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楚手奋力一剑,终于把峨嵋三其与唐蝉娟逼退了两步,使得混战的局面接开道:“老夫人,我们素无宿怨,杀死令弟,乃为不得已之事,贵门规律素严,难道一定要这么纠缠不止吗?”

唐蝉娟大口地喘着气,神色痛苦道:“楚大侠,老婆子已经把话说开了,唐弘之死并没有多大关系,本门祖令虽然规定毒技不传外姓,而且对本门中人,限也极严,用毒的限制也很多,稍一违反,应加严惩,所以做唐家的男人并不幸福,每个人都想脱离出去,只要宗烟不绝,有时我们也乐得放松一点,康弘只是按照顺序,该轮到他主掌门户,他死了,我们可能再长下一个人来接,唐氏门中,流亡在外的子弟尚有十余人之多……”

弘法真人愕然道:“那老夫人为什么非要他不可?”

唐蝉娟道:“这是祖法所定,逃在外子弟编列继承顺序,秘密存案,以次推替,轮到那一个,只要他还活着,千万百计也要找回来,除非他死了才能找下一个,因为这是个没人肯坐的位子,所以不容以任何理由推托,更不准有任何一个例外,否则我们就无法再要另一个人回来,这样才能公平!”

弘法真人道:“早知如此,贫道等就不必前来了。”

唐蝉娟冷笑道:“道长何必再假托清高,你我都是一样这一趟是无可推托,非来不可。”

弘法真人无语而叹,唐婢娟又道:“楚大侠,你是明白人,对宁王府所拥有的实力应该更清楚,我们即使不为异日富贵而吸引,也不敢抗拒宁王爷的命令。”

楚平道:“如果当真不理,宁王又会如何?楚某自加入八骏友后,一直在跟王作对,也没有活不下去”

唐蝉娟道:“那是以前王爷还没有决心要对付你们,长乐寺被你们搅散后,王爷认为你们已经侵扰到他的威严,决定不计一切要置你们于死地,我们只是第一起,由些到金陵,不知多少人在等着对付你们”

楚平道:“老夫人是非杀死我们不可了”

唐蝉娟道:“不错!王爷论命是要你与若兰郡主二人的首级,只要你们两死了,他可以放过别的人,大侠真有济世救人之心,就干脆自己死了,免得拖累别人。”

葛天香道:“你倒是想得好,要别人牺牲性命来保全你们,亏你说得出口,你们名门正派的道义何在?”

唐婢娟道:“门户之中,最重饮水思源,武林人可以无君却不可无父无师,王爷死一个不孝的女儿与诱他女儿不孝的女婿,道理上讲得过去!”

葛天香怒道:“道理上讲得过去?你们自问看?”

唐蝉娟道:“道理有很多咱,唯人自择,我们自然只能选择那种能使我能活下去而又站得住的那一种!”

葛天香冷笑道:“好!总算认得你们这些自命侠义的名门大派了,唐老婆子,你交不你出解葯!”

唐蝉娟道:“不交,而且此行为势所逼,事在必成,老婆子根本就没带解葯出来!”

葛天香道:“好!你们为了求自保而屈于权势,可别我心狠,也拿你们开刀!”

唐蝉娟道:“葛天香,你敢存此心,就别想安身,那怕你躲进皇宫,大家也会追着去要你的命的!”

葛天香正在说话,忽然地上昏迷的朱若兰醒觉坐了起来,这个变化使得每个人都为之大惊。

葛天香飞身到她的身边叫道:“兰妹子,你没有中毒?”

朱若兰定了一下神,居然站了起来道:“我先闻到一般异香就昏了过去,但慢慢又醒了!”

葛天香道:“怎么可能,你不中的是七毒神砂,如果打中在身上,七步断魂,即便吸入鼻中,毒砂侵蚀肺腑,也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你是怎么解毒的”

朱若兰笑笑道:“我不知道,也许是她的毒砂藏在杖中,失去了效用!”

唐蝉娟却跳过来叫道:“你那来的解葯?”

“什么解葯,老夫人说的话我不懂!”

