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02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个人星夜出发,在天亮时,果然找到了穆尔文成,被点了穴道,放在路上。

楚平把他救醒过来,穆尔文成道:“王夫,一切都如您所料,国老问了我一番,我照您的吩咐说了,而且还表示愿意跟他走,可是他却把我放下了!”楚平一笑道:“他怎么会要你呢,现在他以为那些珠宝都是他一人所有了,他还要赶去安排呢!”

再度列队前进,终于在黄昏时,发现了对面的骑影。

双方挥手招呼后,首先飞骑过来的是朱若兰,马到临近,朱若兰也不避嫌疑飞身而起,扑入了楚平的怀中:“平哥,你居然还活着,陈克明说你死在流沙之中了。”

第二骑奔至的是天龙生,他望着朱若兰笑道:“兰姑,现在您相信了吧?那个流沙谷小侄去过,而且也在身上拴了绳子试过,虽然不载重物,但困不住平叔叔的。”

楚平连着朱若兰一起抱下了马来,笑笑道:“流沙确实把我陷了下去,不过又被我爬出来了!”

天龙生愕然道:“平叔叔,您是说自己从里面爬出来的?那真是了不起,小侄以为流沙无法致您于死地,但万钧重力之下,靠自己的力量脱困而出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们出动

了两千人,准备挖平流沙,拯救您出困!”

楚平道:“挖平流沙,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天龙生道:“不开玩笑,小侄对那片流沙作过试测,那是一个暗谷,长宽约五里见方,深远十丈以两千人的力量,加以驼马的搬运五天之内,可以把您救出来!”

“五天,那不把我给闷死了!一口气憋死一个时辰,已经够我受的了,还能等五天!”

“您沉下流沙后,没有呼吸?”

“能呼吸吗?那来的气?”

“沙底就空气,只要您控制得当,不使沙粒人鼻孔,仍然可以呼吸的,小侄试过。”

楚平笑了一下道:“我没有试过你的方法,我在下沉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会下沉,假如是因为底下是空而下沉,则千百年来,这些沙也该把底下的空穴填满了,我见过西洋所制的玻璃沙漏计时,那是两个同样大小的玻璃球以一道细颈相通,内注细砂,使一空一实,将实者置于上细沙下落,流入空球内,外有刻度,注明时辰,六个时辰后,实空易位,再倒过来,如是循环,因此而不息!……”

“可是这流沙坑与沙漏不一样呀?”

“沙性如水,自高而低,到平而已,我会试过将之半置,轻进仍是会从实球移向空处,至两球内注之沙,各至半球而平,因此我想到流沙之动乃力求平衡,此沉则彼升,我之沉下,乃为我的体重破坏其平衡,而我的运气很好,在我之先,有两具尸体先坠沙中,为沙中梗石所阻,我把两具尸体拉出来,利用他们下沉之力,把我由另一个方向托浮了起来。”

他一面说,一面用手书图,将道理说明了。

刘笑亭笑道:“兄弟,你是吉人天相,总算让我喘了口气,你不知道消息传来时,我心中的感受,为了我的事,如若使你遭遇不幸,我这个胖子真不想活了”

楚平笑笑道:“五哥,不全是为你的事!”

秦汉忙道:“还有我的,因为你是为救天峰五嫂及玛尔莎而远来涉险的,我们四个人都商量好了,假如无法把你从流沙中救出来,我们就一起沉沙以殉!”

楚平叹道:“这是为什么呢?”

刘笑亭道:“不为什么,我是怕见那几位弟妹,为了我们老婆的安全而使她们永诀良人,我们怎么活得下去!”

楚平笑道:“两位嫂子都安全厂吗?”

“安全了,是两个姓李的家伙把她们送到龟兹的,还捏了一篇鬼话,我们问过天峰与玛尔莎后,虽是其中有诈,但还是率众人以备,结果在两军相遇之际,我们跟扎巴交手时,他暗中看过你的信,看后才知道内情,把两个姓扎的家伙,当时就劈了!”

朱若兰道:“是我的主张,陈克明一再为恶是不会死心的那两个家伙是他的死党,如果不加消除,天下永无宁日,我们不能因小仁而遗悲大漠……”

楚平只有苦笑长叹,然后道:“若兰,我给你找小妹妹,这是玲玲,她是……”

朱若兰笑着握住了玲玲的手道:“我知道她是什么人。”楼兰女王,你的第六个妻子,四哥与七哥的救命恩人!”

