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握着剑,目光凝视在张永身上,沉声道:“张永,你是处心积虑要杀我?”

张永被他看得很不自然,勉强地道:“楚大侠,怎么会呢?咱家与你无怨无仇,咱家只是奉命行事!”

楚平道:“我见过官家,看出他不像是那样一个人,所以才舍命为他出死力,别再往官家身上推了,说!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张永冷笑不语,只往下一挥手,那四名武士又挥剑来。

这次不像先前那样了,剑光四洒,以极快的速度回绕一圈,再至中心端立不动,而那四名武士却在楚平身前五六步的地方,扑扑地倒下去。

也是只有一把,这次倒下的是他们自己。

张永的脸色变了,他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的,因此他那一直带笑的脸上,现出了恐怕。

一张常带笑的脸,有时那种笑会使人感到可恶,可是一下子失去了笑,会使人感到狰狞!

“你…你用什么方法杀死了他们?”

“你不会去问他们吗?”

张永不禁一怔:“他们还没有死!”

楚平脸色一沉,答非所问地反洁道:“张总监,你训练这批杀手有多少年了!”

“五年了,今上武宗皇帝正德元年,刘谨因拥立而握大权,咱家想到他可能会日盖跋扈。密奏圣上,授权咱家着手训练这一批杀…不!训练这一批忠心的侍卫,以为日后控制撅臣之用,到现在已整整的五年了!”

“是你亲自训练的吗?”

“可以这么说,这件事必须做得绝端秘密,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除了咱家之外,只有咱家的兄长张全参与其事,一直到现在才举出为用”

“五年之内,居然能造成这样的一批杀手,贤昆仲倒的确是难得的人才!”

“楚大侠夸奖了,当时咱家一连选了一百名资质绝佳的青年壮士,以特殊的手法,使他们完全与外界隔绝,心无旁骛,专心练剑才有这样的成就,开始一百名,到略有成就,可以派的上用场的,只剩下二十四名,差不多是四个人中,活下了一个,这二十四个人虽是默默无闻,但若放之江湖,个个都可称为一流高手!”

楚平道:“不错!他们都可当一流高手而有余,楚某自出道江湖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在决斗中杀伤了。”张永又想笑了,可是目光一惊那倒在地下的四个人,笑容又收敛了道:“楚大侠客气了,先前是大侠要试试他们的实力,现在他们不是在大侠一招之下就被制住了,楚大侠,咱家虽然得罪你,却是奉了上谕,实在是没办法,万请大快高抬贵手把他们给放了!,”

楚平道:“阎王注定三更死,神仙难留五更头,现在谁也没法子把他们救活了!”

张永脸色一变道:“他们已经死了!”

“不错,而且已经死了五年了!”

张永勉强挤出一丝干笑:“大侠别开玩笑了,他们刚才还是活蹦活跳的…”

“刚才已经不是活人而是四具行尸走肉,他们的生命早在五年前已告终结了!”

“楚大侠,这话咱家不懂?”

楚平厉声道:“你懂的,只是在装糊涂而已,那四个人内力深厚,体能逾越常人多倍,行走时疾若飘风,轻如落叶,这种境界有人苦练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达到了!”

“咱家说过,他们是从军丁中精选资质绝佳的少年子弟,再施以特殊的训练,经过淘汰后所留下的精华,自非常人所能及……”

“武功要从小垫基,这批人选自军丁,资质不过是中上而已,没一个够得上佳字的而且还是及冠而太手,在五年之内只有一个办法才能使他们达到这个境界,那就是用葯物催发他们潜在体能。”

张永的笑声变得很干涩,咯咯地像是头被割了一半脖子的雄鸡:“楚大侠法服如电,佩服!”

楚平又是一声冷笑:“我知道有种葯能催发人的体力,使之在短期内将一个平平的武士变成一流的高手。只是这种葯用久了,也能使人的灵智受到伤害,最后变成一个白痴般的杀人工具,你大概就是使用这种方法吧?”