唐蝉娟厉声道:“七毒神砂唯有本门解葯可救,而且中了毒后,即使服过解葯也不可能立刻复原,你根本就没有中毒,那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跟老婆子一样,预先服了解葯,你不说我也知道解葯何来了…”

说完她回身慾行,朱若兰忽而飞跃起,双刀如流星殒坠,唐婢娟没防到会在这种情形下进袭的,慾待招架,却又使惯了拐杖,忘了拐杖已经断成两截。

因此她双手一抬,中间空出一截,赤的一声,朱若兰的右手刀搠进了她的前胸,把她硬搠倒在地下,峨嵋三道见状抢出慾救,却被楚平拦住了。

弘法真人满脸怒道:“好卑鄙,居然在趁人不备的情形下偷袭伤人,这就是你们八骏友的侠义行径。”

楚平朗然道:“掌门人认为八骏友也够得上称为侠义吗?”

弘法真人脸上红道:“贫道虽然也不得不与各位为敌,但私心之中,对各位仍是相当尊敬,可是看了尊夫人的行径,觉得八骏友也不过是一批狡诈之徒!”

裴玉霜也火了,道:“八骏友行事一向求所心安,并不在乎世人毁誉,何况要你们这种人尊敬也没什么意思,你尊敬我们,但是要杀我们,看不起我们,仍然要杀我们,是非曲直,善恶黑白都分不出来的混帐东西,也配谈什么侠义,你倒是一头撞死还好一点。”

这位姑奶奶骂人时,一向不知道什么是客气与含蓄,也不在乎对方身份,这世上就没有一个他不敢骂的人,但是挨骂的弘法真人却是一派掌门之尊,几曾听过这个,裴玉霜光是骂了罢了,他还可以不加理会,偏偏裴玉霜又是义正词严的训斥,如同在训斥孙子一般,因此将脸一沉道:“二位护法何在?”

弘真与弘光人都是他的师弟,平时都是师兄弟相称呼以示亲切,这时突然听见师见以门户中职衔召唤,知道事态严重,连忙恭身道:“弟子在,恭候掌教法论!”

弘法真人一指裴玉霜道:“此妇人出言辱及本教,语多冒读,着令尔二人即予以诛杀!”

“百合之内,如尚无完成任务,尔等即应自裁!”

还是在面对重大事故时,对本门弟子所作的约束与督促,此令,也表示无可挽回的余地,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死,因此两名道人又肃然同了一声,双双仗剑扑来,裴玉霜那里会在乎,虽然明知以一敌二,万万不是敌手,但她发了性子,拉刀上前,可是楚平却比她快了一步,在前面道:“大姐,他们是为着杀小弟而来的,理应由小弟应付。”

裴玉霜怒道:“你没听见,那牛鼻子指着我来的。”

楚平一笑道:“大姐如何认为不该闲着,就去找那个发号司令的人拼命去,这两个支使出来拼命的,由小弟来应付,这该好了吧。”

裴玉霜听了才感满意,楚平已经横剑与两名道人撕拼起来,由于两名道人这次是志在拼命,出手俱是狠着,一搭上手,但见三团剑光绕舞,慢慢合而为一,再也看不见人影了。”

裴玉霜冲向一边的弘法,弘法闭目养神,裴玉霜被激怒了道:“牛鼻子,你认为姑奶奶不屑一斗是不是?”

弘法闭目不应如故,裴工霜真的火了,厉叱一声,将身形纵起,挥刀下劈,她的心地光明,不予偷袭,所以才采用这种攻法,以身形下落的时间给对方应付之时,而且以身在空中之坠势,显示自己攻击的决心!

因为人在空中是很难改变下势的,可是弘法却屹然不动,裴玉霜一刀自顶劈下,力道用得很足,刀锋由项门而下,将弘法活生生地劈成两片倒下!

这种宁死不还手的倔劲儿也使大家怔住了,而且尸体分成两片倒下的声音显然也震撼了决斗场中。

光影突慾,每个人都呆以清楚地看见,楚平一剑横扫,不但剑锋掠过两的胸腹,而有还把两个人带得上飞起,而后才砰然倒地,弘光立刻不起,弘真居然还能坐起朝裴玉霜一点头道:“多谢女施主成全”

别人活劈了他们的掌教真人,居然能获得感谢,弘真拼将最后一口气吐的那句话,绝不是赌气,而且确确实实,真切诚意的感激。”

裴玉霜见战局已经结束了,四个拦路的强敌都横尸眼前,而这四个人是代表着川中两个门派的主脑人物,对八骏友的威名而言,是更上了一步,这表示八骏反扫平了两个门派。

但是这个经过与结果却使裴玉霜很不痛快,她既没有享到胜利的快乐,反而憋了一肚子气,哼哼地道:“这些鬼牛鼻子,阴阳鬼附了体,应该到龙虎山去他们司筑真君张天师除了鬼才是!”

