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5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笑笑道:“不会的,我们走的这样路可以接应任何一组,虽然各人行程不同,但是我们都能在半个时辰内赶上去。”

裴玉霜道:“那怎么可能呢?他们互相分离,几近有数百里路程,半个时辰内怎么赶到?”

楚平笑笑,从身上取出一张纸来,平铺在桌上道:“这是他们三组人行经的路,这是我们要走的路,虽然大家都碰不到头,但是无论那一组人有了事,我们都可以利用马匹的脚程,在半个时辰内赶到驰援。”

裴玉霜笑笑道:“兄弟,难怪龙千里要把龙头让给你干了,你的计划是有过人之处,只是我们才两个人,如果三处同时有了事,那又怎么分身呢?”

楚平道:“那我们也不会轻松,对方绝不会单单留在我们这一组的,只好各凭运气了”

裴玉霜道:“有此可能吗?”

“既然他们已经开始在八骏友身上有了行动,自然会有这种可能。”“那我们就不该分散开来。”

楚平笑道:“八骏友的武功身手,在江湖上已经可以列入上上之流,对方要想同时对我们发动攻势,必须要动用很多的人手,而且要把高手分散,才能堵住我们,宁关就不是掩蔽行动,他们还没等有所行动,我就可以得到消息,反之如果我们齐聚一起,对方只要在一个必经之地等着我们就行了,所以我才要大家分开来走。两人一组是最好的行动方式了。”

“他们发生什么事,你立刻会知道吗?”

“是的,这一路到江南,如意坊的耳目线人都得到了通知,一有了事,随时都会有消息传来的。”

“你的人都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但认识他们的坐骑,八骏友名气虽大,还不如这八头骏骑突出,那倒是真正举世无匹的。”

裴玉霜想了一下:“如意坊要养很多人吧?”

“不少,可是珠宝是很赚钱的行业,所以并不太困难。”

“平弟,如果是我们这一组受到了袭击又有什么方法来通知他们回头驰援呢?”

“不必要他们回头,我们真遇上强敌,如意坊有人手可以驰援,因为我是如意坊的东主。用如意坊的人员帮忙,对八骏友的盛誉不会有妨碍,至于他们受到攻击,就只好我们两个人去援手了。”

裴玉霜叹了口气:“我一直在想王丹凤的事,我舅舅家中已经没什么人了、她的云豹剑法是从哪里学来了呢?”

楚平一笑道:“以后还会有见面的机会的,到时候总能弄清楚的,只是不知道之后,天下会是怎么一个样子?又还与那些人能留下,那些人要倒下?”

这番话虽是笑着说的,但语气中,却带着一丝苍凉惆怅,默默地,两个人离开了客栈,抬骑就道。

瘦龙、玉龙驹精神都很好,但两头马都秃了尾,给人一种很遗憾的美中不足之感,楚手拍着瘦龙的股,轻叹道:“秃尾代表一段过去,等你的尾毛再生,不但是你新生的开始,也是一个新世界的开始了。”

裴玉霜知道这番话是为了劝她而说的,但她没有作任何表示,只是默默地跨上马,开始了征途。

裴玉霜对楚平在感情上像是个大姐姐对幼弟,不但呵护备至,而且近乎偏爱纵容了,沿途上生活起居。她照料得无微不至,但是在行事上,则又像部属对尊主,唯命是听,从来也没有过问一点份外的事,参加一点意见。

温柔的母性的特质,在她身上表露无遗了,这种改变使得楚平感到很奇怪。

两个人相处了几天,顺流而下,这天来到洛阳(九江地)楚平照例跟他如意坊的属员作过联系,了解三组人的动态后,在自己的那份地图上注明了行程,同时也将下一站的预定行程标示出来。

这个工作是他跟裴玉霜同时做的,而且还讲解了三组路程中遇警时,应该怎么走,从什么地方抄捷径。

这是个很重要的工作,因为警号一至,立刻就要飞快驰援,不容有任何延误,所以必须事前了解状况。

裴玉霜听了后,这次破例问了一句:“平弟,你对于沿途的地理这么熟悉,难道你都走过了吗?”“是的,小弟从十五岁开始,到二十四岁接任先父的如意坊为止,整个九年,就是在每一个地方走动,熟记每处叉道要津地形水势,因为这是如意坊主最重要的工作,一定要把天下山川形势了然于胸,才能具有接任资格。”

“什么花了几年时间来做这个工作,那太浪费了吧!”

