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骏雄风》

第09章

作者:司马紫烟

燕玉玲拿着他遗下的剑道:“殿下,刚才跟赵大侠说要赔偿揖桨,不过是一句戏言,尊剑请取走吧。”朱英龙却笑着将衣襟掀开,解下剑鞘,把剑归鞘后,又说道:“在下初登宝舟,无为为送,这一柄划虽非上品,却有些年月了,而且剑谱上也勉强列名,红粉可赠佳人,宝剑当赠英雌,就请姑娘笑纳。”

一面说,一面把剑柄上的里绸解开了,上面居然铅着青冥,两个小篆字。燕玉玲着了一怔道:“这不是东吴孙权大帝的故物吗?”

朱英龙笑道:“姑娘好见认,这的确是东吴孙仲谋的佩剑,质地紧硬,肉试可断牛马,金试则裂铁石…燕王玲接过来,再度出剑来,发觉剑身轻身轻了很多,而且也薄乐一点,但光芒更盛,寒影贬肌,不禁愕然道:“它怎么不一样了?”

朱英龙道:“此剑锋芒太利,发必伤人,在下局于深宫,无以得逞其凶戾之性,所以命巧匠铸了一具剑套,包在剑外,使它没沉了许多,佩在身边,作为防身之用,所以看不出它的特微,现在把它赠给燕姑娘,仗之行侠江湖,诛恶除姦,既不掩其锋芒,也可以用其所长。”燕王玲道:“殿下心请不仁术,(不知道作者表达的是啥意思)正该何有此剑……朱英龙笑道:“那剑套是一口薄薄的精钢套子,另外有个卡簧在剑封上,如果是普通使用,按下卡簧拔剑,连了套子出鞘,它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在紧急时候不按卡簧,本剑出鞘,威势大增,我跟人动手的机会不多,大部份是带着套子使用的,与其如此,倒不如佩支普通钢剑算了,又何必埋没了一只宝剑呢。”

燕玉玲刚要推辞,朱英龙笑道:“燕姑娘,敝人再举一个例子好了,八骏都有一头日行千里之良驹,因而为盟,人得驹雄,驹以人传,相得益彰,假如他们八位都弃神驹不用,每个人都驾一辆车子,即使仍以八骏马套上了车子,是暴珍天物了。”

朱英龙笑道:“人贵自知,真到要我出手时,那已经是糟得不可再糟,就是有好刻也不管用了,何况一支名剑在我手里,反而会坏事,要是遇上龙大侠那样的高手,几个照面把剑夺了去,反而会增加圣上的危险,我先前不敢用本刻也是这个道理,因为我遇上了较差的对手,一样也把握不住分寸,容易伤人,遇上了高手,不堪为敌,反倒是给人送礼去,宝物神剑,唯有德者居之,必须还要技精者居之,才不辜负该剑。”

他的话很有道理,态度也很诚恳,燕玉玲倒是不便再拒收了,接下来笑道:“殿下怎知道妾身配拥有此剑呢?”

朱英龙一笑,道:“天涯孤燕之名,敝人刚才听了,自是十分钦佩,而八骏侠盛名及侠义高风,敝人更是闻之已久,可恨的是那些家伙,先前没告诉我,才致多不得罪,八骏侠既然能在姑娘舫上作客,想必姑娘不是庸俗脂粉,因人而知人,敝人相信不会错到那里。”

燕王玲笑道:“这么说来,妾身得有此剑,还是沾了八骏侠之光了。”

朱英龙笑道:“可以说是的,因为敝人对姑娘还不太熟,对八骏侠却是闻之久矣。剑只有一柄,分赠八位不够,又不能专偏那一位,只有送给姑娘最适合了。”

裴玉霜笑道:“殿下还是偏心了,我们燕家妹子刚才已接了楚兄弟的求姻,成为如意坊的女东家了,所以这一剑之赠,楚兄弟也有了份。”

朱英龙道:“真的!那太好厂,二位珠联壁合,配成人间侠侣,抱歉的是朱某事先不知,诸多失仪。”

燕王玲红了脸道:“殿下宝剑之赠,受礼已多,不敢再拜受恩赐了。”

龙千里笑笑道:“珠玉奇珍,即大内所有,也不一定能比得过如意坊,吾辈以义气相交,是敬殿下的为人,不是为殿下的身份,因此愚意那些俗礼都不必了,我们也都是两肩扛一口,到时去吃一顿,殿下如果不弃,到时也请光顾就行了。”

