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朱若兰一听大为有理,连忙问道:“那我们回头又如何离开呢?不也是无从捉摸吗?”

楚平笑道:“不会,我入洞后就很留心,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我手中这枝松炬就是最好的认路标记,因为它燃烧之时,会发出松的气息,而且还很浓,一时不会散失,顺着这气味闻出去,我不怕找不到路,但是如某要追人,在里面乱转一阵,气息一乱就没有办法了!”

轩辕奇闻言大笑道:“楚平,你实在很聪明,处处都心细如发,但你却犯了一个毛病,就是聪明过度,废话太多,如果你不把这个秘密说出,别人还不知道你的倚仗,现在就简单了,别人只要多燃几枝松燎,把你的来路气味混淆,你就无法离开!”

楚平笑笑道:“我说出这个办法,自然不在乎你们破坏,你不要借机会通知外面的人赶紧去准备,那是骗他们出去送死,我入洞之先,已经让人封锁了出路,只要是从洞中出来的人,立予格杀,这洞中没有现成的松燎,因此你们也无法找到东西来混淆我们的归路。”

轩辕奇道:“外面的人封锁得住吗”

楚平笑道:“你深闭幽穴,不知道江湖上的事,长孙弘的人对第一美人葛天香的阎王贴子绝不会陌生的,他们如果有本事能逃过这位内厂档头的辣手,倒是不妨试一试,不过我想他们没这个胆子”

语毕大家都屏息不言,也不发出任何声响,可见大家都注意凝听外面的动静,

楚平施展地听之术,轩辕奇则由于久处幽穴,静中生慧,对声息的感应自是十分灵敏,两人几乎同时听见了去而复返的声息,楚平一笑道:“那是个聪明人”

轩辕奇则愤然道:“贪生怕死的东西!”

楚平道:“轩辕奇,问题的原因不在阻挠我的归途,光是靠门户的变化,难不住我的,因为我有一个引路的人,有了这个引路的人,道路再错综复杂也没有用,他们大概想通了,所以又回来了!”

轩辕奇一怔道:“你还有引路的人,谁?”

楚平冷冷地一指道:“你,阁下在此幽居多年,自然门户娴熟,因此他们想想还是回来监视你的好。”

轩辕奇大笑道:“楚平,你真想得不错,此中门户我是很熟,但是我会为你引路吗?”

“会的,如果我把烈火神珠投入寒泉,这寒泉就会变成沸泉,你再也耽不下去了,自然会乖乖一离开。”

轩辕奇脸色一变道:“你当真要毁掉这处寒泉?”

楚平道:“不错,我是毁定了,这个地方正当通道大路,不能容你在此盘踞害人,我非要赶你走不可!”

“怎见得我是在此害人呢?”

“因此你在此地练功,必须以人血为饮,人心为粮,才能维持你的生机,早此趋势寒魁食人的事都是你并出来的!”

“那是没办法,这些年我已经……”

“你也没有变好,每隔七日仍须一餐,只是你不用再自出攫食,以免惊世骇俗,引起别人注意,改由别人来为你从应,按时送个人来供你食用!”

“你……怎么知道的。”

楚平一笑道:“除此之外,长孙家的人不必留此,你若是自己能辟静修,早就该将门户关闭了!”

轩辕奇的神色更为惊惶,楚平道:“你以人为食,已是罪恶滔天,但你为求活命,罪无可恕,情有可谅,长孙家中人却明知其非,居然还以活人作为牺牲,则罪行更为加重一等,我非要活捉这个凶手,严惩不怠!”

洞外两声怒叱,冲进两个人来,一个是老人,一个中年人,都是身穿青衣,手执长剑,楚平道:“若兰,拦住他们,我要监视轩辕奇!”

朱若兰不待吩咐,早已撤下双刀迎了上去。

进来的这两个身手的都不弱,攻势也很凌厉,朱若兰仅能招架而且,过手十来个回合后,朱若兰渐渐打出火来了,正待施出天绝刀法,但是楚平却喝道:“若兰,不要伤害他们的性命,我要问他们的话。”

这番话使得那两个人都为之一怔,然后那个老者哈哈大笑道:“令正若兰郡主能赢得了我们吗?”

楚平淡淡地道:“这个问题你们可以问轩辕奇去,他的答案会使你们较为相信一点!”

