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24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大概是犯了真怒,因为这个偷马的贼子也太胆大了,居然敢偷了楚平他们的马匹,而且是他们三大邪神作主人宴客送别的时候,似乎是存心要刷刷三大邪神的面子,所以他一面追面破口大骂,把隐藏了多年的邪性全给表露出来。

当他迈过了楚平,正准备追上的时候,楚平却伸手位住了,两人只以中等的速度向前追着。

果报和尚不解地道:“楚大侠,你拉我干嘛?只要再加一把劲,一定可以把那个王八旦抓下来!”

楚平道:“大师,那是八骏骑中的三头神驹,脚程之速,根本不是人力可比的,再追也没有用!”

果报和尚道:“咱家不信,咱家由后一口气追上来从相距百多丈追到三四十丈的距离,只要再加一把劲,没多久就能追上了!”

楚平笑了一下道:“不错,岂仅大师能追得上,楚平如果要追,也早已赶上了!”

果报和尚道:“是啊!咱家也感到不解,楚大侠的轻功咱家是领教过的,比咱家只高不低,你明明早就可以追上的,为什么要慢慢地耗下去呢?”

楚平说道:“八骏骑中以楚某的瘦龙最佳,那是真正的驹中之王,其次是白龙,那是纯种的天马,准备用以代替张果老的果驴,裴大姐的玉龙又稍弱,但这三匹仅为骏中之龙,真要放开脚力跑的,疾如飘风,不管有多好的轻功都无法追及,这倒不是说法人不如马,而是天性所然,因为马原就比人跑得快,这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

果报和尚道:“可是我们要追上去并不困难。”

楚平道:“追上去又如何?人家可以振振有词的让我们碰个钉子,这是官道,人人可以跑马,他又没有碍着我们,一句话就把我们堵死死的。”

“怎么没碍着我们,他偷了我们的马!”

楚乎一笑道:“如果是八骏中的三友,我们不可有追得上,绝对不是那三匹。”

果报和尚一怔道:“怎么,那三匹马不是大侠的?”

“绝对不是,我追出两里后,渐能接近,就发觉不对了,尤其是我的瘦龙,如果没有我的吩咐,如果不是它认识熟悉的人,它绝不会让人上它的背,而且它已通灵,只要我一喊立刻就会止步的,我叫了几声,它都没答理,可见已经不是我的马了!”

果报和尚停下来道:“那我们还追它干吗?”

楚平道:“这三头马虽然不是我们的,但我们那三匹名驹则一定是被人偷走了!”

“这是怎么说呢,这三匹马既然不是的,那大侠的坐骑应该还在长亭那边,怎会被人偷走的呢?”

楚平苦笑道:“我追出一阵,才发现不对,这三匹马只是毛与形相略为相似,仓促之间,未及辩别就怔着追了下来,结果却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之计,就算这刻赶回去,那三匹真正属于我们的马一定出了问题!”,

“大侠不是说尊骑通灵,不听别人指使,也不会让一个陌生人上它的背,谁不输得走呢?”

“我想别人一定有办法的,他安排这一支诱敌的人马,又特地地选承一头毛色相似、形态差不多的马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可见筹划已久,自然对那三头龙驹作一番深入的研究,也一定有办法把马带走的!”

果报和尚翻着眼白道:“楚大侠,你既然早已发现了对方的阴谋,就该尽快回头!”

楚平叹道:“等我发现已经迟了,对方所急取的就是那一刹那的空间,很从容地把马儿带走了!”

果报和尚道:“那我们该趁早回头!”

“回头找到下手的偷马贼并不困难,但是没什么用,瘦龙通灵,遇敌能够预示警,可是这一次居然无声无息,想是对方趁找们在亭中欢饮畅谈之际,已做了手脚,如果找到了偷马贼,问不出在马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也是枉然,这三匹马是八骏友的表徽,要是马匹受了折损,八骏友也只好在江湖除名了!”

“抓到了偷马贼,自然能问出他们动了什么手脚?”

“前辈,我家所开的如意坊是专以珠宝为业的,这一行最易受黑道人物的眼红,因此楚家对窃盗的手法下了很深的功夫去研究,我敢担保下手的人,绝不会是真正主使人,即使抓到他也问不出所以的!”

“那该怎么办?”

“只要先让他们把马牵去,免得马儿受到了伤害,然后再找出主使的人,看看他是什么用意?”