朱英龙笑道:“一定来!一定来!不知道吉期,最好是等我回京之后,那样才有空。”

龙千里道:“这可得问问楚兄弟。”

楚平道:“我们江湖儿女,也不拘什么形式,大概是明年这个时候吧,地点在那里却很难决定。因为我们楚家娶亲都没在家乡,湘乡如意园中,全是些不如意的寡妇。”

龙千里道:“那干脆像我跟无双一样,明年中秋之夕,八骏园中为二位成就嘉礼吧。”

朱英龙道:“行!要是说定了,我乾跪请准了圣驾,在外面玩玩,到时候我就可以抽身前去了。”

龙千里道:“一年之期,官家在外在不回朝吗?”

朱英龙道:“应该是可以的。圣上也准备这一次在外多呆些时日,到各处去多看看,回宫后就安心理政,不再出来了,假此一年的光阴,预计也是要到洞庭邢阳二湖,看看水利,然后入蜀一游三峡胜境,再取道北返,所以也不会担误行程,那我们就说定了。”

他再次拱手告别,拾步登岸,楚平跟龙千里两人同时道:“我们送殿下回船。”

朱英龙笑道:“送是不敢当,二位如果有兴,我们逛逛,醒醒酒好了,今天是我喝得最多的一次,也是酒量最大的一次,平时有一半的酒下肚,我已醉得不能动了,今天连尽了几个杯,居然才只五六分酒意。”

燕王玲笑道:“那一定是妾身所备的酒太薄了。”

朱英龙笑道:“姑娘别客气了敝人虽不善饮,却最善品,姑娘今天所列出来的是四十年以上的女儿好,既醇且冽,皇宫大内,也不见得能有如有佳酿。”

他倒是真有点醉了,上岸时的步伐有点摇摆,楚平与龙千里两人忙陪他上岸,一左一右挟着他,慢慢向大船边走去,且行且谈,十分融洽,走到一半时,忽然河畔哗然一阵水响,冒出了两条人影,全身黑衣,脱水后一纵腾空,好同两头夜鹤似的,直向朱英龙罩去,两人都是使分水峨嵋刺,势子很凶。

龙千里与楚平都是惯经江湖风波的好手,那两名刺客刚离水面,他们已有了警觉,连忙一人一个,龙千里长剑急发,挡住一个,楚平连剑都没得及拔,徒手抡掌,一下子就劈开了另一个的突袭。

事起乍变。这边四人才交上手,大船上射出两点人影,却正是赵三相与裘中平,孤烟门的轻功身法卓绝,两人隔了二卜多丈,却不过两个起落就来到朱英龙面前。

朱英龙却从容地道:“你们出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到船上护驾去,那边要是再来了几个,你们怎么办?”

袭中行道:“圣上身边有四护卫,圣上不放心殿下,才命里下等来接应的。”

朱英龙笑道:“你们真是不长眼睛,八骏俠中两匹天马在此,岂容宵小得逞,快回去吧,贼人是从水中来的,谨防他们在水里还另外有人。”

赵三相说道:“师弟,你就先回去吧,让我来掏掏这两位的底,看看他们到底是那一路上的朋友!”

袭中行答应着去了,那两个黑衣人连头带脸都被黑绸子紧紧地蒙住,只有双眼处开了两个洞。身子颇为敏捷,一个跟龙千里战得不相上下,另一个踉楚平相搏,似乎还占了点上风,因为楚平是徒手相对,黑衣人的峨嵋刻则紧逼如风,不让他有拔剑的余暇。

朱英龙十分关心,对赵三相道:“赵老,楚公子太大意了,手中没有兵刃,恐怕会不是对方的敌手。”

赵三相微微一笑低声道:“殿下,如意坊楚家的武学最博,楚公子的长剑在腰,随时都能出鞘,他故意用徒手相搏,就证明游刃有余,根本没有拔剑的必要。”

“那他为什么要节节后退呢?”