老者把脸转向了轩辕奇问道:“轩辕兄,你能回答吗?”

轩辕奇沉吟了片刻才道:“是的,楚平的话没有错!”

轩辕奇冷冷地道:“我修习的寒功,如果加意施为,可以在五丈之内,以寒气伤敌于无形,所以我不必究研招式,那些对我并没有多大用处!”

老者笑道:“轩辕兄既然对武功招式了解不深,因保知道我们会伤于郡主之手呢?”

轩辕奇道:“正因为我不精擅招式,所以我评定胜负,也不是以招式为准!”

“那轩辕兄是以什么为准?”

轩辕奇道:“我根据两个标准,第一是你们已经交手已经十招了!”

“不错!兄弟相信已经绝对控制了优势,再有十几招,我们就可以把对方敝死于剑下了!”

轩辕奇道:“如果是在外面,我不怀疑这种话,但是在这个地方,如果二位在十招之内,还没有杀死对方,那就一定会伤于对方之下!”

老者仍然不信道:“轩辕兄,兄弟不懂你的话,你不擅攻守招式,又凭什么作此论断!”

轩道:“凭他们比你们早到半个时辰!”

“那有什么关系呢?”

“有关系,此地为寒泉所在,而且不能天光,周围都浸沉在一种无形的寒毒之中,这种寒毒侵人于无形,十分厉害,寻常人一到了此地就会被冻僵了”

“兄弟等二人何不是寻常人”

“不错!你们好一点,但是你们练过武功,但也抵不住寒奇的内侵,二位已经接受到了寒毒的侵蚀,再耽下去,就受会到寒毒的影响,四肢麻木,逐渐僵硬。”

老者笑道:“兄弟等没有异样的感觉,而且因为动手力拼,反而感到全身发热,甚至还冒了点汗。”

“我知道,二位在第二招就开始冒汗了,那正是寒毒发作的徽像,因为此处的气温,较外界寒上数十倍,那不是用力之敌,而是寒毒入侵,将体温排出,才会这种现象,你们看看对方,十几招力拼,耗力尤其于二位,却一点汗都没有。”

朱若兰的确很正常,老者与那个年人言闻一震,两人连忙运劲,四肢却渐有麻之感,不禁惊道:“轩辕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轩辕奇道:“我以前不是跟各位说过,千万别进入到此池十丈之内来,否则必有凶险,怎么说我没有警告呢?”

老者道:“我们是因为你们已经进来半天了,并没有轩辕兄所说的那么严重,所以我们才进来了。”

轩辕奇想道:“你们以为我是骗人的?”

老者道:“我们没有这么想,只是想到别人能过去,且能呆半天,我们应该也没问题。”

轩辕奇哼了一声道:“你们既知楚平为如意坊的东主,自然也该想到他们一定拥有类似万年温玉之流的护身宝物!”

“他们有吗?”

“当然有,朱若兰有暖玉宝珠,楚平拥有烈火神珠,此二物的性能,较万年温玉更佳,他们自然不畏寒毒,但二位却无此至宝,凭什么进入此间?”

老者沉默不言,那年纪轻轻的中年人叫道:“轩辕大侠,我们是为帮助你而来的。”

围辕哀笑道:“不是为杀我灭口而来的吗?”

老者忙道:“轩辕兄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轩辕奇笑道:“因为你们没有对我说实话,你们要我下手的那个女子,果然是长孙公子在江南结识的酒女,受了仇家的驱策,进京去讹诈国舅老爷的吗?”

老者默然片刻才道:“轩辕兄想必经听他们说过了,兄弟无法再强辩,不过轩辕兄也可以想一下,那个女子果真进京入宫,对皇后的影响太大了,而且也会危及到国老的地位,所以才出此下策。”

轩辕奇道:“我就不信,难道那女子生下了太子,就会危及到皇后的地位,我虽是平民,却也知道废皇后不是小事,必然在征得朝中大臣的同意。”

老者走前一步:“皇后失欢于今上,而且皇甫先生精于阴阳推算,知道今上筹不久,不出几年,必须将驾崩,那时太子即位,母以子贵,皇后还有地位吗?皇甫先生的卦像极灵,他算出帝气生于金陵,一路北来,而且连那场雨都算定了,知道他们必将栖息寺中,才借重轩辕兄的大力,使帝脉消于无形……”

轩辕奇正要开口,忽地身子朝前一动,一支长箭无形息地在他的背上!

