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船上的人已发出惊呼,小青却用竹篙一撑,愉好搭在一条船尾巴上,用大船的重力,把它推开了,紫燕舫轻巧地滑进了那块空出的水面,迳往那双孤零零的船舫靠去,被撑开的船上立刻跳出几条汉子,一色青衣,历声大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小青在船头上笑着道:“不干什么?这儿比较清静,我们在这儿靠靠。”

那汉子立刻叫道:“混帐东西,你也不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不要命了。”

才叫到这里,小青忽地横过竹篙一扫,那汉子一个立足不稳,扑通一响,跌进了河里,船上的汉子们一阵大哗,纷纷拔刀抽剑,就要跳过来了,小青把竹篙一横道:“谁敢上来,这儿是秦淮河,是人人来得的地方,你们凭什么霸了下来还敢出口骂人,你们动一动看……那些汉子看见小青横篙在手,倒是不敢乱动了,因为他们都看出小青手下功夫很扎实,竹篙长有三丈,手执着一根长余长的木桨,份量都很沉重,大概都是不与之辈。

可是他们又不甘心就退缩吃亏,只好在自己的船上哇哇地叫嚷着。

正在闹得不要开交的时候,岸边那只单泊的书舫上舱帘一掀出来了一个中年佩剑汉子,足尖轻轻一点,已经飞到一条船上,首先喝止了那些汉子的吵闹。

然后朝小青道:“姑娘,我手下出口不逊,固有不是之处,但你骤然闯了过来,道理上也略有亏缺。”

小青道:“我为什么理亏,这儿空出一大块地方,我们要把船靠过来,那里不对?”

那中年人道:“姑娘不是秦淮河的人吧?”

小青道:“不是,不过这没什么关系,秦淮河又不是谁私有的,大家都可以停船。”

中年人一笑道:“不错,林泉不主实,但先入为主这句话,姑娘总也听过的,秦淮书舫都有固定的泊处,相沿已数百年了,这一处水域就是几条书肪的泊处,我们就是把船围了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吧?”

小青道:“这是那一处衙门规定的?”

“没有人规定,只是相民习的传统,多少年来大家都遵守着。”

小青道:“我们可不知道。”

“入乡问俗,姑娘总是知道,船到秦淮也该问一声吧。就这么强行闯了进来,还要动手打人未免太霸道了。”

小青道:“我们这船大江南北都跑过,那儿都泊过了,从没有听说泊岸要先问一声的,总是有空处就泊去,所以我们看见有空就过来了,如此处有规矩,也该先打个招呼,像他那样开口就骂人,我不打他打谁?”

那中年人笑了一笑道:“那该打,现在我已经告诉姑娘说这有主了,你们另找地方停泊吧,再往下游不还是无人的自由的停泊处,姑娘请调船往下游吧。”

小青摇摇头道:“不行,光凭你一句话,我怎能轻易相信呢?何况你也不是船家,没权叫我们离开的。”

那听人一笑道:“这倒的确,我们为了图个清静,只包下了船,没有要船上的的人一起来,所以无法跟各位先打个招呼,请姑娘多多原谅,不过我已经代手下人向姑娘道过歉了他也在姑娘手下受了教训,两下就被打得翻落水中,姑娘的气也出了,还请换个地方靠岸去吧。”

小青道:“我说不行就不行,这么大的一片空位,就把你们四条船合在一起,也不见得要多大的地方,即使是有传统的地盘,也没规定一条船该占多大的空间吧,只要有你们的地方,就不能禁止别的船靠岸,你别跟我来一套了,秦淮河的规矩我虽然不懂,可是我看前面都是船挨船的,两条船之间,最多也不过空出一尺来宽的距离,那有像你们这们霸道的。”

那中年汉子一沉脸道:“姑娘,你是存心找麻烦!”

小青冷笑道:“你们一堆大男人,只会欺负几个女孩子,倒底是谁找谁的麻烦?”

