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各位如果要找人偿命,就该找上去,你们徒具侠名,不敢得罪王爷,拿我来作成你们的义气,算什么英雄。”

楚平道:“这不能光凭这一句话,等我们查明了确是宁邸授意,少不得要找宸濠算账去,只是目前却放不过你。”

司空湛微微一笑道:“我现在就证明是宁邸的意思,因为我邀来助拳的都是宁邸的武师,他们跟我没有过命的交情,只是受命跟我一起行动,虽然知道八侠眼高技精,万万不足与敌,但是为了受命在身,不得不硬着皮,逞命一搏,你们都出来吧。”

两边的林子中跳出十几名劲装汉子,每个人都是面目黎黑,凹眼隆鼻,不类中原人氏,都执着一口亮晃晃的大刀,有两个人耳轮下还带着金光灿灿的耳环。

龙千里微微一怔道:“他们是苗人?”

司空湛笑笑道:“龙大侠居住川中,对他们应该略有所知,他们是三花峒苗家的好手,也是王爷从贵州聘来的武师,这是派出来协助兄弟办事的,既然八位要找我,少不得要请他们帮个忙了。”

楚平看了王丹风一眼又笑笑道:“王小姐,多谢你的帮忙,欧阳师兄在九泉下也会感激你的”

王丹凤仍然脸色平淡,不带一点表情,不见任何的不安之状,微微一笑道:“楚公子,我负责督促司空湛前来赴约,其他事不在我管的范围之内。”

楚平道:“在下好像对小姐说过,你对欧阳师兄应感到很难过,也要作一个交代的”

王丹凤道:“不错,我把凶手找了出来,就是交代了,八骏骑士名扬天下,为死友报仇,总不会假手于人吧。”

楚平一笑道:“不错。王小姐已经完全尽到心了,而且为了怕师兄泉下寂寞,还把我们送去作伴一生一世,乃见交情,我们都感激得很”

王丹凤笑道:“我绝无此意,只要各位肯接授宁邸之聘,我立刻可以叫司空湛拿出解葯来,鹤顶红奇性很烈,各位恐怕赶不到黄陂。”

楚平说道:“我们绝不会向朱宸濠低头,王小姐也不必再演戏了,你的眼泪虽然骗了我们一次,但你的聪明与自信也骗了你自己一次,你恐怕会得不偿失。”

语毕飞身凌空进攻司空湛,同时喊道:“裴大姐,王丹凤交给你,龙大哥,这些苗子就交给六位了。”

剑发如电,司空湛眼看着人影袭到,都来不及拔剑招架,慌忙缩头滚身避开,头上的帽子被剑锋劈掉,好容易藉此一滚之势,才拔出了长剑,接战楚平。

裴玉霜则清叱一声,直扑王丹凤而去,其余六侠分成两边,扑向那些苗峒勇士,激战立起!

司空湛虽然有了剑在手,但是他的技术跟楚平比起来差了一截,再加上他对楚平原就有一股怕意,嘴巴里叫得凶,动起手来,却畏缩得十分可怜的样子,楚平有好几次都可以将他刺倒下来,但不知怎的终下不了手。

倒是那些苗垌武师,个个悍猛异常,不但膀子粗,力气大,而且一把苗刀十分泼辣,动起手来又莽不畏死,一面发出野性的呼叫,一面拼命抢攻,每个人都似乎不怕死,采取的招式中,都是尚攻不尚守,采取了同归于尽的战法,使得应付他们的六侠受够罪,跟他们拼死不上算,想伤他们,机会却很难找。

他们共计划十二个人,分战六侠,刚好是二对一,六侠中除了龙千里夫妇是用剑的,其余四人都用的奇门兵器。秦汉是一柄板斧,张果老除一具纯钢的道情竹筒与两支长约盈尺的钢制道情的铁柱外,通体都是软的。

这四种兵器只有秦汉的斧砍上能立即致命,其余三件都是伤人重于杀敌的仁者之器,遇上这拼性命的凶蛮,就显得束手缚脚了,因为这十二个苗垌除了不畏死外,更兼皮粗肉厚,好像天生具有避刃的本能,华无双的剑锋已经连续砍中两三个人了,只把他们的衣衫划破,肌肤竟毫无损伤。遇上这种对手,真叫人哭笑不得,叱咤风云,名震一世得八骏骑土,居然被这些默默无闻,名不见经的化外夷苗攻得团团直转。

