,而且要快点杀了他,使你嫁给我,然后我再带你眼珠宝回去,使那些族人臣服于我之下,尊我为王。”

他解下背上的长弓,搭上一支箭,瞄准了楚平,没想到他竟会这么快采取行动的,楚千一声招呼,瘦龙急行后退,把楚平从沙中拨了起来。

哈卜特的箭到楚平拨起半空时才突然射出,而另外一个青年却及时拨剑,斩断了绳索。

本来还有段拉力把楚平带出沙坑的,可是哈卜特那枝箭射得又准又急,楚平的身子在空中极难闪避,只得用手中长剑一挥架开。

就是这一阻之力,使楚平的身形i进势,笔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