中年汉子看看大船道:“你是个下人,咱们不和你多哆苏把你家主人找来说话。”

小青冷冷地道:“不错我是个下人,可是我看你也不像个上人的样子,还不是跟我们一样是个奴才,你凭什么见我们主人。”

从先前那汉子蛮横的口气,小青肚子里有数,这人八成是京中来的锦衣尉,燕玉玲已经暗中吩咐过了,授意她闹事,确定一下圣驾是不是真的在此,所以故意用讥语反讥,果然那中年汉子生气了,厉声喝道:“小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出言冒犯咱家。”

船上的楚平都听得眉头微皱,对京中的情形,只有他比较清楚,那中年汉子显然是这些人的首领,如果是京中出来的锦衣尉统领,应该自称职名,自称咱家是太监的口气,可是看这中年人长厂尺来的三绺长须,又不像太监的样子,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此人为京中的亲胄王族,才习惯于此等自称,那倒是不便跟他闹太僵。

但是小青已经闹开了,又不能虎头蛇尾,就此作罢,只有心中暗作盘算,看情形再说了。横道:“你这家伙,先前还说得像人话所以本姑娘才客客气气地跟你讲理,你不说人话,姑娘还含糊你不成,叫我小丫头,你又有多大了,你再敢叫一声,姑娘照样打你下水泡去。”

那中年人怒极而喝道:“贱人,太放肆了!”

小青不容他再说话,呼的一声,横篙撩到,那中年人手底下倒真不含糊,横掌相切,嗖的一声,掌缘切在竹篙上,如同利器一般,将竹篙削成两截,跟着一纵身,往大船扑到,小青见对方一掌断篙,虽然意识对方必非弱手,但初生之犊不畏虎,又恃着八骏友强援在后,根本不把对方放在心上,清叱一声,击起半截断篙,朝着空中的人影戮去另外五六名手执木桨的少女也都娇喝一声,舞动木桨,一起攻上去。

她们训练有素,习惯于船上攻击强登的敌人,所以出手虽在同时,攻击的部位都有高有低,使对方一身无法兼顾,配合得异常稳切。

那中年人原本伸掌想再切小青的竹篙,见到那六枝木桨的来势汹汹,神色微动,空中缩颈回腰,避过一戮,跟着寒光乍闪,飕飕声中,洒厂一地碎木。

原来他已拔出厂腰间的长剑,斩碎厂每一枝攻来的木桨,落地之后,脸上一片怒容,居然挥剑再度向小青攻去小.青只有半截篙,明知挡不住对方手中的宝剑,也只好撤了出去。

那中年人剑光连闪,只听得霍霍击中,断竹如雪,竹篙一节节地下落,堆满在小青脚前,到了最后,小青手中只剩下半尺来长的一截,中年人一剑斜指喝道:“小丫头,看你还顽强到那里去,给咱家跪下!”

小青手握着一截竹柄,脸上既无惊容,也没有怖色,只是冷冷地道:“你不过是仗着器剑,沦你那几乎剑法,可没什么骄人之处,姑娘如果有一剑在手,还说不定谁给谁跪下呢,有本事你等我拿支剑来再比。”

中年人哈笑道:“咱家没精神跟你胡闹,乖乖的跪下,咱家替你主人教训你一下规矩。”

最后那句话时,他斜眼一瞥楼舱,态度轻蔑,裴玉霜忍不住就想立起了,燕王玲却按住了她低声道:“大姊放心,小青还能应付。”

裴玉霜道:“那家伙剑法凌厉,身手很高。”

燕玉玲笑道:“小妹这条船上全是女孩子,因此很少跟人比力,自然有智取的办法。”

但听得小青冷笑道:“就凭你这支剑想叫姑娘跪下还没那么简单,倒是你刚才出言不逊,辱及我的主人,照我们紫燕舫上的规矩,应该抛下去,叫人看了不好意思。”

中年人大怒道:“贱婢,你太放肆了,跪下!”

他手中的剑花一晃,点向小青的膝盖,小青哎呀惊呼一声,往后就倒,可是她的背离船舷不过才两尺,这一倒后,背贴船舷,人已斜坐下去,中年人的剑尖只以分毫之差,没有点中被滑厂开去。

小青坐在舱上笑道:“刚才你想点我的膝,逼我跪下,现在我坐了下来,看你用什么方法能叫我跪下。”

中年人怒道:“你如此狡猾,以为咱家无法治你了,咱倒是不信这个邪,多少顽强之徒在咱家手中都服服贴贴,还怕制不厂你一个小丫头。”