张永的脸色更变,呐呐道:“这个咱家不知道,咱家只是偶而前去指点一下他们的剑法,平时都是家兄张全在负责教练的。”

“你装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好了,这些人不但面目呆板,而且连说话的能力都失去了,不论其他了,所以我说他们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张永脸上不知是什么表情了,顿了一顿才道:“楚大侠,他们身披重甲,只是做幌子,其实那些甲胃穿不穿都没关系,他们的气功都能刀枪不入,楚大侠说在一剑之下杀死了他们,实在使人难以相信!”

“信不信由你,反正阎王下了帖子是不能拒绝的!”

说着他亮出手中一具钢制的圆筒,葛天香讶然失声道:“楚大侠,你给他们用了闯王帖?”

“是的,幸亏你这圆筒中还有四枚阎王帖,如果少了一支,剩下的一个还不知如何对付呢!这四名杀手的力大无穷,刀枪不久,而且他们的知觉已经麻痹了,你就是砍他一刀,他都不会感到痛的,对付这样一个怪物,除了用阎王帖子以外,实在别无他策了!”

葛天香道:“这是我手头所有的最后一批了!”

楚平道:“以后也不会再有了,葛女侠,希望你对阎王帖子使用的也到此为止!”

听说楚平是用阎王帖子天棘刺对付那四名杀手卫士,张永知道绝无再活的可能了,也知道楚平今天绝不会放过他了,干脆先发制人,争取个先手,因此他大吼一声,提剑直对楚平冲去!”

楚手挥剑封开了,才知道张永的功力也很深厚,造诣尤精,可以说是自己出道所遇的最强的一个对手。

在此之前,楚平遇到过不少的人武功都很高,像在安化王手下的十二生肖,像玲玲的父亲陈克明。

这些人的武功也许比张永强出一点,但是楚平却不在乎,他有把握能胜过他们,因为这些人的武功虽高,智力却不足,楚平觉得只要在武功上能相搏到五十招而不分胜负,楚平就有把握用智力来胜过他们。

高手临阵,武功倒并不一定是胜负的因素了,胜负之机,一半是决定在智慧的高低的。

楚平相信自己的智慧,他也曾经以自己过人的智力胜过更强的敌手。

像不久之前,他击败的黑鸠四姥,以功力及内力修为而言,每个人都比他强一点,但是楚平以寡击众,独力击伤了其中的两人,击败了另两个人。

张永在武功造诣上表现不凡,那从他训练的这些杀手身上可以看见一丝端倪。

虽然那些杀手是以葯物以及特殊手法造成的,但是他们的武功却是无法否认的,他的剑无法胜过其中的任何一人,不过他的智慧却高出他们很多,第一度接触,他以冒险的方法挨了两剑,却也找出了那几个人的缺点所在——他们仗着无坚可摧的气功,勇往直前,使得任何人都难逆其锋。

但是这也是他们的缺点,他们不会躲避暗器,因为他们已不是暗器能伤的了。

可是天棘刺不仅是暗器,也是最歹毒的毒器,而他在葛天香手中夺来的阎王帖射筒恰好在身边。_

而天棘刺除了本身含有剧毒外,还有另一个妙用,就是专破内家气功,楚平以发剑为掩护,却着意在施放那枝喷简中的几支暗器。

目的终于达到了能避兵刃的人不会再有避毒的能力,所以楚平能杀死了他们。

楚平若不是先前看到过那几位的出手,现在一定会吃他的亏,输在他的剑下。

因为任何人一见张永的出手,都会以为他缺少与人动手的经验,很容易为一些虚式骗过而暴露空门,甚至于很多人在开始时就为楚平焦急,怪他太傻,不必一招一式规规矩矩地接斗的。

张永对攻来的每一剑都是慎重其事的迎架,挡开了对方的兵刃,封闭了对势变化后,才发出自己的攻招,也是中规中矩。

这似乎是战场上所施用的剑法,也是在马上使用的冲刺剑式,那是两名主将在长兵器相搏无功。

尤其是梅影与竹秀等人,她们以为换了自己上去,只要四五招就可以把他刺倒了。

一直等到三四十个回合后,他们才发觉自己估计错误,对方是头狡猾的狐狸,连他的剑招都是如此,而他回招之快,更是出人想像,当你以为已经骗过了对方,诱使对方招式用老,攻其所虚时,他的剑会从意料不到的地方圈回来,比你更快地抢得先手。