“怎么能把那个主使人找到呢?”

“自然是盯住前面的那一个,在他身上着手!”

口中说话话,脚下却没有停,追到前面的一个交叉路口,却见马已分为三个方向散了。

一条横路将这条道路横割,成了个十字交叉,两匹白马分而左右而行,马身上没有人,但马儿仍是在疾驰,只是骑马的那个汉子仍然向前急行。

楚平道:“可以了,我们超过头前去,把那个家伙抓下来问问,大师请挡住他的后路!”

语毕加快了身形,几个起落急纵,已经追上了那个家伙,闻言道:“朋友,请停一下,我有几句话问你!”

那人见楚平追了上来,神色略见慌张,楚平却看出了这种紧张是装出来的,那家伙对他找上来,似乎还感到很高兴的样子,遂又继续招呼道:“朋友,请暂停等骑,借一步说,在下有要事请教!”

那人却道:“对不起,我没空,我有更重要的事,我老娘得了急病,要请医生救命……”

把马腹又夹紧了一下,马负痛奔驰急,楚平一伸手勒住马缰,把那匹奔马拉住了,跟着又一把将这汉子从马上揪了下来道:“朋友,楚某已经陪你跑了半天了,捧足了你的场子,交朋友不作与这个样子的!”

那汉子被揪下来后,相当猾贼,身子一扭,居然把身上的那件衣服褪了下来,身子住后窜出去。

楚平只抓住了他的一件外衣,倒是颇为佩服这汉子的身手灵活,但他也不去追,口含微笑等着。

那汉子脱身后,急急回窜,一头撞入了一个高大僧人的怀里,亏他的反应灵活,在快要撞上的一刹那,缩颈偏身,居然从旁边滑了过去。然后拔腿飞跑,窜出几丈后,猛一回头,才发现那个正紧贴他的背后。

那正是三大邪神中的果报和尚,寒着一张脸,朝他冷笑:“兔惠子,你敢到佛头上动土,俺叫你跑,只要你有本事能跑出佛爷的手心这外,佛爷就放你逃生去,不过你要是在百来步之外还跑不出佛爷的掌心,佛爷就废掉你的那条狗腿。”

汉子跑了四五十步,却见果报和尚那双手一直摸在他的后脑勺上,不由停下身来道:“大和尚,我没招惹你,你紧跟着我干?”

果报和尚冷笑道:“问得好,佛爷不跟你说废话,只问你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佛爷是那座庙里的!”

汉子道:“我怎么知道,我是个回回,从来不进寺庙,也不跟和尚打交道,我走我的路,你拦着我干吗?”

果报和尚道:“好极了,你真是个回回,和尚就有制你的办法了,你王八旦偷马匹的时候,佛爷正在啃一声猪蹄,被你一打扰,只啃了一半就放在袖子里,这半个猪蹄就赏给了你吧”

他的袖子里果然掏出了半支猪脚,拿着就往那汉子口里塞去,汉子急得要躲,可是果报和尚很绝,另一支大手抓住了他的后颈,使他躲都躲不了,猪脚送到离他口边一寸的地方,汉子急叫道:“大和尚你可不能作孽,你知道我们回回最大的忌讳就是猪,沾上了一点,死后会打下地狱的!”

果报和尚道:“佛爷叫果报和尚,是三大邪神之一,别的出家人超度众生,佛爷却专为地狱里拉主顾,我偏要喂你一口猪肉,瞧你是否会下地狱!”

汉子张手踢脚,是真的在拼命了,楚平见了不忍道:“大师,不要这么对他,叫他好好回话就是了”

果报和尚把猪肉放在汉子的鼻下问道:“听着,佛爷不跟你说废话,也懒得问你,你自己拣重要说好了,一个字不对,佛爷就是一块肥肉敬过去。”

汉子挣了一下才道:“我姓苗,名苗老七,家住在长辛店,在通发镖行晨里当伙计,因为我老娘得了急病,我借了镖行里的三匹马,上房山去请大夫去”

楚平道:“请大夫干吗要三匹马?”

苗老七道:“请到了大夫,还要赶回长辛店给我老娘治病,自然得带着马去,大夫还有一个背葯箱的童儿,也得替他准备一匹!”

楚平道:“现在另外两匹马丢了怎么办?”

