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行空》

第25章

作者:司马紫烟

可是他这次却料错了,当一个人由高处往下跳,这个人如果学过武功,可以安全落地,如果没有学过武功,可能会摔死或摔伤,但是一定会落地这件事却是无可置疑的,而且落地的地点不会超过太远,事先在地下尽一个三丈为径的圆圈,每个人都可以保证,从上面面降落的这个人一定落在这个圈子里。

楚平把这个圈子却扩大到十丈为径,他站在圈子中心,守定了那个女子,他也有把握在那女子降落的一刹那,赶到她身边,迅速地制住她。

但是如果这个人是他的妻子燕玉玲,楚平就没有这个把握一定能截住了,因为他知道燕玉玲先天的残疾,双腿齐膝以下就锯掉了,为了弥补这个缺陷,她练成了一身奇特的轻功,利用衣袖与裙角的下摆之间的特殊装置,抖开来能像一头飞燕般地回翔,自己控制方向,而已可以在空中停留很长的一段时间,也能飘到很远的地方去。

但是除了燕玉玲之外,楚平没有想到还有一个人也有这种本事,虽然比不上燕玉玲那么轻盈,可是也能回翔转折的,其实他应该想得到,燕玉玲既然能练成这种功夫,别人如果下了苦功,也照样会有所成就的。而这个女子在塔中能与蝙蝠一起运行攻击,轻灵曼妙,虽然赶不上燕玉玲,却也很高明了。

楚平的反应不算笨,他已想到了,但已经迟了一步,那女子在下降到十丈左右时,突地一个回翔,展开了双臂,使她宽大的袖连在裤脚上,成为一头蝙蝠般地,斜斜地落在第三层的塔檐上,而且朝下笑着道:“楚大侠,因为我输给了你,所以透露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秘密,我叫蝙蝠夫人,妙手空空是我的丈夫,这个秘密连空空门中的弟子也不知道,今天我在你的手下的风,也亮了相,以后自然不能再帮我丈夫的忙,但是我也不会为他添麻烦,所以你打算制住我,用我作为人质去跟我丈夫谈条件的打算是行不通的了”

楚平的打算落了空,只有忍住了性子道:“夫人!你还是为他惹了麻烦,妙手空空约我是公开的,他的部下都知道,你既不能代表他,那就是他爽了约。”

编幅夫人道:“他没有爽约,一鼓时就在塔上等你了,只是他另外有事,让我转告一声,约会延期了”

楚平道:“但他为什么要跟我立了赔约!”

蝙蝠夫人笑道:“这个赌约可没人听见,作不得数!”

“堂堂一门之主,居然出尔反尔,他还要不要脸?”

蝙蝠夫人一笑道:“空空门行事一向以偷与骗为宗旨,骗死人都不偿命的,我们只奉行一个信条,就是慾达目的,不择手段,那批东西是要定了,你最好是乖乖的拿出来,否则那三头龙驹就很难保全了。”

楚平笑道:“我说过了,楚某不受威协的,八骏友已经打算收摊了,要不要那三匹马都无所谓,把反正在八月中秋,金陵聚会时,我们会有八匹马亮相的。”

“你这一套可以唬别人,却唬不到我们,即使能另外买三匹马充数骗过大家,我也有办法要你们丢个大人,你们八月十五收摊了,我们在八月十六在京师举行杀骏大会,邀请黑道知名人物,当场宰了那三头骏马,煮熟了请大家请马肉,明告大家那三骏的名称。”

“信不信在人,反正龙驹庸马之间,总是有差别的,懂马的人很多,孰真孰他,一看就知道,那时你相我们麻烦也没有用,两地相去几千里,前后一日,你总不能说我人是偷来的吧,那时瞧你们如何向人证明去……”

这一手的确厉害,楚平怔住了,最后才道:“最了不起向武林宣布那三匹马被空空门偷掉了”

“你肯如此宣布就好,因为明年黑道朋友将举行赛珍大会,推选绿林盟主,我们如果拿不出那些奇珍,就剥下那三头名驹的皮,以八骏友在江湖上的名气,相信这三张马皮一样能使本门独尊盟首,因此你不妨多考虑一下,再见!”

