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17章

作者:司马紫烟

晋代贤靖节先生陶渊明曾为彭泽令,没做了几十天,就烦于官场逢迎之恶习,不顾原为五斗米而折腰,挂冠而去,写下了那篇传育干不朽的名作——归去来辞。

靖节先生不而官场习气而去,世风并没有因他的离去而所有更易,即使在彭泽孙也是一样。

这条大船一靠岸,就把附近的船都赶走了,前后左右,二十丈之外,不许有一条船,一个闲人靠近。

然后才有人把他们两人由水里提了起来,一个长发老者闭住了他们的穴道,然后伸手摘去了楚平的长剑以及一些零碎的物件。

这个老人还算正派,对葛天香倒是没有多事搜然后同时把他们装进网里。

束紧网口飞身轻纵上了船上的桅杆顶端,那网上的网绳很长,他把绳头穿住一个滑车中,下来后扯动绳索,把楚平与葛天香分置一网,高高地举了起来。

然后他才吩咐的摆了酒菜,从船舱中叫出两个中年人,就坐在桅植上吃喝起来。

这两个中年人神情都很冷傲,抬头看看头上的楚平与葛天香,然后其中一个贺道:“恭喜齐兄,这下子可建了大功了,生擒了八骏之俊楚平与江湖第一美人。”

先前那人笑道:“冷大先生太客气了,兄弟只是在水上求营生,怎及冷大先生在陆上的赫赫盛名,这次能抓住楚平,一则是运气,二则还是冷大先生的盛名下成全,如果他们不把点子逼到水里去,兄弟万难得手的!”

被称为冷大先生的那个中年人却冷笑道:“齐兄不要客气,我们冷剑堡派六名好手来拦截,他们,结果六名好手五死一伤,没把人截住!”

姓齐的中年人道:“冷兄又言重了,冷剑门在江湖赫赫盛名与兄弟网齐元万宝难相比,的确值得敬佩,兄弟只是运气好,恰好在水中捞大部分贵门下的功劳,兄弟不敢居功,在王爷面前,兄弟绝对会说明这件事贵堡出力很不少!”

冷大先生道:“齐兄何必客气呢,人是确为贵门所获到的,敝兄不敢掠美,只是指定的了有两个,目前只到手一个,还有一个希望齐兄让一让!”

齐元连忙道:“冷大先生好说,王爷要的人死活不拘兄弟虽然逮住了楚平,但没有立即杀死,吊在危杆上,就是想此作饵,把另一个点子也引来”

冷大先生淡淡地道:“多谢盛情敝兄弟就谢了。”

齐元却道:“冷大先生,不过我们也有言在先,人一上岸就是二位的,在水里就归属兄弟负责。”

冷大先生道:“冷大先生言重了,兄弟自知能为浅薄,不敢与贵堡争执,所以只在水等候碰运气,偏兄弟的运气不错等到了,怎能算是独吞呢?这么好了,来人如果在岸上概由贵堡负责,如果到了水中……

冷大先生道:“齐兄有这么大的胆量,将此浩浩江水一口吞尽吗?这个范围未免太广了一点吧!”

齐元道:“长江虽长,究竟难与莽莽神州相比!”

冷大先生一笑道:“不管在那儿,齐兄碰上了尽管下手,敝兄弟不会怪齐兄捞过界的!”

齐元几乎想发作了,但是他实在惹不起这两个家伙,只得道:“大先生,二先生,我快网齐元的能耐喝不下一江水,但是在这条船上,兄弟自信还有招呼的能力,朱若兰得知楚平被擒是一定会来拯救的,二位如果在岸上截住了她,兄弟不敢掠美,如果到了兄弟的船上!”

从不闻口冷二先生忽然开了口:“敝兄人到了船上,你若截不住又如何说呢?”

齐元道:“那还用说,只有烦两位出手了!”

冷大先生道:“老二,你怎么能答应这种条件,全叫他得手,我们以后怎么混!”

冷二先生一笑道:“大哥!八字还没见一撇,争这些太无聊了,朱若兰也不是傻,如果没把握,就不太轻易间这条船,真要来了,就不会是省油灯,老齐以为她好吃,咱们就不动手了,不过,老齐,话说在前面,真到你招架不住的时候,咱们再出的时,就不止一个了!”。

齐元傲然道:“当然,我果真抵敌不住,自然连楚平也保不住了,二位有能力,尽客把人一起带走!”