楚平挂着剑,脸色苍白,可见那一战,损耗他的体力太多,但是他勉强的一笑道:“大姐有什么不如意的!”

裴玉霜道:“我什么不如意的,只是想不透,弘法气势凶凶,为了我骂他一顿,派了两具护法长老出来要我的命,不能说对我不重视了——

楚平道:“不错,这的确是相当重视,好得在场只有两个人,如是有更多的人,他也会一起派出来来攻大姐的,因为大姐的一番话骂得他狗血淋头,而且更造成了百年盛誉的侮辱。”

“那是他自取的,我骂得很对呀”

“正因为大姐骂得对,他才自咎神明,无言能对,发下死令后,自己首先引咎自绝,以示罪率深重。”

“原来他是存心自杀的,所以才不还手!”

“不!大姐劈他的时候,他已经自闭心脉,等于是死了,这就是道家所谓的尸解!”

“什么,他已经自裁了,因为行事欠端,招来大姐一顿臭骂,连峨嵋也牵进去了,使他无言以对,只有一死以谢,而且以死来承担所有的罪过,才能叫他的师弟杀死你,为门户争回荣誉,且订下了百招之限!”

裴玉露呆呆道:“好家伙,平兄弟,你明明知道他们的臭规矩,替我揽去敌手,我很感激,可是你叫我去找弘法掠战,要我去杀一个死人,你是什么意思?”

楚平笑道:“没什么意思,救人救澈,杀人杀死,不能拖泥带水,你已经用一顿大骂把他骂死了,何不给他个干脆,免得他在这里受气呢!”

裴玉霜道:“我实在不信有这种鬼事情!”

楚平道:“大姐不信可看看弘法的遗体,你一刀劈他成两半,可曾有一点血迹流出?”

裴玉霜朝两片劈开的尸体一望,果然不见有半点血迹,而劈断的内脏似乎已经冰冻过,一平如削,颜色都发了紫,那是被凝干的血染的!

裴玉霜看有点吃惊:“这个老道士倒是有点道行,居然能够一口气练得说死就死!”

楚平一叹道:“道长所谓长生之术,就是在这上面扎基了,一刀割脖子也能死,何必费几十年的苦练呢?”

裴玉霜苦笑道:“平兄弟,我算是服了你了。”

月夜,江畔,楚平跟葛天香牵着手,缓步观潮,这是分手后的第三天,且喜一路平安,而楚平与葛天香在朱若兰的有意安排下也不再拘泥了。

最主要的是葛天香也无以他适了,她虽是名闻江湖的第一美人,而且年龄也不小了,但因为她的美,使她在江湖上处处受人瞩目,遇到的尽是些对她存着非分之念的江湖人,以至于使她认为世上男人没一个好人。

尤其是自幼孤僻,性情变异,养成了仇世之心故而想出了许多惊人的法子,她喜欢洗澡就是一例。不论冬夏,她到一个地方,总是要找具大盆,把身上脱得光光的入浴,而事前大呼小叫,吵得每个人都知道,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急色鬼。

而她在就浴的时候,更故意在一些有破孔的屋子里,引人来偷窥,她知道在那一身玲珑曲线与如玉的肌夫吸引之下,很少有男人不动心。

看看倒也罢了,谁要是忍不住,对她有进一步行动时,却上了她的当,那时她杀心早入,手中早就扣好了一把杀人的利器——五毒梅花针。

行走江湖多年,死在她针下的江湖人不知多少,但是因为她是赤身就浴之际,闯进去的男人没有一个是怀有好意的.死了也是白死,所以她杀死的人虽多,却没有人去为死者复仇,

葛天香敢是在进浴时遇上楚平的,但楚平的表现却不同于一般男人。他是为了另一个目的才去找她的。

她经历过的情形太多了,知道楚平确是没有为她的资色所动。

她在水盆中走立时,故意作了许多不经意而特别撩人的动作,有意无意间,掩掩藏藏那些最能令男人动心的部位,但是她失望了。

楚平没有留心她的动作,也没有假道学地避开眼光去看她那些不轻易示人的部位。

楚手可以说是根本漠视她的姿色,使她在近乎屈辱的情形才想杀死楚平,可是等她阎王贴子出手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