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19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引诱似乎有着很大的成协,大罗刹终于叫人把朱若兰与葛天香押到船上,她们只是穴道受制,自己还能走动,至少是安然无恙的,这边才松了口气,就听得一声暴响,前面的大船在火光中炸成了无数碎片!

炸葯是预先藏在船上的,而且只有二罗刹与如意二人知道。

因为这是大罗刹的坐船,而二罗刹对这个姐姐始终怀有戒心,她也比较如意一点,视如意为心腹,预先藏了这一手杀着。

引线点火后,约莫可燃一测工夫,二罗刹吩咐过如意,如果大罗刹对她下了毒手,希望如意替她报仇,点燃了引线,然后躲到船尾去,只有那个地方较为安全。

如意在回找寻楚平等人时,因为船上还有一些君山水寇,都是参与杀害她父母的帮凶,所以她潜入船上,把引线点燃了再找楚平与陆华。

正因为这一耽误,她才知道后来的变故,等她找到小船上,解决了那几个盗移,孙小红他们,才知道朱若兰他们还没有来过。而且也知道了楚平与陆华跟二罗刹搏斗的去向,她吩咐小红她们去找朱若兰,自己去找陆华。

她想像中以为朱若兰她们也是不放心楚平他们而追去看究竟了,等地来到决斗的地方,楚平等人力战初歇,忙着谈话,却忽略了朱若兰与葛天香的事!

幸好小红很快就来通知了这个消息,她才急了起来,在船上追赶的时候,她才把情形说了!

事情也够阴险的,只以刹那之差,朱若兰与葛天香就会在舱底被炸得粉碎了。

那一阵爆炸的力量很强,几乎整条船都碎了,只有朱若兰与葛表香所站的位置附近是整个地抛起来的,不过同时被抛起来的还有大罗刹与那名押解她两的女子!

四个人被抛的方向是向着岸边,在离岸丈许处砰然落水,楚平与陆华急驾了一条小船,向岸上冲去,她们知道朱若兰与葛天香的穴道被制,无法在水中支持太久的,幸好二人的脚下还连着一块船板,爆炸的力量是底下发出,最先承受巨力的就是那块船板,因此他们二人只是被船板托着飞向空中,而两人在落直时,葛天香很沉稳,拖着朱若兰两人对站着,用脚扣住了船板上的一个铁环,那是钉在上面,扣系绳索所用,却帮助她们稳住了身形。

船板砰然落水,居然还能浮着,但是楚平与陆华两人赶来得不够快,因为大罗刹已经由水中突的冒起,这个女魔头在水中为了行动方便,把外衣脱掉了,只剩下一件肚兜,紧里在她胖壮的身上,梳成高合的黄发散了,披下来,那模样就像是巡海的夜叉!

她的身后跟着那名婆子,水性也很不错,朱若兰与葛天香已经在拼命运气冲穴,只是还没有这么快。

大罗刹脸上带着厉笑:“你们这两个贱婢,老娘做鬼也不饶你们,老娘要一声声地活剐了你们!”

朱若兰与葛天香叹了口气,已经准备等死了,可是那婆子追了上来,不知对大罗刹说了什么话,她居然改变了心意,与那婆子推着木板,一直来到岸边。

大罗刹首先跳上了岸,一身水淋淋地,挥着手中的长剑叫道:“上来,老娘要你们作为护身符,看楚平那王八旦是不是舍得要你们死!”

朱若兰毫无考虑地就跟葛天香上了岸,那个婆子也执着一把刀跟了上来,把她们向前推去,口中还喝道:“快走,快走,再要慢吞吞的地就给你们一刀!”

朱老兰干脆站住了,沉着声道:“我们的穴道被制,怎么走得快,你要是有种就解开我们的穴道”

那婆子举起了刀厉声道:“你在做梦。”

朱若兰凛然地瞪着她,目中射出一股利芒,她出身郡主,天生就有一股摄人威仪,在楚平面前。她柔情若水。显不出尊严来,可是在这种江湖盗匪面前,她的凛然不可侵犯的神仪居然摄住那婆子,使得她举来的刀又悄悄地收了下来。

大罗刹却冷冷地道:“阿毛,把刀子架在她们脖子上,听候我的吩咐,由老娘来整整楚平那个王八蛋!”

阿毛大概是这老婆子的名字,她闻曾答应了一声,抬起了刀,架在两人的后颈上。。

大罗刹则干脆停了下来,持着剑,等候楚平与陆华,也没等多久,那条小船,追了过来!两人跳上岸,扑向这边而来,大罗刹封剑挡住去路,厉声喝道:“站住,你们再敢进一步,老娘就割下那两个贱婢的脑袋来!”