刘笑亭一怔道:“怎么是救命恩人呢?”

朱若兰笑道:“你跟秦七哥作下那个荒唐的商议,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乐们,幸而人无关,你们就无须身殉了!”

楚平一叹道:“我们八骏友何曾是为了自己的私务而涉险去的,假如天峰五嫂不是牵涉到一族人的安危,五哥也不要我们大家跋远来大漠了。”

朱若兰道:“你没死,大家都可以这么想,你若是死了,我只有利用那个理由才能阻止他们四位身殉了,这并不是我们把私情看得重于公义,正因为太重于公义,他们才会觉得是以私务而累你而不安,也只有把你的死化公为私,才能使他们打消此念。”

玲玲感动地道:“你们……都太伟大了,从你们的一切,想到我父亲,我就惭愧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扎马里在旁道:“女王,不必如此,大舜是圣人,他的父亲却是昏庸的糊涂虫,可是后世的人并没有因其父而灭低对大舜的尊敬,我们更不会因国老而灭却对你的尊敬。”

楚平道:“对!这话说得对极了,扎马里,你能有这种思想,足见你的高明,现在还有很多的事要做,现在你和穆尔弟兄两人带到湖底起出藏金,然后到无敌谷来会合,龙生,你恐怕要更忙了。”

他把事情一一分配了,大家也开始忙了。

一个月后,无敌谷外的沙上,建起了有如星般的帐篷,盛筵不辍,那是天龙生邀来的大漠上各部的首长。

这些人是龟兹国王代为出面邀集的,因为上次宁王使者在陈克明的筹划下,意图组成联军以寇掠中而襄大举,造成了兹国王特殊的地位,成为诸部城君主的领袖

因为大部分的人都愿意出兵,大明国初期时,大将军蓝玉征西,不降者杀,留给他们余悸犹存,元气未复,昔年壮者已老,少者始丁,战士已经很缺乏了,如果再经一次折损是何时了。

于宁王使者那一批凶神恶煞之威,大家都是勉强来参加的,直到与龟兹国王作成一番密议后,才变得热心起来,一致慷慨激昂,表示拥戴,就是这番热心的表现,使得那些王府的谋土杀手都放弃了对各邦的暗中监视,集中在龟兹王宫:

而兹国王则在内廷侍卫长天龙生与彩虹公主的接应下,又得到了八骏侠之助,把那引进王府的谋士杀手,或杀或擒驱逐,赶出了大漠。

兹国王苏只婆陛下才成大漠诸邦真正的领袖,天龙生也成了大漠的第一大英雄!

天龙生与彩虹公主婚礼在龟兹举行,人民都知道他即将成为龟兹国王的继承人,再得知他已经继承了撒马儿罕部的王位,就更为殷勤了。

恰好这些嘉宾都还在龟兹作客未归,因为大漠上的欢宴一向保持着游牧民族的传统,继续个三五日是最短的,如此盛会,则最少也要半个月才能显得主人殷勤,客人意诚,双方都有面子。

所以楚平派给天龙生的工作,他很快,也很容易地就做到了,把各城邦的君主由龟兹接到无敌谷外扎营,继续开始了欢庆,大家还有点莫明其妙;

楚平他们却很忙,在群侠的护卫下,他秘密地把一切的珠宝都捞了上来。

他们先到秘谷去看过了,陈克明果然将一切都掩过了,移走了残尸,封锁了入口,以为把一笔的巨大的财富秘藏妥当了才放心地离开了。

这是楚平的计划,也算准了这样子,才能骗过他,在捞取真正的藏珍时,不会受到阻碍。

然后是化解那个取水的小湖中的毒葯,因为这么多人畜的食水供应,完全要靠取自他处,实在是太麻烦了。

宴会的第五大,兹国王在他豪华的大行营中,邀集了各城邦的领袖,宣布了一个大秘密、

他介绍了玲玲与无敌谷中的全部的男女战士,说明了他们是楼兰古国的后人,要在废墟上重建家国。

看见了这一生龙活虎般的青年操演,那些邦主都很不自在,因为楼兰是好战的民族,往昔几次战争,都是他们挑起的,所以楼兰被毁于蓝玉的大军,大漠上的各邦又踏平他们的城堡,以阻其重建,迫使他们远走吉尔吉斯斯坦边区,而无力重建,现在这批年轻人是不是要报复呢?