“不算是浪费,而且在修为方面,有事半功倍之效,在旅游途中,文武兼修,文的方面,有一位宿儒陪同,每到一地,讲解当地的名人古迹以及有关诗文;武功方面,则早晚各拨出一个时辰,一面温故一面知新,因为都是身经实地,比较容易记忆,所以九年下来,十三经二十四史以及各名家诗词都深印于胸,而武学方面,则因为终日劳动就等于勤练,胸襟开朗,不知不觉间做下了养气功夫,九年下来史秘受益的东西,比一般人多出好几倍。”

“每天都要记这么多的东西,你记得下吗?”

“托天之幸,我们楚家的子弟都有着过人的记忆,过目不忘,如果同辈弟兄多,选择继任者就是以记忆和领悟力为准,先父在众叔伯九兄弟中行五,就是以这两项能力应选,可是到了我这一代,就没有选择余地了。”

裴玉霜一怔:“你家上九代兄弟就传了你一个人!”

楚平脸色一黯:“楚家的人死得都很快,为了维持这么一个庞大的组织,当然必须要我们自己家兄弟从事最危险的工作,我那八个从叔伯没有一个活过三十岁的,如意坊中只留下了四个守寡的遗孀。”

“你们家死伤人数有这么多?”

“如意坊干的是最易遭人眼红的行业,人家只知道如意坊富可敌国,却不知道卖命辛酸的一面。”

裴玉霜轻轻一叹:“平弟,为什么,你们为了什么呢?”

楚平苦笑一声:“为了一个活下去的意义与理想,正如八骏友一样,八骏友是集八个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从事侠行,如意坊则是楚家一家人独任艰巨,除非万不得已,我们很少邀请外人进来帮忙,现下如意坊其他的人员,也都是世代相传,只有自幼生长如意坊的人,才能了解到如意坊的工作意义。”

裴玉霜顿了一顿才道:“平弟,这么说来,你在如意坊的工作已够繁重了,干嘛还要参加八骏友呢?”楚平道:“那是为了想多做点事,在如意坊中有闲的一个人就是坊主,只负责一些策划的工作。而我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再者欧阳师兄唯恐八骏友由中而辍,受伤后赶到我那里,要求我继承他的瘦龙补他的缺,八骏奇士在武林中已经成立了二十年,在江湖人心中也造成了印象,解散是非常可惜的事。”

裴玉霜叹了一口气道:“八骏之聚,也不过是几年的事了,因为我们不像如意坊一样,有一套完整的继承计划,我们是个及身而止的会盟,欧阳誓死了还有你接得上,其他人都没有这个打算,也没有留心到接手的人选。还有就是那八头骏骑也都老了,我刚参加八骏之聚,玉龙也还是头五岁的幼驹,现在它她二十五岁,马的寿命没有人那么长,再长第二头玉龙驹就难了”

楚平道:“我看它还审骏得很,毫无老态。”

裴玉霜:“不!它只是外表上没多大变化,实际上何力已大不如前了,不单是玉龙如此,其他几匹马也都有类似的情形,最近两三年,我们都不放长程放骑疾驰,就是怕见到它们的衰迈之态,岁月不居,灵马与英雄都是经不起一个老字折磨的。”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间。”

楚平也感染了裴玉霜的萧索,默默无语,片刻后,楚平才豪气激扬地道:“大姐,别想得这么多,江湖岁月中没有一个不老的,江湖人中老死病榻有几,大部分都是没等到老境来临就结束了生命,所差者是有的人,死得轰轰烈烈,有的人死得没没无闻,八骏友打过去的二十年中虽然做了不少事,但还没有造成惊天动地的影响,现在是好机会来了,我们能把握住机会,作震山撼岳的一举,即使是人亡马死。但八骏奇土这名称却永远留下去的。”

裴玉霜也被激起了豪情,笑笑道:“我现在已是心如槁木,情如死灰,就是在拜着这样一个机会,把生命的一点余烛,作光照亮九野的一次燃烧。”