这倒是说得了出做得到的,楚平与陆华站住了脚,陆华笑道:“大妖婆,你真不识好歹,我们救了你一命!”

“放屁,你们弄鬼计毁了老娘的坐船!”

陆华笑道:“大罗刹,船是被炸葯炸毁的,那是你的船,船上又全是你的人,我们怎么捣鬼呢?”

“当然是如意那丫头捣的鬼。”

“她是你们的侍女,怎么能在你船上装炸葯呢,这是令妹装的,目的在除去你,你在离岸的时候,已经点上了葯线,准备等你回去的,结果她却被我们擒住了,听见我们要送她来交换人质,她急了才说出来,我们连忙把你诱到船尾,免你一死!”

“这倒是能使大罗刹相信的,可是她冷笑一声道:“你们分明是怕两个人质被炸死,那会有这么好心…”

话才说以这里,因为楚平已经冲了过去,陆华也跟着迫进,大罗刹用剑接住二人,厉声叫道:“你们当真不要那两个人的命了,阿毛,你宰一个。”

可是那个个那毛的婆子似乎没听见,她的刀虽然架在二人的脖子上,去没有动作。

大罗刹怒声叫道:“阿毛,你听见没有,叫你先宰一个。”

这一叫更好,那个叫阿毛的婆子干脆放下了刀,而且把朱若兰与葛天香的穴道解开了。

那是因为如意所催的中船也靠了岸,如意很聪明,了解到当前局势,更了解到水寇们心中所思所惧,大罗刹与二罗刹待部属很苛刻,毫无恩德可言,完全是以武功压他们,所以如意举起了一支剑,直插进二罗刹的尸体上,表示她已死去。

这一手很有效,二罗刹的武功高于大罗刹都不免一死,让阿毛明白随大罗刹已无前途,同时向阿毛做了个手势,表示只要她放下刀子,就可以保证她的安全。

看看情势,阿毛知道大罗刹已无可凭仗,心中已经动摇了,因此朝如意点点头,作了具同意的表示。

大罗刹背对着阿毛,全神放在楚平与陆华的身上,没有注意身后的变化,但楚平已经注意到了,所以才毫无顾忌的向前径扑,缠住了大罗刹,而且更拦住了他走向朱若兰寻阵容,拼命把她往远处逼。

大罗刹连叫了两声,阿毛不但没听的话,反而把朱若兰与葛天香的穴道给拍开了,这才使大罗刹明白,连最后的一个部下都叛变了,不由得暴怒如雷,跳着脚叫骂道:“阿毛!你这狗婆娘,居然临危背主,老娘可容不得你!”

阿毛也豁开了,冷冷地道:“大罗刹,君山原是混水龙乔泰齐总瓢把子,你们杀了乔总寨主,占了他的基业,怎么能算是我们的度呢?在寨中的弟兄那一个是真正臣服你们的,只是屈服于你们的婬威而且,现在好容易找到了制你们的人,我们都想为乔老大所仇,那里会听你的!”

大罗刹狞笑道:“你以为楚平他们就吃定我们了,我妹妹只是一时不慎失手而且,等她脱了身,就有你好受的,楚平,现在我把人质交给,你也该把我妹妹放过来了!”

小红与小绿帮着把二罗刹架了起来,她看见插在心窝上长剑,二罗刹早已气绝,自然一动都不动,这使得大罗刹骇失色,她知道妹妹是真死了。

先前她巴不得二罗刹死以后能独占君山,可是现在情势改变。她就没那么沉稳了,厉声叫道:“如意,你这践人好毒的心,炸了我的船,又害死了我的妹妹,老娘不将你尸知段,誓不为人”

她挥剑乱舞,形同疯狂,挥剑直扑船上而去,楚平知道让她上了船。那些女孩子很难抵得住她,他也追了上去,赶在大罗刹的背后,伸手牵住了她的裤腰。抛去了长剑,居然使用从大漠上学来的角力摔跤手法,把大罗刹举了起来,往横里远远地抛了出去。

大罗刹空有一身本事,遇见了这种手法,却是毫无办法,被结结实实地摔了个老母猪坐地。砰的一声,震得地都动了起来。

她一身肥肉,这一跃自然不会受伤,可是她屁股上由于先前被陆华扎了一剑,剑创未好,这一震使得她疼痛澈心,忍不住怪叫起来,疯狂似的腾身而起,举剑又朝楚平砍了过去,恨不得要把楚平劈成两片才甘心。