玲玲的谈话使大家放了一半的心,因为她保证族人与诸友邦和平相处,而且她还声明了今日会后,自己退逊,但仍保持了监国的身份,只要楼兰一族,有掠寇的行为时,就近请天龙生大将军加以制裁,远及中原八骏侠,都会加以干涉的,这个保证使大家安了一半的心。接着的事使他们无法相信,因为从外面抬进一大盘一大盘的珠玉宝石,堆在中间的地毯上,数量之巨,是他们从未见的!

玲玲把它们分成十九份,说明了这些珠宝的来由,愿与大家共享,以表示修睦的诚意。

这份赠太隆重了,有些部族全部的库存,也比不上这份礼物,这等于是个白添了一倍的财富。因此他们对玲玲提出的求助条件,都满口答应了。

要求不多,只有两个,一个是请求在人力上支持重建,那绝对不成问题。

因为草原上不事耕种,除了放牧之外,别无事情,人工本来就闲着,每一个邦主都按照自己的人,答应了提出三分的壮男协助工作。

第二个要求则是求婚,为楼兰一族的青年求婚,请求各族遣嫁五百名少女,但楼兰并不白白要求,她愿意按照比例,嫁出一百名楼兰的女郎,藉通婚之好而奠永远的和平之

基。以一个女孩子来换五个女孩子,看起来似乎楼兰占很大的便宜,但那些部族长却欢喜若狂,拼命地争取,

因为他知道这些女孩子的价值,她们的武功,如果能带到自己的国家来,就可以训练更多的战士。

所以他们争取的热心是勿庸言述的,有的愿意提供更多的女郎交换,有的则表示愿以自己的儿子来求匹,每个人都希望能把这一百名楼兰少女争取到手,因为这些都是大部族,有的是人,而且都是女多于男。

玲玲含笑接受了大家的好意,但也有了此举是以通婚而缔盟,增家感情联系,所以每一个邦族,至少都会有两个楼兰女郎遣嫁的。其余的则按照条件,另行再洽商决定,她只定下了一个原则,就是必须以一易五。

大漠上本来就是女多于男,盛行一夫多妻制度,而且习俗、宗教也接近西方,玲玲的这个决定,虽然嫁出了一百名

少女,却为她的族人突增几倍的人口。

帐中的会商结束了,各家族长王公带着自己的一份礼物,回到自己的帐篷中,对自己的部属们宣布这个好消息,立刻掀起了一片欢呼声。

有几个心急的王公已经带着自己的儿子前来求婚了,玲玲不胜其扰,推给了新王扎马跟王后哈娜丽去应付洽谈了,她跟楚平回到了群侠的身边。龙千里笑着道:“玲玲,想不到你还这么精于计算,看样子将来如意坊的业务一定会交给你管了!”

刘笑亭也笑道:“如他们自行婚配,每人连一个老婆都分配不到,你稍加变通,每个人到少可以有四个老婆,无怪乎这些人对你忠心耿耿,矢忠拥护,你的确是个了不起的女王,造福巨民,功德无量!”

秦汉跟着道:“是啊!你到了中原,只要一声号召,不知道有多少小伙子会来要求归化,自愿入籍楼兰,这简直是人间乐土了!”

裴工霜瞪了他一眼道:“大个儿,你既然羡慕这儿,为什么当年听见了玛尔莎要嫁给你,你吓得连夜跑了,而且还把胖子拖着一起跑,豁得人家一别二十年……”

天峰王妃笑道:“他是被玛尔莎吓跑的,为了要留下笑亭,玛尔莎用了秘传的发胖葯,和在食物中,把笑亭吃胖了,所以才把他吓着了。”龙千里笑问道:“那引进葯真有用吗?”

玛尔莎一直低着头,听见了龙千里问到她才道:“我也不知道,这是祖上留下来的秘方,专供于旅中的贵人用的,不过在五哥身上,倒是见了效!”楚平笑道:“也许真有点道理,我看这些大漠上的王公,一个个全是胖胖的,大哥问这个干吗?”

龙千里道:“我想问了回至中原,专门开间葯铺,治瘦子发胖,准能发财。”

说的大家都笑了。天龙生道:“那葯小侄拿出来给国中的一个御医看,他说这是壮盛的葯,跟发胖没多大的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