黑影一掠,向着侧面纵去,已经落在朝院墙外,楚平连忙追了上去,朝外却是一片密林及起伏的小丘,黑影起落,楚平追了一阵,结果连影子都连丢了。

这个打击使楚平比毛以马更颓丧,垂头丧气地地回到了长辛店,朱若兰却含笑递给他一个地址道:“爷!还是你一个人去,给对方一个打击,抖也他们的底子来了!”

楚平愕然道:“这个地址是那儿来的?”

“玉玲妹子追踪而来的,幸好她及时赶到了…”

楚平第二句话都没有问,拔脚就走了,半个时辰后,他坐在一家在大宅院的客堂上,围着一张圆桌。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陪着,三个人各对着一碗茶,默然而坐。

这家人家似乎书香门弟,男主人三十多岁,穿着文士的装束,儒装素服,长得很清秀。女主人也是一派在大家风范,堂中陈设典雅,四壁悬着名家字画。

女主人娴静文雅,落落大方,虽然长得娇小玲珑,却别有一股温厚端重之态,楚平端详了半天,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嗅觉有信心,隐约之间,还能闻出一点熟悉气息,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会是编幅夫人。

尤其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男主人,对楚平而言并不陌生,即使是这所宅子,楚平也来过两次,所以他一看燕平玲留给朱老兰的地址,就立刻找来了。

文芳虚,京师极负盛名的珠宝号——古月斋的主人,规模仅次如意坊,但生意做得并不小,因为如意访只卖珍品,而古月斋却也做普通生意,卖些较为廉价的青少年玉,但他们却时有珍品,而且如意坊是他们的大主顾,古月斋有时收进一些罕世珍品,多数是卖给如意坊,当时他们所持的理由是如意坊的底子足,人手硬,容易找到大主顾,而古月斋却担不起大风险!

近十年来,古月斋与如意坊之间,很做了一些大买卖,楚平在未接掌如意坊前,已经跟着父亲来到京师两次,每次都来拜访过文若虚,谈过一些交易,而楚平身上所有七宝奇珠中的辟毒、押忽两珠,就是向文若虚买下的。

燕玉玲追踪编幅夫人来到这个宅子,楚平的疑问都有了解答,原来文若虚就是空空门主妙手空空,那就难怪他们会经常有些奇珍出售,而且会托如意坊经手了,因为那是赃物,如意坊素却侠名,一向跟江湖人来交往,即使销售的是赃物,人家也会以为是得自江湖人之手,而古月斋却一直是谨谨慎慎做生意,没有什么势力,如果卖出的是赃物,就会引起人的追究,空空门本是个秘密的组织,他们自然不敢也不愿惹这个麻烦”

再者是楚平身怀七宝奇珠的事知者极少,空空门居然打听一到这个消息已属可疑,但楚平还没有想到古月斋身上去,直到这一次,他才真正在有了解答。

楚平是以如意坊东主的身份来到访的,文若虚夫妇也循例款待,只谈了几句寒暄,楚平斟酌了很久才暗示地点入了正题,笑笑道:“文先生,楚某这次来是有一可相托,文先生可知道当世奇珍八骏马?”

文若虚道:“知道,干古玩的岂有不知八玉马的,那是宋代画马名家赵孟顾以蓝田壁玉雕就的绝世珍品,楚老弟谈了八骏,莫非已经有了着落吗?”

楚平道:“是的,兄弟已得其五,只有瘦龙白龙玉龙三驹在缺,此当世珍品拆散了可惜,兄弟想把他们凑齐!”

文若虚道:“那可是些了不起的大呈,但愿老弟能够找齐了,让文某也开开眼界。”

楚平笑道:“文先生客气了,这件事还要文先生玉成才行,因为那失落的三驹就在贵号。”

文若虚笑道:“老弟别玩笑了,文某若有这三匹玉马,早就送到贵号去求估了,一来是八玉马拆散了就不值钱了,二来是这八玉马太名贵了,敝号也买不起!”

楚平道:“文先生妙手空空,不花一文钱就有来咱!”

文若虚一怔道:“楚老弟,你这是开玩笑吗?”

他装得很像,但楚平却不放松,淡然笑道:“文先生有妙手空空之神技,天下物俱在囊中,就是此刻不在,相信文先也能在短期内找到。”

文若虚刚要开口,他的妻子编幅夫人已经开口道:“若虚,楚公子既然找到了你,足见对你是多么的看重你,你就帮帮忙,为他找一找吧!”