他再跨前一步,想够上距离,用剑制小青就范的,那知小青只手突扬,发出一片暗影。

中年人根本没看见小青手中有东西,那半截竹柄也在她坐倒时抛开了,对这突如其来的一片暗器倒是不敢疏忽,一面暴退,一面舞动长剑。

暗器击中剑幕,又纷纷洒落,原来那只是刚才被削断下来的竹篙,被小青抓了七八块随手打出而已。

中年人发觉上当,厉吼一声,扬剑前扑,这次他横定了心,至少也要在小青身上造成一点轻伤,所以去势急,小青背倚船舷,看来已无处可躲,那知中年人冲到她面前时,那船舷突然向后移去,就像是两扇活门,忽地开了,小青的身子也随着船舷,飞向船外,中年人收势不住,一直冲过去,一脚落空,心知不妙,连忙缩腿想翻回,背年冒出一条人影单掌一拍,直把他打下河去了,扑通一声大响,水花四溅,那中年人连人带剑跌落在水中。小青却站在他失足落水的地方微笑着。

原来那船舷的确是活动的,是由一个活格连成的,活格在中心有轴,安承在较高的横栏上,小青靠住一半转了出去,利用承轴的旋力又转了回来,这是一个很普通的装置,却有意想不到的效用,刚才就是仗着这个装置,把那个中年人打落了水中。

河水不深,那中年人的水性也不错,落水后往上一冒,居然又拔空而起,掠上船头,这次他发了真怒,人在空中就挥剑喝道:“大家上,擒下这批女子!”

画肪上十几几名汉子都拨出了兵刃,纷纷往船上扑到,那中年人一点船首上的尖木,再度凌空拔高两丈许,银光挥成一片寒影,直向小青罩来。

这次他含怒而发,劲势凌厉,看样子小青确非其敌,坐得最近的龙千里忍不住,电闪穿身而出龙泉剑跟着出鞘,刚好迎住中年人,呛嘟一阵激响,火花四溅,架住了中年人的一式猛攻。还把他震退了三四尺。

船边一五六个女孩子挥动被削的木桨,横扫直搠,虽然也逼下了两三个人去,但是这批汉子身手不凡,竟有七八人抢上了船。

赛元霸秦汉与张果老,一个挥舞独脚铜人,一个手摇铜铸的梨花简,也纵身而落,飞舞间将四五个汉子的长剑击飞,硬逼着他们也跳下去。

那中年人目注龙千里道:“阁下好身手,报个万儿来。

龙千里冷冷地道:“不必!像你这种只会欺负女孩子的鼠辈,还不配问我的名号。”

那中年人怒道:“谁欺负女子?尊驾难道没看见,是谁在欺负谁?”

他备竟算向风度的,虽然龙千里以晚相称,他居然还在争道理,龙千里淡淡地道:“你手执兵器,不是欺负人是什么?”

中年人为之语塞,顿了才道:“是你们光惹事的。”

龙千里冷道:“咱们不过是泊岸而已,正如刚才所说的,这地方又不是你们的,即使秦淮花舫,各有固定的地位,那只是指做生意招徕客户的位置,我们又不是来抢客人的,那些规矩对我们就用上不上了,而你们恃强凌人,横行霸道,形同盗匪,罪当该诛,打你们落不还算客气的。”

那中年人怒叫道:“阁下欺人太甚了!”

龙千里淡然道:“趁早带了你的人滚下去,否则我手中龙泉剑就要给你带点记号走了”

中年人一忍再忍,实在逼火了,怒叱一声,挺剑再攻上来,龙千里从容挥剑招架,搭手就是二十多个回合。那中年人剑势相当凌厉,可是龙千里的守执也相当稳健,峙如山倒,不让他攻进来,中年人的剑势很急,一个招连一招,也不让龙千里有反击的机会。

燕玉玲看了看道:“幸亏龙大侠及时施援,否则小青一定会糟,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有两手。”

楚平看了微笑道:“这家伙还不算高手,那边船上还有两个好手没露面呢。”

裴玉霜一怔道:“平弟,你看见了?”

楚平笑道:“是的,他们虽然只是在船舱中摹帘间窥,但瞒不过我的,也没瞒过龙大哥,所以龙大哥不肯出全力以赴,一定要支持到差不多的时间,才巧妙地把这家伙击败,也是为了避免引起对方的警觉,松怠其心否则以龙大哥的造诣,三招之数就可以把对手击败了。”

华无双笑笑说道:“平兄弟真是好眼力,你从没有跟千里切磋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