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13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平与长春子二人回到乐宫,长春子把他带进一所小楼,里面陈设很雅静,当中的墙上挂着一幅立轴,却用重纱蒙起,长春子展开了蒙纱,里面却是一幅画像。

楚平呆住了因为那赫然是他的像。

长春子道:“这不是你,是你父亲年轻时的画像,你们父子俩长得很像而已。”

楚平肃容跪下,向画像跪过了头,然后一道:“仙子展示先父的遗容,不知有何谕示?”

长春子低声道:“我告诉你,我领养了一个女儿,她叫楚小雅。”

楚平一怔道:“她也姓楚?”

“是我给她起的姓,我把她视作已出,当然也要给她身世作一番铺叙,在我所相与的人中,只有你父亲是我最敬重的一个,所以我先了你父亲作为小雅的父亲。”

“仙子现在要我做什么?”

“我要走了,求你帮个忙…”

才说到这儿,忽然门开了一个女孩子进来道:“娘!我看见您又到阁上来了,咦,这是谁?”

她发现了楚平,又看了画像,忽地跪了下去:“父亲,您来了,你真忍心,这么久才来看我们母女俩!”

那是个美得出尘的女子。

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然而个子很高,几乎像个大人了,可是她的端壮,穿着朴素,目中珠泪承睫,一付楚楚可怜之状。

楚平看见长春子目中充满了乞怜之状,心有不忍,把女孩子从地上拉起来道:“这是小雅妹子吧!”

少女不禁一怔,长春子由楚平那一句话,知道已经她的请求了,乃欣尉地抹了眼泪道:“孩子!你弄错了这不是你父亲,是你的兄长,楚平大哥!”

“大哥,怎么跟父亲长处一模一样呢?”

楚平轻轻一叹道:“妹妹,儿子当然像父亲,你的眉目之间,不是也很像父亲吗、’

这女孩子在眉目之间,确是有几分相似,楚小雅看看楚平,又看看画像,终于投进了楚平的怀抱,破啼为笑道:“我是太高兴了,也是想念父亲太切了,我都已经这么大了,父亲当然也不会太年轻了哥哥,是父亲要你来接我们的回去吗?”

楚平黯然摇摇头道:“不!妹妹。父亲已经去世三年了。

“什么,父亲已经去世了。”

长春子唤咽道:“楚平!我们母女等了十几年,我老是痴心地等着你父亲来接我们去团聚的,那知竟得到了他的死讯,你妹妹对自己的身世一点都不清楚,我也无法告诉她,因为我对你父亲除了一个名字外,也同样地不清楚,还是你去告诉她吧”

她起身走下了楼,临行又乞求他看了楚平一眼。

约摸过了一个时辰,她才看见楚平牵着楚小雅的手,很亲热地走了过来,楚小雅的泪痕未干,脸上却有着兴奋的色彩道:“娘,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爹是那样一个伟大的侠客。”

长春子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对父亲的一切也是遇见你大哥后才知道的,正因为他有着那样的家世,我也原谅他的不告而别了!”

楚平道:“春姨,父亲曾经说过您的事,正因为他老人家知道了您的身世,又得知您已有身孕就,只有不告而别了。

因为按照如意坊的规矩,楚氏的子女必须要为如意坊行侠仗义的传统而献身,而您的责任却是重复家邦,同样也是神圣责任,您没有要求父亲放弃责任,父亲自然也尊重您的责任,现在我已经把话跟妹妹都说过了,复国的事,我也作了安排,您不必再在中原留连了……”

楚小雅却道:“大哥,难道我们不可以继续留在中原,跟您一起行侠吗?我的武功已很有基础了……”

楚平笑笑道。“可以的,但是你本身的责任要交给谁?”

“我本身有什么责任?”

“你是婆罗陀邦的唯一继承人,那些自民们需要你去统治,帮助……”

“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什么公主!”

“现在你知道了!”

“娘可以去治理的!”

“当然,可是以后呢?婆罗陀是女主之邦,你必须先去学习那儿的一切,然后再真正的负起责任来!”

“可是我宁可留在中原。”

“妹妹,有许多事并不是可以随自己的意思去做的,正如我一样,我何尝愿意担负如意坊的责任,在我们家乡的劲节园中,住着几十个楚家的长辈,她们忍受着寂寞,却没有一句怨言,她们又为什么?”