龙千里看了轻叹道:“难怪平兄弟拼着受伤之身要抢着去斗他,换了第二个人,谁都不是他的敌手,没有一个人能与他战过二十招而还能活着的。”

这时楚平与张永已经斗到百招之外了。两个人的神情都很凝重,也都报从容,楚平每攻一招,都是实实在在逼使对方必须要全力招架才能化解,也就靠着这个,楚平才能有充分的余裕收回剑势来应付对方的反击。

斗到第一百五十招后,双方都没有一丝破绽,也没有什么气促力竭之象。

倒是旁边围观的人感到累了,他们从六十招之后,才看出两人攻守之妙,出手之精与为前所未见,屏住气息,全神贯注,所以挨到一百五十招后,决斗的两个人还是老样子,观战的人都个个汗透衣衫,似乎连脖子都硬了,忽而一阵蹄声,疾如密鼓,跟着一队骑影,由远而近,一名身着紫绶锦袍的官员,跳下了马,高举着手中的黄俊布卷道:“兵马大元帅,钦授正二品大学士杨,特下急旨,着令西路招讨监军张永既其所属接旨!”

张永格退了楚平,口呼万岁,跪了下来,了红与那些僧人们都跟着跪下。

那名官员看了楚平一眼道:“台端是钦命代天巡守特使楚平楚大人?”

楚平淡淡地道:“江湖草民楚平,不敢当大人之称,也不知道什么钦命代天巡守特使…”

那名官员道:“楚义士忒谦了,下官接旨时,奉有圣上密诏,曾说明前度在金陵时,圣驾亲笔书谕升寄上职!”

楚平道:“拙荆朱若兰给我看过那张字条,楚某并未受职,也没有把它当成真的!”

那官员一笑道:“圣上对大侠万分敬重也知道大侠不会在乎那个名衔,只是要下官证实此事,并命谕其余人等不得冒犯侠驾!”。

楚乎冷冷笑道:“楚某已经受到官家很多照顾了!”

那官员道:“大侠在安西所生的事故,已由仇将军以羽进军书呈奏廷上,圣上知端倪,故而以三道金牌传旨交由下官,向大侠作一番解释,后稍候一下,待下它将旨意宣读完毕后,再与大侠细说!”

他回头来看看张永,展开了手中的圣旨,朗声宣读道:“奉天承运,大明正德皇帝诏曰:宗室安化王震潘,妄以清君侧为由,图谋不轨,已由西南代经略使仇剿平,叛逆伏诛,所发征西军马,着令兵马大元帅杨一清即日率领班师回朝,另该路监军张永,立即解除所兼一应职务,并其所属,交由杨一清帛解返朝,钦此。”

张永的脸色变了,但仍然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再度三宣万岁后,除下了自己的帽子。

杨一清道:“张公公,你做得太过份了,圣上很震怒!”

张永脸色死灰,一言不发,杨一清道:“呈上接获仇将军密报之后,还不相信,认为你不至胆大妄为至此,所以又派了内廷禁军统制余将军下旨前来观察,现在见到你正在跟楚大侠动手,那就没什么可解释了,余将军!”

后面走上一名军官恭身道:“末将在!”

“所有的人都在此地,你带着走吧!”

那军官道:未将遵命,请示元帅还有什么吩咐?”

杨一请道:“人你带着行走,本帅率军班师途中恐有耽搁,至于圣上所交查的事项,本帅与楚大侠等晤谈后,再行以所得情形专本呈奏,交给你带回去!”

“张公公,末将奉旨是公公聆旨后如稍有撅抗情事,应予格杀,如果你态度恭顺,则念你在昔有功于朝廷,可略予宽假,因此也不给你上刑具了;这儿是藏珍寺的全部僧人吗!’”

张永道:“罪臣所辖的人员,除两名已经被杀外,其余的部在此地,寺中尚有个数名僧人,则是原有的。”

“那就好,圣上听说他们闹得很不像话……”

张永道:“罪臣知道,罪臣特地来此,也是为了整饬他们的冲动而来的,只是恰巧遇上了楚大侠他们。”

那军官道:“那就好,你负责叫他们一起随着走。”

张永颓然地道:“大家一起走不准回寺,保留寺中的现状,等待扬大人查究,了仁,你们三人实在辜负了咱家的一片栽培,咱家把这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