“以短搏长,必须蹈隙而进,楚公子深得个中三昧,他是以后退为进,使对方一招都必须用老,然后才可以乘隙夺刃制敌,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战法。”

朱英龙轻累一叹道:“看来我的阅历太差。”

赵三相困惑摇摇头:“老朽虽然不是江湖通,可是历练江湖也有几十年了,各地的名家高手路子,五六个照面后,就能看出数了,可是这两个人的路数竟是难以捉摸,不知道是那一家的。”

这时紫燕膀上的群侠也都下来了,燕玉玲口手执扎手一点,这个家伙技艺平平,经不起你两剑的,我到现在为止不拔剑,就是怕一下子就宰了他。”

燕王玲果然;向龙千里一躬身道:“龙大哥请准小妹试剑。”

龙千里一剑横推,把对方震退两步道:“好吧!不过要小心一点,千万留下个活口。”

燕玉玲娇躯一纵,已经上去接上,人笑道:“龙大哥放心好了,小妹理会得的。”

她展开了青冥剑的攻势,刻发有一片寒光,铮铮连响中,那人手中的峨嵋刺寸寸断落,七八个照面后,手中只剩下四五寸长的一段秃柄,那人见光景不对,猛力掷出了手中的短柄,滚身向河边退去了。

燕玉玲一剑将掷来的铁柄磕开,凌空一翻,身若彩风飘起,居然落在那人的前面,那人离河边不过丈许,没想到燕王玲的身法如此快速,竟然超越前面来了,扬手就是一把银星油出,这一把银星打得很妙,离地丈许形成一条横线,向前疾推,身子也跟着滚到。

这黑衣人显然遇道今天所遇的对手无一易与,这一把暗器目的不在伤人,所以才用这个方式打出。

在横线的推退之下,燕王玲势必再度纵起躲避,而他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滚到河里逃生。

那知道今天他运气太糟,偏偏遇上了燕王玲,她的一对腿是木制的,根本不在乎,所以也没有跳起来闪躲,听任那一片寒星扫过来。

仆仆声中,至少有五六支天狼钉射在她的小腿面骨上,燕玉玲长剑连挑,一招四式,分别刺中厂那黑衣人的肩窝及大腿,她下手很有分寸,既不足致命,也不会使对方残废,但是却令对方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跟楚平对博的那个人一见同伴光景,就想杀人以灭口。

但楚平的动作却比他更快,从后如飞似的跟进,举起右臂一托,使他的尖刺戳空,左手跟着一掌切出,砍在那人的后头上,打得他往下一扑,倒地昏绝过去。

朱英龙鼓掌叫道:“好功夫,分花拂剑,连云月掌,恭喜楚公子夫妇双捷,朱某今天大饱眼福了。”

楚平回头一笑道:“殿下好眼光。”

朱英龙笑道:“在下虽然手下稀松,但眼光却不会太差,那双掌一剑,都下得干净例落,炉火纯青,轻灵飘逸潇洒,不带一点烟火气,艺能至此,可谓极矣。”

燕王玲也笑笑道:“这多仗殿下利剑之威。”

朱英龙笑道:“姑娘腿上中了五支暗器,看看是否淬毒,那可不能开玩笑。”

燕王玲笑道:“多谢殿下关怀,不管那暗器是否淬毒,都伤不了妾身的,否则妾身怎会硬挺着挨呢?”

朱英龙微笑道:“原来姑娘是胸有成竹,只是朱某看那些暗器劲力很强,似乎都入肉寸许,姑娘纵有软甲为护,恐怕也难免会受点轻伤,还是先看看的好。”

燕玉玲笑道:“妾身丝毫未伤,至于如何能不受伤,这是一个小秘密,请恕妾身未使奉告。”

龙千里也笑笑道:“殿下,楚兄弟一点都不着急,可见燕姑娘是真的没关系,我们就不必为她操心闻。”

朱英龙笑笑道:“正是,正是,要操心也轮不到在下,不知道两位朋友是何方来路。”

说着上前要揭开面罩,但赵三相却抢光一步,揭开了被楚平而昏的那一个,看了不禁倒退步,因为这人的脸上疤痕密布,形如魔鬼,十分可怖。

燕玉玲要去挑开另一个人的面巾,楚平道:“不必,他也一定跟那人一样,经过毁容的,已经认不出本来面目,而且他们本来是用剑的,此刻为了掩护身份,才换了兵器,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人了。”

那人四肢受伤,以嘶哑的喉咙道:“不错!你们别想知道我们是谁,更别想问出我们是什么来路,够交情的就给我们一刀,技不如人,死了也不会怨人,否则就行凭你们如何消遣好了,爷们都认了,哼一声的就不是好汉。”

赵三相望望朱英龙道:“殿下,看样子很难问出口拱来,除非交给敝师弟,或许还能挖出几句话来。”

朱英龙立刻道:“赵老,人是楚公子与燕姑娘截下的,我们无权处置。”

赵三相当面对这位殿下非常客气,连忙说道:“是,是,老臣失言了,这理应由八俊侠处置的。”

朱英龙又朝楚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八骏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