“为了什么呢?她们并不一定要苦守呀!”

“不错,她们没有苦守的理由,有些长辈们在很年轻时守了寡,族中还鼓励她们改嫁,可是她们矢志若守,就是她们认清了责任,当嫁到楚家时,就抱定了宗旨,作了随时失去丈夫的准备,也以她们的操守来激动后世子孙坚守祖上传统的决心!”

楚小雅道:“但王位可以另定继统的。”

“不是那么容易的,天竺的国情与中华不同,中华倡民贵君轻之说,君王无道,臣民可以推翻他,但天竺的君主是绝对的神圣,无人能取代的,春姨已经去国多年,可是那个篡位的权臣仍是无法取得民心,不得不以残暴的手段在统治着,那些百姓却仍然怀念着故主,为了不使那成千成万的臣子失望,你必须回去!‘’

“但我也是楚家的女儿,对如意坊,我也有责任。”

楚平一笑道:“不错!可是如意坊的责任有我负责,婆罗陀邦的女主却是我无法取代的,你只有一个办法再回来。”

“什么办法?”

“回到国内,把国事治理好,生下个女儿,把王位传下去,你再回到中上来!

楚小雅低下了头,显然是被说服了,楚平道:“春姨,我要先走了,我会叫玲玲在路上等你们的!”

长春子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楚小雅也恋恋有舍地望着这个英俊的哥哥走了!”

八骏友又上道了,朱若兰为藏珍的事很愤怒,坚持要押着张永,解上京师去。

张永是征西大军的监军,没有人能治他的罪,但朱若兰拿出官家的手谕,那是皇帝的亲笔,赋予八骏侠见官大一级权利,张永也只有乖乖地听命了。

楚平留下了玲玲,也恳请龙千里与华无双、秦汉、韩大江等人留下,协助长春子母女复国。

裴玉霜是跟定了楚平,这位老大姐跟楚平之间,生出了浓厚的感情,那是一种真正的手足之情,她虽是八骏侠中的一员,实际上她却几乎是如意坊中的份子了。

行列里又添了王氏四凤,除了王丹凤在事毕后,又悄悄地回到了宁王府去,其余四姐妹则是朱若兰拉住的,她要她们姐妹作证,来指实藏珍寺中的罪行。

于是整个行列中,只有刘笑亭父子俩与楚平是男人,还有一个反剪双手的张永,算是半个男人。

楚平一直是领着头走,葛天香在裴玉霜的鼓励下,上前与楚平并行,边谈边走,慢慢地裴玉霜的马行故意,跟朱若兰走成一堆。

朱若兰笑道:“裴大姐,你似乎对我们家的那位爷太偏心了,见一个好的就非得送往我们堆里来!”

裴玉霜一笑道:“你是不是不高兴?”

朱若兰笑道:“大姐说呢?”

“醋娘子进不了楚家的门的,丑婆子也进不了楚家的门,如以姿容而言,葛天香的娟媚在你们六个人之上,但你们各有异乎寻常的气质,似乎都比她高上一点。因为只有你们这个堆里容得下她,也只有你们这个圈子里,她才能平平实实地过下去。”

朱若兰道:“只是为了这一点原因?”

“另外还有原因,是如意坊需要人手,以前楚家还有不少的兄弟子侄,到了平兄这一代,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须要更多的助手,也必须要多几个妻子来为他生一大批孩子,才能接得上楚家的传统,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是我跟龙老大他们商量后决定的,那是八骏的问题八骏组盟是我们八人的事,病书生欧阳善一死,八骏友就等于是解盟了。”

“楚平不是补上了吗?”

“不错!但已经不是八骏原盟了,八骏的前人是八大天魔,那是无可替换的,而且八骏友的行事向来是采取秘密行动的,现在公开叫出了字号,也失去了我们组盟的本意,所以大家都有意收了但八骏的名号又不能就此无疾终,我们准备整个移交给你们,平兄加上你们六姐妹,还缺一个,现在添一葛天香,就算八骏齐全了,而且八骏中的张果老是骑驴的,也有点不伦不类,难得玲玲带回一头神驹,你们八骏齐全了!”

朱若兰忙道:“那如何使得?”