他们是歇在江进的一间客栈中,二更将尽,大部分的人都已睡下了,但江上忽然传来一阵争争的琵琶声,间以一个低沉而幽幽的声音,唱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

“洛阳江头送夜客,枫叶获花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慾饮无管弦…”

楚平静听了一阵,忽然笑道。“深夜九月洛阳夜,江上重闻琵琶声,这个弹奏者不知是何方怨女……”

裴玉霜道:“管他的呢,世间每多伤心人。”

楚平笑道:“我们去看看好不好,曲中颇有雅意……”裴玉霜显得不太感兴趣的道:“平弟,也许是什么人召了歌妓在船上取乐,我们跑去干什么呢?”

楚平道:“不可能,小弟对音律之学小有研究,这一曲琵琶行中隐合杀伐之声,绝非寻常酒妓之奏。”

裴玉霜哦了一声道:“在乐音中也可以听出心意吗?”楚平笑笑道:“当然可以,昔年伯牙无琴,钟子期可以听出高山流水意之所在,就是这个道理,乐曲之作,就是为了抒发内心之所寄,不知不觉间,往往把心之所思托付其中,只是知音难求而已”。

裴玉霜笑道:“那江上弹琵琶的女子见了你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你是她的知音。”

楚平摇摇头笑道:“知音未必就是知已,说不定还是仇人呢.那女子弹故事的虽是琵琶行,却隐含金戈铁马之声,胸中预藏杀机,未必主是好兆头。”

裴玉霜道:“那你又何必前去呢?”

楚平神色略为凝重地道:“如意坊的耳目已经称周密了,我们这一路行来,前后百里之内,各种武林人物的动静,我都叫他们密切注意,现在这女子已来到咫尺之距,如意坊的人居然毫无觉察,可见对方不简单。”

“也许对方是不出名的高手,他们当然不认得。”

楚平道:“所以我才要去看看究竟,摸清对方是友是敌,然后才能安心了,自从欧阳师兄死后,整个江湖上都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气氛,一点都不能大意。”

终于在江畔看见了一楼小型的楼船,船头上高挑着一对大红的灯笼,灯龙上写着燕王玲三个小字,那争争的琵琶声跟絮絮切切的歌声,就是从船上抛出的。

楚平微微一怔道:“原来是她?”

“平弟,难道你认识她?”楚平笑笑道:“坐过江船的人没有不认识燕平玲的,她就是大名鼎鼎的天涯孤燕。”

裴玉霜道:“我怎么不认识呢?也没听过这个人?”楚平含笑道:“大姐一向是骑马陵行,当然没机会碰上她,就是偶然邂逅,也不会对她在意的。”

裴玉霜道:“这倒不然,我虽是很少乘坐船,可是对水道上的江湖人物,大大小小都有个耳闻。”

楚平道:“天下孤燕也是江湖行,却不是武林道上的人物,她是有名的红歌伎……”

裴玉霜哦了一声,楚平道:“不过燕玉玲跟寻常歌妓不同,她一直在船上。从来没下过船,她这条楼船是江上最快的轻舟,逡巡江上,专做那些行舟商旅的生意,她的船上全是引进处青貌美的女孩子,有人要召她歌时,只要遥遥地招呼一声,她的船很快就可以追上来;紧傍着大船而行,她就打开楼窗,倚着船栏引吭高歌,有八个女孩子分坐两侧,调弄乐器伴奏,唱完了就走,从来不到以客人的船上应酬,也不让客人上她的船。”

裴玉霜道:“这种卖唱的方法会有人光顾吗了”

楚平道“有,而且生意还好得很。”

裴玉霜道:“这是大姊的想法,一般人则是因为她这种卖唱的方式很新奇,所以都想领略一番,再则是她的歌喉的确好。”

裴玉霜道:“那是男人犯践,有银子没处花。”

楚平道:“这是大姊的想法,一般人则是因为一首歌曲总在十金以上,但头曲周之朗,依然如过江之鲫,第三是时间佳,长行江上,正是旅途寂寞之际,不必停船,依然能一清耳目,何乐而不为,因此她就成了名人。”

裴玉霜望着那条江上楼船道:“现在并没有人召她沽曲,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