冷二先生哈哈大笑,举杯道:“老大,来咱们喝酒,别白辜了老齐的好意,这陈年女儿红颇不易得,据说是他儿媳妇从娘家带来的嫁妆!”

冷大先生看着兄弟,忽然也会过意了笑了道:“老二说得对,这酒的确很名贵,若非同为擒住楚平,齐兄还舍不得拿出来请客呢,要喝趁早,再等一下子,或许他又后悔收了回去了。”

齐元先前还在意听到最的才觉话中有话忍不住道:“二位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等到回答,他自己也有所知觉了,因为此时他感到呼地一声响,似乎是由脚底传来的,忙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冷二先生笑道:“好像是有人东西拿不稳,掉在船析上,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齐元道:“不可能,兄弟为了诱敌,已经在靠岸时,把人手都遣到岸上去埋伏了,船上再无他人!”

冷二先生道:“那就是有人在船底了!”

脚底下又传来几声轻震,齐元大感着急,道:“大先生、二先生,恐怕是朱若兰追了下来了!”

冷大先生道:“朱若兰只有一个,这水下最少也有两个人,可能性不大!”

齐元道:“二位早有知觉了?”

冷二先生笑道:“不算太早,也不过是片刻之前,因为阁下说过侵.上的人概由你自理,我们就不便多管闲事了!”

齐元一咬,正待入水阻止,冷大先生忽然道:“齐兄,如果朱若兰上来救人,是个怎么算法?”

齐元被这句话又打消了下水之意,沉思片刻,急地由腰间解下一枝短刀,把缆绳与铺索都砍断了,然后举起一枝长篙,把船荡向江心,然后才道:“二位如要上岸,此刻还来得及!”

冷二先生却怒声道:“齐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齐元冷笑道:“船到江心再补漏,这是行的船的大忌,但是兄弟宁犯大忌,也不会叫人检了便宜去,二位用这一手想把栗夺过去,可没有这么容易。”

冷大先生道:“什么?你以为这船是我们的主意?”

齐元冷冷地道:“冷大先生,齐某终岁在水上讨生,如果是在岸上,齐某的知觉不如二位敏捷,但是在水上,齐某自信绝不会此二位差,齐某一无知觉时,二位居然能知道水中有人,这就太离奇了。”

冷二先生道:“老齐,咱们真要干这个事儿,早在你刚得手的时候就干了,何必到现在?”

“冷公雷,别人不知道,齐某却清楚得很,你们兄弟两人尽管武功非凡,剑下了令人闻名丧胆的冷剑堡,但却只能在陆上称雄,到了水里,你们却一筹莫展,你们自己也在船上,当然不敢在江心船,把你们也坑进去!”

冷大先生冷笑道:“笑话,我们如果要向你们争功,早在岸边拉剑抢人,你档得住吗?”

“挡不住,但你们做得出吗?除了你们在水上接到的门路,有一大半是靠着我帮你们代为接合介绍的,在外还很少人知道在鼎鼎的冷氏双侠,不但身兼冷剑堡中一名杀手,而且冷剑堡的真正主人!”

冷二先生怒道:“齐元,你不觉得话太多了!”

齐元冷冷地道:“这是你们先逼出来的,你们冷剑堡要维持从不失手的信誉。故意来上这手,我快网齐元又岂好欺负的人!”

冷二先生将然出剑,冷大先生却连忙出声喝阻道:“老二!此刻杀了他倒真成了我们做贼心虚了,算了,不要理他,我们到岸上等去,事实胜于雄辩,慢慢人就会知道是谁在击他的船了,走!

二人各在船上取了一块木板,由空中掷下水中,然后飞身越起,脚尖点向木板预备以此,就能再度拔身回岸上,那知他们的脚踏上木板时,木板突地向下沉,骤失浮力,沉入水中。

冷氏兄弟也没有想到会有这种事,吸气收足都已不及,扑通两响,两人都沉入了水中。

别看他们武功盖世,但以了水中果然是一筹莫展,手舞足蹈,不知如何是好。

齐元一直有看着桅杆上的俘虏,听见冷氏兄弟在叫,这才移目看去,不知如何是好。

齐元一直在看着桅杆一的俘虏,听见冷氏兄弟在叫,这才移目看去,二人的狼狈相,倒是大感意外,略一沉思后,终于有了决定匆匆跳下了水中。

离岸还有两三丈处,他能脚踏实地了,这才松手让二人站定,喘息着道:“二位,这儿到岸上都是差不多深浅,二位自己走上去吧,我要去看住楚平。”