朱若兰与楚平也为些愕失色,因为他们再也想不到会有这一支暗箭射过来,因为轩辕奇的背对着洞壁,全无通路,说什么也不能射来这么一支箭的。

轩辕奇十分痛楚,已经蹲了下去,那老者才笑到:“轩辕兄,你对皇甫先生的神机妙算佩服了吧,他在五年之前,就算准今日的一切,而且早你一步,来到这洞中,而且安排好一支伏弯,做好机会,只要我的脚一踩这个地方,就会牵动机关,射出伏弩。”

他移开了脚步,而且抬起了脚,让他看见靴底上一柄三寸多长的兵刃,而他踏足之处,有一个小圆洞。

老者苦笑道:“轩辕兄,你我并无夙仇,这件事怨不得兄弟,我们俩都是奉命行事。”

轩辕叹道:“我并不怪你们,只是我不明白,长孙弘为什么这样对付我,当年若不是我救了他,他早已死在盗贼之手,我救他一家于盗窟之中。”

老者道:“这个兄弟可以解答,那是猜出来的,因为他不愿意让人知道曾陷盗窟之事,尤其是他现在身为国丈,而皇后也跟着一起被陷的,这件事如果让一些人知道了,当庭参奏,可以构成废后的”

轩辕奇发出一声狞笑道:“不错!母仪天下的皇后如果曾经陷身盗窟,虽说事出无奈,到扣了是不可能原谅的。”

老者道:“当年群盗已无活口,几个漏网的,也由我们去搜杀净尽,只有阁下是唯一的人证了”

轩辕奇默然片刻才道:“我明白了,这些做官儿的人真是不能交,心比我们江湖人还黑!”

“本来我们搜杀的对象就包括你轩辕兄在内,只是你的行踪难以捉摸,武功又高,唯恐谋杀不成,反而泄了事机,巧不巧你自己投了来,太师之意是要在府中下手的,但是皇甫先生阴阳妙算,算到日后还有用你一次的地方,所以才让你再活了五年,但也安排了你的死所!”

“那老匹夫,简直是个妖怪!”

“这个你不能不佩服,皇甫先生精于望气堪与之学,他早就看出江南有蛰龙之气,但潜而未发,那股气脉一直延展到宝林禅院后的地下,也就是这个地方,他埋下了一枚伏弩,正好钉死了龙脉,这是天象早垂,事情发展,果如所料,你不能不佩服!”

轩辕奇叹道:“我是真心地服了,没认清长孙弘的为人,自己投去送死,我也认为,只是我替你们不值,皇甫和难道没告诉你们这寒泉中的寒毒厉害吗”

老者道:“他说了,他不善武功,也不懂得什么叫寒毒,但是他精于命占,说我们两个在今天有血光之灾,唯一让解的方法就是杀了你,你死了,我们就有活路了”

轩辕奇道:“你们身中寒毒,与我无关”

老者笑道:“轩辕兄,兄弟本来不信,现在才信了,寒毒有万年温玉可解,等你一死,我们取了你身边的万年温玉,不就可以保全活命了吗?”

“那个老妖怪,我也开始佩服他了,虽非阎王判官,却没有判人生死,丝毫不爽,只是他究竟没有学过武功、对我的武功进境还不够了解,那一支伏弩可以要我的命,但不一定在什么时候要命,我假如再拖一下,二位的寒毒发作了,是否能赶得上呢?”

老者道:“很抱歉,轩辕兄,因为事关我们两个人的生死,我们可不能再等了!”

说站移步向前,楚平与朱若兰正待拦阻,那中年人道:“二位最好别干涉,我的脚下踩着另一颗按钮,只要我一用力,这洞中埋着的炸葯立即爆发,大家都完了!”

老者也道:“蝼蚁也会借命的,只要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我们都不想同归于尽的”

轩辕奇一叹道:“楚平我很抱歉,让他们过来吧,他们取得温玉后,还有一段调息的时候,二位趁早走,跟他们同归于尽太不化算了!”

他跟那个中年人都走向的轩辕奇,而轩辕奇也突然发作跃起,把两人击得口喷鲜血,往上倒去。

谁也没有想到轩辕居然还有攻击之力,两名太师府的武师倒地不动了,轩辕奇叹口气:“我实在很不愿意杀死他们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