楚平见只有裴玉霜跟王丹凤那一对才是势钧力敌,两个人杀得互不相让,自己对司空湛虽是绰绰有余,而六侠对_那些垌苗,则显然有不支之状,心中微灼,不想再拖下去,清啸一声,剑发如电,一下子把司空湛逼得连连退后,然后偏过剑身,平压在他上,把他震昏过去。跟着身形疾射,冲进这边的苗人中间,剑光如电,劲力贯足,刷刷两声,已经有两名凶苗饮刃扑地,跟着跳到另一边,长剑再发,又是两颗人头飞上平空。

仅只是他一个人加入,眨眼间已连去四人,使得那些苗人个个心迸胆裂,呼啸一声,四下分散窜逃。

楚平正要追杀,龙千里把他拦住了,轻叹道:“兄弟,算了,杀死这些不相干的人干吗呢?他们只是些供人驱策的可怜虫,我们是不忍心下手,否则那会轮到你来杀呢,名高遭忌,艺炫殒身,病书生如非锋芒太露,别人又怎会第一个就找上他呢?你不要跟他犯了同一毛病。”

楚平不禁一怔,这才想到刚才杀死那四垌苗,并没有花太大的劲儿,以八骏士之盛名,艺业即使有高低,也不应该差得那么多,顿了一顿道:“原来各位兄长是故意……”

龙千里道:“八骏之合,为的是行道,不是为争名,所以我们都是暗中行动,在公开的场合下,勿逞过人之能,庶几保身之道,所以二十年来才风平浪静,日后希体其旨。”

楚平闻言心中掀起了一阵愧意,他对他们的七人,除了裴玉霜外,跟另六人都没什么深的接触,这也是第一次看到他们与人动手,正在奇怪他们如此稀松平常,而跟欧阳善搭配时,那许多惊人的行动是如何完成,现在才知道龙千里的老成持重,果然有他的道理的。

龙千里笑笑又道:“在动手后,我就跟大家打了招呼,既然正凶已经有你跟玉娘,对这些蛮苗,我们就不必太认真,无须让人对我们八骏士的实力有太多的了解,这对我们有利而无害,司空湛怎么样?”

“泛泛而已,被小弟一剑击昏了。”

“为什么不杀了他呢?”

楚平道:“虽然他自认是杀死欧阳师兄的凶手,但小弟一经动手后,发觉不太可能,凭他这点技艺,怎么可能暗算到欧阳师兄呢,我认为他一定是代人认罪,因为欧阳师兄是被人以飞花摘叶的内劲,在树叶中暗藏翡翠玉叶而暗算的,司空湛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他只是做了下姿势,指劲未发,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也许他是装装样子而已。”

龙千里道:“不可能假装,如果他不是真正的高手,绝不可能在指式未发前,就看出被人封住了去路变化而撤招,你跟司空湛在动手时,我很注意,他的表现稀松得令人怀疑,如果就仗着这一点人手武力来堵截我们八个人,似乎又太自不量力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楚平笑笑道:“小弟当然想到这一点,他装傻,我也装糊涂,看他捣什么鬼,不过这家伙也真有种,居然敢硬起头皮来挨我一剑,假如我那一剑是用锋刃劈下去他不就完蛋一了。因此我倒真佩服他的勇气与魄力。”龙千里道:“兄弟,你够精明,在阅历上略欠,他假如全力相拼,是否能胜得了你呢?”“他应该有自知之明,我在五怪堡中露了一手,就是给他自己心里打个底子,我想他可能还差了一点。”“这就是了,力敌不足与匹,倒不如装装傻了,假如他出全力相搏,你也必以全力,分立生死,手底下极难控制,倒不如让你有从容应付的机会,使你能把握住落剑的分寸,再谋脱身之计。”

楚平笑笑道:“这家伙够狡猾的,我倒要看看他回头用什么方法脱身,在我面前耍花样,就有他好看的。”

司空湛仍是直挺挺地昏倒在地上,楚平一面观看王丹风与裴玉霜的拼战,一面漫不经心地走过去,他已看出司空湛的眼皮在轻轻跳动着,那是心情特别紧张时的身体反应,显然他早已清醒,而且在伪装昏迷。

楚平用剑尖在他身上挑了一挑,然后就放开不管,径自走去,全神观战了,那两个女子仍是打得很激烈,裴玉霜一心想把王丹凤击于剑下,招发如狂风暴雨,气势汹涌,但王丹凤却守得很稳,毫无败象。