文若虚沉吟片刻,才道:“好了,那我就在认识的人里面为你问一问,不过万一问到了下落,要求出价,总得有个价底,货主什么讨价不管,楚老弟必须得先告诉我一个底子,以便向对主开口讨价还价。”

楚平道:“没有价钱,马是我的,只要他乖乖地送回来,否则我就抖开他的秘密,叫他这妙手空空再也混不下去,我以为这已经够宽大了。”

文若虚脸色微变道:“楚老弟,你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是说的真话,妙手空空这次太不聪明,惹上了我楚某不打紧,还同时把三大邪神得罪了,目前我还没开口,如果要不回这三匹马,我只要把名字告诉他们,引发了他们的邪性,空空门就惨了,他们现掌东厂,杀死一批江湖人可容易得很。”

文若虚道:“楚老弟,你有把握没找错人吗?”

楚平笑道:“绝对有把握,因为我说的是八骏马,文兄扯上了八玉马,掩饰得不错,可是我指出失去的三头名驹是瘦龙白龙与王龙,八玉马中可没有这个名称,文先生岂会不知道,居然没有另以更正,这就绝不会错了。”

文若虚忽地伸出手慾抓,楚平却起立道:“回头我在长辛店天风楼上等待马匹送到,文先生可以准备了。”

说着出门而去,文若虚急追而去,伸掌进攻,楚平回身接住道:“文先生功夫不错呀!”

文若虚一面挥掌相逼,一面道:“楚平!你欺人太甚,无凭无据,你跑来随便指诬文某偷了你的马,捉贼要赃,你没有在我这儿搜出马来,乱说可不行。”

楚平道:“楚某绝不会冤枉人,现在楚某是给阁下一个面子,如果我告诉三大邪神,他们却不会跟你讲道理的,不一定要证据,抓住了人就宰,从通发镖局杀到古月斋,不怕找不出证来,抄了古月斋,也不怕搜不出物证来,即使我不到我的三匹马,相信必可以搜出一大批的有主之物,因此你这空空f门被抄得并不冤枉!”

文若虚色厉内在地道:“楚平!你这么做未免太不够道义了,我空空门与你无冤无仇!”

楚平道:“可是你偷去了我的三匹马!”

“我并不要你的马,只是你拿出那些东西交换,你们这趟西行发了不少横财,刘笑亭娶了个番邦的公主,另上你本身的财势,富可敌国,我要他一座珍珠宝塔,不过是九牛之一毛,至于你,更不用说了,陈克明陪给了你女儿,出陪给了你整个楼兰古邦的宝藏,我只要你一对九龙水晶壁,那又算得了什么?”

楚平一笑道:“文先生,你说得很轻松,介理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给你呢?”:

“这是我空空门的传统与规矩,人世上富豪之家以及武林知名之士,我们必须要光顾一次,以维持我空空门之盛誉,上次我巧妙设计偷得三大邪神中,大香娘子的裤子,也存在本门宝库之内。”

楚平道:“你们不是把裤子送还给她了吗?”

文若虚笑道:“天香娘子何等高傲,我算准把裤子还给她,她会随手一扔的,所以裤子还存在本门宝库之内,如果你们有兴趣,不妨去参观一下本门的宝库,其中收藏之丰,准会使你大吃一惊,虽然有些东西不值钱,可是推究其历史,以及本门取得的的经过,足可修成一部武林外史,百年以来,举凡在武林中稍稍知名人物,没有弄虚作假不列名榜上,栽在本门奇妙手法之下!”

楚平一笑道:“这么一说,我倒是应该把阁下光顾到我,列为无上的光荣了!”

文若虚道:“本门为了继承光荣的传统,向武林朋友开个小玩笑,无伤大雅,而且本门绝对守秘,从来也没有把这些事对外宣扬过,天香娘子那件事是她自己说出来的,因此本门的做法,与人无伤!”

蝙蝠夫人道:“楚公子,空空门虽然列名黑道,但是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否则我们把那三匹马宰了,一样也可以列为记录,只是外子念及这三匹盖世无双的骏马杀了太可惜了,才以另外三头东西取代……”

楚平淡淡地道:“我听苗老七说贵门准备明年角逐武林盟主,要拿那三样东西去角逐盟主宝座呢?”

文若虚回道:“没有的事,空空门流传至今,第一诫就是不在武林中公开扬名;所以文某行事有时只以妙手空空之名游戏人间,却从来也没有搬出过空空门的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马行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