她的动作不算慢,但楚平也快,蛇行狸跃,施展出燕身十八翻的招数,一路连翻带滚,使得大罗刹剑剑落空。

他跟大罗刹拼斗良久,终于想出了克制之法,这女妖怪力大无穷而又身轻如燕,要对付他们是很不容易的,但也有个缺点,就是她们太胖了,尤其是腰间粗如水缸。弯腰很难,下盘最弱,攻守仅不易。

这个方法用对了,大罗刹的剑势虽历,但楚平人在地下,一定要弯腰才能够攻击,而弯腰对大罗刹而言却是最吃力的事,举也迟缓了很多!

楚平自己能从容避开,大罗刹却累得直喘,正想停止,楚平却又不太松她,在滚动中又把剑拾回手中,葛天香是知道她虚实的,忙叫道:“相公,这婆娘身上的气功很到家,可是前胸的奶子与后面的臀部是气过不到的地方,朝这两处出剑准无错!”

大罗刹倒还真担心这个,攻势较媛,以备守卫那两处,而陆华又握剑上去缠斗了。

忽而,燕八婢中的小白出现了一棵树干问,手势一面强弓道:“爷!陆爷,请让让,瞧婢子的射妖箭取此妖妇!”

张弓搭矢,嘎嘎中,两支劲箭疾邮,射在大罗刹的背后及腰眼上,痛得她直跳起来!

箭射来的时候,大罗刹已经钉在她的身上,着箭处青烟直冒,而且还吱吱直响,原来箭镞是在火上烧得太红了才套上钢管射出地是她听见陆华用烧红的锅铲破了二罗刹的气功,才想出来的点子,想不到真有效。

滚热的箭烫得她满地乱滚,楚平上前剑尖挑处,在她的手脚处挑了一道小口子,最后一剑下去,却是直戮在气海穴上,大罗刹身子一颤,又发出一声怒吼,整个人已经昏了过去,楚平才道:“小白,拿两支烧红的箭来,若兰,船上有些葯箱,放着紧急疗伤用各种葯物,你去取来以备急用!”

对于他的话,很少有人会请问为什么,朱若兰立刻答应着走了,而小白也送了两技烧得红红的铁管走过来。

楚平先又点了大罗刹的昏睡穴与软麻穴,使她的知觉行动能力都暂时失了去,然后才拿起那烧红的箭镞按在用剑破孔的位置,一股焦臭和油烟直冒,外加吱吱的声音,听起来令人惊心动魄!

他的动作又快又稳,箭镞进了伤孔,很快又拔了出来,所以在插进第二处伤孔时,仍然还是发现灼炙的音响,只是略见微弱而已。

两支箭刚好用在四肢,大家看了心中都明白,楚平用剑挑破了大罗刹的经脉,再用火一烫,使得伤处永远无法愈合,也就是说她要求永远残废了。

葛天香忍不住上前道:“相公,我不赞成你这样对待她,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把她上肢都弄残了,使她无法再行动,那还不如一刀杀了她的好!”

“我并没有完全挑断她的经脉,只是略略地刺伤了一点,用火一炙,使她的经脉紧缩,再用伤葯敷好,伤口愈合后,她不但可以行动如常,而且还能保留十分之三的武功,丝毫不影响她运气自御!”

“有这么神奇吗?”

楚平笑道:“别的不敢说,这一点小弟倒是绝对的把握,回头立刻就可以知道的。”

朱若兰已经把葯箱拿来,楚平取出那急疗用的外伤葯,连同背上箭创都为她治好后,才解开了大罗刹的穴道,她一跳而起,立刻抡掌向楚平扑来,可是这一跳只有三四尺高,楚平伸掌一封一抖,把她击退了回去道:“大罗刹,你的功力只剩下两成了,从今后安份守已,还可以幸保残生,否则我不杀你,想杀你的人多了!”

大罗刹的人整个地呆住了,楚平把那个叫阿毛的婆子叫到面前道:“你她商量着办吧,只要不拆穿秘密,还可以到君山去撑下场面,带着二罗刹的尸体回去,就说你们在八骏友的手中吃了亏,锻羽而归,帮着她把局面维持下去。”

听说大罗刹只剩下两三成的武功,阿毛觉得自己也能凑合着应付她了,维持着这处秘密,自己地地位可以提高到与大罗刹相等,倒是千肯万肯。

大罗刹却遭:“楚平,你好狠心,她肯为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