语毕回头,他不禁怔住了。

船已整个下沉,只留一角在水面上,可是他逊挂楚平与葛天香的桅杆上,已经空空如此。

不但没见人影,连他那面快网也都不见了,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果真使他怔住了。

不过他很冷静,知道人不可能插翅飞去,那就一定还在水里,本来他想立刻追过去的,可是他想了一想,居然口角噙着冷笑,不加理会,又向岸边泅来。

冷氏兄弟狼狈登岸,坐在一块大石上,见他上来,冷老大很客气地拱手道:“多谢齐兄施救!”

齐元叹了口气:“别说了,冷大兄,这都是兄弟心胸太窄,误会了二位否则就不必把船漂向江心,对方纵然破沉掉船,也无法在二位眼前把人劫去!”

冷二先生也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们虽然没有叫人破船,但也是真希望人被劫走,好让我们截回来,以保冷剑堡永不失手之盛名,是以在发现有人破船时,袖手旁观,不加理会,否则我们答应看好俘虏人质,由你下船去察看,也不会有错失了,最使我惭愧的是你齐兄量过人,为了救我们,居然把人质放弃了!”

齐元一笑道:“冷二兄何必说这些呢,兄弟先前是认事不明,致有此失,后来来见二位出受到了暗算,才知破船地与二位无涉.自然要以二位性命为重了!”

冷大先生道:“愚兄弟身受在德,无法为报,保证有尽全力将楚平与朱若兰二人擒下,交给齐兄。”

齐元忙道:“冷大兄,这就万万不敢当了,王爷交代我们共同着手,为只为兄弟贪功,得手之利泣不肯与二位合作,致有此失,受了这次教训此的也别分彼此,大家合围向心,把面子捞回来!”

冷二先生沉吟片刻遭:“齐兄可知道是何方人马?”

齐元道:“不晓得,不过对方能够在水中把人质救走,想必是水中功夫很了得!”

冷二先生道:“齐兄,目前找到那些人不并紧要,要在把人质再度擒住才是正事儿。”

齐元道:“这个不,楚平的水性还可以,那个葛天香却一点水功都不会,因此他们不可能到对岸去,一定还要从此地上来!”

“是的,兄弟那面网非寻常质料,乃金属细麻编成,重约数百斤,谁也无法带着它在水中久留!”

略顿一顿,齐元道:“到对岸太重太远,他们无法到对岸去的,一定要在这边出不换气,我们就等着好了。”

冷二先生道:“他们不会解开了网……

“不会,我在网中上打了个很特别的结,除兄弟外,别的人无法解开的。”

冷二先生道:“那齐兄为我们的牺牲太大了,那面网要是收不回业又怎么办呢。”

齐元一笑道:“网里有人,总不怕丢了网,如果他们沉江不起,兄弟的那面破网能够作为如意访的东主,八骏友就少了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冷二兄,在二位面前兄弟说句老实话,兄弟虽以快网成名,可是为这一面网也受了很多限制,第一它携带不便,不能随时带在身边,其次那面网虽然坚韧,究竟不是兵器,武功也虽以发挥,不足仅以成大事,早年兄弟仗着它创下了一点微名才舍不得抛弃,创下一点基业后,兄弟才感到它的不足,暗中练了一对流星追,那才是兄弟真正下过功夫的兵器,也是靠得住的功夫,所以有没有那面网都没有关条了!”

冷大先生笑道:“原来齐兄另有绝学,那就难怪有秀多高手莫明其妙地折在齐兄手下,他们大概都是受了先入为主的观念所惑,以为齐兄除了快网就别无所长了。”

“冷大兄说得很对,有好几次,兄弟接受到几票生意,狙和个成名高手,兄弟故意使快网失手,然后取流星迎敌,他们傲然不以为意直等流星追击破子他们的脑袋,他们不相信这是兄弟的真功夫了。

“齐兄这一手倒是跟先父很相像,先父外号左手剑,与人对敌,都是以左手势剑,他的左手受了十七次伤,但也杀死了十七各强悍的敌人,每次都是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