“怎么使不得,你没有发现,龙老大、无双姐。秦汉、韩大江,他们都没有骑自己的马去,连玲玲的白龙也留下来,到了金陵,我们就把八骏都交出来,八骏友与如意功就真正合成了一家。”

这的确是朱若兰没想到的,但是看到行列的八骏骑,她知道这不是开玩笑,而且裴玉霜把自己的玉龙让给葛天香,似乎早有了成算,证明这不是开玩笑。

裴玉霜笑笑又道:“我选中了葛天香,也不是擅自作主,因为我知道你跟玉玲她们也商量过有这个打算对不对”

朱若兰轻叹道:“是的燕妹说楚平的武功是够了,但是我们缺少一个能用暗器的,葛天香的阎王帖子天棘刺,发时无影无声,对付真正武功高强,十恶不赦之徒,这是一种很利的武器,楚氏一脉,人丁单薄,我们是再也经不起牺牲了;再者是葛天香求过我,她问过张永了,擅自行动固然是他自作主张,想激使八骏侠为皇室卖命。但纳妃之说确是官家授意,只是不便强求,才弄个替身先来试探一下。”

“真有此事吗?”

“我想是可信的,否则那个冒充者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随便提出要求的,皇帝以前倦作耽而酒色是不错的,但多少也有战略影子,假如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人,想装也装不出来的,何况葛天香的确是个绝世佳人,很少男人见了她不动心。”

“那不是麻烦了吗”

朱若兰笑笑道:“不麻烦,只有楚平要了她,官家就会死心,也只有如意访楚家,能跟皇帝抢女人。”

“天威难犯,你别为楚家招来大祸。”

朱若兰笑道:“不会的,我这个侄女出头说了话,他做叔叔的怎么也不好意思再争了。”

“难怪你要把张永送到京师去,原来是想趁这个机会跟皇帝判一下!”

“我才不到京师呢!那只是摆句话,叫张永老老实实上路而已,到了金陵,我们就停在八骏园中,叫它家自己来一趟,如果到了京师就难以说话了。”

“为什么?难道皇帝会吃了我们?”

朱若兰刚要回答,行程忽顿,原来他们正走到条夹道里面,两山俊领,一路中通,那是个很险的地方。

而且上面已经冒了几个人,正推着一些大石块要滚下来,楚平与葛天香圈马回来急道:“大家快退,前面危险!”

朱若兰却遭:“爷!退不得,后面一样的危险,就是这个地方还算宽阔!前后的山道更窄,我想对方在后面也一定有布置的!”

本芝兰的顾虑没有错,后面的山头上也冒出了一簇人,推着大大小小的石块在等着了。

楚平叹道:“我没想到会有人此地夹击的,看来我的警觉性还不高,我以为没人敢对我们出手了!”

张永道:“楚大侠,你太自信了,刘谨虽已伏诛,安化王之乱虽平,但朝廷隐患未除,隐藏祸心的还有好几个人呢!各位对皇室尽力太多,自然会引起他们的不安,视各位如眼中钉了。”

裴玉霜道:“你还敢说,你就是一个。”

张永苦笑道:“葛天香可以作证的,我只是想制造一点误会,引起各位的猜忌,对那些人展开狙击而已。”

葛天香道:“胡说,是你要我对八骏侠展开狙杀的。”

张永一叹道:“不错!我是那样说过的,只是你自己再想想看,你的那点本事,杀得了那一个??

楚平道:“如果不是楚某对天棘刺预知破法,就很逃一死。”

张永道:“楚大侠,平心而论,一开始咱家并没有叫人用天棘毒刺吧,否则在大侠的新婚之夕,纵然大侠能破得了,尊夫人绝难逃一死。”

“可是你的两个侄儿就对我发出过毒制。”

“他们都是跟葛天香学的,技艺不过只得葛天香的三四分而已,绝难伤得了大侠,咱家唯恐大侠日后伤在葛天香手,咱家这才宁可牺牲了两侄儿,对大侠先行提出警告,楚大侠,再说句良心话如果你不是从咱家两个侄儿手中发现了阎王帖子,乍见葛天香的情形,是很难躲过这一击的,可是他立刻又辩称道:“如果不是在你的两个发现了天棘毒刺,我根本就不会去追究使用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