苗老七道:“马是丢不了的,他们在镖局里养熟了,自己会跑回去,只是你们耽误了我请大夫人。要是我老娘的病有个变化,要你们给我老娘偿命!”

楚平道:“没关系,耽误了你的事,我们很抱歉,不过我也能治病,你不必上房山县去请大夫了,府上在什么地方,你说个地方,我回头就去。”

苗老七道:“我就住在镖局子里。”

楚平点头道:“好,你先走一步,我们回头就到,大师,放了他,让他骑马先赶回去。”

果报和尚道:“他的话可信吗?”

楚平道:“应该可信,我拦下的这匹马身上还烫着通发镖局的记号,足可证明他的身份了,这人是孝子,也不会空口咒他的母亲生病的。”

果报和尚道:“好吧!兔崽子,佛爷敬你是个孝子,不再难为你,赏你一块肥肉。”

他把猪脚往苗老七的口里一塞,苗老七闭嘴不纳,可是果报和尚用力一摸他的脖子,使他合不拢口,一块连皮带骨拳大的猪脚硬塞进了他的嘴里。

等果报和尚松了手,苗老七连忙吐出了口中的猪肉,然后跪在地下膜拜祷告,喃喃地只求真神宽恕他是无可奈何之下才犯了禁诫!祷告未毕,他已因为恶心,对着地干呕吐起来!可见他的胃,对猪肉是很不习惯。

他吐得很厉害,到了后来,几乎连胃中的绿色的胆汁都吐了出来.人也显然无力,楚平皱眉道:“前辈,你这又是何苦呢?明知道人家是不能沾猪肉的!”

果报和尚哈哈一笑道:“我知道回回不能沾猪肉,但是我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回回,一定要试一下才知道!没错,这王八旦果然是个回回!”

苗老七有点愤然地道:“和尚,你也未免太捉挟了,我是不是回回与你有什么关系?”

果报和尚道:“你是不是回回跟我和尚没知道,但是你说的话,可跟和尚有关系,我和尚久列十三邪神中三大邪神之一,要是叫一个王八旦小毛贼给冤了,那我的字号岂不是砸了,所以我必须求证一下,你说的话究竟是人话还是鬼话?”

苗老七苦笑道:“大和尚,难道你不能用别的法子?”

“不能,你和尚爷爷是邪道里的祖宗,就必须用最邪的方法,这是一,你坑了我和尚爷爷跑了这半天冤枉路,和尚祖宗以吃这种哑巴亏,至少要整得你死去活来才够本,这是二,最重要的是一个原因,是我和尚喜欢这么做,世间都认为和尚不该杀生,应该吃素戒酒,我和尚就偏偏要杀人吃肉喝酒,你们回回不吃猪肉,撞在我和尚手里,就非得弄块猪肉叫你吃吃,否则我怎么能算是邪神呢”

苗老七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果报和尚道:“兔崽子,你别服气,和尚赏了你一块猪肉,虽然叫你受了点罪,但是证实了你的话没假,保全了你的一条小命,难道你还不该感激,照我和尚的脾气,不捏碎了你的蛋黄才怪呢,现在你可以滚了!”

苗老七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楚平把夺来的马还给他道:“你骑马回去吧,我们回头就上镖局为令堂治病去!”

苗老七接过马,果报和尚忽然道:“且慢,小兔崽子,和尚瞧你够可怜的,赔偿一粒大还丹,那在恢复元气的,服下去,准保你在半个时辰内活蹦乱跳”

苗老七立刻道:“和尚,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果报和尚道:“混蛋小子,和尚爷爷赏你的东西,你敢不要,乖乖的给我吞下去,否则当场就劈了你!”

他的动作很妙,一把又逮住了苗老七,然后捏着他的嘴,在他的嘴里塞一颗葯丸,然后说道:“这才乖,要是我和尚爷爷回头在镖局里看不见你,小心你王八旦的狗命,我和尚念两遍降魔咒,治得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那时你才知道我和尚的厉害,滚吧”

他提起苗老七一扔,刚好摔在马背上,苗老七急急地赶着马走了,果报和尚这才哈哈大笑,朝着楚平道:“楚大侠,你看我和尚治人的手法如何?”

楚平忍住笑道:“果然不愧为当世邪神,邪得可以。”

果报和尚一笑道:“楚大侠,你一定在笑我和尚给他骗了,回回不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