龙千里与华无双也走过来,其余四人则散立在四周,围住战圈,却没有一个人作出手的准备,显然他们将这一战的胜负,完全交给裴玉霜。

华无双轻谓了声道:“霜姊在这几年来剑术精进不少,比以前更见凌厉而又稳重了。”

龙千里却轻叹一声道:“她太刚猛了,女子剑法应以轻灵飘逸为上,这不是她应该走的路子了。因为她的体型不是属于粗壮型的,腕力也不见得特强,采取这种战法,假如不能立即克敌,势将因体力不支而落败。”

华无双道:“可是她已经战下百余招了,攻势不但未见减弱,反而更见凌厉了。”

龙千里道:“那是因为她愤于欧阳善之死,仇心太切,完全是一股意志在支持着,所以才能撑下去,假如对象是别人,或是因为别的原因,她早就败下来了。”

华无双一向是信任丈夫的眼光的,因此微微有点担忧地道:“怎么办呢?没想到王丹凤的造诣会这么深,到现在还毫无败象,再拖下去,霜妹就要落败了,而我们为了八骏友的信约,不能中途易手,只要她击败了霜妹,别人就不能再接下去,今天就必须要放过她了。”

楚平笑道:“大哥,大嫂,小弟诱裴大姐去对付王丹凤,是有深意存在的,为欧阳师兄报仇是必要的,但是要把原因与对象弄清楚。王丹凤、司空湛也许是下手的人,这样就是把他们都杀死了,也不见得就算是报了仇。”

龙千里道:“实际授意的是宁王辰濠,司空湛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当然不会放过那家伙的。”

楚平摇摇头道:“我不敢这么肯定,现在的情况似乎变成复杂而扑朔迷离了,宁王有野心是不错,但是仅为了游说不成就下毒手,那太说不过去了,八骏友在江湖上声望不弱,宁邸犯得上做这种糊涂事吗?何况五凤堡显然是宁邸势力的外围,王金凤对你们七位敬礼有加,显然还不知道欧阳师兄被害的事,听见司空湛直承其事后,表现出不满与愤怒也不是伪装的,因此这件事内容很有问题。”

龙千里愕然道:“兄弟,你不是说王丹凤方是真正的五凤之首吗?那么司空湛的行为只要知会王丹凤就行了。”

“王金凤等四姊妹对司空湛是敬而远之,而王丹凤的地位显然在司空湛之上,这个情势也颇玩味,小弟想内中一定还有很多曲折,所以我不杀死司空湛也是个道理,等裴姐把王丹凤击败后,我们从他们两人口中再问问。”

华无双一怔道:“霜妹能击败王丹凤?”

“是的,小弟具此信心,大哥说她的内力不足,不应该用这种刚猛的剑势,看法是绝对正确的,可是小弟却深知内情,对裴姊的这种剑路了解较深。”

华无双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楚平道:“欧阳师兄的剑势也是猛烈飞扬,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而且能力搏千招而不疲,与他病书生的外号极不相对,但欧阳师兄的确是有病,而体力也是较弱的一型,何以会有这种威势,你们都想过没有?”

龙千里不禁一愕,道:“是啊!你不提起,我也不便问,八骏虽是义逾手足的伙伴,那只是道义的结合,谁都不知道的师承门户出身,我对欧阳老弟的剑势与所走的路子一直感到疑惑不解,那完全是达背常理的,兄弟知道吗?”

“知道,我们同出一师,当然是知道的,裴大姊现在也是走上这条路子了。”

龙千里愕然道:“玉娘是何时成为你们的同门了?”

楚平笑笑:“欧阳师兄在负创之后赶到我那儿,只交代了八骏友的一切。要我继之行侠,然后就藉着最后的一口真气,把他毕生事精髓镂刻成十八尊人像,嘱我交给裴大姐,也就是裴姐现在所使的。”

龙千里道:“不对,玉娘使的是她原来的剑式,也就是盛传江湖的云豹剑法,剑传自乃舅豹隐老人李南山。”

“没错,欧阳师兄的十八尊人像就是根据云豹十八剑法更进一层的境界,使那十八手剑法略作变化而更易其配合次序,因而生此源源不绝,霹雳万钧不威,使剑招凌大胜前多倍而更省力,力搏千招而不疲。”

龙千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